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不停转

2019-12-27 09:25:32 汽车之友 2019年24期

王健鹏

这话题开始的似乎有些沉重,不过这并不是一个需要失落的话题。纵观世界百年汽车历史,咱们国家在传统燃油车设计和研发这个事情上,一直是在吃别人吃剩下的东西。我们要想在燃油车设计研发这个层面赶超其他汽车工业发达国家,基本等于不可能了。然而在新能源汽车设计研发及应用方面,我们是有机会超越那些科技发达国家的,毕竟咱的5G技术是目前全球最先进的。所以从民族荣誉感的角度,我还真的希望中国能在智能网联和出行服务这事儿上站到队列的最前面去。至于燃油车以后如果真的不能上路开了的话,我自然已经有对策去保存这些印证了我职业生涯和青春无悔的经典燃油车。玩改装,我曾经说服了把改装视为亵渎神明的经典汽车纯粹主义者。玩新能源汽车改装,这是一个新的挑战。

纯电动车的改装空间

在传统燃油车改装层面,大多数改装消费者崇尚的是动力改装,或许当我们聊起电动车改装时,部分改装消费者的固有意识里可能也是会把目标放在动力改装范畴。不过,这至少不是我改装一辆车的初衷,而且目前市场在售的一些纯电车款也不需要去改装动力部分,比如特斯拉Model 3,提速表现都很出色。本身电动车的输出方式就很直接,不像传统燃油车那样,踩下油门踏板后还要等电子节气门发送信号给ECU然后再控制喷油,等待燃油和空气进入气缸混合燃烧推动活塞做功。相比之下,虽然纯电车的改装优势还不是显性的,不过纯电车的改装幅度和空间比传统燃油车更大和多元化。

那么,在改装一辆纯电动车之前,需要先了解它的底盘结构。且先以特斯拉为例吧,与目前国内部分品牌还在玩的“油改电”不同,特斯拉、蔚来是从专门的纯电动车平台生产出来的。至于油改电嘛,在改装范畴也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玩法,稍后再叙。

大多数纯电动车平台上设计制造出来的车底盘结构都差不多,因为不需要考虑排气管或者传动轴等部件,所以大多数纯电车除了悬挂、制动、转向等子系统之外,整个车底在前后轮之间的空间都是平的。严格来说是一個下沉式的平底盒子,盒子里用来铺设高能量密度电池和冷却系统等装备。新能源汽车的底盘系统本身的设计将适应于车载能源的多样性、适用于高度集成的系统模块,同时又不限制车辆内部空间与外部造型设计。其实可改装空间还是很可观的。

有人可能想说,电动车的电池是铺设在车底的,如果大幅度降低车身的话,行驶过程中遇到什么密度与质量不可变的障碍物时,电池组被刺穿了那不就麻烦了?还是以特斯拉为例吧,其实早在2014年时,特斯拉就已经更新了具有三重防护的钛合金底盘。这个三重防护罩的第一重是一块T型防护板,其他两重防护罩的外部塑料板拆除后可以看到前端有一根直径为约两英尺并为非常厚实呈弧形铝板,这种设计能够碾碎多数进入底盘下方的障碍物。铝管后面是另一块角度向下的钛合金板,位于电池组前端。钛合金板后方是另一块T型防护板,一旦前两道防护措施失效,这种设计可以进一步削减撞击力度,形成偏转保护,同时让车子斜越过不可移动、不可压缩的障碍物体。就这种防护措施来说,一辆特斯拉足够平整的车底布局,难道不够吸引你进行“一低遮百丑”项目吗?如果你依然担心路况的话,完全可以考虑选用高度可控悬挂系统。气动升降避震或者液压升降避震是改装市场上早已经成熟了的改装部件,我们甚至可以直接把现在使用的传统燃油车上的手机APP遥控系统直接升级到纯电车车载智能大屏幕上,电控系统的功能改装最好玩的地方就是我们可以通过参数修改实现改装部品的电控系统与车载悬挂调节系统的通信同步性,让车子同时具备更低行驶高度设定以及规定时速下的车身高度锁定功能。车身更低了,轮毂改装也可以顺势走起。

改装国产电动车的契机

毕竟改装是一项有着极高工艺品质要求和部件材质工艺要求的项目。其实这些元素在电动车的改装应用里有着比传统燃油车更多元的契机。以国内目前多数车厂在玩的非承载式车身油改电的类似新能源汽车制造方式为例,假设你买了一辆本身并不是从纯电车平台制造出来的电动车,比如长城欧拉R1,那你可以改装的范畴就很多了。除了传统的避震、刹车、轮毂轮胎之外,你还可以大量沿用改装市场里针对车身轻量化的部件降低车身总重,这些合金部件有着比铸铁部件更轻的重量和更好的韧性及强度。内饰也可以选择用轻量化材料进行美化和视觉及使用质感的提升。

