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年说鼠

2020-01-14 09:01:01 百姓生活 2020年1期

韩七七

最早记载鼠的典籍

《山海经》卷二《西次四经》载:“鸟鼠同穴之山,其上多白虎、白玉”。“鸟鼠同穴之山”又名青雀山、同穴山,属于陇西首阳县西南。鼠如家鼠而短尾,鸟似燕而黄色。穿地入数尺,鼠在内,鸟在外而共处。

《山海经》卷三《北次三经》载:“天池之山,其上无草木,多文石。有兽焉,其状如兔而鼠首,以其背飞,其名曰飞鼠。”西晋文学家、训诂学家郭璞解释以其背飞,说的是用背上的毛来飞,飞则仰也。据《方言》记载,天启三年(1623年)十月,凤县有大鼠,肉翅无足,毛黄黑,丰尾若貂,首若兔,飞食黍粟,疑即这类鼠。

最早记载的鼠图腾

“老鼠过街,人人喊打”这句俗语表明了人们对老鼠的憎恶。“鼠目寸光”“鼠窃狗盗”“鼠首两端”“鼠牙雀角”等成语及文辞中,更是对老鼠进行了贬义的诠释。然而,远古时代的不少氏族、部落却认为自己的始祖是老鼠,并为自己是老鼠的后代而自豪。他们描绘、雕刻老鼠的形象,在仪式或节日里隆祀厚祭,以祈求鼠祖先的保护。

據说古代西域有鼠王国,《异苑》卷三载,“西域有鼠王国,鼠之大者如狗,中者如兔,小者如常。大鼠头悉已白,然带金环枷。商估:有经过其国,不先祈祀者,则啮人衣裳也。”传说鼠在该国是有功劳的,所以人们感鼠厚恩,奉之为神,时节祀祭之。1900年,英国考古学家斯坦因在新疆丹丹乌里克的寺院遗址中发现了几块版面,画正中有一奇异的鼠头人身像,大概即是古代鼠王国的图腾神。

在近现代民族的图腾文化中,还或多或少地保留了图腾文化的残余。例如,傈僳族的氏族图腾有虎、羊、鱼、蛇、鼠、鸟、猴、竹、麻、黑鼠、田鼠等二十多种,所保留的图腾文化元素主要有图腾名称、图腾神话和图腾禁忌。

有关鼠的民俗

在一年的二十四个节气中,都有与之相关的民俗,它是中国人生活中的一部分。这些民俗大多又与农耕文化相联系,尽管有些被罩上了些许迷信色彩,但都是为了表达一种美好的愿望和追求生活的幸福。因此,对于小小的老鼠也不例外。

“鼠”作为十二生肖之首,对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许多重要的影响。例如,许多儿歌中都出现描写鼠的诗句:“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叫唤奶奶抱下来。”尽管其中的“偷”字听起来不顺耳,但它还是在民间不断地被传唱着。老鼠自黑暗中寻找光明,又攀登而上,所表现的正是人类追求终极的精神。

不止儿歌,还有许多习俗也与老鼠有关。例如,“老鼠嫁女”的习俗,其日期因地而异,一般是在正月二十五晚上,家家户户都不点灯,全家人坐在堂屋炕头,一声不响,摸黑吃着用面做的“老鼠爪爪”等食品,不出声音是为了给老鼠嫁女提供方便,以免得罪老鼠,给来年带来灾难。

台湾居民认为正月初三为小年,传说初三晚上是老鼠结婚日,民间剪纸中的“老鼠娶亲”就是这种信仰的反映。所以,深夜不点灯,在地上撒米、盐,人要早上床,不影响老鼠的喜事。苏北是农历正月十六。苏南在正月初一。湖南一些地方在二月初四。湖北的江汉平原在腊月二十三。四川多在除夕之夜。山东、山西多在正月初七。陕西有些地方在正月初十。河北有些地方在则在正月十七,等等。

