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声“妈妈”口难开重组家庭迈不过亲情那道坎

2019-12-31 09:10:30 职工法律天地·上半月 2019年8期

巴山客

离异家庭有隔阂儿子不肯叫声“妈”

2009年7月中旬的一天早上,马志仁对正要出门的儿子马健说:“你晚上早点回来,你考上了高中,我和你孟姨商量了,要给你庆祝一下,已经在临江大酒店订了一桌宴席,请了几个亲戚,你可不能迟到了。”

马健刚想说句表示感谢的话,可一看到站在父亲身边的继母孟小莹,他犹豫了一下,说:“爸,我想中午出去请几个同学吃饭,你给我一点钱,晚上我会早点回来。”马志仁二话不说就给了儿子300元,孟姨见钱较少,连忙又掏出300元递到他手里,马健赶紧说:“孟姨,够了,够了!”

马健出门后,并未去找同学请客,而是去市场上买了两斤猪肉,一路提着来到了长江南路的一处四合小院的平房里。进门后,他亲热地喊道:“妈,小妹,我来看你们了。”房里住着的是一对母女,分别是马健的生母徐华蓉和妹妹马丽。

马健进屋放下猪肉后,掏出600元递给母亲说:“妈,妹妹马上要开学了,这是我给她准备的学费。”徐华蓉不愿收,可马健硬往她手里塞,她只好勉强收下,但仍顾虑地说:“你爸知道这事吗?”马健说:“我爸不知道,这是我自己节约的钱,您放心吧。”

时年42岁的马志仁,出生于重庆万州区马家镇。早年从市技工学校毕业后分配到一家矿山机械厂当了一名技术工人,不久,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比他小2岁的农村姑娘徐华蓉,一年后他俩组成家庭。婚后,相继有了儿子马健和女儿马丽,添丁进口后,夫妻俩的日子过得很拮据,时常发生争吵。在马健5岁时,夫妻俩争吵升级,在一次大打出手后离了婚,儿子跟随父亲,女儿跟着母亲生活。

离婚不久,马志仁又重组了家庭。妻子名叫孟小莹,与马志仁同岁,也有过一次婚姻,还带来了一个3岁的女儿。在继母刚进家门时,马志仁让儿子叫“妈妈”,可马健始终叫不出口,孟小瑩对丈夫说:“孩子还小,过几年懂事了,自然就会叫!”

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计,马志仁决定从厂里辞职出来,在孟小莹哥哥的帮助下,到附近的药材市场租了一间门面,夫妻俩起早贪黑地做起了药材生意。短短几年时间,夫妻俩已经拥有了几百万资产,过上了有房有车的富裕生活。

徐华蓉离婚后,应聘到一家超市当服务员,带着女儿租房居住,靠微薄的工资维持生活。一个周末的傍晚,已经上中学的马健去看望母亲和妹妹时,发现她们吃得很简单,很是心疼,于是将自己下周的生活费全部塞给母亲,徐华蓉坚持不要,母子僵持一会后,马健只好将钱折半给了母亲。

尽管家里生活越来越好,孟小莹对马健也是关怀备至,可渐渐长大的马健还是不愿管孟小莹叫妈。因为他在看到继母享受富裕生活的同时,也感受着亲生母亲生活的艰辛。

因受父母离婚的影响,进入高中后,马健学习成绩并不理想。2012年,马健高考落榜后,马志仁想让儿子跟着他学做生意,但马健坚持要凭自己的努力去找工作。当年夏天,马健头顶着烈日奔波了两个月,最后终于在万州一家燃气设备公司找了份工作。

当他领到第一个月工资时,第一件事就是去给母亲报喜,并给了她一半的工资,徐华蓉对儿子说:“你上班挣钱了,妈妈很高兴,可你给我这么多钱,怎么对家里解释呢?再说,我拿了你的钱,心里也很不安!”

