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 H5游戏

郁佳琦:散打警察的抓贼经历

2020-01-17 06:07:36 北京纪事 2020年1期

王希泉

队长愿意带着他出去执行任务

耿春来是北京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二大队队长。二大队职责是抓贼,这就要求警察会点功夫。2018年6月中旬,他们要到山西省长治市去抓贼,耿队长对这个贼的外貌有初步了解——身高体壮。为防止那家伙动手,耿队长从北京出发时,带上了会点散打功夫的郁佳琦。

这里还得先简单介绍一下案情——半个月前的一天夜里,在北京西站的候车室,一个粗心大意的旅客躺在椅子上看手机,困了把手机往包里一塞,抱在胸前睡着了。等他醒来,包已经不翼而飞,内有6000多元现金,还有各种卡和证件,他只能报案。警察经过多方侦查,找到了这个已经逃到长治的偷包贼。

到了长治,还要走很远的路到村里去。在离村还远的地方,他们找了个易于隐藏自己便于观察别人的地方,用巧妙的方法引贼出洞。贼来了,正在张望之际,队长一个眼神,郁佳琦几步冲上去,脚下一个绊,手上一拧,贼就被摁住,失去反抗能力。

这动作太快,情节也不惊险、不刺激,整个过程以秒计,但这正是警察需要的效果,不是影视剧里的效果。

贼被押回北京,一路上由郁佳琦在旁边看守。

警察都知道,抓人是件危险性很高的活儿,押解是件很煎熬的活儿,耿队长为何把这等苦活儿让郁佳琦干?

北京西站的天地里,是反扒民警的战场

郁佳琦是警察学院毕业的,警察学院里都是要学功夫的,因此会点拳脚并不稀奇。但他是学院散打队队员,入这个队是要经过挑选的,也就是说他的功夫更精。后来参加国考合格,进北京铁路公安处,当特警。特警训练更是专业刻苦,他的技能也就跟着更进一步。北铁公安局全局民警大比武,知识竞赛一项,他是团体第二名成员,参加个人项目——射击第一,全能第四,取得这样的成绩,算得上能文能武。再加上他身高1.78米,体格壮实,还有散打功夫,不是帅哥风范,却是警察风范。往那里一站,贼就得从心里头发颤。何况他还那么积极要求进步,别看才28岁,进步却是明摆着的,三等功嘉奖都得过了。这也就是领导愿意带着他出去的原因。

尽管贼看他心里发颤,但还是拼命挣扎着要跑。他第一次抓贼的时候,抓的过程也不是那么顺利,所以记忆深刻。

2017年7月,二大队成立,郁佳琦调入,跟邓辉和张万鹏组成一个小组。郁佳琦说,两位师傅带着他入门,他此时对抓贼还是一窍不通,师傅跟他说了不少经验,但那都是别人的,跟自己能发现贼,还差着一层窗户纸没捅破呢。那是个早晨,他们在西站的一个站台上。邓辉眼尖,发现情况,眼神一扫,他们立即明白——电梯口,手腕上搭衣服的那个家伙。下车旅客蜂拥而至电梯口,此时人们的注意力大都在如何上电梯上,而且人互相挤一下碰一下实属正常,也就不太在意,贼便趁此机会下手。在稍远处盯着的张万鹏一示意,邓辉郁佳琦冲上前。此时,贼已经得手,偷来的钱包就在手上,手上面搭着衣服,抽身向后退出人群,正好被警察从两侧抓住,贼被摔倒,已经是人赃俱获,就差戴上手铐。乘客还以为是打架,没人管,而此时,失主却已经乘梯而下到了通道里。邓辉赶快从台阶处往下冲,去叫事主。郁佳琦用膝盖顶住贼,掏手铐,这贼是多少次进宫,连他自己也说不清,但他知道让警察抓住下场不会好,也就没有一次老老实实服抓。此次更是喝了半斤白酒,壮了贼胆,再加上本身就是块大肥膘,超水平发挥地用力一拱,郁佳琦不由得一松劲,他便起了身。拉扯间,郁佳琦的手机摔出去了,钱包摔出去了,顾不上,跟贼打,贼一滚,滚落到1米多深的铁轨里,爬起来就跑,郁佳琦跳下站台扑。贼一抽身,警察扑个空,脚踝扭了,当时根本没顾到,追!还磕出了血,顾不上,继续追!邓辉发现情况,正好截在贼前面,贼一看扭头往回跑,看到了近前的郁佳琦,郁佳琦一拳打过去,没打着。原来贼是秒崩,瘫在地上不能动了。警察给他戴手铐,贼也挺主动地配合了。

