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债券市场统计分析报告

2020-02-12 06:15:56 《债券》 2020年1期

中央结算公司统计监测部

在世界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速放缓、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国内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等复杂形势下,我国货币政策保持稳健,货币市场利率整体降低,债券收益率略有下行,社会融资成本小幅降低。2019年我国债券市场发展日益成熟,为社会提供了安全、高效的直接融资渠道,有力服务了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

2019年债券市场运行情况

(一)货币市场利率整体降低

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貨币市场利率较上年整体降低。2019年,回购市场中债隔夜基准回购利率(BR001)均值较上年下行29BP至2.19%,中债7天基准回购利率(BR007)均值较上年下行19BP至2.60%。隔夜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日均利率较上年下降29BP,1周Shibor日均利率下降15BP,2周、1个月期和3个月期Shibor日均利率分别下降62BP、71BP和91BP。

(二)债券收益率小幅下行

10年期国债收益率全年震荡,小幅下行。截至2019年末,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3.1365%,较上年末下行9BP。全年走势大致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为年初至8月中旬,受二季度经济数据回落影响,10年期国债收益率触及3%的年内低点。第二阶段为8月下旬至年末,自9月起通胀预期升温,国债收益率反弹,年末又回落至年初水平附近。全年10年期国债收益率波动幅度稳定在40BP以内。

2019年国债收益率曲线先升后降。一季度该曲线小幅下行,二季度曲线大幅回升,三季度曲线短端大幅下行后企稳,长端则小幅上行,曲线趋于陡峭。年末国债收益率再度回落,基本下降至年初水平。

债券价格指数先降后升。整体来看,中债-新综合净价指数一季度震荡下行,在4月24日跌至年内最低点95.16点,5月开始逐步回升,9月至10月再次出现下滑,11月起再次逐渐回升。12月31日达到年内最高点100.59点,较最低点上涨5.7%。

(三)债券市场发行量大幅增长

2019年债券市场共发行各类债券27.04万亿元2,同比增长19.65%。其中,在中央结算公司登记新发债券15.31万亿元,占比为56.61%;在上海清算所登记新发债券7.21万亿元,占比为26.67%;中国结算登记新发债券4.52万亿元,占比为16.72%。

中央结算公司支持发行记账式国债3.76万亿元,同比增长12.69%;支持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以下简称“地方债”)4.36万亿元,同比增长4.74%;支持发行政策性银行债3.66万亿元,同比增长6.59%;支持发行商业银行债券(以下简称“银行债”)1.60万亿元,同比增长74.36%;支持发行信贷资产支持证券(ABS)0.96万亿元,同比增长3.39%。上海清算所支持发行中期票据1.84万亿元, 同比增加9.37%;支持发行短期融资券(含超短期融资券)3.58万亿元, 同比增加14.54%;支持发行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0.62万亿元, 同比增加13.25%。

(四)债券市场托管量稳定增长

2019年末,全国债券市场托管量达到87.38万亿元,同比增长14.29%。其中,中央结算公司托管债券64.98万亿元,占全市场的74.37%;上海清算所托管债券11.63万亿元,占全市场的13.30%;中国结算托管债券10.78万亿元,占全市场的12.33%。

2019年末,中央结算公司所托管债券具有如下特点。一是地方债存量创新高,达21.12万亿元,同比增长16.87%,其中专项债券托管量同比增长29.73%。二是银行债规模稳定增长,托管量达4.70万亿元,同比增长23.38%,商业银行债券资本补充工具3发展迅速,托管量达2.57万亿元,同比增长48.96%。三是ABS托管量保持高速增长,达1.97万亿元,同比增长33.25%。四是企业债券托管量降至2.98万亿元,同比下降4.11%。五是其他金融机构4持有债券规模增长明显,达1674.12亿元,同比增长30.86%。六是境外机构持券规模较上年增加,达1.88万亿元,同比增长24.55%;其中,记账式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仍为主要券种,占持券总量的96.17%,商业银行债和ABS持有量大幅上升,分别同比增长120.19%和143.28%。

