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欢喜》

2020-01-10 08:22:02 新丝路(下旬) 2020年1期

万莹

摘 要:《小欢喜》是柠萌影业于2019年推出的电视剧集,该剧以北京当代三个备战高考的家庭成员为主角,讲述了不同家庭面对的生活方式态度。该剧无论是从脚本设置,还是环境造型,以及人物塑造,都是一幕生动自然的当代中国家庭组画。

关键词:脚本设置;环境造型;人物塑造

现代艺术领域相较于传统时代的艺术,不再是只供特定人群欣赏的“美的艺术”,而是日益大众化,成为更加通俗的艺术形式。图像化时代的到来,催生了一批批影像作品,成为广大观众精神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小欢喜》是2019年由柠萌影业推出的由鲁引弓的同名小说改编的,汪俊导演的电视剧集,该剧以北京当代三个备战高考的家庭成员为主角,讲述了不同家庭面对生活的方式和态度,向观众们展示了一幕生动自然的当代家庭组画。该片描绘了当下中国现代家庭直面的职场、教育、生活、情感状态,可以说是当代国人精神风貌和生活哲学的展现。

一、优质的故事脚本设置

从视觉文化的审美因子本身来说,文学性也是其中非常重要的因素。对于图像审美来说,其内在的文学性是非常重要的。[1]电视剧集作为审美属性较为凸显的艺术形式,无论是在剧情结构还是人物命运亦或故事情节方面,都常常引起观众的兴趣和关注。

《小欢喜》在故事的整体气质上极大还原了当代中国社会的家庭、职场、教育的基本状貌。该剧中出现的三个家庭,是当代中国面临高考的千万家庭的缩影。整部剧集的情节结构作为重要的单个要素而言,完成度颇高。故事集中发生的一年的高考冲刺备考中,三家人也面临生活、工作、情感的困难和波折。

戏剧冲突的营造为本剧增色不少。开场故事中三组家庭都是在平稳的生活状态下展开故事,但随着剧情演进,各自面临不同的困境和危机。方家酷似万千当代普通家庭。作为家庭支柱的男女主人先后面临中年职场危机:男主人方圆因公司重组被解雇失业,女主人童文洁因职场倾轧而降职,家庭中儿子方一帆学业不尽如人意,新成员林磊儿的到来使得家中担子更重,方家长辈因相信民间融资陷入财务危机,凡此种种,都能唤起观众的共鸣。季家父母分别陷入事业低谷和健康危机,季胜利因儿子驾豪車入校事件牵连影响了任职升迁,母亲刘静身患乳癌独自默默承受,季杨杨成绩平平且和季胜利的相处隔阂颇深。乔家夫妻离异后并无往来,父亲乔卫东宠溺女儿,但母亲宋倩对乔英子的过度关心和监管,使得身为学霸的英子感受不到家庭的和睦气氛而陷入了精神困境。

情感线中,三家的设定代表不同的家庭类型。方家父母中产,和睦恩爱。乔家父母离异,关系不够融洽。季家父母事业为重,缺乏对儿子教育的参与。所以三个家庭的子女也性格迥异——方一帆活泼开朗,成绩欠佳;乔英子虽是学霸,但父母两头左右难逢源,郁郁寡欢。季扬扬个性十足兴趣广泛,但与父母过于疏离,成绩平平。三个家庭因为子女同校,又因备考租房成为邻居。三条线索各具风格、交织演进,情节的设置有丰富的现实基础,同时满足剧本情节设置的意外和冲突,极易唤起观众的情感共鸣,大大增强了故事的可读性。

中华名族传统的固有的浓郁的家庭观念,成为这个剧的文化景观。中国人传统的伦理关系,父辈对子辈的照拂,子辈与父辈的相处,共同润饰了剧中的情节。传统的中式家庭关系在这个时代的演进也可见一斑。父母的望子成龙的心态,子女有各自独立的思想和爱好,二者之间的冲突和融合在剧中体现的淋漓尽致。脚本全然一副当代国人工作生活家庭的面面观,典型的艺术形象让观众找到了自己熟悉的味道,获得了精神的共鸣。通过作为家庭中坚力量的不惑之年故事中的主角们,面临的工作压力竞争、子女教育,家庭关系等多维度的问题的解决之道的描绘。本剧向我们展示了这一代既要对内担负家庭的责任,又要承担子女的养育,关照父母的生活,又要在外工作打拼,面临激烈的职场竞争和淘汰的当代人的生活哲学,回味绵长。

二、环境造型对于故事情境的渲染

《小欢喜》剧集对于故事发生环境的视觉设计也和剧情交相呼应。三个家庭的不同性格特色通过三个家的环境造型设计得到充分展现。三个家庭,因为男女主人公的身份、性格和个人爱好的差异,对于家庭环境的经营也处处彰显着各自的特点。

方家融洽的家庭气氛,使得家种整体环境造型呈现出一种极富生活气息、其乐融融的暖态。无论是搬家前的自己的居所,还是为儿子高三冲刺而暂时租住的学区房,都呈现出和煦的米色基调。夫妻俩的精心经营使得这个普通的家庭显得烟火气十足。方圆作为家庭的男主人,是一位开明的父亲,也是一位豁达的丈夫。全体家人的开朗性格以及对家人之间的呵护和关心,使得整个家充斥着暖暖的的人情味儿。方家的环境正好是一家人性格的写照。开放式厨房,米色系瓷砖贴缤纷琳琅,各色厨具一应俱全,客厅的博古架上充斥着丰富的装饰品和生活用具,客厅飘窗旁的开放式书架堆满了书籍和围棋盘,沙发旁茶几上的文竹和中式茶具,都在将男主人方圆的丰富的个人爱好和方家的热爱生活一一展现给观众,极好的辉映了即使面对生活的挑战和重压,仍能笑对的方家精神。