这之后,郁佳琦歇了一个星期,脚踝肿疼,走不了路。刚能走动,他就到西站广场转悠,大家心疼他,他说我少走,用眼睛找贼。

看着像个粗鲁人,他的心其实挺细

外表上看去,郁佳琦很有点威猛的样子,能打能拼,一般说来这应该是个粗鲁人,但领导了解他,他是个很细致的人。举了个例子,割包贼的工具是刮胡子刀片,把半个刀片用一角钱的纸币包好,藏在身上。此是作案工具,是犯罪证据,必须找到。明知道这一点,但你未必找得着。贼不肯坦白,被审问,就两个字,没有。警察是不信的,但藏在哪里?衣角、裤角、领子、鞋底?甚至是内裤上缝个夹层?基本上就是这些地方。但是没有,贼穿着一件大羽绒服,不仅保暖,还是掩藏黑手的好道具。郁佳琦用手抓抓羽绒服,横着捏一遍竖着捏一遍,还是什么也没有。搜边角,还是没有。但郁佳琦发现,贼就是不想脱掉羽绒服,那可就不由他了。把衣服拿在手里,郁佳琦用手指尖一点点挨着捏,从前到后、从上到下,从外面捏完从里面捏,手指尖碰到一个东西,再捏,凭着手感断定就是刀片。原来这个老贼反侦查能力太强,不但刀片藏得妙,而且比其他贼的刀片还要小,也就难怪极不好搜。

繁忙的廣场

郁佳琦心细,还真不是这一件事。说说他立的三等功。

刚当特警不久的2014年3月的一个下午,他跟战友丁海强在北京站售票大厅前的广场执勤。忽然间,他发现有个毛头小伙子,在广场上转来转去,样子不像旅客。而且两眼就盯着警察看。郁佳琦开始怀疑他是个小偷或者盲流,正好附近有个在看守所工作的民警,便悄声问,看守所民警说没见过。更可疑的是这小伙子手就在怀里揣着,从没拿出来,郁佳琦与丁海强一商量,决定上前盘问,看过身份证,又问到这儿来干什么?小伙子支支吾吾,郁佳琦一把抓住了小伙子的手,使劲一拽,没拽出来,再一使劲,居然是一把菜刀。

小伙子承认:自己有个想法,找个热闹的地方,用菜刀砍一个警察,然后被警察开枪击毙。

在此之前,他曾经尾随过一名民警,因为各种原因而没有得逞。

人来人往,多加小心

经过鉴定:小伙子患有精神抑郁症,这几天正在发病期,而他的家人根本不知道他患病這件事。

就因为郁佳琦观察仔细,及时制止了一桩可能发生的恶性事件。

他不只是个细致人,还是个言语不多的人,被采访的时候,说一件很精彩的案子,小声小语的几句话就说完了。这就让采访的人有点着急。

抓住一个贼并不容易

说起抓贼,外行人觉得很神秘,其实是一项又苦又累的活儿。尤其是在火车站这种地方,旅客随时进站出站上车下车,贼也就随客随车而动,寻找下手目标。打扒警察也就没有休息的时候,披星戴月一点不假。他们还要根据不同的需要,把自己打扮成不同的人,甚至是故意不洗澡,弄得有点臭味,自己闻着都恶心。抓贼是一瞬间,为了抓这个贼,也许要花几天的时间,想各种办法。

比如抓这个患了脑出血的、已经54岁的职业老贼金某。

那天晚上10点多,旅客排队检票上K105次列车。警察发现,队里就有金某。金某拉开旅客的双肩背拉锁,这叫探活儿,但他没下手。他跟着队伍向前走,检了票上了车。贼一般都买一张短途票上车,然后站在车厢连接处,本来这里就窄,他还故意伸出一条腿,就为观察往来人的背包里有没有货。车要开的时候,他就下车了,如果有偷的可能,他也会跟车走。郁佳琦跟战友们轮换着跟踪金某数天。老贼长期跟警察打交道,不管警察怎样化装,他也能认出几个。警察也就更要小心。郁佳琦每天变着花样“打扮”自己,一会,大老板,一会,又成了打工的。金某知道自己连续几天在这里盯K105,一定也被警察盯,于是打时间差,傍晚时分溜进车站,买了一张去霸州的车票。看到确实没警察,又开始探活儿,他就没料到,身后边那个戴红帽子的就是警察郁佳琦,而且见过面的。郁佳琦假装玩手机,实际是在给他拍探活儿的视频。老贼得手了,偷出钱包退身就走,却被警察抓了个正着。别人鼓囊囊的钱包,捏在他手上,他的手被警察捏在手上。

被偷的是个贵州中年人,不会说普通话,警察一找他,他跟警察急了,要动手,认为是警察拿了他的钱包。幸亏中年人的同伴明白,从中解释,才算解除误会。

说起郁佳琦和战友们抓贼,还有许多故事。问他抓过多少贼,他居然说不知道。他竟然还是如此一个粗心的人,他说都是跟大家伙一块儿干的,大伙是一个组,谁也离不开谁。

(编辑·韩旭)

hanxu716@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