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雪

2020-01-19 06:01:41 新作文·初中版 2020年2期

肖复兴

如今,地球普遍变暖变旱,冬天里的雪已经越来越稀罕。特别是在城里,难得飘落下来一场雪,如同难得见到一位真正清纯可人的美人一样了。

城市的雪,从入冬以来就一直在期盼中。仿佛要和春天里的沙尘暴有意做着强烈的对比,沙尘暴不请自到,而且次数频繁地光临,并不受城市的欢迎,但是,受欢迎的雪却在冬天里总是姗姗来迟,像是一位难产的高龄孕妇。以往的日子里,最耐不住性子的是渴望下雪天能够堆雪人打雪仗的孩子;如今,最焦灼不堪的是城边的滑雪场,总也等不来雪,只好先急不可耐地鼓动起人工造雪机,将人造的雪花纷纷扬扬地吹了出来,那只不过是冬天的赝品。

城市的雪,终于在期盼中飘洒下来,不用多久,便不再受欢迎,仿佛约会前的憧憬在见面的瞬间便顷刻扫兴地坍塌。雪落在树木上,再不会有玉树琼枝;雪落在房檐上,再不会有晶莹的曲线;雪落在院子里,再不会有茸茸的地毯和小狗跑在上面踩出的花瓣一样的脚印;雪落在马路上,很快被撒满融雪剂,立刻化成了黑乎乎一摊摊泥泞的雪水。

也很难见到雪人,即使偶尔见到了雪人,也是脏兮兮的。城市污染的空气、汽車的尾气、制热空调机喷出的废气,一起尽情地把雪人的脸和全身涂抹得尘垢遍体,再没有原先那种洁白可爱,如同衣衫褴褛的弃儿。

其实,雪是无辜的,雪到了城市,没有得到娇惯和恩宠,相反被城市带坏了o雪的本色应该是洁白晶莹可爱的,却这样一次次地受到了伤害。我想起俄罗斯的作家普里什文曾经写过的《星星般的初雪》,他说:“雪花仿佛是从星星上飘下来的,它们落在地上,也像星星一般烁亮。”他又说:“今天来到莫斯科,一眼发现马路上也有星星一般的初雪,而且那样轻,麻雀落在上面,一会儿又飞起的时候,它的翅膀上便飘下一大堆星星来。”

只是,如今的城市,无论莫斯科还是北京,再不会有这样星星般的雪花了,再也不会有雪中飞起的麻雀翅膀上飘下一大堆星星的景象了。

在北大荒,我倒是见过一种叫雪雀的鸟,特别爱在冬天下雪的日子里出来,飞起飞落,格外活跃。它们和麻雀一样大小,浑身上下的羽毛和雪花一样的白,大概是长年洁白的雪帮助它的一种变异,环境的力量有时强大得超乎想象。心里暗想,今天这种雪雀要是飞进城市,也得随雪花一起再变异回去,羽毛重新变成褐色,甚至乌鸦一样的黑色。

雪花的洁白,只能在梦里、童话里,和文字带给我们的想象里。(选自《无缘无故的恨》,二十一世纪出版社2012年版.有删改)

★赏析★

雪花飞扬传递着冬天的寒冷,在城市的冬天里感受冬季最淳朴的原始的温暖,这些寒冷超越了季节的局限,渗透着过往生活里最美的温情。蒋勋先生说:美,就是凝视自己。大雪匆忙而来,匆忙而归,那些冬天里的精灵,多么需要城市里的人用凝视的眼睛,去寻找美。

新作文·初中版 2020年2期

新作文·初中版的其它文章
阅读冬天的美
我不要
雪的面目
桃李春风一杯酒
人间值得
江南落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