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专家:面对疫情 全球须走出“恐慌和忽视”恶性循环

2020-02-14 12:02:18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2月14日报道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网站2月11日刊登题为《为新冠肺炎等传染病做好准备——我们能打破恐慌和忽视的恶性循环吗?》文章,作者是加文·亚梅,现将文章摘编如下:

世界卫生组织在2020年1月30日宣布,源于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是“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尽管研究人员很快识别这种病毒并对其进行基因测序,但在防范全球流行病方面,我们的准备不足导致全球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人数不断增加。这种病毒具有很强的传染性,很可能成为一种流行病。世卫组织已经启动一项6.75亿美元(1美元约合人民币6.98元——本网注)的预防和应对计划。

当流行病暴发时,全球卫生捐助者纷纷出手提供大量资金来抗击疫情。然后,正如我们在2014年至2016年的埃博拉疫情或2003年的“非典”疫情中所看到的那样,一旦疫情得到控制,捐助者就会转向其他关切问题。因此,我们从未真正着手建立一个切实有效的流行病防范系统。全球防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会执行董事彼得·桑兹将这一模式称为一种“恐慌和忽视的循环”。2月3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敦促该组织的196个成员国“投资于疫情防范”,不要“恐慌”。

不能“眼不见心不烦”

长期以来,全球公共卫生一直在与“眼不见,心不烦”的悖论作斗争。一旦某种疾病似乎得到了控制,政策制定者或资助者就对其视而不见,即便这种疾病存在死灰复燃的可能性。疟疾就是一个例子。从20世纪30年代到本世纪初,全球61个国家发生了75起疟疾卷土重来的疫情。在大多数情况下,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一旦这种疾病似乎得到了控制,政策制定者就会撤回对疟疾项目的拨款。

更近一些时候,西非暴发的埃博拉疫情也凸显了这一悖论。当疫情暴发时,人们很快发现许多卫生领域的重要全球公共产品长期以来面临资金不足的问题,其中包括地区和全球监测系统,以及流行病疫苗和其他技术的研发。

在西非埃博拉疫情发生后,一些令人鼓舞的迹象表明国际社会可能终于一起行动起来,以建立一个真正有效的流行病防范系统。多个独立调查小组和委员会就全球应对埃博拉疫情行动中的薄弱点进行了事后分析,并提出改革流行病防范系统的建议。拟议中的改革重点是加强国家防范疫情的能力;改善世卫组织对流行病的应对;调动新的资金用于流行病防范;加快研发控制疫情的医疗对策(疫苗、诊断和药物等)。

其中一些改革措施已经付诸行动。例如,2017年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成立了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以资助流行病疫苗的研发。人们还发起新的倡议,努力为控制疫情筹集更多资金,世卫组织的突发安全事件应急基金和世界银行的流行病应急融资基金就是两个例子。

长期面临资金不足

不过这些改革是否足矣——换句话说,它们是否足以应对未来的流行病风险?它们是否真正调动了足够的资金来建立一个强大的全球流行病防范系统?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们最近进行了一项研究。遗憾的是,结果并不能让人感到放心。

在研究中,我们评估了《柳叶刀》健康投资委员会所说的“全球机能”——即通过应对跨国威胁而使多个国家受益的全球卫生活动——获得捐助资金的趋势。“全球机能”包括三类基本活动:提供卫生领域的全球公共产品(比如为受到忽视的疾病研发新药和疫苗);管理跨境威胁(比如防范流行病传播);以及推动全球卫生领导和管理工作(比如确定全球卫生领域的优先考虑事项)。在2014年埃博拉疫情暴发时,这类活动长期以来面临资金不足的问题。

我们评估了2013年、2015年和2017年捐助者对卫生领域的年度资助、此类资助用于全球机能的比例,以及投资于国别活动(即只让个别国家受益的投资,不会对其他国家产生帮助)的比例。其中,2013年年度捐赠资金中只有23%(59亿美元)被投资用于全球机能,这个比例在2015年上升至29%(73亿美元),但2017年再度降至24%(70亿美元)。从2013年到2015年,促使这一比例大幅上升的主要原因是用于防范和应对流行病暴发——可能是应对埃博拉疫情——的捐赠资金大幅增加。然而到2017年,捐助者并没有维持他们在这方面的资金支持。