(五)债券市场交易结算量增幅扩大

2019年,债券市场现券、借贷和回购交易结算量为1307.31万亿元,同比增长14.67%,比上年提高1.81个百分点。其中,现券结算量为213.42万亿元,同比增长40.87%;回购交易结算量为1089.70万亿元,同比增长10.50%。

中央结算公司的债券结算量为813.79万亿元,同比增长22.19%,占银行间债券市场的76.20%。其中,记账式国债和地方债占全年总交易量的31.33%,结算量同比增长89.24%,记账式国债的年换手率5从2018年的137.61%上升至222.29%,交易活跃度显著增加;政策性银行债现券结算量占比为63.59%,结算量同比增长76.72%,仍然是现券交易量最大的券种;企业债券现券结算量占比为1.18%,结算量同比下降11.42%。

2019年债券市场运行特点

(一)债券市场产品创新提速

1.政府债券功能强化

一是强化国债的金融功能,提高投资便利性。1月,财政部明确提出将国债与货币政策衔接起来,并扩大国债在货币政策操作中的运用,健全国债收益率曲线的利率传导机制。4月,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推出储蓄国债“随到随买”试点并将发行时间延长至全月,提高了个人投资者购买的便利性。

二是丰富地方债券品类,扩展流通场所。2月,首单含权地方债发行,期限为3+2年,附第3年末发行人全额赎回选择权。3月,地方债登陆银行柜台市场,其一级市场面向个人投资者开放。从全年来看,地方债发行进度更快,10月新增债券发行基本收官,较上年提前了2个月;债券期限更长,新增债券平均发行期限达10.26年,10年期及以上超长期债券占比大幅提升;成本更低,平均发行利率较上年下降超过40BP,体现出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与金融政策协同性不断加强的成效。

2.金融债券品类创新

一是发行商业银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1月,中国银行发行首单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全年商业银行永续债共计发行5969亿元,显著提高了商业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对于提升商业银行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具有积极作用。

二是创设央行票据互换工具(CBS)。2月,中国人民银行与中国银保监会相继发布政策支持永续债发行。中国人民银行为提高银行永续债(含无固定期限資本债券)流动性,决定创设CBS,全年共进行7次CBS操作,互换债券规模共计320亿元;并将主体评级不低于AA级的银行永续债纳入中期借贷便利(MLF)、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常备借贷便利(SLF)和再贷款的合格担保品范围。同时,中国银保监会决定放开限制,允许保险机构投资商业银行发行的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

三是开展国开债随买随卖。12月,国家开发银行开展首次国开债做市支持操作,中央结算公司配合国家开发银行在此次做市操作中引入券款对付(DVP)结算方式,有效提高了业务处理效率。

3.资产证券化产品范围扩展

一是知识产权证券化试点加速推进。9月,全国首单专利许可知识产权ABS发行,创造了全新的知识产权证券化业务模式,促进了知识产权金融服务创新。

二是发行挂钩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浮动利率ABS。9月,市场首单挂钩LPR的浮动利率信贷ABS发行,其证券端和资产端利率均以LPR为基准定价。

4.债券市场价格产品种类细化丰富

中央结算公司发布中债基准回购利率(BR),创新性地提供了反映流动性的利率公允基准,为监管机构及政策操作提供了更加准确、及时的参照目标。中央结算公司发布一系列多维度债券指数,包括中债-浙江省地方政府债指数、中债-江苏省地方政府债指数、中债-湖北省地方政府债指数、中债-苏浙粤地方政府债指数、中债-超大城市地方政府债精选指数等地方债指数,为投资者提供了多元化的业绩比较基准和投资标的,同时增加中债地方债收益率曲线族系15、20年期标准期限,精准刻画超长期限地方债收益率水平;与中国工商银行、交通银行、招商银行、中信证券、华泰证券等大型金融机构合作推出中债-中信证券交易所信用债指数、中债-工行人民币债券指数、中债-招商银行优选信用债指数、中债-华泰证券AAA活跃ABS指数等高等级信用债指数,向市场提供风险可控、分散度较好的高等级信用债投资基准;与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联合发布中债-银登信贷资产价格指数,为银行业信贷资产流转提供价格基准;发布中债-离岸人民币中国主权及政策性金融债指数,为投资者提供在境外公开发行且上市流通的离岸人民币债的公允价格基准。

