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政治危机的启示(观察家)

2020-01-14 05:18:11 环球时报 2020-01-14

江时学

日前,委内瑞拉最高立法机构全国代表大会进行了换届选举,议员路易斯·帕拉当选新一任主席。马杜罗总统承认这一选举结果,并表示政府将继续与反对派进行对话。同时,“自封总统”的瓜伊多表示因其无法进入会场、无法投票而拒绝承认选举结果。他在反政府报纸《国民报》报社组织了一次所谓“选举”,声称自己再次当选全国代表大会主席,可以继续担任他自封的委内瑞拉“临时总统”。委内瑞拉现在成为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同时拥有两个国家元首和两个立法机关领导人的国家,政治危机持续恶化。

2013年查韦斯总统去世以后,根据委内瑞拉宪法的规定,副总统马杜罗任代理总统。马杜罗继承了查韦斯的所有内外政策,继续挑战美国在拉美的利益。因此,美国始终没有放弃推翻马杜罗政府的决心。2019年1月10日,马杜罗在最高法院宣誓就职,开始为期6年的第二任期。但在1月22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发表视频讲话,呼吁委内瑞拉人参加第二天举行的反政府游行。瓜伊多正是在这场反政府游行中自行宣布就任委内瑞拉“临时总统”。

随后,在美国的游说和支持下,瓜伊多得到世界上50多个国家的承认。蓬佩奥还宣布,应瓜伊多的请求,美国准备向其提供超过2000万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特朗普总统更是多次称美国将出兵委内瑞拉,用武力推翻马杜罗政府。在美国的支持下,瓜伊多一度被认为是马杜罗政权最有力的挑战者。

然而,现在一年时间过去了,事实表明,美国和瓜伊多的如意算盘都落空了。国际上的许多分析人士认为,这次议会选举事件表明,瓜伊多获得的支持在减弱,他的号召力已今非昔比。

实际上,从去年4月底瓜伊多试图发起政变失败后,他的影响力就在减弱。从去年11月份开始,有几个小反对党公开与瓜伊多作对,和马杜罗政府直接对话。新选上的主席帕拉原来也是一个反对派政党成员,从去年底开始严厉批评瓜伊多。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帕拉现在已经成为马杜罗“意料之外”的盟友。此外,马杜罗政府和反对派用和谈的方式解决危机的大门还未被彻底关闭。经挪威斡旋,马杜罗政府与反对派的代表于2019年7月在巴巴多斯举行第三轮对话。

不过,到目前为止,美国还没有放弃瓜伊多。除了蓬佩奥发表声明祝贺瓜伊多,美国负责西半球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科扎克还称,瓜伊多仍然是委内瑞拉的“临时总统”,全国代表大会当天的选举是虚假无效的。由此可见,委内瑞拉旷日持久的政治危机、经济危机、社会危机和外交危机离解决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委内瑞拉何以至此?值得我们深刻思考。

委内瑞拉是“石油之国”,农业资源也较为丰富,国民的受教育程度较高。但是,这一切有利于经济发展的条件,却未能成为现实。

首先,委内瑞拉危机的根源是多方面的,其中之一就是查韦斯政府和马杜罗政府治理国家的能力较弱,既不能很好地应对反对派的捣乱和破坏,也无法协调各个利益集团的利益分配;既不能制定和实施正确的经济政策,也无法巧妙地处理与不同国家的关系。

其次,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都应该根据不断变化的内部条件和外部条件,以人民的向往为己任,不断探索和调整发展道路。委内瑞拉也曾做出过尝试,前总统查韦斯曾提出的“21世纪社会主义”和“玻利瓦尔革命”等主张,都是要探索和调整发展道路,但最终都虎头蛇尾或半途而废。

导致这一不良后果的主要原因与委内瑞拉的两个政治现实息息相关:一是委内瑞拉政府与反对派有着难以消弭的隔阂,无法在国家的发展道路上达成高度的政治共识。二是委内瑞拉的底层社会与中产阶级和上层社会的分裂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从而使社会凝聚力荡然无存。在过去十多年,委内瑞拉的反对派动辄发动游行、示威、抗议和罢工,用“街头民主”这一极端方式表达政治诉求,使国家政治稳定丧失殆尽。

最后,委内瑞拉危机的背后还有美国黑手的影响。众所周知,美国始终将拉美视为其“后院”,决不允许高举反霸、反美大旗的查韦斯总统和马杜罗总统能长期生存。因此,美国不仅支持反对派在2002年4月11日发动政变,将查韦斯总统赶出总统府,而且还对委内瑞拉实施经济制裁,并在外交上和舆论上孤立马杜罗政府。事实表明,美国的这种霸凌主义行为使委内瑞拉危机进一步恶化。

这也给我们留下了几点启示:第一,国家治理能力至关重要;第二,政治稳定是推动经济发展和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础;第三,发展道路的探索必须以本国的政治现实为基础;第四,做大蛋糕和分配蛋糕同等重要;第五,“枪杆子”的重要性不容低估;第六,霸凌主义行为无法解决任何一个国家的危机。▲

(作者是上海大学拉美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