我们得出的结论是,研究结果“符合以下观点:人们在应对埃博拉疫情时出现了‘恐慌阶段,其间用于防范疫情的资金投入有所增加,而到了‘忽视阶段,这方面的资金投入随之减少”。

弥合缺口完全可行

在一项相关分析中,我们估计,每年至少还需要95亿美元才能弥合全球机能方面的总体资金缺口,其中包括每年再投入34亿美元用于流行病防范。乍一看,这笔资金似乎是个沉重的负担。但与不作为所带来的巨大经济损失相比,它显得微不足道。举例来说,一项研究估计,每年流行病风险导致的经济损失预计在5000亿美元左右(占全球年收入的0.6%)。

弥合这一资金缺口是完全可行的。分析显示,我们可以通过三种方法来建立一个可持续的融资机制,以弥合这一资金缺口。最重要的是,呼吁建立一个强制性的全球税收机制,从全球层面上动员资金。此外,还应集中资源和加强协调,以增加全球公共产品的供应,同时加强全球公共产品战略采购发挥的作用,比如集中采购疫苗。

只有在国际社会认真执行上述举措的情况下,我们才能建立一个强大、积极主动的全球流行病防范系统。此外,中低收入国家也需要加大对本国卫生系统的投入,以便全球能够更好地防范流行病传播。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打破先是恐慌继而忽视的恶性循环,避免病毒夺走许多人的生命,导致大规模经济损失。

【延伸阅读】英媒盘点关于新冠病毒的六大关键问题

参考消息网2月13日报道 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月12日发表文章称,新冠肺炎疫情依然严峻,不过,两个月以来,科学家对病毒的认识逐步加深,信息大幅度更新。文章摘编如下:

新冠病毒多危险?

这个问题包括预测新冠病毒会不会成为全球传染病以及死亡率的两个关键因素:病毒人传人到底多容易?感染者中有多少会出现致命性的严重症状。

死亡率很难准确计算。最初有些科学家说,新型冠状病毒的危险度似乎低于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单看确诊和死亡人数的比例,目前的数字确实不高。

现阶段,拿死亡人数除以确诊人数得出死亡率是大约2%,但是这种做法过于简单。一、成千上万的患者仍然在接受救治,结果未知;二、有多少症状较轻、未备案的患者呢?如果这个群体很大,那么死亡率会更低。

科学界现在和今后一段时间将密切关注的另外一个问题是,病毒是否会变异。目前看来,病毒比较稳定。不过这并不排除未来变异的可能性。

“人传人”多严重?

大多数病毒性呼吸道感染都是通过有症状的病人咳嗽和打喷嚏传播的。

现在急需明确答案的其他问题还包括:隐形传播,无症状、潜伏期患者的感染性;超级传播者(SARS、MERS疫情期间都曾出现超级传播者)。

SARS、埃博拉感染者只在出现症状后才有传染性,这样的疫情相对更容易制止:查清/隔离患者、检测接触者即可,但是无症状传播的疫情更难控制。

世界卫生组织说,新冠病毒的潜伏期为2-10天,获得更多数据之后,这个窗口可能缩小。

哪些人群最危险?

新病毒是否和已知的流感病毒一样、对免疫力更差的老年人和已有其他慢性疾病的人群——其中包括糖尿病、癌症、免疫力低下疾病等患者——威胁更严重呢?现在还不能下最后的结论。

值得注意的是,迄今确诊的数万病例中,婴儿和儿童病例很少。

新病毒有治疗办法吗?

科学家正在努力研发疫苗,预计今年年底前可开始人体实验。研发疫苗是为了防范未来。

许多医院已经在试用现有的抗病毒药物。不过,现在的治疗主要还是为患者缓解症状、维持生命,这包括输氧、输液、呼吸机等。

另外,患者还需要保证休息、摄取足够的营养和水,直到自身恢复足够的免疫力,击败病毒。

患者康复后会免疫吗?

