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翁立嘱求孙,急疯了两个窝囊儿子

2019-12-24 08:53:09 知音海外版(上半月) 2019年12期

牡丹

经过三十年打拼,他资产千万,美中不足的是,两个儿子都膝下无子。为此,他立下了遗嘱:生第一个孙子即可得到550万元,生两个孙子就可以管理公司。巨大的诱惑下,两个儿子展开了生子大战:大儿子的妻子生子无望,他瞒天过海让情人生下了儿子冒充妻子所生;二儿子妻子怀孕后,到私立医院检查是男孩,可是生下来之后却是女儿,于是联合医生把一个被抛弃的兔唇男婴当成自己的儿子。两个儿子能拿到遗产吗?

膝下无孙,富翁的另类遗嘱

孙占涛祖籍潮州,和大部分潮汕人一样,他从小就在外面闯荡。1972年,20岁的孙占涛在朋友的鼓动下到香港谋生,赚到第一桶金后,他回内地投资建了一家电子厂,资产迅速达到300万,随后他又和朋友建了一家电机厂。

1978年,在朋友的介绍下,孙占涛和来自广东韶关的蒋文怡结婚,婚后第二年,大儿子孙友军出生了,两年后二儿子孙海军也降临了。事业有成,妻子又先后给他生了两个儿子,孙占涛一时意气风发。

为了让两个儿子将来接班,孙占涛花钱把他们送到了贵族学校,可是两个儿子根本不是读书的料,除了大把花钱泡妞之外,简直不学无术。勉强大学毕业后,两个儿子回来分别接管两家工厂。孙占涛借机考察两人的能力,挑选出合适的接班人。可是两个人毫无经营才能,又不肯用心学,工厂状况频出,生意每况愈下,孙占涛只好“炒”了两人鱿鱼。没有工作,两人更是游手好闲,每月从孙占涛那里领取5000元“生活费”。

看着两个儿子吊儿郎当,孙占涛就托人给他们找女朋友,在他看来,结婚了男孩才会变成男人。更主要的是儿子是指望不上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孙子身上,孙占涛要亲自培养孙子,到时即使自己走了,企业也有人接手,不至于被两个儿子败掉。

可是,让孙占涛失望的是,两个儿子先后给他生了三个孙女。看着娇滴滴的女娃,孙占涛长吁短叹,他多次到寺庙烧香,希望上天保佑给孙家带来一个孙子。

转眼到了2017年,孙友军已经38岁,孙海军也36岁了,两个人的兴趣爱好从女人身上转到钱上,两人都不愿意再生孩子。孙占涛别提有多郁闷,他经常在“家庭会议上”旁敲侧击,让两个儿子再生孩子,可是儿子们谁也不搭腔。

有一次,孙占涛到老朋友李海建家里玩,看着李海建的三个孙子,别提有多羡慕了,他连忙向李海建取经。李海建凑近孙占涛的耳朵神秘地说:“如果不给孩子们一点甜头,他们怎么愿意生这么多孩子。几年前,我就立下遗嘱,他们给我每生一个孙子,就可以得到200万……”听完李海建的话,孙占涛醍醐灌顶。

回到家里,孙占涛就召开“家庭会议”,当着所有人,宣读了遗嘱:我孙占涛,在我百年之后,愿意将我的财产赠送给我的孙子,两个儿子中谁先给我生下孙子,就能得到我的550万银行存款;而生两个孙子的,就获得我现在公司的所有股份……不等孙占涛读完遗嘱,两个儿子就嚷嚷开了。特别是孙友军,他的妻子在生产时出了问题,一直没有调理好,再生孩子面临着巨大的风险。而孙海军认为,虽然他的妻子还好,可是他有弱精症,生女儿时他就想尽了办法,现在要再生还不知道行不行。看着两个儿子各自说着自己的困难,孙占涛说:“不管你们有多大困难,我只看结果。”

回到家里,孙友军和妻子田萍说了父亲的遗嘱,他们第二天就到医院里检查身体,医生说如果田萍再生的话很可能大出血,到时大人和小孩都保不住。孙友军又到几家医院做了检查,结果大同小异。就在孙友军长吁短叹时,孙海军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医生说他的弱精症如果不长时间调理,怀上孩子的可能性不大。