季家的两居室整体造型典雅中式,非常贴合男女主人低调内敛的个性。季胜利身为父母官,一心扑在工作上,对工作的热忱远远大于对家庭的关注,行事内敛沉稳,生怕自己和家人有一丝一毫的脱离群众的特殊意识。女主人刘静知性娴静,对待儿子能循循善诱,对待丈夫能够体贴入微。所以家中非常素净简洁,深沉的棕红色中式家具是客厅的主体风格,中式的书桌是男主人季胜利在家怡情书画的地方,文化修养可见一斑,茶海则体现了主人传统而中正的性格。客厅四壁空间充斥着高高低低的书架。夫妻俩的性情和修养可见一斑。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儿子季杨杨的房间,充满着当代少年的特立独行,无论是墙面还是寝具都展现出强烈的个人爱好。

乔家的环境一体两面,正如乔英子纷繁的内心。离异的父母的两个家也呈现出截然相反的样貌。宋倩带着乔英子生活的家,不同于普通家庭的温馨原色,充斥着冰冷克制的工业气息。灰绿色调,突出宋倩这个人物典型的性格和职业特征,既是一位理性的母亲,又是一位中学数学名师。家中的餐厅与不同于别家的一家人情感交流的最好环境,倒更像是一个望女成凤的母亲专设的培训教室——从旁矗立的巨型授课白板、满墙的奖状。方便监管的大型玻璃幕墙,同时也和宋倩卧室的玻璃推拉门呼应。透明的隔断使得宋倩能随时督查女儿学习又能随时隔绝外界对女儿的一切打扰的环境,除却宋倩在家给其他学生授课时主动拉上百叶窗帘外,英子是没有秘密可言的。相当贴合宋倩对于女儿乔英子生活和学业以及未来理想的过度干预和掌控。与之大相径庭的是,父亲乔卫东为女儿英子度身打造了一个“秘密基地”,集中整体粉色调,迎合少女英子的喜好,天花板的星空,满客厅的各种乐高积木,以及客厅中央的巨型乐高,都是凸显英子个人兴趣爱好的空间环境,无论从整体色调的明快,到陈设品类的不拘一格,都彰显出父亲对女儿的爱和尊重。

三、立体丰沛的人物塑造

《小欢喜》中的人物群像,写实而又传神。不仅有着各异的人物个性,也有着鲜明的生活态度。既传统又现代的当代父母形象以及亲子关系,生动而富有感染力。

剧中父母角色可谓传统和现代并驾齐驱。季胜利一如传统的中国父亲,因工作关系疏于亲子关系的经营,却又有难以言说和表达的父爱,每每都因不知如何表达自己对儿子的关切而引发父子隔阂。随着和儿子妻子的交流以及邻居发小的耳濡目染逐渐平衡自己的家庭和事业。刘静拥有中式女性传统额美德,文淑有礼,大方得体。既能体贴丈夫工作的理想追求,又能体谅儿子的青春梦想。并在儿子和父亲之间架起来一座沟通的桥梁。在得知自己罹患癌症仍然决定独自承担,隐忍和大气让人动容。方圆作为新一代的父亲形象,有着人如其名的生活智慧。事业上面对中年失业危机,能够摆正心态,再创生机,实现第二次就业。生活中有乔卫东这位多年好友相伴,和妻子童文洁感情深厚,在家能够兼顾家人的感受。与此同时,童文洁这位母亲形象也极其现代,对丈夫和儿子都像朋友,有话直说,活泼直率。职场上也能独当一面,克服危机,再创佳绩。可贵的是面对长辈遭遇的经济困境,已然身负重荷的方氏夫妻能够不顾自身,毅然解决家人的难题,又让方圆和童文洁夫妇这对“现代”父母的传统家庭观的绝佳“代言”。乔卫东和宋倩夫妇二人的性格形成鲜明的对照。无限宠溺女儿的乔卫东在面对女儿的要求永远都是言听计从,宋倩则是一位超级严母,处处不问女儿自己的意愿,强行约束和规划女儿的生活和学习。但在英子面临精神困境时,也能够转圜反思。与此同时,剧中子女的形象也是生动盎然。方一帆性格阳光活泼,成绩平平,但颇有演艺天赋。乔英子虽成绩优秀,但夹在父母不睦的家庭氛围中过于压抑。季杨杨由于父母缺少对青春期的陪伴而充满叛逆,但也是一位有自己独特个性和兴趣的少年。一个个生动鲜明的形象跃然眼中。在面临高考这一人生重要转折,也是家庭重大事件的时候,大家选择了“拼搏”,最终获得了自己内心深处最希冀的愿望。这恐怕也是主创团队选择“高考”这一代表性话题作为创作中心的原因,它关乎着大多都市家庭的人生百味,能够直击人心。

当代的大众文化和消费文化的肆意横行,应运而生的文化艺术作品也大规模的市场化和商品化。唯流量论的行业趋势也使得影视剧集的创作水准参差不齐。《小欢喜》作为一部植根当代都市家庭生活的良心剧集,把现实主义纳入到现实主义的创作之中,用开放和扩大的视野,赋予了作品新传统的东方意味和现代的中国精神,为同类题材的影视创作提供了良好的范本。

注释:

[1]张晶.《艺术美学录》.中国文联出版社,2012年5月第一版第459页

参考文献:

[1]張晶、杜寒风主编.《文艺学的开拓空间》.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6年1月第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