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如面柳如眉”,清华美女绘就古风词牌惊艳世界

2019-12-24 08:53:09 知音海外版(上半月) 2019年12期

香草

她是个普普通通的北京女孩,异想天开地为中国古代的词牌名都配上了芙蓉如面柳如眉的美人,其画笔下的美女古香古色惊为天人,美得不可方物!她独创的“词牌美人”轰动了文学界!她凭借作品《仓央嘉措》,登上网易热门绘画作品榜,获得2018站酷奖(ZCOOL)商业插画类金奖。当时评委共收到来自全球的5000多件参赛作品,其中还有一些插画出自日、韩、德、法和奥地利等国的大师之手。经过两轮严谨的评审,仅有191件作品入围。最终,她的《迟子建作品·少年读本》插画,力挫群雄,斩获“2018站酷奖”商业插画类金奖!她就是尧立,她让中国风惊艳了世界,被誉为“古风水彩第一人”!

清华女孩,立志做“画匠”

尧立原名邵晓昱,是一位80后北京女孩。她从小喜欢绘画,因很有灵气,读小学时,一位姓闫的美术老师对她的画作很欣赏,后来在闫老师的再三建议下,尧立就立志从艺。

其实当时她的父母是反对的,因为尧立年纪还小,过早定向,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来,所以他们非常担心。但是小尧立却很坚定,从初中到高中毕业的整个绘画学习历程中,尧立从来没有萌生过后悔、放弃之类的想法,除了完成学业,她从没有懈怠过!而高考时,她也幸运地考取了非常理想的学校——清华美院中国画专业。

但在2005年大学毕业后,尧立却遇到学习绘画的瓶颈,那是一段比较低落的人生阶段。因面临就业压力,所以在很长的时间里,她只能做一些游离在绘画外围的工作。当时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是自立,而不是绘画。为了赚钱养活自己,于是,尧立开始画插画。她说:“当时画插画收入微薄,不能当成职业。只是为了在保证生存之外,给自己和绘画保留一丝联系。生活虽然有一些艰难,但是只要沉浸在绘画里,我就会忘掉一切,觉得非常幸福!”

尧立对自己的职业期许,是成为一名合格的画匠。她将自己定义为“匠人”,毕生沉浸在全神贯注的作业中,她满脸风尘之色,满手却雕华锦绣。在无尽地追求中,磨练了她的意志,升华了她的情志,而她的作品也越来越透露出一种独特的风格!

一直到2015年,尧立在一些绘画交流网站上展示的作品,才开始受到一些刊物、出版社的关注,商插约稿才逐渐多了起来。这成了一种良性循环,她也变得更加自信起来!

尧立致力于传统题材文学插图创作,风格或沉雄古逸,或风流蕴藉,每张作品都充满了浓浓的中国风。她为白饭如霜的作品《新猎物者》绘制人物图谱,天马行空的想象加上绮丽的色彩,极具东方特色。后来逐渐形成“展示作品-接稿-积累作品-展示作品-接稿”这样一个良性循环。

一次,尧立应邀为儿童文学经典版绘制封面,清新淡雅的水墨风,奇幻飘渺。小道童烹茶待客,与山中老狸双双迷醉在袅袅茶香之中,墨色的渲染,让画面如梦如幻。神鸟正在云端酣睡,浑然不知清风已然吹落她的翎羽,化作春燕飞向了人间。结果人见人爱,尧立在插画师圈子里开始小有名气。

从2016年开始,她受邀和一些编辑、作家合作,为杂志画插画、封面,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尧立很享受与作家们合作的过程,画出一系列古灵精怪的小故事,譬如她曾受邀为儿童文学经典版绘制封面,由作家夏缶为画面配故事。

在尧立创作的插画作品里,融入了她所有的经历,有童年时爷爷的笑脸,人与鸟儿相处的融洽等等,每个人物都有独特温柔,以及像童话一样的温暖。那些曾经的景色,经由她的梦境一般的汇聚,变成了一幅幅令人惊叹的绘画,传递了一种温暖和柔美!尧立有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这样充满童心的插画,有的虽然很简单,但每一幅画里都有着有趣的故事,她说:“稚嫩童趣都是回归本心。”

她为奇幻小说绘制的非人类物种图鉴更有趣——千妖千面,百鬼夜行,颇有几分美艳精致版山海经的味道。有时候尧立没灵感了就会临摹,从别人的作品寻找灵感,画画都是一直处于学习的状态。她也非常喜欢文字寻找灵感,“文字带来的意境画出来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是这样的满足。”

令一些资深插画师吃惊的是,2016年,年纪轻轻的尧立凭借作品《仓央嘉措》,竟一鸣惊人,登上网易LOFTER年度热门绘画作品榜!

奇思妙想,把“词牌名”画成美人

尧立非常喜欢古代的“词牌”,它是填词用的曲调名。她说,词最初是伴曲而唱的,曲子都有一定的旋律和节奏。词与调之间,或按词制调,或依调填词,曲调即称为词牌。比如尧立很欣赏的《采桑子》:“亭前春逐红英尽,舞态徘徊。细雨霏微,不放双眉时暂开。”女孩感到不仅文字优美,而且很有意境。

一次,她突发奇想,把“词牌”中描写的古典美女画出来。2017年春天她大胆尝试,为国内一家著名文学杂志的封面,画了一组精妙绝伦的古风美人儿,其中每一幅她都配上了与之相符的词牌名,因此就叫“词牌美人”。

尧立画笔下古色古香的艳丽女子,芙蓉如面柳如眉,有的是凡人,有的是精怪。正像司马相如《凤求凰》如所说:“有美人兮,见之不忘。”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尧立绘制的“词牌美人”中呈现了诸如《蝶恋花》《浣溪沙》《菩萨蛮》《点绛唇》等多幅古代美人图。

