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继父13年

2019-12-23 07:12:46 文苑·感悟 2019年12期

凡小西

吴振国温柔细心,我妈很是喜欢,那阵子,她就像一个少女一般,每天充满了甜蜜和欢笑。

那年我12岁。我并不喜欢吴振国,觉得他是跟我抢妈妈的。

1

我的继父,名叫吴振国,一直做建材生意。他曾经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离异后,他认识了我妈王岚。吴振国温柔细心,我妈很是喜欢。

对于这段婚姻,我其实后来听说,有几个关系好的朋友都劝过吴振国,再婚的家庭很难处理,尤其是像我妈这样带着一个儿子的,更麻烦。但不管怎么劝,我妈和吴振国还是结婚了,那年我12岁。

我并不喜欢吴振国,觉得他是跟我抢妈妈的。可是我的不喜欢,并不能改变他们的决定。

婚后,我们一家三口住在吴振国的房子里。

我妈嫁给吴振国之前,在一家大型超市做领班,嫁给吴振国后,搬了地方住,上班的地方就变得远了起来。吴振国心疼我妈上班太远,把自己多年积攒的积蓄拿出来,在小区门口租了套八十多平方米的门面,开了一个小型超市——岚岚超市,让我妈做老板。这样,我妈既避免了早晚奔波去上班,又可以有事情做,不至于空虚。

转眼,吴振国与我们已经一起生活几个月了,我坚持只喊吴振国为叔叔。每次我一喊叔叔,觉得吴振国的内心会升起一股小失落,我就会很开心。

我妈也觉得我应该叫吴振国爸爸,这样才像一家人。可我妈说了几次,我却振振有词:“我有爸爸,为什么要叫他爸爸?”

吴振国见此情景,只得劝我妈暂时放下这件事,好事多磨,他对我好,我自然会认可他的。

当时,我读小学六年级,每天上学,单程步行时间约30分钟。吴振国早起骑电动车送我上学,我妈总是很感动地告诉我,这样好的继父,很难遇到第二个。

可我却不想表达出任何感动,每次吴振国将我送到校门口,我下车时,连声“叔叔再见”都不说,背着书包头也不回走进校园。

2

妈妈再婚第二年,我考上了一所重点中学,学业更忙了。

那年冬天的雪很大,操场上堆满了积雪,学校无法上体育课,每逢体育课或课余时间,学生们就仨一伙俩一组地在操场有限的空地上踢毽子玩。

我看着别的同学都有毽子,就回到家找妈妈要。可我妈总是在打理她的超市,没空理我。

我很委屈,躲在屋里悄悄流眼泪。没想到,当晚,吴振国专门跑到菜场找卖鸡小贩要了一绺鸡毛,认认真真给我做了一个毽子。我高兴极了,第二天就带到了学校。可是因为吴振国选择的是鸡翅的羽毛,又长又硬,毽子很不好玩。

看着我那个踢不起来的毽子,几个同学哈哈大笑。而我把这些嘲笑都记恨在了吴振国身上。回到家里,我跟吴振国急了:“你这不是糊弄我吗?是不是故意让我在同学面前出丑?”说着,我趴在床上哭起来。

妈妈批评我胡闹,可吴振国却转身出门,专门跑到我几个同学家,研究如何做好一个鸡毛毽子。他终于看明白,原来鸡毛毽子是用鸡脖子上的柔软羽毛做的。

第二天清晨五点多,吴振国又找到卖鸡的小贩,买了一只鸡,并搜集了一些鸡脖子上的羽毛。

回到家里,吴振国开始忙活,他不但做了两个漂亮的毽子,还炖了一大锅香喷喷的鸡汤。那天早上,我从吴振国手里接过两个漂亮的建子,又吃了一大碗鸡汤面。

记忆中,那次是我第一次对着吴振国笑着说“谢谢”。

虽然我还是没喊吴振国爸爸,但我明显感到吴振国的双眼中含着激动,甚至有点泪水。

3

一只亲手做的鸡毛毽子,瞬间拉近了我和吴振国的距离。

第二天中午,我的亲生父亲来学校看我。我清楚,爸爸当初与妈妈离婚,完全因为他们两人性格不合,我爸一直还是很在乎我的,经常来学校给我送钱物。

那天,爸爸又给了我200元钱,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我觉得如果喊吴振国爸爸,那就是对亲生父亲的一种背叛。思来想去,我暗下决心不能随意喊吴振国爸爸,但也不会随便给他脸色看。

如此一来和吴振国的关系得到了不少改善。最明显的是,我允许他以家长的身份参加我的家长会了。而且到了周末,晚饭后我还主动邀请他打羽毛球。

每次看到吴振国满足地笑,我就觉得他真是好傻,这么容易满足。

高一暑假的一天,我一个人窝在家里,看着同学们一个个跟着父母出去旅行,我很想叫上爸爸与自己一起出去游玩,可爸爸说,他有了新家,又添了小宝宝,不能出门。

我找到妈妈,想让妈妈带我出去旅行。妈妈烦躁地说:“你没看见吗?超市忙得一刻也离不开人。”

这时吴振国接话说:“赚钱也不差这几天,我看,咱们一家出去放松一下,十分必要。”