情人生子,妻子假装怀孕了

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田萍不能生,我可以找人生,然后假装是田萍所生!孙友军和妻子商量起借腹生子的事情,田萍说什么也不同意:“要是我们生不出儿子,那老爸的遗产我们就什么也捞不到,你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被老二独占?”把遗产都给老二,田萍哪里愿意,可是她担心的是如果东窗事发,孙占涛很可能不会认这个孙子,那可就鸡飞蛋打了。孙友军安慰妻子,只要两人配合好,父親哪里会发现这个孙子是冒牌货。接着孙友军向妻子说出了他的计划:到网上联系一个愿意给他生孩子的女人,等她怀孕之后,孙友军就向家人宣布好消息,田萍要做的就是在家里假装孕妇。

大半个月后,孙友军找到了一个愿意给他生孩子的女人,她叫赵媛,四川人,之前在深圳一家工厂打工,两人经过协商确定了生孩子的费用是十万元。为了避免做试管婴儿所要提供证件、资料,孙友军决定通过正常的夫妻生活让赵媛怀上他的孩子,他向田萍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一想到丈夫要和其他女人发生关系,田萍实在难以接受。孙友军分析利弊,如果不能尽快怀上孩子,要是被弟弟抢占了先机,到时可就亏大了。田萍只好答应。

田萍怎么也没有想到,赵媛根本不是孙友军从网上找来的,其实两个人早就好上了。之前赵媛曾经怀过孙友军的孩子,只是在孙友军的强迫下,她不得不打掉孩子。现在有了妻子的默许,孙友军决定尽快让赵媛怀上孩子。

两个月后,赵媛如愿怀孕了。拿到检验报告,孙友军马上让田萍在家里装起了孕妇,然后他把这一好消息告诉了父亲。为了确保赵媛怀的是男孩,孙友军还带她到私立医院产检。

听闻田萍怀的是儿子,孙占涛别提有多开心,他到寺庙烧香还愿,还给了孙友军五十万元,让他给田萍多买一些营养品。消息传到孙海军这里,他借来看嫂子的名义侦查“敌情”,通过和田萍聊天,孙海军得知哥哥一连几天都不在家。本来这几年哥哥确实在外面玩的时间居多,可是孙海军总觉得不对劲:田萍怀孕了,而且还是儿子,这个时候孙友军应该待在家里照顾田萍才对啊。

之后一段时间,孙海军经常到田萍家里,看到孙友军的次数少之又少。有一次,他还看到田萍大快朵颐地吃冰激凌。哥哥嫂嫂的举动,让孙海军隐约觉得嫂子怀孕可能藏着猫腻。于是他雇了个小地痞跟踪孙友军,很快就查出孙友军一直和一个叫赵媛的女孩子在一起,赵媛三个月前还怀孕了。田萍怀孕是假的,到时等赵媛生了孩子之后,就会上演“狸猫换太子”。知道了这一情报,孙海军没有揭穿哥哥,他要等时机成熟给哥哥致命一击。

六个月后,赵媛生下了儿子,孙友军说他要带儿子回去给父亲看,可是至此以后,赵媛就再也联系不到他了。趙媛不知道的是,就在她焦急不安时,田萍也“生”了一个的儿子,她和孙友军抱着孩子给孙占涛看,还请他给孩子取名为孙英舜。抱着迟来的孙子,孙占涛又怎么会怀疑孙子根本不是孙海军和田萍所生。

一个月后,孙占涛给孙英舜举行满月宴,就在他满面春风地和大家觥筹交错时,赵媛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她冲上前去就抢走了田萍怀里的孩子。突发的一幕,有人以为她要在大庭广众下抢孩子,于是报了警,警察很快赶了过来。几个人被带到派出所录口供,田萍一口咬定孩子是她亲生的,而赵媛则坚称孩子是她的,还说出了她和孙友军的情人关系,“当初他口口声声说,等儿子出生后就和妻子离婚,然后娶我过门,没想到他是骗我给他生儿子!”由于谁也没有证据,民警劝他们先通过亲子鉴定,确定孩子到底为谁所生。

没多久,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了,孩子是赵媛的。拿到鉴定结果,孙占涛气得浑身颤抖,然后拂袖而去。就在孙友军痛苦不已时,孙海军却乐开了花,原来赵媛的到来,是他通风报信。

互相拆台,老父亲幡然醒悟

成功揭穿哥哥生子阴谋,孙海军长舒一口气,可是让他郁闷的是,如果自己不能抓紧给父亲生一个孙子,那么还是不能获得父亲的财产,于是他在医生的指导下服药调理身体,或许是他的诚心感动了上苍,2018年7月份,孙海军的妻子没有来例假,到医院里一检查是怀孕了。

