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师恩山东汉子照顾师亲20余载

2020-01-14 09:01:01 百姓生活 2020年1期

思齐

2019年7月的一天,家住山东省即墨区的白泽喜,顶着烈日前往年过七旬的范淑文老人家。一进门,白泽喜就熟练地收拾起屋子,自然而贴心地与老人拉家常,就像一对母子。其实,白泽喜并不是范淑文的儿子,他照顾老人,源于一个承诺和一份恩情。

亦师亦父,命运因老师的关爱而改变

白泽喜1966年生于即墨区的一个农民家庭,他从小性格开朗,喜欢唱歌。到即墨市区上高中后,他的好嗓子让老师和同学赞叹不已,班主任还建议他去拜访名师周海。周海时任重点高中即墨二中的音乐老师,擅长二胡、手风琴等多种乐器,在当地很有名气。

白泽喜心动了,尽管与周老师素不相识,他还是鼓起勇气,找到了周老师。让他没想到的是,周老师待他非常亲切,一点没有名师的架子。在听到他的歌声后,周老师对他的嗓音连声称赞,当即表示要收下他做学生。

白泽喜喜出望外,更让他不敢想的是,周老师竟出面帮忙,让他以学校首批特长生的身份,转入即墨二中读书,还免去他100多元的借读费,而在当年这笔钱对于白泽喜家来说,无异于巨款。白泽喜感动于心,他发誓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报答周老师。

在即墨二中,周老师非常看重白泽喜,将自己一生所学毫无保留地教给他,并且不收他一分钱学费。尽管如此,白泽喜每月的生活费还是让父母不堪重负,因此,正在长身体的他从不敢轻易吃饱。

那时候,周老师经常请白泽喜去他家帮忙干点小活儿。每次,师母范淑文都在一边忙着照顾年幼的女儿菲菲,一边抽空做好一桌子饭菜留白泽喜吃饭。时间久了,白泽喜才明白,周老师表面上是要他来家帮忙干活,实际上则是找机会给他改善伙食。周老师的一番好意,让白泽喜更加感恩。

高中毕业时,白泽喜以优异的成绩被山东艺术学院录取。但考虑到父母没钱给自己交学费,他悄悄收起录取通知书,到大连打工。因为觉得辜负了周老师期望和培养,他没有再和周老师联系。

半年后的一天,白泽喜突然收到周老师写来的信。在信中,周老师说白泽喜打工浪费了音乐才华,要推荐他去即墨歌舞团工作,让他赶快回来。原来,周老师一直以为他在山艺上学,直到通过一位同学了解到他在外打工,就辗转要到地址给他写信。当时,周老师因为教学成绩突出,已调入青岛师范任教。

因为心里一直放不下音乐,白泽喜听从了周老师的安排,进了即墨歌舞团,做了一名歌唱演员。有空时,他就到周老师家探讨音乐。不想,两年后,周老师却要他换工作,并告诉他:“你经常随团去全国各地演出,找对象都没时间,这样下去不是事。你还是别在歌舞团待了,我帮你重新找个工作。”白泽喜自己无暇顾及婚姻大事,周老师竟像父亲一样为他操心,这让白泽喜既难为情又感动。

后来,经过周老师介绍,白泽喜调到了粮食局工作。业余时间,周老师积极为白泽喜联系各种演出。生活稳定下来后不久,白泽喜和小他3岁的刘晖相识相恋,随后结婚生子。

回报师恩,在恩师去世后尽心照顾师母和师妹

天有不测风云。1998年,周海老师不幸被查出身患癌症,而且是晚期。白泽喜心痛不已,请假陪在老师身边,悉心照料。

住院期间,周老师伤感地对白泽喜说:“我和你师母40多岁才有了菲菲,现在菲菲才14岁,我却……”白泽喜明白周老师对女儿的不舍和牵挂,他恳切地说:“老师,您放心,以后我会帮您照顾菲菲的。”听到这话,周老师感激地抓住白泽喜的手说:“泽喜,以后你就把菲菲当成小妹妹。”“嗯,一定!”看着白泽喜郑重地点头,周老师流下了欣慰的泪水。

不久后,周老师怀着对妻女的眷恋离开了人世。白泽喜强忍悲痛为周老师办理完后事,开始像儿子般照顾师母。当时,菲菲每个周末都要到青岛去学小提琴,由于师母年纪大了,又很少出门,白泽喜不放心她去送菲菲,再忙都会放下手头的事儿,乘公交车送菲菲去学小提琴。菲菲考上山东艺术学院后,白泽喜亲自送她去学校报到,给她安排好宿舍,之后每个月都要去看她。