马健骄傲地说:“妈,以前我总是偷偷摸摸地挤出钱来给你,现在我长大了,自己挣的钱我有权利支配它!”马志仁虽不知道儿子在帮前妻,但他知道儿子的工资并不高,所以挣多少都由他花,从不过问。以后的几年间,马健的工资有所上涨,但不管收入多少钱,他都会拿出一半来接济母亲和妹妹。

2015年春节后,生母徐华蓉患了冠心病,每月在医疗上的花销要几百元,还要供女儿读书,日子顿时紧张了。马健悄悄负担起了母亲沉重的医疗费和妹妹的学费,直到一年后,母亲的病情基本稳定了,马健才缓过气来。

2017年夏天,马健经人介绍认识了区中医院的护士张雪。两人一见钟情,感情发展很快。不久,马健带着张雪一起去看生母和妹妹,一见面,马健便指着徐华蓉对女友说:“这是我妈,我父母离婚了,我妈妈带着妹妹生活。”张雪这才了解马健的家庭关系,对马健多年来一直孝敬生母,照顾妹妹的事十分感动,觉得他是一个心地善良、敢于担当的男人。此后,两人经常相约一起去看望徐华蓉。

直到2017年底的一天,马健才带着张雪回家里见了父亲和继母。在介绍继母孟小莹时,马健说:“小雪,这是我孟姨。”孟小莹的脸色当场就有些变了,可碍于情面,她仍保持着笑容。事后,孟小莹有些委屈地对马志仁说:“健健这孩子,我怎么说也养他这么多年,到现在都找女朋友了,还是不肯叫一声妈。要是将来儿媳妇也不叫妈,那别人会笑话的,我这婆婆没法当啊!”

马志仁笑着说:“儿子都懂事了,你一直尽心照顾他,他心里有数,不要着急,等结婚时,儿子媳妇一块改口叫妈,多好的事情!”孟小莹一想也是。

生母欲出席婚礼继母反对矛盾升级

孟小莹被丈夫一番安慰后,心情有所好转。从这天起,她天天在外面跑,帮儿子挑选新房。奔波数日后,孟小莹终于在一个花园小区挑中了一套两居室的电梯房。马健看后很满意,马志仁就帮着儿子买了下来。

看到父亲这么大方,马健忍不住说:“爸,谢谢你!”马志仁看看身后的妻子,赶紧对儿子说:“你要谢谢你孟姨,她跑了好多天才帮你找到这个好房子。”马健张了张嘴,轻声说:“孟姨,谢谢了!”

孟小莹乐呵呵地说:“谢什么谢,都是一家人嘛。现在房子买了,下一步就是装修。你们都要上班,这个任务就交给我了,放心吧!”马健心头一热,“妈”这个字差点脱口而出。可心存多年的隔阂,还是让他一时迈不过这道坎。此后几个月里,平时清闲的孟小莹一下子忙起来了。她找了好几家装修公司,费了很多心思,才将房子装修完。为此,她瘦了五六斤。

全部装修好那天,马健携未婚妻张雪去看房时,两人都被简洁、典雅的装修风格所吸引,一致叫好,私下里张雪对马健说:“你孟姨对你可真好,为什么你一直不肯管她叫妈呢?”

马健吞吞吐吐地说:“我这么多年习惯了,等结婚时再改口吧。”俗话说,人心都是肉长的。马健看到孟小莹所做的一切,心里盘桓多年的结也渐渐化开了。他对女友说的要在结婚时改口,也是真心话。而孟小莹也一直对继子在婚礼上改口的事情充满了期待。没想到,她的愿望才刚萌芽,就很快面临夭折……

2018年春节后,马健和张雪在征求了父亲和继母的意见之后,双方家长一致商定,将婚期定在五一节。第二天,当马健将婚期告诉生母时,徐华蓉激动地说:“真好,真好!”妹妹在一边突然问道:“哥,你结婚时,我和妈能去参加吗?”

马健不假思索地说:“你们当然要去啊!”徐华蓉欲言又止,马健猜到了她的顾虑,于是说:“妈,你别担心,我爸和孟姨不会介意的!”马健认为,请至亲参加婚礼,这是人之常情,父亲和继母肯定能理解。

3月初,马健无意中对父亲和继母说:“爸,孟姨,我要请我妈来参加婚礼,你们不介意吧!”

