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在中东地区专制主义政权中的作用

2020-01-10 08:22:02 新丝路(下旬) 2020年1期

摘 要:选举作为一种正式的决策程序,是被管理者表达政治意愿的正式渠道,也是政府进行集体决策的方式,往往与自由、平等、民主等概念挂钩。本文将讨论中东和北非地区的集权政府进行选举的政治原因,并以埃及和约旦两国政权作为案例探讨选举、民主化和独裁之间的联系。文章的第二部分笔者将阐明选举在专制统治中的三个主要作用,从而解释独裁统治者将选举作为其政治工具的主要目的,即建立政权合法性,增强精英管理,以及降低革命和政变的风险。最后,笔者将简述威权选举在其他方面的一些作用,并结合其他学者的研究成果充实论述。

关键词:威权选举(elections under authoritarianism);埃及选举;约旦选举

一、简述威权选举(Elections under authoritarianism)

选举作为民主的重要标志,与公民统治、多数人统治和少数群体权利、个人权利、公民参与以及合作与妥协等其他五个特征一起,从1776年开始被美国政府视为民主政府的基本特征(Tomyn 2018)。然而和普遍认知不同的是,不少专制政权,特别是中东和北非地区的专制主义政权,都在进行学者们所说的“威权选举”(Elections under authoritarianism)。“民主化”曾一度被视为帮助中东摆脱困境的“万能灵药”,但2011年开始的中东民主转型并未使形势好转,最终变为以民主转型发端,却重新向集权方向演变。如今威权体制下的选举也绝非一般意义的民主选举。与人们对于在专制政权中进行选举会动摇政权稳定这一固有思维相反(Gandhi & Lust-Okar 2009),专制政权举行选举这一现象既不罕见,也不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专制者的统治地位(Hyden & Ley,Hermet等,引用自Gandhi & Lust-Okar 2009)。不同类型的威权选举虽然在等级、权力范围、候选人和选民的参与程度、以及政府相关的规定等方面不尽相同(Gandhi & Lust-Okar 2009),但殊途同归,最终目的都是通过控制政治精英、利益集团、政党等方面来巩固统治阶级的地位。

为了更好地理解专制统治者进行威权选举的原因,我們首先需要明确威权选举的定义,并论证威权选举与民主的联系。正如卢斯特(Lust 2006)所指出的,专制国家的选举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被称为“竞争性庇护主义”(competitive clientelism),这是因为选定的候选人通常出自精英阶层,只是充当政府和人民间的联系者(Gandhi &Lust-Okar,2009年),而非实际参与决策过程。因此,许多学者认为,专制政权下的选举不仅不能推动民主,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民主化的步伐(Luat-Okar 2006)。霍华德和罗斯勒(Howard&Rossler 2006,引自Gandhi & Lust-Okar 2009)认为,当反对派所属的政党获胜时,选举可能会促进更加自由化的结果。然而事实上反对党派相对分散,力量较为薄弱,在选举中缺乏足够的竞争力,很难取得胜利。佩勒姆(Pelham 2013)等学者就曾指出,选举会阻碍民主的步伐,因为选举其实有助于政权维持现状。

笔者选择埃及和约旦作为案例研究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首先,两国都选择了议会选举,这是专制政权中典型的选举机制之一。埃及选举的历史始于19世纪,期间经历数度改革,最终在1977年萨达特执政期间建立了多党议会选举制,并一直延续至今。同样,约旦于1952年设立了两院制议会,这一制度曾在1967至1989年一度中断,直到1993年重新进行了第一次多党选举。此后约旦正式建立了多党议会选举治,并实行“一人一票”制(Bank & Sunik 2013)。此外,埃及和约旦在选举方面有较丰富的研究数据,相较其他国家更适于研究分析。根据斯内德(2006年)所做的分类,埃及和约旦可被分为军事独裁政权和个人主义独裁政权。从这一角度,我们还可以比较两种政权类型在选举层面的不同,即在军事政权中,统治者往往直接采用胁迫等强硬手段来控制选举结果,而在个人主义政权中,当权者则受其利益集团和其他因素影响,在制定选举规则时有不同的倾向和侧重。这一部分将在下面的讨论中根据实例进行详细解释。

二、威权选举的目的

1.为政权寻求统治合法性

总的来说,专制政权下的选举是一种为独裁统治者提供了其权力在国家内外合法性的制度机制。通过树立选举的幌子,政权可以巧妙地掩盖其内核为威权政权(authoritarian regime)这一事实(Line 2000)。拉特勒(2002)进一步解释了这种行为的动机,即统治者打算“在避免倾向民主的风险下通过选举摘取统治合法性的果实”,又或者可以将其描述为,通过选举过程中的程序合法实现选举结果的合法性。此外,一些学者提到选举有可能为非洲某些专制政权提供合法性(Moehler &Amp;Motafar,引自Blaydes 2008),将其代入埃及政府,具体表现为政权利用国家资源和所谓的“模仿机制”(imitative institutions)获得合法性,这意味着宪法所建立的议会选举机构既没有发挥实际功效, 也没有起到约束作用(Koehler 2008)。无独有偶,约旦的选举制度也是加强国王合法性的一种方式。

然而,在建立政权合法性这一方面,笔者认为埃及统治者的需求比约旦统治者更为迫切。一方面是因为约旦是一个君主立宪制国家,君主政权的合法性更多地依赖于与传统、宗教和文化密切相关的部落结构及精英网络,与埃及政权相比更为稳定。另一方面,正如卢斯特(Lust 2006)在其文章中提到的,专制政权通过选举的方式得到的统治合法性在一定程度上难以令人信服,且从选举中得到的政权合法性会随着时间逐渐削弱,这使得选举很难为政权提供长期稳定的保障。由此也引出了笔者认为的选举在专制政权中的第二个也是更重要的作用,即借助选举管理政治精英阶层。

