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初对突厥政策简析

2020-01-10 08:22:02 新丝路(下旬) 2020年1期

王冠尧

摘 要:突厥自六世纪中叶崛起后,采取武力手段积极向外扩张,收服了塞外的众多少数民族,构建起了庞大的突厥帝国,并时常南下掠夺,给南北朝时期的北方政权造成了严重的困扰。隋代周后,突厥仍侵扰不断,隋文帝便采纳长孙晟的的建议,分化和军事抵抗并举,削弱了突厥势力,消除了隋朝北部边患,从而在与少数民族政权的交往中处于主导地位。

关键词:突厥;隋朝;外交;长孙晟

北周北齐对立时期,由于双方实力逐渐趋于平衡,突厥在二者之间的作用显得尤为重要,双方争相向突厥示好,与突厥和亲,最终北周在突厥的帮助下消灭了北齐。这一时期突厥与双方都直接或间接发生战争,但是主要以北周北齐双方的直接对抗为主,突厥从中起了重要砝码的作用,突厥偏向哪方哪方就能取得胜利。隋代北周后,由于当初北周和亲突厥的千金公主的家人因反隋被杀,这导致了千金公主敌视隋朝,再加之隋朝内部北周旧臣叛乱,以及无暇顾及与突厥的关系,突厥沙钵略可汗便以自己为北周宗亲为借口向隋朝宣战,于582年夏天和五可汗四十万之兵南侵,大肆掠夺隋朝北部各郡,《隋书》记载:“武威、天水、安定、金城、上郡、弘化、延安六畜咸尽。”[1]正是因为突厥对隋朝边境危害甚大,所以隋文帝采纳了长孙晟的建议,决定通过战争和外交削弱突厥。

隋文帝之所以能够采纳长孙晟的建议,与他的过往经历是分不开的,他曾经将北周千金公主送往突厥和亲,并留在突厥摄图可汗处达一年之久,对突厥的情况了如指掌,他深知隋朝与突厥对抗的胜算不大,也了解突厥各可汗之间存在着矛盾,于是向隋文帝上疏,表示“兴师致讨,未是其时,弃于度外,又复侵扰……今宜远交而近攻,离强而合若。”[2]远交近攻便是长孙晟上疏的核心思想,事实证明隋朝政府确实是完完全全按照长孙晟的建议去对抗突厥的,也的确取得了很大成效。

一、隋朝发动了一些防御性的军事出击

开皇二年突厥南侵后,长孙晟诈告摄图可汗:“铁勒等反,欲袭其牙。”[2]摄图担心牙帐被袭,所以撤并北归,但是这只能救隋朝一时,隋政府需要取得一些军事胜利才能震慑突厥。“后数月,突厥大入,发八道元帅分出拒之。”[2]开皇三年二月癸酉,突厥再次入侵,隋文帝派李充等人分八路出塞抗击突厥,经过一个多月的战斗,“己卯,卫王爽破突厥于白道。五月癸卯,行军总管李晃破突厥于摩那渡口。壬戌,行军元帅窦荣定破突厥及吐谷浑于凉州。”[3]在隋朝军队的节节胜利下,“戊寅,突厥遣使请和。”[3]可以说此次出塞与突厥作战,使突厥认识到隋朝军事实力的强大,令突厥明白隋朝决不可与北周北齐同样对待,同时这场战争还是突厥内部矛盾加剧,给分化突厥创造机会。

二、利用突厥各部族之间的矛盾,对其加以离间和挑拨

在突厥对隋作战节节失利的情况下,长孙晟暗中对阿波可汗讲“摄图每来,战皆大胜。阿波才入,便即致败,此乃突厥之耻,岂不内愧于心乎?且摄图之与阿波,兵势本敌。今摄图日胜,为众所崇,阿波不利,为国生辱。摄图必当因以罪归于阿波,成其夙计,灭北牙矣。愿自量度,能御之乎?”[2]这席话引起了阿波可汗对摄图的恐惧,在此时长孙晟又劝阿波可汗“依附天子,连接达头”三方联合起来共同对抗摄图,阿波深信不疑,派人同长孙晟入朝。摄图可汗在得知阿波可汗不忠时,杀害阿波可汗的母亲,掠走他的部众,阿波可汗故地被摄图可汗占领,便西去投奔达头可汗。另外由于突厥南下的五可汗中贪汗可汗与阿波可汗交好,摄图可汗废黜贪汗可汗,贪汗便与阿波一同投奔达头。由此形成了以达头为首的西突厥和以摄图为首的东突厥,双方彼此攻伐,隋朝从战争中脱离出来,并逐渐在三方关系中占据主动地位,长孙晟分化突厥政策取得了很大成效。

三、兴修边防设施

隋政府在北部边境兴修了众多边防设施,开皇五年隋文帝发丁三万,派崔仲方在灵武修建长城,“东至黄河,西拒绥州,南至勃出岭,绵亘七百里。开皇六年,上复令仲方发丁十五万,于朔方已东缘边险要筑数十城,以遏胡寇。”[4]此外开皇年间有记载的修缮长城行为还有三次,大规模修建长城完善了北周北齐旧有的长城体系,在隋朝北方构筑起了一道人为的防线,在军事打击和离间计的双重作用下,突厥内部已经分裂并彼此攻伐,实力大不如前,在面对隋朝连绵七百里的长城时只得望而兴叹,没有足够的实力攻破长城,北部边境的防御工事震慑了突厥,使其不敢南下进犯,保障了隋朝北部边境的平安。

隋朝初年,面对突厥迅猛的攻势,隋文帝采纳长孙晟的建议,一方面使突厥认识到隋朝的军事实力,另一方面激化突厥各部之间的矛盾,降低突厥的凝聚力,使其“内讧日甚,连兵不已”。再加之边境防御工事的修建,有效的解決了突厥问题,使隋朝在与突厥的战争中取得胜利,从此突厥对隋朝贡献不绝,摄图可汗还称隋文帝为“真皇帝也”,隋朝从此免去了北方边境的一大威胁,在解决了后顾之忧后隋朝才能够出兵伐陈,统一全国。另外长孙晟的远交近攻战略在民族关系上的实践为后代统治者处理民族关系提供了宝贵经验,唐太宗就是在恩威并施之下才能够被周边少数民族称为“天可汗”的。

参考文献:

[1]李延寿.北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4.3301

[2]魏徵.隋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3.1330-1331

[3]魏徵.隋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3.19

[4]魏徵.隋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3.1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