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车修复专家

2020-01-08 08:20:03 汽车博览 2020年1期

Dani Heyne

只有少数有才能的钳工才有资格在这家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车间工作

豪尔赫·佩内多(Jorge Penedo)开始工作了。早在他很年轻的时候,就对那些老爷车深深着迷,尤其是那些诞生于二战前的经典车。豪尔赫指着一个1924年生产的底盘说:“那时的汽车风格多样,充满了力量之美。”说实话,在我眼里,那不过是两个弯曲的铁梁,它们可以形成一个小桥,在汽车的多个位置起连接作用,或者更确切地说,它们曾经连接过。现在,这根铁梁末端似乎出现了某种冷变形,因此需要豪尔赫对其进行修复。“它看起来难道不是充满力量吗?”豪尔赫指着粗大的车架问道。“这就像一个地基,稍后我们会在上面安装漂亮的车身。”

豪尔赫·佩内多今年已经77岁了,当年,当他挥动着锤子,让那些厚重的车架成型,没人会相信他居然会有今天的成就。在他的一生中,有一半以上的时间是在对经典车进行修复工作,那些经典车就是他眼中的那些战前“美人”。在即将被废弃的时候他拯救了它们,给它们安装了启动辅助装置,专门为其匹配了适合的发动机,改进了电子设备,美化了金属车身。豪尔赫从很早之前就将“做不到”一词从他的人生字典中剔除了。无论是谁,只要进入到他的车间,就能得到属于自己的梦想工厂的服务。

竭尽所能

“这是我们终身热爱的事业,”43岁的路易斯·佩内多(Junior Luis Penedo)补充道。他与父亲一样,对自己的工作充满热忱,几乎成天泡在车间里。“您可以四处走在,这样能够更好地了解这里的情况。”大门旁边是一个巨大的架子,上面摆满了各种老古董——因为堆放在那里的散热器、挡泥板、灯、交流发电机、辐条轮和座椅框架看上去年代实在是太久远了。我们在这里看到了来自宾利和奔驰、雷诺和雪佛兰等知名品牌的发动机。这里甚至还有Itala和Anasagasti的昂贵部件。第一个品牌曾属于意大利制造商,现在属于菲亚特,Anasagasti则是阿根廷的制造商,而阿根廷也正是佩内多的家乡。

父亲和儿子正在一起工作……右侧,豪尔赫·佩内多正在调整大燈,他的儿子路易斯在旁协助

这里是佩内多的汽车美容室,里面还有几辆举世罕见的老爷车停在里面。几乎所有修复工作都要在这里完成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工作场所清理后的样子。下面,豪尔赫向我们展示了他修复的第一辆车的照片

佩内多还为客户提供了极其难得的机会,例如,让他们自己动手修复La Negrita

由于其精湛的修复工艺,这个车间经常会获得奖金和奖杯

“公司于1910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成立,最初进口欧洲车型。从1911年起,开始生产搭载法国发动机的汽车。1915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公司解散了。公司总共生产了30到40辆车,保留至今的还有另外两辆。”路易斯在另一个角落说道。

在巨大的零件仓库尽头,很多车架被锤打成需要的形状,旁边还有与这辆雪佛兰修复工作相关的所有重要零件,等待安装。散热器似乎在一次事故中损坏了,两名员工正准备按照流程对其进行修复。在他们对面还有另外3个底盘有待修复,这辆车应该很快就可以交付了。

在车间后面,父亲和儿子正在对着一些图纸和照片沉思。他们向我展示了一辆古老而庄严的敞篷车的黑白照片。“这是伊塔拉61”,豪尔赫向我解释道。“这辆车是我们的一位客户在拍卖会上拍下了的”。我们仔细地看着照片,开始讨论关于车身的细节。稍事休息,路易斯补充道,“我们几乎必须对整个车身进行修复。我们找到的图纸和照片越多,修复工作就会越容易。我们很幸运,因为此次修复的这个车型有足够的资料。可瞄我们很少会这么幸运。”

听到这话,他的父亲笑了起来,喝了一口茶,然后补充道:“有时候,我们的客户希望自己也能够参与到修复工作中来,例如对旧底盘上进行修复。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修复,既可以采用年代久远的原装部件,也可以使用我们准备的新部件。”

声名远播

“我们的朋友遍天下,”豪尔赫笑道。他说:“我们与世界各地的客户有着紧密联系。您可以把我们想象成一个有很多待处理事宜的集团。”当被问及在过去几年里究竟修复了多少辆汽车时,他们两个人都陷入了沉思。路易斯眯起眼睛,豪尔赫挠挠头。“肯定得有40辆了。”他说道。“有很多辆,”他的儿子则喃喃地回忆起2016年的场景:“当时,我们花了很长时间完成了一个难度非常大的项目,对一辆1906年生产的雷诺AK进行了修复,然后我们获得机会驾驶这辆车穿越欧洲。此外,我们还参观了在Schloss Dyck举行的经典车比赛。哦,那种经历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沉默片刻后,他的父亲补充说:“如果我们不仅能够回忆起过去,还能重温那些无比美好的瞬间,那么,这样的人生岂不是十分美妙?而这些老爷车就是从往昔走来的一道最美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