而對于独裁统治者,选举可以从三个方面降低其政权被推翻的风险。首先,费伦指出,选举可以减少候选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Fearon 1995,引自Cox 2007)。这种以选举过程为基础的信息收集并不仅限于反对意见。正如甘地和卢斯特(Gandhi & Lust-Okar 2009)在其文章中得出的结论,选举不仅向现任者提供支持者和反对者的信息,而且也使统治阶级能够从基层了解民意以及党内干部的忠诚和能力(Birney 2007 &Amp; Blaydes 2008,引自Gandhi & Lust-Okar 2009)。此外,该政权选择进行选举也可能是因为选举所需的费用低于设置秘密警察或暴力镇压和管理反对派的成本(Cox 2007)。此外,布莱兹(Blaydes 2008)还指出,选举有助于降低政治动员的费用,因为选举机制可以自动将这些费用转嫁到地方一级的政治精英身上。而第三个方面则是考克斯的论点,即通过选举失利而在任期结束时退出的机制对于当权者来说可能是个更好的结果(2007)。考克斯对选举中正常和不正常退出概率的影响的分析表明,选举确实增加了定期退出的情况,与此同时,暴发革命或政变不正常退出的可能性却在下降。这一规律可以在埃及的选举中得到映证。

三、总结

除了上述提到的威权选举的三个主要作用外,还有其他相对次要的影响。本文的不足之处在于缺乏对影响选举机制有效运作因素的分析,例如选民的参与和影响其选举倾向的因素(Miguel等2015),以及一些不同国情下的不同情况,比如约旦议会选举中广泛存在的将约旦的巴勒斯坦人排除在选举之外的种族歧视(Bank & Sunik 2013)。此外,本文主要从政治角度分析了为什么进行威权选举,缺乏对经济和社会角度的分析。

本文结合埃及和约旦的案例解释了为什么专制政权会举行选举。主要可以概括为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利用选举为独裁政权提供合法性,第二个原因是利用选举来管理政治精英阶层,第三个原因是通过选举减少政权颠覆的风险。由此可见,选举可以被视为专制统治者的政治工具,即使他们对选举的使用方式不同,然而异曲同工,最终目的都是为了维持统治和确保政权稳定。

参考文献:

[1]Andreas,S.2002,Elections without democracy:The menu of manipulation.Journal of Democracy,13(2)pp.36-50

[2]Bank,A.& Sunik,A.2013.Parliamentary elections in Jordan,January 2013.GIGA German Institute of Global and Area Studies,pp.1-3

[3]Barwing,A.2012,The“New Palace Guards:”Elections and Elites in Morocco and Jordan.Middle East Journal,66(3),pp.425-439

[4]Blaydes,L.2008.Authoritarian Elections and Elite Management:Theory and Evidence from Egypt.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pp.1-30

[5]Blaydes,L.2008.Competition without Democracy:Elections and Distributive Politics in Mubaraks Egypt.University of California,Los Angeles press,pp.1-33

[6]Blaydes,L.2010.Elections and Distributive Politics in Mubaraks Egypt.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pp.47-63

[7]Blaydes,L.2006.Who Votes in Authoritarian Elections and Why?Determinants of Voter Turnout in Contemporary Egypt.University of California,Los Angeles press,pp.1-21

[8]Cox,G.W.2007.Authoritarian elections and leadership succession,1975-2000.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pp.1-21

[9]Gandli,J.2015.Elections and Political Regimes.Government and Opposition,50(3)pp.446-468

[10]Gandli,J.& Lust-Okar,E.2009.Elections Under Authoritarianism.The Annual Review of Political Science,12,pp.403-422

[11]Koehler,K.2008.Authoritarian Elections in Egypt: Formal Institutions and Informal Mechanisms of Rule.Democratization,15(5)pp.974-990

[12]Koehler,K.2017.State and regime capacity in authoritarian elections:Egypt before the Arab spring.International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pp.1-17

[13]Lust-Okar,E.2006.Elections under authoritarianism:Preliminary lessons from Jordan.Democratization,13(3)pp.456-471

[14]Miguel,C.Jamal,A.A.Tessler,M.,2015.Elections in the Arab World: Why Do Citizens Turn Out?Comparative Political Studies,48(11)pp.1355-1388

[15]Miller,W.L.Harrop,M.,1987.Elections and Voters:A Comparative Introduction.London:Macmillan

[16]Milton-Edward,B.1993.Fa?ade democracy and Jordan.British Journal of Middle Eastern Studies,20(2)pp.191-203

[17]Pelham,N.2013,Jordan:democracy delayed.New York Review of Books,25 January

[18]Posusney,M.P.2002.Multi-Party Elections in the Arab World:Institutional Engineering and Oppositional Strategies.Studies in Comparativ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36(4)pp.34-62

[19]Ryan,C.R.2007.Elections and parliamentary democratization in Jordan.Democratization,5(4)pp.176-196

[20]Snyder,R.2006.Beyond Electoral Authoritarianism:The Spectrum of Non-Democratic Regimes.Brown University press,pp.1-9

[21]Valejorn,M.2013.The 2013 Parliamentary Elections in Jordan:Three Stories and Some General Lessons.Mediterranean Politics,18(2)pp.311-317

作者簡介:

王奕人(1996--)女,江苏扬州人,伦敦大学国王学院中东研究专业硕士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