2008年,菲菲远嫁上海,白泽喜对师母更加关心,每天都要打电话给师母嘘寒问暖,每个星期都要上门帮师母料理家务、准备生活必需品。

2013年,范淑文居住的房子要拆迁。得知消息,菲菲把母親接到上海。可菲菲家房子小,又有两个孩子,很不方便。再加上范淑文老人住惯了平房,无法适应上海的生活,因此在女儿家住了没几天,就吵着要回老家。

得知这个情况,白泽喜心里不是滋味,想把师母接到自己家住,便跟妻子刘晖商量这事儿。刘晖说:“师母一年半载肯定不能回迁,她来待多久是个未知数。再说了,我们家只有两间卧室,只够儿子和我们住,师母来住哪里呢?”

“反正儿子在外地上大学,寒暑假就让他回老家和爷爷奶奶住,咱们不就可以腾出一个房间给师母住了吗?”白泽喜坚持己见。岳母也劝白泽喜慎重考虑:“人家婆媳关系都很难相处,更何况你师母还是一个外人,可不能因为别人委屈了自己媳妇啊。”白泽喜理解岳母的顾虑,但他实在不忍心看着师母居无定所。

让白泽喜欣慰的是,父母都一直记着周老师的恩情,也支持他的决定,在二老的劝说下,善良的刘晖同意了,她对白泽喜说:“去把师母接回来吧。我知道你是个懂得感恩的人,如果这次咱们不管师母,你会一直良心不安的。”白泽喜又惊又喜,抱着妻子连声道谢。

当白泽喜去上海接师母时,老人家又不同意了,说不想给他添麻烦。后来,在白泽喜一再劝说下,老人家才跟他回来,住进了他的家,而这一住就是5年。这期间,白泽喜对师母视如己亲,刘晖也极尽孝道,做饭做菜都以老人的口味为主。范淑文老人也不愿意闲着,不顾孩子们劝阻,帮着他们做点力所能及的小事。

极尽孝道,照顾师母20余载

2014年,白泽喜不满足于业余演出,成立了青岛星光民族艺术团,并出任团长。在他的精心管理下,团队常年活跃山东及其他省市大大小小的艺术舞台,还经常参加公益性演出活动回报社会,他本人也在全国及国际声乐比赛上多次获得大奖。每一次,白泽喜都第一时间将喜讯分享给师母,感恩周老师让自己实现了梦想。

2018年,范书淑文老人终于拿到回迁房的钥匙,她不肯再打扰白泽喜夫妇,坚持搬回自己的家中居住。考虑到师母70多岁了,白泽喜不放心,每天都要打电话和师母聊天,隔三差五就抽空去看望老人。如果老人要外出,他就立马放下手头的工作,开车赶到师母家,亲自送师母去目的地。一次,听母亲在电话里说起这件事情时,菲菲深有感触地说:“哥哥对于您的这份孝心,真的很难得,我身为女儿都很难做到。”说起白泽喜的好,母女俩都湿了眼眶。

2018年8月的一天,白泽喜正在医院陪母亲看腰疼的毛病,突然接到了范淑文老人手机打来的电话。原来老人家早晨在外面散步时,不小心跌倒,路人见她的手机里联系最多的人是白泽喜,就拨通了他的电话。白泽喜立刻前往将师母送到了医院,检查后才发现,老人的腿骨断裂,必须动手术换股骨。白泽喜二话不说就为师母办好住院手续。手术前,医生要求必须有患者直系亲属签字,白泽喜才联系在上海的菲菲。当时,菲菲和两个孩子都身体不舒服,耽搁了两天后,菲菲才强撑着独自回来签了字。母亲手术4天后,菲菲不得不回到上海,照顾范淑文老人的重任又落到了白泽喜夫妇身上。

见白泽喜全心照顾老人,不知情的病友们都羡慕地对范淑文说:“您的儿子真孝顺!”范淑文老人欣慰地点着头:“是啊,我的儿子是天下最好的儿子!”接着,范淑文老人对病友们讲述了白泽喜几十年间对自己的孝行和他们之间的母子情,说到动情处,还抹起了眼泪。病友及家属们都对白泽喜称赞不已。

渐渐地,白泽喜照顾师母20余载的故事传开了。2018年年底,白泽喜被评“即墨好人之星”和青岛市文明市民。2019年6月,他又被评“即墨区道德模范”和“山东好人之星”。

面对接踵而来的荣誉,白泽喜表示,自己只是把师母当成自己的母亲,做了应该做的事。未来,他会一如既往地照顾师母,并力争在音乐上取得好成绩,以报答周老师的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