一方面孙海军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中,一方面他担忧妻子腹中的孩子又是一个女儿。于是等孩子六个月时,孙海军带着妻子到私立医院做B超,检查结果显示是男孩。孙海军再三向医生确认,妻子腹中的孩子是儿子准确无疑,医生还建议孙海军生产时来这家医院,到时可以享受优惠。孙海军立即把这一好消息告诉了父亲孙占涛,他老泪纵横。消息很快传到孙友军这里,可是他只能干着急,他祈求上苍,检查结果出错了。

2019年4月,到了孙海军妻子的预产期,他把妻子送到当初做B超的私立医院。可是当孙海军妻子被推出产房时,医生的话让他坠入了冰窖:“恭喜你,母女平安!”明明检查的时候是儿子,可现在生出来的却是女儿,孙海军怀疑医院弄错了,可是在查看了产房的监控之后,显示并不存在弄错的可能。

愤怒的孙海军找到给妻子做B超的医生,开始他也为这样的结果感到不可思议,但是随后他话锋一转:“检查的毕竟是机器,也可能存在差错!”本来是医生自己弄错了,现在他竟然把错误推到了机器的身上。

孙海军抓住医生的衣领,一定要他给出一个说法,否则不会放过他。

医生降低声音说:“几天前有一对男女在医院里生下了一个男婴,由于是兔唇,父母就把孩子丢在了医院,这几天孩子的父母都没有回来,看来他们是不打算要孩子了。其实兔唇并不是什么严重的病,只要做一个手术就可以和正常人无异,你放心,到时孩子的手术费我来出!”

听了医生的话,孙海军犯难了,之前他一直告诉父亲妻子怀的是一胞胎,可现在却变成了两个,只要孙友军去查,肯定会查出蛛丝马迹。医生向孙海军承诺,孩子的出生证由医院来出,只要他不说,是不可能查出来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孙海军只好听从了医生的建议,一个星期后,他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回到了家里。看着孙子,虽然是兔唇,孙占涛还是喜不自禁。在孙子的满月宴上,他当即宣布按照遗嘱,在自己百年之后将550万存款赠送给孙海军。

孙海军带着妻子给亲朋好友一一敬酒,当敬到孙友军这里时,他拍着哥哥的肩膀说:“哥哥,你可要加油了,要是我再生下一个儿子,父亲的公司就要到我的名下了!”看着弟弟自鸣得意的样子,孙友军恨不得揍他一顿。

有一次,在小区的绿道上,孙友军见到弟媳推着双胞胎散步,看着车里的两个孩子,他觉得两人长得一点也不像。他上网咨询了医生,医生说如果是同卵分裂的双胞胎,长得应该非常像,如果是异卵受精形成的双胞胎,长相虽然有所差别,但也不会完全不同。本来孙友军对弟弟一下子生下双胞胎就感到纳闷,现在孩子的长相还有明显差异,更是让他觉得里面有问题。于是他假装抱孩子,扯下了他的一根头发。

孙友军提着营养品到孙海军家里,趁着弟弟上厕所的时候,他在烟灰缸里捡了一枚烟头。他把两个样本送到了一家DNA检测中心,结果显示两个检测样本不存在亲子关系。

孙友军将检测结果送到了孙占涛的手里,他浑身颤抖着打电话让孙海军赶过去。这边孙海军难以自圆其说,那边两个民警上门让他解释孩子的事情,因为有人举报他拐卖婴儿。孙海军知道这很可能是哥哥干的,可是他只能哑巴吃黄连。

在警察的讯问下,孙海军交代了。得知事情的真相,孙占涛当即晕倒,好在经过抢救没有大碍。之前是孙友军让情人生儿子,现在是孙海军拿别人的孩子冒充孙子,孙占涛痛苦得直捶头。“我看你是自作自受,要是你不那么执着的要一个孙子,他们两人用得着挖空心思吗?”妻子的话振聋发聩,是啊,要不是自己一心想要孙子,他们也不会这样。

8月12日,是孙占涛67岁生日,三个孙女有的给他剥橘子,有的给他按摩肩膀,他感受到了融融的亲情。两天后,在律师见证下,他重新拟定了遗嘱,在他百年之后,他的遗产两个儿子各得30%,另外40%由四个孩子平均分配。

编辑/郑佳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