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难题:我该卖掉我妈的房子去救婆婆吗?

2019-12-24 08:53:09 知音海外版(上半月) 2019年12期

心晴

乔丽和肖文是读研时相恋的。肖文学业优秀,阳光帅气。乔丽身材高挑,气质出众。两人郎才女貌,不知有多少同学羡慕、嫉妒。研究生毕业后,乔丽不顾父母反对,与肖文远走他乡、奉子成婚。事已至此,父母只能接受。他们给乔丽买了房,又资助肖文创业,平时对肖文很好。

可乔丽发现,婚后的肖文,似乎慢慢变了一个人。她和父母对肖文的好,不仅没有换来一丝感恩,反而让两人的婚姻越来越冷——

“99分”的婚姻

刚结婚时,如果要给自己的婚姻打分,乔丽会打99分。余下那一分,是因为结婚前,她的父母并不同意她和肖文在一起。为此,这对陷入爱情蜜罐里的年轻人,选择远走他乡,奉子成婚。在这个过程中,父母给了她很大的压力。这对于她来说,有些遗憾。所以,要扣除一分。

1985出生的乔丽,是独生女,父母的掌上明珠。她的妈妈是杭州一所大学的老师,她爸爸也是某学院的小领导。乔丽的家庭条件很好,父母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把全部的爱都给了她。乔丽从小就长得漂亮,父母担心她长大后经受不住男生的追求,影响了前途。于是对她很严格,让她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个人成长上,坚决不允许她早恋,不让她接触那些花前月下的书籍、影视。乔丽明白父母的良苦用心,她自己也争气,成绩一直很好。

对于一封封莫名其妙出现在她书本夹层、书包里的情书,她连看都不看。情窦初开的年纪,她也憧憬爱情,可她害怕自己万一控制不住感情,辜负了父母。所以,她宁愿不去看那些情书,也和对她有意思的男生保持距离。

长期如此,她反倒成了“冰美人”。其实,她的“冰冷”,是因为长期压抑自己的真实情感,如今却不知如何正常与男生相处了。

直到在北京读研二时遇到肖文,她才解封了自己多年的禁锢,不顾一切爱上他。此时,二十四岁的乔丽,已经是个成熟的姑娘,父母对她,也放松了。情感被封印多年,如今突然找到了爆发的目标,她和肖文如胶似漆,就好像要把这些年错过的,都补回来一样。

不过,她还是有些担心父母的干涉。因此有男友的事,她一直瞒着父母。她妈妈曾几次问她,她都守口如瓶。她知道,如果父母知晓肖文的存在,一定会给她提各种建议,要求,还要亲自把关。如此,她就不能轻轻松松谈恋爱了。

肖文是乔丽的同班同学。研究生的课堂,人数本来就不多,乔丽在一次次课堂辩论上,被肖文的风采深深吸引,可她也只是默默关注着。研二那年,肖文对乔丽展开了猛烈的爱情攻势,她沦陷了。比肖文帅气、优秀的男生也不少,可乔丽偏偏在某个瞬间,就看上了他。

这或许就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吧。

肖文一米八八的个头,喜欢运动,人看着特别有型,有精神。在乔丽心里,他甚至可以去当模特。特别是他穿正装主持晚会的时候,乔丽就成了迷妹。更让乔丽敬佩的是,肖文的父母在小县城守着一个小小的早点摊,硬是把肖文培养得那么优秀。乔丽想到了自己,她是因为父母的工作都很好,她才有很好的条件学习。可肖文在生活条件比她差很多的情况下,依然能和她在重点高校的课堂上成了同学,并且他异常优秀。换成她,或许做不到。

这让乔丽对他的感情,更添了几分敬佩。

2010年,研究生要毕业时,乔丽的父母也知道了肖文的存在。可父母不同意。虽然肖文很优秀,可他的家庭条件不理想:有个弟弟还在上学,他父母的身体也不好。以后,肖文将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嫁给他,就意味着要与他一起,承担一个大家庭的重担。自己的掌上明珠从小到大没吃过什么苦,最后却要因为一个半道杀出来的男人而受苦。

乔丽的父母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以他们女儿的条件,可以找到更好的人家。女儿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可当父母的,却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跳进火坑。

不知感恩的男人

父母的反对,让乔丽和肖文也很痛苦。既是向父母表达抗议,也是为了表明自己和肖文在一起的决心。乔丽放弃读博,和肖文去了他老家省会西安。两人租了套一居室,过起了甜蜜的二人世界。