(二)债券市场制度建设持续推进

1.完善债券市场发行机制

一是不断创新政府债券发行机制。2月,广东省公开招标发行全国首单含权地方债券,附发行人全额赎回选择权。3月,财政部发布《关于开展通过商业银行柜台市场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工作的通知》(财库〔2019〕11号),地方债可通过柜台市场发行。4月,储蓄国债“随到随买”试点推出。

二是推动完善企业信用类债券发行机制。2月,交易商协会发布《境外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业务指引(试行)》。5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对2018年落实有关重大政策措施真抓实干成效明显地方予以督查激励的通报》,规定对10个区域内的企业债券申请实行“直通车”机制。8月,沪深交易所等发布《非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业务实施办法》,扩大创新创业公司债券试点范围,支持非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

2.完善债券市场参与机制

一是扩大银行参与交易所债券市场范围。8月,中国证监会与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联合印发《关于银行在证券交易所参与债券交易有关问题的通知》(证监发〔2019〕81号),扩大在交易所债券市场参与现券交易的银行范围。

二是允许保险机构投资商业银行发行的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1月,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保险资金投资银行资本补充债券有关事项的通知》(银保监发〔2019〕7号),规定保险资金可以投资符合条件的银行二级资本债券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并明确政策性银行发行的二级资本债券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比照准政府债券的投资规定执行,商业银行发行的二级资本债券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纳入无担保非金融企业(公司)债券管理。

3.完善债券市场风险疏导机制

一是推出违约债券转让服务。2月,到期违约债券首次进行匿名拍卖并达成交易。5月,沪深交易所联合中国结算发布《关于为上市期间特定债券提供转让结算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6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开展到期违约债券转让业务的公告(征求意见稿)》,推动建立到期违约债券转让机制,促进信用风险出清。

二是推出担保品违约处置业务指引。6月,中央结算公司发布了《中央结算公司担保品违约处置业务指引(试行)》,涵盖了协议折价、拍卖和变卖等违约处置方式。

(三)信用风险高位企稳

1.信用债违约规模仍居高位

全年新增违约债券规模为1216.99亿元,同比微增5.13%,较上年超300%的同比增速显著回落。全年新增违约债券158只,同比增长28.46%。违约企业共56家,同比增加9家,其中新增违约企业38家,同比减少5家。

2.违约企业行业集中度上升,制造业企业违约增多

与上年相比,2019年违约企业所属行业由14个减少为7个,行业分布更为集中。其中制造业企业新增违约债券规模达476.13亿元,同比增长190.01%。

3.信用债发行持续回暖,但出现结构性分化

2019年信用债6发行量达8.93万亿元,同比增长23.36%,呈现出结构性分化特征。一是发债资质整体上移,新发行公司信用债平均中债市场隐含评级(以下简称“隐含评级”)较上年上升0.16级。二是非国有企业融资环境未见改善,非国有企业信用债发行量同比下降24.64%,仅占全市场的7.73%。

4.二级市场信用利差全面收窄

2019年底,高等级债信用利差7持续收窄至82BP,全年累计下行27BP;信用等级利差8下行至71BP;期限利差9上行7BP,扩大至54BP。

(四)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稳步推进

1.境外机构参与度和便利性提高

一是境外投资者数量与投资规模增加。截至2019年末,中央结算公司服务的境外机构达1647家,同比增加74.5%。境外机构在中央结算公司的债券托管总量为1.88万亿元,同比增加24.6%。

二是外资机构在华业务范围扩大。7月,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推出进一步扩大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的政策措施,允许在华开展信用评级业务的外资机构对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的所有种类债券进行评级,允许外资机构获得银行间债券市场A类主承销牌照。

三是完善熊猫债市场制度体系。9月,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联合发布《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境外机构债券发行管理暂行办法》(中国人民银行 财政部公告〔2018〕第16号),进一步明确了境外机构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发债所应具备的条件、申请注册程序,并就信息披露、发行登记、托管结算及人民币资金账户开立、资金汇兑、投资者保护等事项进行了规范。

