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级趣味与高级趣味

2020-01-14 09:12:33 中华魂 2020年1期

汪金友

近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在对四川省副省长彭宇行严重违纪问题的处理通报中,有一句话,叫“追求低级趣味”。其中说,彭宇行“道德败坏,追求低级趣味,大搞权色、钱色交易。”《新京报》2019年10月10日在刊发这则通报时,也用了这样一个标题:《追求低级趣味的省部级,被降為四级调研员》。

彭宇行如何追求低级趣味,通报中没有细讲。而权色、钱色之交易,却让人嗤之以鼻。鲁迅在《伪自由书·后记》中说:“ 中国之君子,叹人心之不古,憎匪人之逆伦,而惟恐人间没有逆伦的故事,偏要用笔铺张扬厉起来,以耸动低级趣味读者的眼目。”我们不是想看贪官的热闹,但对于低级趣味的暗流,却人人需要警惕。

低级趣味,是指庸俗的思想情趣,也是所有动物在进化进程中,形成的那些相对初始的、固有的、共同的本能行为。比如,为了吃,为了睡,为了欲,而不顾一切。人是高级动物,虽然也有这样的生理需要,但还应有更多更美好的追求。如果放纵自己的低级趣味,不仅为人所不齿,而且会受到法纪的惩处。

高级趣味,是指高雅的思想情趣。这种高雅,是社会认可的品德修养,也是积极高尚的人生境界。其中既包括求知的境界,也包括道德和审美的境界。正如诸葛亮所言,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毛泽东在《纪念白求恩》一文中曾说:“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从白求恩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中,我们也深知,他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心理学》中有一个章节,专门讲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的“需要层次说”。马斯洛把人的需要分为五个层次:第一层次是生存的需要,这些需要得不到满足,生理机能就无法正常运转。第二层次是安全的需要,人的整个有机体,都需要一个追求安全的机制。第三层次是情感和归属的需要,人人都希望得到相互的关心和照顾。第四层次是尊重的需要,希望个人的能力、地位和成就,得到别人的认可和尊重。第五层次是自我实现的需要,即最大限度地发挥个人能力,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

由此可见,人的需要不仅是分层次的,而且经过努力之后,是会由低到高循序渐进的。满足了这个层次的需要,再追求更高层次的需要。如果已经到了较高的层次,却依然沉湎于低层次的享乐之中,无疑就是“追求低级趣味”。

如前边所说的那位副省长,走上领导岗位之后,不但不为人民群众谋利益,反而利用手中的权力,去搞什么“权色”和“钱色”交易,重新回到动物本能需要的层次之中,确实有点过度低级。这也难免让人怀疑,这些人当初“追求进步”,就是为了“奇货可居”,其目的本身就不纯。

低级趣味是与生俱来,而高级趣味却需要修炼而成。首先是求知,有了知识,掌握了规律,人生的价值取向,就会大大提升。其次是修德,每个人的道德意识,都有一个由浅入深的发展过程。具有了责任感和义务感,才能释放出人性的光辉。再就是审美,审美境界既超越了认识的限制,也超越了功用和欲念的限制,而成为超然于现实之外的自由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