肖文在一家挺好的私企上班,乔丽也考进当地一所学校当老师。她原本想让肖文也考事业单位或公务员,不过肖文知道自己肩上的重担,所以他想去私企里闯闯,那里赚钱的机会更大。商量后,才有了“一人求稳,一人求险”的局面。肖文说:“以后我要照顾父母,帮助弟弟,还要给我们的小家创造更好的未来。所以,我目前不能求穩。”

肖文的责任感,让乔丽很感动。她相信,通过她和肖文的努力,他们一定可以过上理想的生活。她要向父母证明,她的选择没错。乔丽愿意跟随肖文,来到她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生活,肖文也很感动。他搂着乔丽,动情地说:“我绝不会让你失望。”

乖巧又优秀的女儿,突然变得不听话了,乔丽的父母很伤心。乔丽放弃读博,更让他们难过。可如今,他们不得不承认肖文这个女婿了。因为乔丽怀上了孩子,已经六个月了才让父母知道。而且,他俩已经悄悄领了证。

事已至此,乔丽的父母再怎么不满意,也只能接受。不忍心让女儿受苦,他们出资,给女儿在杭州买了一套房,登记在女儿名下。同时,他们还提出一个条件,让乔丽和肖文辞掉工作,到杭州去工作、生活。

刚好肖文的工作没多大起色,既然岳父母同意了他们的婚事,又给乔丽买了房。他们愿意回去。虽然他的本意,是想距离父母近一些,方便照顾父母。可手上没钱,看再多也没用。但凡有任何问题,都需要钱去解决。乔丽的父母有人脉资源,或许肖文可以在他们的帮助下,更好地发展事业。

考虑到这些因素,肖文果断与乔丽回杭州。岳父母为他们补办了婚礼,乔丽带着肖文,认识了她的亲朋好友。如今,他算是获得了乔丽父母的认可。

2012年4月,乔丽生下一个女儿,她自己留在家里带孩子。考虑到肖文的家庭情况,岳父母也动用自己的关系,帮助肖文找了一份收入很可观的工作。两年后,肖文想自己创业,岳父母又拿出自己的大部分积蓄,作为他的启动资金。

乔丽的父母,虽然曾经反对过他俩在一起,可结婚后,却不遗余力帮助肖文,完全把他当儿子一样对待。可乔丽却发现,肖文似乎不领情:他不仅理所应当地享受着岳父母的无私相助,而且还把从岳父母这里拿走的钱,用于补贴他的父母和弟弟。

每次回去看父母,肖文大包小包买礼物,每个月还要给父母寄钱,他弟弟上大学的开销,也是肖文负担。可肖文和乔丽去岳父母家时,他却从来不讲礼节,反而从乔丽父母那里拿到不少好处。乔丽提过这个问题,肖文的理直气壮让她很不舒服,他说:“你父母工作好,收入高,每天在办公室吹吹空调就有那么多钱,而且,旱涝保收。可我父母呢,每天起早贪黑却赚不了几个钱,受气不说,还弄得一身伤病。”

肖文的意思是:这不公平。他父母受苦,乔丽的父母却享福,所以他拿走乔丽父母的钱,去孝顺自己的父母。这样才平衡,才是公平的,应该的。

他的奇葩脑洞,让乔丽气得七窍生烟:“你父母受苦,又不是我父母造成的!我父母用自己的知识和劳动,换取他们应得的报酬,享受相应的待遇,这有什么问题?”两人吵架后冷战。乔丽没敢告诉父母真实的原因。父母还劝她:“夫妻过日子,要互相体谅,或许肖文创业压力大,所以才和你吵架。”

父母的宽容,让乔丽很自责:当初她伤了父母的心。如今,还要父母为她的家庭操心。她有些后悔当初没听父母的话。

乔丽也曾委婉地劝肖文的弟弟:上大学了,也要自己适当地做一些兼职,家里负担重,不要全靠他哥。没想到,肖文却为此和她吵架。他说:“学生就该好好学习,做什么兼职!分心,影响学业。”乔丽也和他吵:“你是有责任有担当,可你别忘了,你现在一分钱都没赚回来。你手里的一切,都是仰仗我父母的帮忙才拥有的!你却拿着他们的血汗钱,转身去做你的好人,做人要讲点良心!”

肖文却大言不惭:“这是你父母该给我的。我爸妈培养我读完研究生容易吗?你父母看不起我就算了,我现在远离父母,以后也要和你一起照顾你爸妈,我牺牲那么多,为什么不能拿他们的钱?你没看到吗,结婚的时候,我爸妈穿得再好,也像个局外人,融不进你家的圈子,我看着难受!”