江南一带的民间在老鼠嫁女日前夕,家家要炒芝麻糖,这是老鼠成亲的喜糖。当天晚上,孩子们将糖果、糕饼、米花等放在老鼠们经常出入的地方,并敲打锅盖、簸箕等器物为老鼠“催妆”。陕西有的地方在正月初十夜家家关灯早寝,还要在屋角撒盐和米送给老鼠,俗称“老鼠分钱”。湖南资兴等地则在屋角、过道上遍插蜡烛,照得四处通明,人们要早早上床睡觉,并禁止孩子们吵闹,免得影响老鼠行动。苏南一些地方和山东淄川一带,均日夜不得燃灯,并叮嘱孩子不要说话,留下鞋子作花轿,留下瓜子皮、花生壳作礼盒。

湖北江汉平原一带将小初夜看作老鼠嫁女日,俗称“鼠添箱”。那一天,家家要将插上花的面饼放在暗处,禁止舂米、磨面,大人小孩不准喧哗。如果惊动了老鼠,来年就会捣乱。

“老鼠嫁女”这一习俗充分地表现出人们对鼠既憎又敬、既逐又宠的矛盾心理,因为民间有“你吵它一夜,它扰你一年”的说法,人们供奉盐、米、糕饼、糖果等是作祀鼠之用,也是为了与鼠“和平共处”,表达了人们期望与鼠“和睦共处”的心愿。

旧时上海一带有避老鼠落空的习俗。老鼠外出觅食,失足落地,称为“老鼠落空”,据说见者多为不吉利,非病即灾,必须禳解。其方法是沿街乞讨白米,谓百家米,回家用以煮饭,食后便可化解。

青海的一些地区有“蒸瞎老鼠”的风俗。每年农历正月十四,家家用面捏成十二只老鼠,不捏眼睛,然后用蒸笼蒸熟,待元宵节时摆上贡桌,并点灯烧香,祈求老鼠只食草根,勿伤庄稼,以保本年丰收。

农历正月第一个子日(天干地支纪日法中其中的某一天),朝鲜族在这一天要进行熏鼠火民俗活动。农家的孩子们在田埂上撒下稻草并点燃,以达到烧除杂草并驱赶田鼠的目的。这一项民俗活动有利于灭鼠、灭虫,草木灰还可以肥田。另外,子日属鼠,在这一天燃一把熏鼠火,其象征性使人们得到了心理上的满足。

还有一种“老鼠数钱”的风俗。说是老鼠深夜或天亮时吱吱乱叫,其叫声如数铜钱之声。上海崇明一带的人们认为听到这种声音是不吉利的,需要小心行事,还要烧香求菩萨保佑。而湖北等地的人们则认为,听到这种声音是吉兆。浙江民间则认为,前半夜听到这种声音是“得财”,后半夜听到这种声音是“散财”。

有关鼠的文字

鼠是一种古老的动物,安徽曾出土过距今5500万年的鼠类化石。甲骨文中的“鼠”字为象形字,上半部分像鼠嘴、鼠牙,下半部分描绘鼠腹、鼠爪、鼠尾。造字本义:鼠,名词,啮齿动物,门齿可终生维持生长,常借啮物以磨耗门齿,故俗称“耗子”;但其主要危害在于它能传播疫病。金文突出它的利齿、爪子、长尾。篆文承续金文字形。隶化后楷书淡化长尾形状。

有关鼠的故事

中国人历来都对鼠有反感心理,但对“鼠年”的评价却很高。旧俗中传统的说法是,鼠年是富足的,它给人们带来的是机会和好年景。这一年适宜做生意,容易发财,也容易积蓄财富。

《抱朴子》云,“《玉策记》称:鼠寿三百岁,满一百岁则色白,善凭人而卜,名曰仲。能知一年吉凶及千里外事也。”以鼠预知吉凶,这无疑使老鼠的身价倍增。晋郭璞写了许多赞鼠的诗作,其中有:“有鼠豹采,厥号为乳,厥号为鼮(tíng豹纹鼠)。汉朝莫知,郎中能名。赏以束帛,雅业逐胜。”“鼯(wú大飞鼠)之为鼠,食烟栖林。载飞载乳,乍兽乍禽。皮籍孕妇,人为大任。”“或以尾翔,若以髯凌。飞鼠鼓翰,悠然皆腾。用无常所,唯神斯凭。”有了这些赞语,鼠类在生肖中就显得十分光彩了。但也有许多故事是讲老鼠不光彩的一面,以及所干的那些鬼鬼祟祟的勾当。

