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行于葡萄园和坦克路

2019-12-27 09:24:45 汽车之友 2019年22期

钱俊

过往

1982年,ADAC德国拉力赛首次举办。20世纪的余下时间中,包括美茵河畔法兰克福、美因茨、科布伦茨等前联邦德国的重要城市都曾留下过足迹。2000年,德国汽联( DMSB)准备申办WRC分站,赛事被战略性移至卡尔·马克思的故乡——边境重镇特里尔,两年后他们如愿迎来世界最强拉力赛车的竞技场。

ADAC德国拉力赛最早采用极不寻常的设施设置安排——即拉力赛总部(HQ)设施和封闭停车区(ParcFerme)设置在特里尔,后者则常设置在餐厅、酒吧积聚的闹市区另做展示推广。可维修服务区( ServicePark)则在特里尔东南60公里、风景如画的休闲旅游人工湖——波斯谷( Bostalsee)。

赛事首日,—般会在摩泽尔河谷的葡萄园展开,第二日则进入最有挑战的鲍姆豪德( Baumholder)军事基地。举世闻名的“坦克路(Panzerplatte)”令车迷爱,令车手恨。最后,在萨兰州的野外小路上结束比赛全程。

有时,天气也会捣乱——莫名奇妙的强降雨就会瞬时登场,若没选择合适的轮胎,赛段的驾驶难脚吓人了。2004年,芬兰名将马库斯·格隆霍姆就因此在首赛段出局。历史上,“路霸”塞巴斯蒂安·勒布是当之无愧的“德国之王”,其WRC处子胜就在此获得,并—连八届称雄。

特色

“吉娜跳( Gina Jump)”、“阻碍石( Hinkelsteins)”这些都是“坦克路”留给拉力车迷的关键词。在占地约为12000公顷的鲍姆豪德的国际军事训练基地(平日普通人员的限制进入区)中,不同地貌、错综复杂的路网也为充满挑战的赛段提供了基础条件。

这毫无疑问是ADAC德国拉力赛最精华的赛段——上万名车迷在管制区的“虚拟高地”共同庆祝一年一度的拉力狂欢。自WRC于2002年落户,鲍姆豪德总计举办过66个特殊赛段,不仅有3公里左右的超级短道,也有超过50公里的“WRC马拉松赛段”。这里的王者无疑就是勒布!塞巴斯蒂安·奥吉尔、丹尼·索尔多和奥特·塔纳克都有8次(及以上)的赛段胜利。

这里发生的戏剧性场面不得不提,总决定着本站冠军的最后归属。2017年,现代车手蒂耶里·诺伊维尔在“坦克路”的短赛段就损坏悬挂,不仅丢掉胜利,甚至影响了其和奥吉尔的年度冠军争夺;2012年,初出茅庐的塔纳克一度看到挑战“路霸”的机会,结果“坦克路”令他知道“太年轻,有时幼稚”的至理名言。

就连勒布也吃过“坦克路”的亏,粗糙路面所致的爆胎毁掉其职业生涯的“德国不败(十年十胜)”。当然最著名的事件非斯巴鲁车队的皮特·索伯格莫属,2004年全地0“阻碍石”,整台赛车恐怖变形,甚至入选YouTube上最凉险的拉力赛事故视频了!

今年,“坦克路”赛段的设置更优化,将4个赛段均设置在周六下午的维修服务后,更方便车迷—次性观看四个赛段,充分享受经典的可能。

数据:

作为WRC柏油赛最为经典的“飞跳”——“吉娜跳”是观赏度最高的观赛区域。名字来源著名女演员吉娜·劳洛勃丽吉达( Gina Lollobrigida)。今年,雪铁龙车手艾萨皮卡·拉皮驾驶雪铁龙C3赛车,飞出44米,仅比此前的非官方最高纪录(2015年M-Sport福特嘉年华RS,塔纳克)少2米。

今日

总计共有222100人次在德国西部边陲见证31岁的塔纳克完成德国“三连胜”。同时,丰田Gazoo车队色揽领奖台也是WRC历史少见的格局。亦是即1993年萨法里拉力赛(肯尼亚内罗毕)以来,日本制造商的最高成就。

爱沙尼亚人在赛后表示:“我们车队重返WRC至今,错过了数次包揽领奖台的可能。很幸运我们最终达成了这个完美。而在我和诺伊维尔的争夺中,我周五领先,周六则落后,—度看来很难赢下比赛,我们在推向极限的同时确保不犯错,只是取胜的关键。”从比赛的进程看,拥有非常出色柏油路设置的雅力士WRC赛车能统治全场,算是近几年卧薪尝胆的结果。

今年赛事更有一大靓丽风景线——“FIA安全代表車(FIA Saftey Carl)”。米歇尔·莫顿和尤塔·克莱恩施密特—一唯一获得过WRC分站赛冠军的女性车手与达唁尔拉力赛至今唯一的女性冠军携手为每一个赛段“开绿灯”,如此充满意义的画面在赛车圈也不是常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