除了画风精美,更难得的是“词牌美人”借鑒工笔技法的板绘作品。她画的这些古典美人动人心弦,每一个女子都惊为天人,美得不可方物。甚至让很多女生看了都怦然心动。“词牌美人”问世后,引起不少人的好奇和关注,尤其在文学圈里,更是引起轰动。因为在此之前,很少有人能想到这种角度去反映传统文化中唯美的境界,将文字的美好与图画结合在一起。

尧立说:“诗词之美不止在于语言,更在于那跃然于字里行间人生最细腻的情感。每一个词牌,都是一种情,它时而温婉,时而豪放,时而欢喜,时而悲伤。”

此前她还了解到不少有关词牌的趣闻呢!比如《点绛唇》里的“白雪凝琼貌,明珠点绛唇”,主要形容古代美人的嘴唇如同“点樱桃”一般美如画。尧立笑着说,“点绛唇”跟现在美女孩们的涂口红可不一样。它并不是把整个香唇涂满胭脂,而是在上下唇中间各点上一个红点,所以叫做“点”绛唇。曾经热播的电视剧《汉武大帝》里面的贵族美女们化的就是这种妆,俗称“一点红”。

对很多人来说,每次背唐诗宋词,那肯定是背完标题和内容就可以忽略不计了,谁能想到,尧立这位美女插画师把词牌名画成美人,赋予了词牌灵气,那名字的形象似乎跃然纸上,让人看过都难以忘怀。她画笔下的人物古色古香,韵味十足,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被媒体誉为“最美古风妆”!

尧立也曾执笔小说《浮生六记》的插图绘制,分别描绘了初见-盟誓-欢聚-贫乐-飘零五个场景。

该书是创作于清嘉庆时期的自传体散文,作者就是大名鼎鼎的沈复。自光绪年间首次刊行以来,版本众多,经久不衰。尧立参与的这版《浮生六记》是由大星文化出品。因其经典的内容,恰当的产品定位与设计,取得不俗的市场成绩。这个版本精致内敛的装帧与排版,与文章韵致相当契合。如果说文字是一本书的灵魂,那么好的装帧排版便是恰如其分的仪表。其中,尧立的插画从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位清华女孩,甚至异想天开把唐代美女画成了猫,却受到大师们的点赞。尧立说,插画让她有了个相对放松的开始,慢慢走进绘画中,也慢慢放开心胸。她认为,“艺”与“匠”原本不是泾渭分明。画画对于她来说不仅是赚钱的谋生之道,也是一位不离不弃,可以倾诉衷肠的伴侣。

有意思的是,一个热爱中国文化的法国小伙子在看到尧立的作品后,深受感动,渴望写出中国诗词的他巧妙地借用“词牌美人”的图画,追到了心爱的姑娘。

中国古风,另类才女惊艳了世界

除独创“词牌美人”轰动文学界外,尧立还曾与“茅盾奖”获奖作家迟子建合作,为他的《迟子建作品·少年读本》绘制插图,这也使她再次走红。

尧立说,该书包含《采浆果的人》《日落宛窑》两部小说。《采浆果的人》里的苍苍婆,因为生活的磨难,很年轻就一头白发,但她没有因痛苦变得麻木或怨毒,反而心思更加通透。她采浆果不是用作换钱,而是自己享用,经常吃到醉倒在山里。她脸上还留着年轻时美貌的残迹,那种释然陶醉的神情,显得非常可爱。

还有一个人物也很有意思,他不爱种地,爱用碎布拼小衣裳。他是装着艺术家灵魂,套着农民躯壳的王一五。在五颜六色的秋林中采浆果,让他如鱼得水,村人却挖苦他作“花蝴蝶”。尧立说画这个人物时,为了突出他的天性与身份的反差,特别设计了满腮胡茬的专注脸,和飞针走线的纤巧手指。配合文本梦幻而自然的笔调,尧立的插画用童稚单纯的的视角,表达出小说的意境。

美术界的朋友看到她的作品后都赞不绝口,极力“怂恿”尧立参加“2018站酷奖”大赛。当时,她心怀忐忑,一点底都没有,毕竟参赛的业内高手太多!

站酷奖是由中国人气设计师社区站酷网主辦的综合性设计奖项,当时评委共收到来自全球的5000多件参赛作品,其中还有一些插画出自日、韩、德、法和奥地利等国的大师之手。经过两轮严谨的评审,仅有191件作品入围。最终,尧立的《迟子建作品·少年读本》插画,力挫群雄,斩获“2018站酷奖”商业插画类金奖!

接着,尧立的获奖作品以及“词牌美人”,先后被德国《美术》、法国发行量最大的《巴黎竞赛画报》等多家刊物采用,她让温婉可人的中国古风美女,惊艳了世界!

近年来,尧立创作的绘本作品《吉星传说》《我的老师》和《梅花三弄》,颇受青少年读者喜爱,有的甚至畅销到出版不久就断货。

此外,尧立还应中国邮政的邀请,为2019年8月6日发布的邮票《中国古代神话(二)》绘制了首日封图。

美术史本身就是一个创新史,尧立说无论是哪一种画种,都需要绘画的创新。作为一名插画师,她还为小米手机设计过宣传海报。画了这么多精美作品,尧立对自己的要求仍然是:用匠人精神铸就每一幅画。她说:“匠人这个词,让我产生不切实际的遐想。像是长年生活在狭小洞窟里,一边弊衣疏食,一边绘制精美壁画的僧侣画师;还有古籍传说里锻铁成器,赋器以灵的铸剑师……”

编辑/征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