“啊?”孟小莹一惊,脱口而出,“健健,你妈妈来了,那我坐哪里呢?”马健想了一会儿,说:“孟姨,我给我妈敬完酒,再单独给你敬一次。反正去的客人都知道你和我爸的关系,不会有人误会的。”这下,马志仁和孟小莹都听明白了儿子的意思,他想让马志仁和徐华蓉坐在一起,接受新人的叩拜,孟小莹则单独接受敬酒。马志仁虽觉不妥,可又找不出什么理由反驳儿子。

孟小莹却很不高兴,她没想到马健要请亲生母亲参加婚礼,这让她意识到不但“改口”愿望落空,而且让丈夫的前妻坐高堂,势必会惹来外界无端的猜测。

“不行,哪有三人一起接受新人叩拜的?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孟小莹当场拒绝了马健的提议,双方闹得很不愉快。马志仁将儿子拉到一边,劝了半天,可马健却说:“你和妈离婚这么多年,现在我要结婚了,想用这个机会来报答我妈,让她知道我们一直牵挂她、尊重她,这有什么错?”

马志仁明白了儿子的良苦用心,反而左右为难。沉默片刻,他只好说:“那你再找你孟姨谈谈,我也劝劝她,争取让她理解你的心情!”

此后几天,马健又先后找孟小莹谈过几次,孟小莹却始终不让步,马健也坚持己见,两人甚至还发生了数次争吵。

商量不成行刺继母叫声“妈妈”悔恨迟

2018年4月16日,外出散心的马健感到异常烦闷,就下车在路边一个小饭馆喝了四五瓶啤酒,思来想去,他还是准备再找继母谈一次。当他走到离家不远的小区附近时,看到父亲的车停在临江路一家饭店门口,他知道父亲和继母又在这家饭店吃饭,以前,他们家经常在这里吃饭,都订的是同一间包房。他径直走进那个熟悉的包房,进去一看,果然父亲和继母都在,还有他们的一个朋友,于是将继母叫到旁边的一个小包间。

借着酒性,马健直接将自已让亲妈参加婚礼的想法,再次对继母复述了一遍,听完后,孟小莹板着脸说:“这么多年来,我为马家操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理应接受儿子儿媳的改口叫妈。其他的事都可以让步,唯在婚礼上的这件事没得商量。”说完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马健见继母态度决绝,大为恼火,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我在她身上划几刀,让她住进医院,等她出院了,我的婚禮也办完了……”这么一想,马健猛地抽出事先准备好的水果刀,不顾一切地往继母背上连捅几刀。孟小莹只喊了声救命,便昏了过去。

马健一看满手的鲜血,酒也醒了,赶忙把沾了血的上衣脱了下来,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逃也似的跑出了酒楼。

在隔壁和朋友谈事的马志仁听到喊声,起身来到房间一看,见孟小莹一动不动地倒在地上,身旁流了一大滩血。见此情景,马志仁顾不得多想,将妻子送进了附近的医院抢救。

与此同时,临江公安分局接到了饭店老板的报案,10多分钟后民警赶到了现场。了解情况并找到了案发现场的作案凶器和血衣。4月17日凌晨,医院传来消息:孟小莹因失血过多,经抢救无效死亡。

马健逃出城郊后,一直露宿在长江边的草地上,但他哪里睡得着?想起和继母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想起继母为他结婚前后的操劳,他不由悔恨到了极点。当天下午,当他打电话从同学口中得知继母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消息时,顿时腿一软,跪在江边大声哭喊着:“妈妈,我叫你了,你听到了吗?妈妈,我错了,我真该死啊……”

随后,马健到辖区派出所投案自首。

血案发生后,马志仁得知儿子多年来一直在照顾母亲和妹妹,心中顿时五味杂陈,仰天长叹……

在看守所里,马健多次流下了悔恨的泪水,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真后悔,要是不和她赌气较劲,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如果还有机会的话,我要把生母和继母同时请上婚礼,叫一声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