这些话从肖文嘴里说出来,让乔丽大跌眼镜。这是那个阳光帅气,吸引她目光的优秀男人该说的话吗?他这些年受的教育,都白费了?自私自利、窃取她父母的存款就算了,还不知道感恩。总觉得别人都欠他们家的,是别人造成了他们的不幸。

从小到大没和人争执、不会吵架的乔丽,和肖文结婚后,被他逼成了“泼妇”。乔丽心累,却只能一个人默默扛着。到了如今,她更不愿意让父母看到她婚姻生活的狼狈。

丈夫的“无理要求”

乔丽后悔了,她想过离婚。可肖文以各种理由掏光了她父母的存款。而且,女儿还小,她不想让女儿在那么小的年纪里,失去父爱。虽然肖文有那些让人无法理喻的行为和思想,可他对女儿却很有耐心。这是乔丽稍感安慰的地方,也是打消她离婚念头的重要因素。

磕磕绊绊,就到了2018年9月,肖文的妈妈突然查出重病。这些年,肖文的事业起起落落,此时的他,经济上并不宽裕。为了给母亲治病,他花光了夫妻俩的存款。这些存款,基本都是乔丽重入职场后赚的。为了给婆婆治病,乔丽没二话,都拿了出来。

2019年4月,肖文把母亲接到杭州看病。乔丽的父母托人找了关系,给肖文的母亲提供了尽可能的便利条件。肖文经济困难,乔丽的父母又慷慨地拿钱给他们,用于支付肖文母亲的医疗费用。

可肖文母亲的病,一直未能痊愈。肖文想把母亲送到上海的医院去治疗。可手里缺钱。此时,他打起了乔丽名下那套房子的主意。

他让乔丽拿房子去贷款治病。乔丽不同意:那是他们的住房,按照目前的状况,就算贷了款,也还不上。到時候一家人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肖文又让她卖房,说这样就不用担心还不上款,也不用白白支付利息。乔丽依然不同意。肖文和她吵,说她冷血,见死不救。

“卖了房,我和女儿住哪里?”乔丽憋屈。肖文却轻描淡写:“租房住几年又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没租过。”肖文说,等医疗费用报销回来,再还给乔丽。可乔丽知道,跨区域医疗,而且费用高昂,就算能报销,比例也很低。而且,这笔钱,一定回不来。因为婆婆的后续康复,也是个无底洞。更让乔丽接受不了的是,肖文帮助他爸妈在西安买了一套房。既然要卖房,为何不卖西安的,要卖父母赠给她的单方财产?肖文却厚颜无耻地说:“我们以后可以再买房,我父母卖了房,以后就买不回来了。”

乔丽心寒了。

她当初放弃读博,不顾父母反对,跟随他去了西安。这些年,肖文把她和父母都扯进了创业的漩涡。他没能给家人创造美好的生活,反而打破了乔丽父母的平静。如今,父母的养老钱都没了。肖文却说:“既然是一家人,你们和我一起吃苦,不是应该的吗?不能共苦,以后我为什么要与你们分享成功的果实?”

乔丽觉得肖文没救了。乔丽只想逃离:你要当圣人随你,但别扯上我!我和我的父母,已经为你和你的家庭,做得够多了。

乔丽不同意卖房,肖文气急败坏,用离婚威胁。

“离就离!”这次,乔丽不再委曲求全。她带着女儿回了娘家,对父母说了和肖文这些年发生的事。父母在乔丽结婚后,其实也知道肖文的毛病。可女儿每次都说没问题,他们也只能帮助。想着这样能感化肖文,他能看到妻子和岳父母对他的好。可惜,他是喂不熟的狼。

听说肖文自私地想动乔丽名下的房子,乔丽的父母也动了怒。他们也庆幸,当初留了个心眼:其实这套房是以乔丽母亲的名义买的,然后赠与女儿,说白了就是怕哪一天女儿没了保障,这是她独有的财产。

这些年老俩口一直劝乔丽不要加肖文的名字。否则,他或许早已私自拿去找人抵押了。

乔丽的母亲当场打电话告诉肖文,既然他想离婚,那就离!

乔丽这次竟然铁了心要离婚,岳父母也支持,肖文反倒慌了。他以为乔丽离不开他,所以这些年他有恃无恐地伸手相要,乔丽也一直隐忍。没想到这次她却一反常态。肖文赶紧放低姿态,上门求情。

可这次,乔丽却不再心软。肖文眼看自己的家要散了,说这些年拿了乔丽父母那么多钱,离婚后,他可不会还,这样乔丽和父母就亏大了。乔丽只给他留了一句:“就当喂狗了,没什么可惜的。”

2019年7月底,肖文和乔丽还是离婚了,肖文说乔丽“冷血自私”;乔丽也怪肖文“不知感恩”。曾经的亲家也老死不相往来,一声叹息!

编辑/杨晓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