那些让人终生难忘的老师,都有自己的降龙十八掌

2019-12-23 07:12:46 文苑·感悟 2019年12期

冬蛰先生

我的恩师陈希元先生是个精神矍铄的“小老头”,五十挂零,须发全白。

陈老师博学多才,是个武侠迷,尤其喜爱金庸,熟悉金大侠的所有小说,改编的电视电影也是―遍遍不厌其烦地看。

陈老师让我们每人准备一个手掌大小可随身携带的本子,在封皮上写上“九阴真经”4个字。里面所记内容不多,但足够重要,比如“然”字的用法,比如环境描写的作用,再比如文言文翻译的六字要诀……

学生们渐渐熟悉了陈老师的套路,每当有人对九阴真经视而不见,做错题被点名,大家就跟着老陈一起编排:一个人叫“独孤求败”,两个人是“玄冥二老”或“黑风双煞”,7个人就变成了“江南七怪”。

如果人数众多呢?有一次出现了这样的情况,老陈一时摸不着头脑。

“百花齐放”,有同学们跟着出主意。

而陳老师以他始终不肯背弃金大侠的精神,使劲儿摇头:这怎么能叫“百花齐放”呢?你看看这都是些什么人,金轮法王、灭绝师太、星宿老怪,他们聚到一块儿能有什么好事?分明是一场江湖浩劫。

陈老师用金庸通过周伯通之口讲述“华山论剑”而不是正面描写的例子,阐释侧面描写的重要作用;而妙手书生临死前偷取杨康身上的饰物,后来成为黄蓉破案的关键证据,这一情节成了陈老师佐证伏笔的好例子。

陈老师讲写作有一套自己的方法,他说写文章讲究留白,要有一个余音袅袅的结尾,让读者回味无穷。而不是唯恐别人不知,有多少写多少,让人看过就忘。就相当于降龙十八掌最重要的一招亢龙有悔,它不是发力越重越猛越好,而是打出去的力道有十分,留在自身的力道却还有二十分。

好比陈年美酒,上口不辣,后劲却是醇厚无比。你要让你的读者看完之后一直想着,吃饭想着,睡不着的时候还在想,很多天忘不掉,这样你就成功猎取了他。

陈老师与金大侠的典故还有很多,当时未必都懂,模模糊糊记住了―些,现在想来,真是觉得有趣又有道理。

今天,读金庸的学生少了,曾经迷倒众人的靖儿蓉儿竟然没几个人知道了。我懂得与时俱进,同时也渐渐明白,无论怎么发展,有一样是不变的,那就是让人喜欢、让人终生难忘的老师,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降龙十八掌,都有自己的绝招,去拨动学生的心。

摘自《哲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