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仙(十二)

2019-12-23 07:12:46 文苑·感悟 2019年12期

鸦生

成仙是一句戏言,只有孩子才会当真。

明珠和方帅这些我的同龄人,在我之后的一年或者两年也纷纷到学堂里来了。方帅依旧是条铁血真汉子,与城东的坏孩子团伙分庭抗礼,头上终年缠着纱布。而明珠则负责给至少五个人抄作业,抄了那么多作业,她脑子也没变得好使一点。先生提问她的时候她什么也答不上来,又不肯说不会,只是举起手来挠自己的耳朵。她连挠耳朵的样子都冒着傻气,要挠左耳朵,非要用右手挠,挣得腋下的衣服都破了。从外衣破的洞里你能看到衬衣,要命的是衬衣居然也破了个洞,于是你又看到了亵衣,这时候你都会不得不替她感到不好意思,生怕她亵衣也破了,这样你就能直接看到她的胳肢窝了。

后来连我弟都被送到学堂里来了,他秉承了我们家“教育要趁早”的可悲传统,上学的时候不仅又瘦又小,甚至连脑子都没有发育全。坐在教室里,每时每刻都有可能睡着,先生让他站着也不管用,强迫他睁着眼也不管用,这么做的结果只能是他虽然站着并且睁着眼,但还是睡着的状态,活像一具小僵尸,教育部的头头们来检查时看见他都被吓得心里毛毛的。于是先生很生气,便要打他,他们班的先生是个年轻貌美的女先生,这种女先生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下手特别狠,而这位更是个中翘楚,发明了手背打人法,手背上骨头多而且都是凸起的,打得就更疼。谁知我弟在睡梦中居然像个不倒翁一样闪避起来,先生怎么也打不到,最多能扇到他的头发尖。教育部的头头于是对女先生产生了非议,觉得她真是没有用,连学生都不会打。女先生只好假意说:“看在你年纪小的份儿上,这次就算了,坐下吧。”她还怕我弟坐下后干脆闭上眼睡,又低声恫吓他:“千万别闭眼!你睁着眼干什么都行,画小人都行!”于是我弟又马上一扫困意,开始对课本上的插图胡作非为,比如在三皇五帝头像下面接上大头朝下的另外一个头,使得经常打扑克的人一看他的课本就条件反射似的精神为之一振,就像抓了一手好牌。这件事说明我弟在蔫不拉叽的外表下其实有颗狡猾的心,有这样一个弟弟你便可以放心,他将来吃不了什么大亏。

到了我弟那个时代,城东的坏孩子就没有几个欺负他的了,一是因为我弟哪怕在长安城的西北也没有什么朋友,他不属于任何团伙,对他们也就构不成威胁;二是因为他不寻常的行事作风使人多少有些忌惮,加上不爱说话,更让人吃不透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当然也不乏有些家伙看着他那张欠揍的脸实在心痒难耐动起手来,他们揪住他的领子防止他施展闪避大法,挥起拳头正要揍的时候,他马上拿起一支笔就近在随便一个可以着色的平面上画出一幅先生的肖像,于是那些拳头就不由自主地向先生脸上落去,掰都掰不回来。下一次他们要揍他的时候先搜了他全身,把他所有的笔都扔远之后才举起拳头,没想到这次他又在指头上涂了墨水,照样画出一个先生来。小混混们的拳头打在先生脸上,其实是打在坚硬的石头墙壁上,疼得一个个龇牙咧嘴。这次他们终于大彻大悟,再也不打我弟了。

我弟是先会画画才会写字的,因为在那之后,他便把写字当作一种临摹,好些大书法家写的字他都能照样画出来。这曾经给书画收藏界造成相当大的危机,坊间甚至有传言说王羲之没有死,而是肉身成圣了,所有现当代搞书法的都可以去下岗了。后来终于有一个高明的鉴别师发现了两者间的不同,那就是墨的浓淡的不同。在我弟写的字里面,按常理应该浓的地方不浓,应该淡的地方也不淡,简直毫无规律可循。虽然字很好看,但肯定不是王羲之本人所作,除非王羲之成圣之后又发了疯。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还是我弟其实不懂得写字的规矩,根本就不按笔顺来写,而是想写哪笔写哪笔,就像拿一堆火柴棍乱插,早晚架成一个字的形状就算大功告成。

我弟的这项本领在上学的时候就发挥出了用处。那个夏天教育部童子分部又进行改革,模仿着长安城监狱的形制把学堂的院墙加高到一丈,上面插满碎瓷片茬子,还在门口加上个看门的老头,从此在上课期间离开学堂的学生必须出示先生签字的批条。老头别的不会,就只是专门训练用来辨别各班先生的笔迹,发现不对只消一声呼哨,大门口伪装成石狮子的两个保安就立刻跳了进来,一边一个架住胳膊,腾空拎到先生办公室里听候发落。这项措施在初期有效地减少了学生逃课的人次,不久之后,长安城却游荡着更多本来由于头疼肚子疼应该在家休养的孩子,这就是我弟开始在他平凡的岗位上发光发热为大家服务的时候了。

不过我弟伪造簽名的服务并不总是免费的,他要是心情不好,往往需要你拿来各种东西交换,有时候是把玩具借给他玩两天,有时候是画笔和颜料,有时候是跑个腿把他埋在家里的大门左边沙土堆中的小石子踢过来,以便他放学的时候踢着回家。于是有的人故意讨好我弟,得到他的签名后拿出去卖钱。就算是这样,我弟都没有意识到他作品的巨大经济价值,还在奉行着简朴的物物交换原则,也许他意识到了,只是不在乎,不管是两者中的哪一种,都说明我弟真是一块艺术家的料子。在我们大唐这样实用主义当道的国度,不穷,又怎么能是真正的艺术家呢。

到了学期末,各种文件整理归档的时候,问题就出现了,看门老头那里多出了很多先生们并不记得自己签过的批条。若非所有的先生统一得了健忘症,那就是存在一个造假高手。先生们不同意前一种假设,便展开了彻查,让学生互相检举揭发。

从我弟那里得到好处的坏孩子统一口径,一口咬定不知道是谁,并且暗地威胁知情的好孩子也不得声张。百密也难免有一疏,每个班里都有那么一个既聪明又正直而且不畏强暴的好同学,我弟班里的那一个就勇敢地把情况反应给了女先生。使这个小孩困惑的是,女先生却并没有把我弟抖出去。后来调查的声势太大,甚至惊动了教育部,学堂方面苦于揪不出元凶,就连夜毁掉了那些批条,停止一切动作,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上上下下合家欢乐地度过了一个学年,女先生还因为教导有方获得了先进教育者的荣誉称号,拿到了奖金。唯有那个揭发我弟的小朋友整个暑假都在百思不得其解中度过。

(后续文字请移步到起点中文网查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