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维特之烦恼

2019-12-31 09:12:11 课堂内外(初中版) 2019年11期

小韩

从校门口走出,沿着山坡下来,我走在城边的路上,内心怅然若失。

一学期,又是一学期,明明有那么多时间,为什么只换来这结果?许多个瞬间在我的脑海里闪过:数学图像的轨迹线,笔记本上的小人图,小卖部的汽水,熄灯后的私语,夜晚看小说时的愉悦与恐惧……那丰富却杂乱的一切在我的脑海里骚动着。那一切确实发生过,可是现在,它们却突然让我感到虚无。我想,大概父母把我送到这所县重点中学时,不曾料到我会经历这幅图景。固然我有些写文章的天赋,可回想起这一年,除了应付过几篇作文,我这点可怜的天赋又发挥了什么作用呢?

就在我的思绪飘出八百里地的当儿,我发现已经走到县法院门口。法院院子外的红色矮石墙上,倚靠着一个中年人。他矮矮的,衣衫虽有些褪色,却整整齐齐地穿在身上。而往下看去,赫然是仅剩一条的腿。此时的他正勉强蹲下,用满是老茧的手敲打着一根一看就用了很久的拐杖,另一根拐杖放在一边。很明显固定拐杖中间木把手的螺丝掉了,而这人正不慌不忙地想把它拼上去。

我上前问道:“叔叔,您这是怎么了?”

残疾人叔叔看到我,微笑一下说:“刚有点儿走急了,这边拐杖不小心插在地砖缝里,我一着急向上一拉,结果把手就掉下来了。

我蹲下一看,不仅螺丝掉了,连固定螺丝的片儿也变了形,整个拐杖马上就要散架了。“叔叔,现在没有工具,您这样把螺丝按进去也固定不了,我先把您扶回家去,再告诉您家人回来把拐杖带回去,您看怎么样?”

他同意了,告诉我地址,于是我搀扶起他往他家走去。我们唠了几句家常,他告诉了我失去腿的原因。如果不是看到他微微翘起的嘴角,我还有些怀疑夹杂在那语气中的一点点喜悦是不是我听错了。

“那现在你们家的生活来源怎么解决呢?”我问道。他稍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仍然带着笑意地回答道:“我工作养活全家。”

这回答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在失去腿之前,他是个小学老师,腿丢了,工作也丢了。过了几年收废品的日子后,他决定学一门手艺,于是给一个做背篓的人当了一年学徒。后来,他开始自己做背篓,再后来,他又靠编背篓的经验和看别人操作学会了编花篮、做藤椅。生活不会辜负努力的人,他的技术从不成熟到成熟,产品也从无人问津到行销于市。在他的故事里,失去一条腿对他而言仿佛并非多么大的灾难,而是给予了他莫大的恩赐。

这令我的心情愈发复杂了,对这位残疾叔叔多了些敬佩,甚至有点嫉妒他的充实。反观自己,身体健全,却在浑浑噩噩地挥霍光阴。

谈话随着我们缓慢的步调长长地铺展着,又随著一声“哟我到了”戛然而止。我搀着他慢慢往家门口走去,在敞开的卷帘门里面,堆满了篾条和叠在一起的背篓,角落有一根长板凳,我扶他坐在了上面。他连连道谢,说待会他家里人会去帮他取拐杖,让我趁天还没黑快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他是怎么在走路都艰难的状态下还能保持平常心的呢?为什么我……算了,不想了,下学期,没错,还有下学期,未来在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