首先,患者可以完全康复。感染冠状病毒的患者很多症状轻微,绝大多数都会完全康复。

中国卫健委专家说,症状轻微的患者一周内即可恢复。

康复之后,患者的身体确实会保留一些“记忆”——知道未来再次感染时如何抵抗。

但是,这种免疫力并不总是长期的、也可能不是100%有效,并且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降低。

如何控制疫情?

控制疫情的唯一办法是防止已感染者把病毒传染给他人。这意味着必须限制人员流动;加强防范措施;隔离治疗患者。

另外还有一个重大任务是:追踪/检测密切接触者。

目前人们还有这样的企盼:夏天会成为疫情的克星。

确实,流感、感冒等在冬季更加流行,但是MERS冠状病毒是夏季起源于沙特阿拉伯。

专家认为,新冠状病毒在高温季节肯定可以传播,但更重要的是传播的程度。

(2020-02-13 12:34:38)

【延伸阅读】印媒:隔离检疫仍是遏制传染病蔓延的有效工具

参考消息网2月14日报道 印媒称,隔离检疫(Quarantine)这种起源于中世纪的方法,或许仍是遏制传染病传播的一种有效的公共卫生策略。这个词来自意大利语,意为四十(天)。这个词诞生于中世纪,当时一场瘟疫毁灭了佛罗伦萨和威尼斯等繁荣城市的绝大多数人口。

据《印度教徒报》网站2月12日报道,在现代,随着对微生物及其引发疾病的方式有了更多了解,全世界范围的案例证明这种策略在遏制能够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新传染病方面卓有成效。在印度喀拉拉邦,这种策略有效遏制了早些时候的尼帕病毒和现在的新型冠状病毒的扩散,这两种源自动物的疾病目前没有已知的药物可以治疗。

报道称,如今的社会已经采用了世界卫生组织的检疫隔离指南,尽管这些措施经常引发争论,并且面临着人们总想逃避的风险,因为这些措施会剥夺部分个人权利并常常采取侵入性手段。然而,专家们认为,当公共健康处于危险之中时,即使没有出现症状,也应对人们实行隔离,因为疾病可能会在潜伏期内表现出来。在此期间,限制某人在公共空间中的活动,这样他或她就不会将社区其他人置于危险之中。

各国和世卫组织的医疗专业人员指出,新冠病毒的平均潜伏期为14天,据称通过飞沫传播——直接或间接接触。潜伏期是病毒在个体身上显示出疾病症状和体征有明显表现前所经过的时间。遏制传染的两个方法是将有风险的健康人置于隔离状态,并将有症状者送往医院隔离。

报道称,鉴于这种病毒的未知性质,目前已经将检疫隔离期确定为潜伏期的两倍。如果研究这种疾病的病毒学家未来提供更多数据,可以修改检疫隔离期。

一名公共卫生专家说,任何公共卫生战略要取得成功,都需要与公众达成共识,从而令检疫隔离成为一种自愿行为。人们遵循指令,牺牲自己的部分舒适,将使这项策略获得成功。

(2020-02-14 10:32:25)

【延伸阅读】英媒:美国批准首个治疗花生过敏药物

参考消息网2月6日报道 英媒称,美国已经批准首个治疗儿童花生过敏的医疗方法。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月2日报道,AR101(商品名为Palforzia)使用口服免疫治疗方法,儿童在6个月的时间里,在医疗监督下服用微量但数量不断增加的花生蛋白。

然后,使用者必须继续每天服用,以便对意外接触花生形成耐受。

该疗法并非治愈方法。而且制造商警告说,可能发生致命过敏反应的风险仍然存在。患者必须在饮食中继续避开花生。

报道指出,花生是美国最常见的食物过敏原。最近几十年来,西方各国受到食物过敏影响的人数有所增加。

虽然为花生过敏者脱敏的试验以前曾在美国和其他地方进行,但该药是得到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的第一种药物。这种药物尚未获准在英国使用。

Palforzia已经获准在年龄4至17岁之间的患者身上使用。该药呈粉末状,洒在食物上服用。

去年,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的科学家说,口服免疫疗法为花生过敏提供“保护,但并非治愈方法”,该治疗方法仅在患者继续服用少量过敏原时有效。

(2020-02-06 15:3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