当然了,有些从传统燃油车直接油改电转型生产出来的车本身可能只是你的过渡型代步工具,车子有没有必要去改,就看你的使用需求和定位了。如果是我不小心买了一辆内饰塑料感极强,短期内又不打算换的车的话。与其每天看着那简陋的内饰难受,不如花点心思去改装,用一点点资金和自己的想法把电动车和老年代步车区分开来,也是一种乐趣。

电动车的延伸改装设想

模拟排气声浪——电动车是没有排气系统的,很多电车消费者都会不习惯车子没有排气声浪这一点,总觉得车子过于安静或者只有电机工作的声音是一种不过瘾的状态。所以一些高端纯电车早就把排气声浪效果更新到了音响系统里去满足消费者心理和听觉上的需求。那么这个环节是任何车都可以改装的,喜欢什么排气声音就下载声音素材然后编辑到车载音响系统里。我个人非常赞成这个玩法,要排气声浪刺激你的肾上腺素分泌嘛,改音响炸自己就好了,不用担心会扰民。

外觀造型——前文提到,新能源汽车的底盘系统本身的设计将适应于车载能源的多样性、适用于高度集成的系统模块,同时又不限制车辆内部空间与外部造型设计。所以我希望电动车未来的车身造型设计不再拘泥于传统汽车造型设计,因为平台不同了,车身造型或将不再如传统燃油车那样有多番限制。设计师们可以天马行空的设计各种CyberFar(赛博范儿)的车身外形,虽然暂时我们还不能像各种史诗级科幻电影里那样直接开车满天飞,但起码我们可以先把开着飞船贴地飞行的梦给圆了。

油改电的改装趋势

改装范畴的油改电跟现在国内一些厂商着急忙慌直接用燃油车底盘往里塞电机和电池那种玩法是完全不同的。改装范畴的油改电玩法的是一个为环境保护考虑又能将情怀延续下去的事情。这种把油车改成电车的改装公司在国外非常流行。举例分享吧。

燃油车到电动车的转换大约始于上世纪60年代,当时嬉皮士和工程极客们开始尝试用成堆的高尔夫球车电池为旧车提供动力,使用从飞机上回收的发电机作为动力单元。在1979年的石油危机期间,迈克尔. 布朗(Michael Brown) 与妻子兼商业伙伴莎丽. 普兰奇(Shari Prange)在加州圣克鲁斯附近创办了Electro Automotive公司,后来卖出了数千套DIY转换工具。他们的保险杠贴纸上写着:“通用汽车不能制造这款车,但你可以。”

后来这种油改电的工程有了一个自己的工程名词叫“电动汽车转换”。是将内燃机汽车转换成电力驱动汽车的过程。它们从英国伦敦初现后,很快就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在了南加州,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迎合越来越多的汽车狂热者,他们喜欢经典,但想要更多的动力、可靠性和燃油效率。

古川修(Osamu Furukawa) 的车库里满是华丽的电动汽车,但没有一辆是特斯拉。还有一辆1977年的黄色大众甲壳虫,旁边是一辆罕见的上世纪50年代的梅塞施米特(Messerschmitt) 三轮车,车身是樱桃红的,两款车都运行平稳。车身必须是古董,但它们的发动机已被电机和电池取代。这位47岁的机械师说:“这是关于一辆车的多么有趣的故事。”Furukawa在东京郊区的店铺Oz Motors是世界上十几家专门从事“电动汽车转换”的小型修车厂之一。

还有位于圣迭戈附近的EV West,他们的客户包括科技公司高管和好莱坞明星。老板迈克尔. 布里姆(Michael Bream) 认为自己的客户往往思想超前、进步。因为他们在寻找一种方式,让自己在一辆有一定历史的车并且足够与众不同。

威尔士纽敦市一家电动老爷车公司的老板理查德. 摩根从他在十几岁的时候,他就喜欢开车、赛车,还喜欢定制比他更老的汽车。但是汽车越老,问题就越多。把复杂的、古怪的发动机换成只有很少运动部件的电动机,是一种使发动机更容易维护和更快速度的方法。比如,摩根改装的一辆1873年的大众甲壳虫汽车,马力从40匹提高到了400匹。因为电动机的功率是即时传递的,就像拨动电灯开关一样,所以加速装置会把你固定在座位上。甚至一些最初将改装视为亵渎神明的经典汽车纯粹主义者也被说服了。

摩根在Instagram 和Facebook上做了三年广告,现在他的小镇小店接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订单。不久前,他和他的机械师团队向中国的一位买家提供了五辆定制的特技车,每辆价值约3万美元。“就像滚雪球一样,”摩根说。“每次我们有一辆车离开店铺,就会有另外三辆车开进来。”

其实特斯拉公司联合创始人斯特劳贝尔(JBStraubel) 就是通過将一辆80年代的保时捷改装成一辆电池驱动的跑车而起步其事业的,不过这种技术也可以被普通人学习。一个名为EV PhotoAlbum的网站上有成千上万的贴子,这些贴子都是电动汽车发烧友们贴出来的,这些发烧友们做出来的电动汽车,无论是丰田Celica还是保时捷911(930),都是一种精神信念的延续,不得不说,我自己也一直想用电动车转换的方式复活一辆上海牌轿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