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作品”

2020-01-14 09:01:01 百姓生活 2020年1期

马亚伟

母亲年轻时,曾经迫切地想生个儿子,可随着3个女儿的相继出世,她终于无奈地认了命。母亲虽然识文断字,但基本可以算是家庭主妇,没多大见识和学问。不过,她开始刻意培养3个女儿。

一切源于那个算命的,他根据我们三姐妹的生辰八字,算出了我将来一定是做大学问的;二妹漂亮,将来能借助婚姻飞上枝头变凤凰;三妹伶牙俐齿,是个做生意的料,将来要发大财。母亲对算命的说法深信不疑,也開始着手她的“培养计划”。

我将来既然是做学问的,就一定要好好读书。母亲把一个远方的表姨当作我的标杆,让我向她看齐,而她不仅考上了大学,还是研究生呢。我从小喜欢安静,读书倒合了我的心意。在母亲看来,我天生就是该读书的,每天都督促我学习。多年里,我几乎与一切好玩的东西绝缘了。我反抗过,反抗的方法是偷偷看闲书。

二妹长得漂亮,这曾是母亲最大的骄傲。每当有人夸她的二姑娘漂亮,她就会笑得合不拢嘴。因为她坚信,漂亮女孩才有资格当“凤凰”。母亲给二妹穿最漂亮的衣服,把她打扮得像公主一样。二妹是我们3个姐妹中最自信的。她把美丽当成追逐的目标,所以也懂得审美。

三妹嘴巴甜,母亲认定就像算命的说的那样,是做生意的料。三妹小时候和别人玩过家家,都喜欢玩卖东西的游戏。母亲看她如此“上道”,很欣慰。母亲要求三妹数学一定要学好,将来做生意用得着。后来三妹心算果然很厉害,比如胡萝卜一毛二一斤,三斤三两多少钱,她能在几秒钟之内算出来。当然,母亲可不希望她去卖胡萝卜,但算术是基础,一定要学好。

就这样,我们一天天被母亲按照她的意愿“雕琢”着,她满心希望我们都顺利成长为她期望的样子。

时光飞逝,多年后,我们三姐妹的人生都已定型。可是,都没有按照母亲设想的那样发展。我没有像母亲期望的那样考研究生“做大学问”,二妹也没有依靠漂亮的优势嫁个有钱人,三妹更没有做生意。对于母亲来说,她的3个“作品”简直是面目全非。

我选择了一个普通的职业,业余写作。二妹倒是做起了服装生意,因为从小具备的审美眼光,生意红火,还嫁了个本分的老公。三妹在社区工作,管财务,负责养老金的发放,经常和一群大爷大妈们打交道,能和大伙打成一片,很受欢迎。

仔细想想,我们如今的生活状态,虽然脱离了母亲的“预定轨道”,但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我看闲书,喜欢上写作;二妹爱美,做了服装生意;三妹嘴甜、性格好、算术好,做了社区的财务管理。

其实,每个儿女都是父母的“作品”。虽然成长历程复杂,人生际遇难测,父母也无法为你“规划人生”,但儿女身上都有父母的烙印。父母用双手精心雕琢过你,你的身上,留有他们掌心的纹路,还有爱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