妈妈听了吴振国的话。那年暑假,我们一家三口专门去泰国普吉岛玩了一圏,非常开心。这次旅行之后,我和吴振国关系又拉近了一步。

12月,半夜我突然腹痛不止,满脸都是豆大的汗珠。深冬的北方,夜里零下三十多度,连出租车都没有,吴振国又没买车。

看着着急的妈妈和病重的我,吴振国一口气背着我朝医院赶去。当时我已经和大人一样魁梧,身高175厘米,体重也有150斤,吴振国背着我跑了一段路,就觉得明显吃不消。但他仍然咬牙坚持着。

终于到了医院,吴振国累得一屁股瘫倒在地上喘气,再也爬不起来。我好心疼,第一次喊了他一声爸爸。

对于我这一声“爸爸”,吴振国非常激动,连着答应了好几声。

4

一晃,我读高三,那一年,我喜欢上了班上的一个女孩。我们每天黏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可是没过多久,我们早恋的事就被吴振国发现了。

为了阻止我早恋,吴振国私下找到我喜欢的女生家长——天下父母心,大家都不想子女早恋影響学业和前途。

这一招果然奏效,女孩家长也开始阻止这场早恋。然后,吴振国开始早晚上学放学紧盯我。这样过了一个月,不放心的吴振国又强行每天中午去给我送饭。

我对吴振国“胶皮糖”式的阻止行为,躲不了甩不掉,简直烦透了,尤其是我发现吴振国每天都会和那女孩家长一起交流今天的进展时,我对吴振国心生恨意。

在吴振国近乎铁板的看守下,我的早恋被扼杀。他对我的所有好,我都忘得一干二净,我只记得这份仇恨——是他捏死了我最纯美的爱情!

2012年,我以高分考入了重点大学。

此时,我妈的超市生意也越来越好,她买下了超市旁边的一个大门面,决定开一家大的副食连锁店。

每次看到吴振国和我妈有说有笑,我就会特别生气。

上大学后,我开始盼望妈妈和吴振国离婚,我想:既然吴振国摧毁了我的爱情,我也让他和我妈不能在一起。算是一报还一报!

我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告诉妈妈,我看到吴振国“出轨”的事实。

造谣一张嘴。在我和吴振国之间,我妈肯定更愿意相信我的话。我说久了,我妈就真的往心里去了。

她去质问吴振国。吴振国委屈地说,自己根本没有做过那些事。我见我妈犹豫,忍不住在一旁添油加醋继续抹黑他。最后,我的“好”愿望得逞了,这一闹,我妈就和吴振国办理了离婚手续。

吳振国搬走的那天,我听到他对我妈说:“我真的没背叛你,不信你就看我会不会再婚。”

5

转眼,吴振国单身过了两三年。

那天半夜,我正在熟睡,忽然听到客厅扑通一声闷响,我起床一看,只见我妈摔在客厅地上,我扶她起来,她说:“妈的腰不能动了,你快想办法把我送到医院。”

那时候我亲爸已经到了外地生活,好几年都没和我们联系。我只有打吴振国的电话,拨通后急匆匆地说:“叔叔,我妈……她摔倒了,起不来。你……你快来看看吧。”

不到半小时,吴振国就赶来了,他二话不说,拨打120,把我妈送到医院。

谁也没想到,医生检査了三天,居然告诉吴振国和我,我妈是乳腺癌晚期,已经出现骨转移。而转移的位置,就在腰椎附近,所以那晚她上厕所才会突然摔倒,并且再也爬不起来。

我一下觉得天塌了,爸爸早已组成新的家庭,去了外地生活。妈妈一直就是我唯一的亲人,如今她竟然得了这样的绝症。

更大的打击是,医生说我妈的乳腺癌已经浸润到了淋巴,并且发生骨转移。就算是切除了双乳也没意义。能够再活两个月,就不错了。

妈妈住院的时候,是我最恐惧也最伤心的日子。之前,我从不知道,癌症会让一个人迅速消瘦,甚至疼得恨不得立刻拿刀子割断自己的喉咙……

这些都是23岁的我,无法承受和面对的。

幸好,当时有吴振国的日夜陪伴,他虽然伤心,但他告诉我:“生老病死,都是人必须面对的。有时候,我们真的很微小,什么都不能改变。只有等待和接受。”

处于黑暗中,人就会特别希望有一个人陪着。就好比,如果手牵手一起去蹦极,就没有一个人会害怕跳下去。

那阵子,我特别感激吴振国。是他让我能够有勇气接受,让我能够挤出笑容陪伴妈妈最后的日子。

我当然也有悔恨,悔恨自己过去那么幼稚,编造那些谣言害得妈妈和吴振国离婚。终于,我把那一切都告诉了妈妈,妈妈很伤心,牵着吴振国的手道歉。

妈妈走的那一天,虚弱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吴振国用头挨着妈妈的脑袋,说:“下辈子,我还要娶你,我们继续做伴。”

妈妈去世后,我和吴振国搬到了一起,像一对亲父子,我喊他爸爸。他每天在家洗衣做饭等我下班,黄昏时分,我们一起喝两杯,侃两句。

现在我25岁了,这就是我和我继父13年的生活,很感激我遇到了他。给了我父爱,教会了我怎样做一个真正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