四是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9月,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外汇管理局决定取消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投资额度限制。自此,具备相应资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只需进行登记即可自主汇入资金,开展符合规定的证券投资。10月,中国人民银行会同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通知,允许同一境外主体QFII/RQFII和直接入市渠道下的债券进行非交易过户,同一境外主体通过上述渠道入市只需备案一次。11月,中央结算公司发布境外投资者申请不同渠道下债券非交易过户的相关实施细则。

五是“债券通”功能完成多项升级。7月,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与第三方平台推出指示性报价功能,“债券通”报价机构扩容至47家;报价请求最小变动单位和报价量由10万元调整为1万元人民币,进一步满足境外投资者灵活交易的需求。此外,彭博完成交易前分仓和交易后分仓功能开发,并与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完成测试,可支持境外投资管理人同时对多只产品进行询价交易及ABS产品交易。

2.境内机构进一步融入国际债券市场

一是在境外发行央票、国债、主权债券取得新进展。2019年,中国人民银行在香港发行央票12期,募集资金1500亿元,期限品种日益丰富,并逐步建立了在香港发行央票的常态化机制。财政部在中国香港发行人民币国债6期,募集资金120亿元,同比增加20%,并顺利发行60亿美元主权债券;在中国澳门首次发行20亿元人民币国债,受到离岸市场广泛欢迎,并将推动中国澳门特色金融业的发展;在法国发行40亿欧元主权债券,为中国政府15年以来第一次发行欧元主权债券,受到投资者的踊跃认购,反映出国际资本市场对中国经济发展前景的良好预期。

二是中国债券被纳入国际指数。4月,以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正式被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今后以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债券将成为继美元、欧元、日元之后的第四大计价货币债券。9月,美国摩根大通宣布,自2020年2月28日起的10个月内,计划将9只中国政府债券纳入其旗下多项债券投资追踪指数,预计这将为中国债市带来每月3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

三是推动人民币担保品在英国市场的使用。6月,中央结算公司推动“人民币债券成为英国市场普遍接纳的合格担保品”纳入第十次中英经济财金对话的重要政策成果。该成果将有助于缓解英国市场优质担保品的紧缺,增强伦敦作为离岸人民币枢纽地位,进一步促进人民币国际化和中国债券市场开放。

3.境内外机构合作交流加深

一是中央结算公司与欧清银行签署合作备忘录。9月,中央结算公司与欧清银行在上海签署合作备忘录,这是对双方在现有监管框架下在专业层面、技术层面建立和探索跨境互联机制及担保品管理服务合作意向的进一步确认。

二是中债指数登陆境外交易所。3月,以中债-10年期国债及政策性银行债绿色增强指数为跟踪标的的新光中国政金绿债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正式在台湾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11月,中国工商银行、中央结算公司、新加坡交易所在新加坡共同向全球發布中债-工行人民币债券指数,该指数覆盖国债、政策性金融债、信用债等主流券种,可作为境外机构投资中国境内人民币债券的业绩基准和投资标的。

展望与建议

展望2020年,在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的环境下,债券市场将继续稳健支持中国经济发展,深化融资功能;持续健全多层次政府债券市场,助力积极的财政政策提质增效;进一步发展金融债券,增强金融机构服务能力;加快信用债券市场创新发展,加强支持实体经济力度;完善ABS制度建设,加强跨市场融合;积极推动债券市场开放,为境外投资者提供更多便利;加强金融基础设施统筹监管,推进托管结算体系整合。

注:

1.本报告撰写成员:尹昱乔、黄稚渊、郑翔宇、王雨楠、王琳、王瑞、姚一帆。

2.发行量和托管量的统计不包括同业存单。同业存单全年发行量为17.97万亿元,年末余额为10.72万亿元。

3.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工具包括二级资本工具和其他一级资本工具。

4.其他金融机构包括财务公司、信托公司、租赁公司、汽车金融公司等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

6.包含企业债、公司债、中期票据、短期融资券、定向工具。

7.高等级信用利差=中债5年期AAA中短期票据到期收益率-中债5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

8.信用等级利差=中债5年期AA中短期票据到期收益率-中债5年期AAA中短期票据到期收益率。

9.期限利差=中债5年期AAA中短期票据到期收益率-中债1年期AAA中短期票据到期收益率。

责任编辑:刘颖  鹿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