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稹 爱是让人走出苦难的力量

2019-12-31 09:12:11 课堂内外(初中版) 2019年11期

巫婆的葱

“元九,前日来书身体抱恙,不知可曾好转……托前往拜访的少年带来书信,很久没见,多想你能和我一起听听这首曲子。我在这求知若渴的少年身上,看到当年我们求学的影子……”元稹放下手中白居易托来的书信,看了看眼前的少年,笑了笑。(详见:10月刊《白居易:书生无力,不平则鸣》)

“我叫OC仔,他们都叫我小欧。”不等元稹开口,OC仔先自报了家门。他知道,这会是一场漫长的对话。他准备好了洗耳倾听。

有诗有友,一路同行

“你是乐天兄托来送信的少年,肯定了解我们的故事吧?”

“知道一些,但还想听更多……”OC仔满眼都是期待。“我出身官宦,在少年时受到些许家族的教化与熏陶。但后来家道中落,我8岁那年,父亲去世。遭逢家庭变故后,我只能勤奋读书,算是小小年纪就能熟读经书,能文善诗吧。

“为了摆脱贫困,获取功名,帮母亲减轻养家负担,我选择先投考相对容易的明经科。我朝科举名目甚多,报考最多的为进士和明经两科。两科相比也有难易之分,进士科难,大抵千人得第者百一二,明经科‘倍之,得第者十一二,故有‘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之说,自然进士科更被看重。我运气好,一次就考上了明经科,那年我15岁。

“考上以后,我却一直无官,闲居京城。进京赶考的各路文人,诗文相会是常事,就这样我认识了乐天兄。乐天大我7岁,我们同年考中进士,同年授官,同登书判拔萃科,并入秘书省任校书郎,而且我们脾气也最为相合。那时工作不忙,我们一起踏青出行、喝酒写诗……那几年是好时光。后来步入官场,可惜我们时运不济,又脾气耿直,常因言获罪,遭贬流放也是常事,大半生都飘流在外。

“我们彼此很是熟悉,甚至可以说心有灵犀,哪怕相隔千里,我们仍可以用同一韵脚联诗。有一次,乐天和他好友一起饮酒叙谈,想起我不在,题诗一首:花时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作酒筹。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

“后来我们碰头一对时间,那天我真的刚好到梁州!那晚我也梦见乐天兄,作诗一首:梦君同绕曲江头,也向慈恩院院游。亭吏呼人排去马,所惊身在古梁州。

“这事后来被传为佳话。这两首诗一写于长安,一写于梁州;一写居者之忆,一写行人之思;一写真事,一写梦境,却不约而同地写在同一天,如同当面唱和一样,用了同一個韵。我们是一生知己,一生挚友。诗以言志,幸甚至哉。

爱的能力,给人能量

“作为晚辈,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OC仔难得谨慎起来。

“问吧。”

“您的情诗都至情至性,感人至深……小辈发现您这一生,爱过一个又一个人。这些情诗是您情之所至,还是流连花丛的文字游戏?”

元稹愣了一下,然后咧出一丝苦笑:“少年,你今年多大?懂什么叫真情吗?

“当年我少年及第,自认为仕途坦荡,没想到在家赋闲几年。二十一岁那年,我去蒲州谋了份差事。蒲州有我一远房表亲,是当地大户崔家。与崔家多加走动后发现,崔家有个妹妹,名叫莺莺,豆蔻年华,亭亭玉立。我又怎么可能不动心?我母系家族可以上溯到鲜卑皇族,长相自然带着异域风情,加上刚刚考取功名,如此大好青年天天上门拜访,情诗一首接一首地写,表妹没理由不对我动心啊!

“但我自幼苦读,是有鸿鹄之志的,不能总是沉溺于温柔乡里,我得再入长安,在官场谋得一份职业,才能留名青史。我不得不走。我说过,考取功名之后,我会回来娶她的。”

“前辈,您句句‘我怎样怎样,可有没有想过莺莺怎么想?你去谋自己的前程,大家没办法说你错,那你为什么后来还编排故事,将她类比为误国的妲己褒姒?”

“你说的是我写的《莺莺传》么?”元稹难得有些慌乱:“那,那是我想表达一下,她倾国倾城,我不配得到她。事出反常必有妖,她美得不像凡人……后来她不再见我,我还是会想她,我终究是负了她……”

“回京后参加吏部考试,被授秘书省校书郎。那年我二十四岁,一时风光无限。不久便被京兆尹韦夏卿相中,他将小女儿韦丛许配给我为妻。那时我只是秘书省校书郎,俸禄不多。婚后不久,岳父便去世了,可怜夫人跟我过了一段清贫日子。她对我的照顾无微不至,我认定此生再也找不到这样的人!我写了一句“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她便在我的枕袖被衫上、绣满了菊花。后来,我升为监察御史,眼看好日子到了,夫人却突然病倒,故去时不过27岁。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不管我做了多少荒唐事,遇见多少人,我再也遇不到韦氏那样的人了。我这一生,起起伏伏,不是在归京途中,就是在流放途中。如此生活,感恩我还有‘爱的能力,因为她们,我的心中才有诗,才有活下去的勇气。”

生活不易,坚定前行

“少年,你们后人提起我,只有这些事么?”

听出元稹有点失落,OC仔有些慌张:“不啊,我们也知道您对诗坛的贡献和改良政治的雄心!”

“哎,我们这些读着圣贤之言长大的人,怎么会不想名留青史。遥想当年我和乐天两人凭着一腔热血,踏入庙堂,耿直孤高,但也易折受伤。那年,我们在华阳观通宵达旦复习,分析时事热点,国家大事。后来终于考中科举,有了上奏折的资格,于是连续上书,)文采深受皇帝喜欢。此举被朝中宰臣注意到,当年九月我就被贬到河南当县尉。乐天兄更惨,尚未授官,就因“对策语直,不得谏官”,被贬去做鏊屋(陕西郊区)县尉了。

“你们看到我的风月诗文,不见我为国家献计献策,也不见我一路流放心酸,不见贬官出京、母亲去世丁忧守孝的哀痛,不见我在驿站被得宠宦官鞭打的屈辱……还好有诗有友,我们以诗述怀,用友情相互慰藉。前几年我在浙东任官,安心兴修水利,发展农业,那时我坚信,我的从政之路没错……可惜,现在我又被贬到这里。近日身体越来越差,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

“少年,如果你再见乐天,告诉他,我想他了!我还会常常想起我们一起饮酒写诗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