《搜神记》中有一个淳于智杀鼠的故事。淳于智,字叔平,是济北郡卢县(今山东长清一带)人,性格深沉,讲义气。他年轻的时候是个书生,精通《易经》,擅长占卦,并很好地掌握了用诅咒来制胜的道术。高平县人刘柔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有只老鼠咬他的左手中指,他心里非常讨厌这件事,就去问淳于智。淳于智给他算了个卦,说:“老鼠本来是想咬死您,但没能得逞,我该给您想个办法让它反而自己死去。”于是,淳于智就用丹砂在刘柔的手腕横纹后面三寸的地方写了一个“田”字,大约有一寸二分见方,叫他夜里把手露在外面睡觉,结果便有一只大老鼠死在他的面前。

还有的故事讲的是老鼠披上人皮,跟人捣乱。《潇湘录》记,唐万岁登封(通天)年间,长安道上有一群强盗“昼伏夜出”,杀人越货。一道士路过此地,深夜用一古镜守候。不久,见一帮全副武装的少年走来。道士用古镜一照,这帮少年便丢盔弃甲,仓皇逃去。道士穷追不舍,至一大穴,唤人挖掘,掘出百余只大鼠。从此,长安道上的匪患也就平息了。

还有老鼠勾引良家女子的故事。《广异记》载:有一户人家,忽然一天女儿丢失,找了一年也未得下落。一天,忽听地下有婴儿啼哭声,顺一小孔挖掘下去,洞越来越大,只见女儿抱一婴儿,旁边有一如斗大的秃鼠。原来女儿被鼠迷惑,成了鼠妻。家人杀了秃鼠,但女儿却仍执迷不悟。

民间流传着“老鼠娶亲” 的故事,又称“老鼠嫁女”。鲁迅先生就曾说过,老鼠嫁女是具有世界意义的民间童话。据说,有一对年迈的老鼠,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很有姿色的女儿。女儿到了待嫁的年龄,老鼠夫妇悄悄商量说,咱们住在阴暗潮湿的黑洞里,时刻担惊受怕,多没意思,说什么也不能让女儿再过这种没意思的日子了,应该攀一门有权有势的亲家做靠山。于是,它们首先想到应该把女儿嫁给太阳,因为太阳光照四方,万物生长都离不开它。谁知,太阳听后却惭愧地说:“我不行,只要乌云一来,我就会被它遮住,你们的女儿还是嫁给乌云更保险。”老鼠夫妇又去找乌云,乌云听后也摇摇头,叹口气说:“虽然太阳怕我,可我还怕大风,只要大风一吹,我就得赶快逃跑。你们的女儿要是嫁给我,那就麻烦了。”老鼠夫妇一听,这可不行,怎么能将女儿嫁给禁不住风吹的乌云?于是,它俩又去找大风,可大风却说:“我也不行,遇到墙一阻挡,我就无法行走了。”两口子无奈,只好气喘吁吁地又去找墙。墙一听不禁哈哈大笑,说:“你们还是找错人了,我虽然能挡风,可是还怕你们呢,只要你们一打洞,我就会垮的。”就这样,老鼠夫妇找了一圈,结果还是给女儿找回了老鼠自己,老两口懊丧极了。不过,在懊丧之余,却突然从中受到启发:那么老鼠又怕誰呢?怕猫!可见猫是最有权势的了。最后,老鼠夫妇就去跟猫商量,请它来做自己的女婿,猫极为痛快地一口应允了。于是,一群老鼠吹吹打打,用花轿抬着鼠新娘送到猫家。可它们怎么也没想到,等待鼠新娘的是一场大悲剧,它竟被猫新郎一口吞到肚子里去了。

从故事的角度看,“老鼠嫁女”的故事很美,结构简洁完整,情节也比较合理,虽然讲的是老鼠,实际上是表现了中国人的想象和智慧。

(据图书《话说生肖文化》和象形字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