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沃尔夫:特朗普若连任会“危及全世界”

2020-02-14 14:02:15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2月14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1日发表该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的文章认为,世界正经历历史转折点,需要极为明智和愿意合作的全球领导层,如果特朗普再次当选,很可能标志着决定性的失败。文章编译如下: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纵身一跃,重获自由。参议院共和党议员(米特·罗姆尼除外)正如人们所料,表现出赤裸裸的党派偏袒,放弃了宪法赋予他们为特朗普涉嫌滥用职权充当法官的角色。他们把这一决定推给将在11月总统大选投票的选民。特朗普将拥有诸多优势:热情的支持者、团结的政党、选举人团和健康的经济。看起来他很可能再次当选。

西方道德基础被动摇

特朗普可能再次获胜的最明显原因是经济。即便以他的标准而言,上周的国情咨文演讲也是夸大其词。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施蒂格利茨所指,以同类国家的标准衡量,美国在一些重要方面——尤其是预期寿命、就业率和不平等状况——仍然表现较差。此外,产出、就业率、失业率和实际工资在很大程度上仍在延续危机后的趋势。考虑到财政刺激的规模——财政刺激带来了巨大而持久的结构性财政赤字——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成就。尽管如此,许多美国人会觉得经济正在好转。这肯定会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发挥很大作用。

如果特朗普获胜,这场胜利很可能比他第一次获胜具有更深远的意义。美国民众两次选择一个典型的蛊惑民心的政治家,不可能被视为意外。这将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

特朗普获胜产生的最明显影响将是对美国自由民主制的影响。总统认为,他在任内的所作所为可以凌驾于法律或国会之上。他认为自己只对全体选民负责(更确切地说,对支持他的选民负责)。他还认为,政府中被任命的成员、公务员以及其所在政党的当选官员都应效忠于他自己,而不是任何更高的事业。

特朗普希望走多远,我们不得而知,共和国的制度将会让他走多远,我们也不得而知。

自由派民主党人会觉得自己遭到更严重的抛弃。认为西方是有一定的道德基础的联盟,这一想法将烟消云散。它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谋求保住全球地位的富国集团。作为民族主义者,特朗普会继续讨厌和鄙视欧盟,认为它既是理想,也是抗衡美国的经济力量。

美国最大敌人是自己

美国代理助理国防部长戴维·赫尔维最近撰文提到中国和俄罗斯对“基于规则的秩序”的所谓敌意。不幸的是,“基于规则的秩序”现在最强大的敌人是他自己的国家,因为这一秩序一直依赖美国的愿景和精力。凭借重商主义和双边主义,特朗普将目标瞄准全球贸易体系,发射了一枚智力和道德导弹。他甚至认为自己的国家是自身秩序的最大受害者。那么,问题不在于特朗普没有信仰,而在于他的信仰往往大错特错。

更广泛地说,特朗普的短期交易主义以及动用一切美国权力手段的意愿,创造了一个不稳定且不可预测的世界,不仅对于各国政府而言如此,对于企业也是如此。这种不确定性也可能在他第二个任期内变得更糟。任何形式的国际法治能否存续尚无定论。

存在诸多巨大的实际挑战需要去应对。然而,特朗普远非最强硬的美国人。他有一些实用主义。他喜欢做交易,不论这些交易可能多么不成熟。

或许最重要的问题(如果撇开避免核战争不谈的话)是全球公域的管理——尤其是大气和海洋。至关重要的问题是气候和生物多样性问题。采取行动应对威胁的时间所剩无几。特朗普政府对这些事业以及全球合作的理念抱有敌意,会让必须采取的行动变成不可能。该政府甚至似乎不承认公共产品是值得关注的一类挑战。

我们正经历历史转折点。世界需要极为明智和愿意合作的全球领导层。有这种预期也许很傻,但特朗普的再次当选很可能标志着决定性的失败。注意:2020年关系重大。

【延伸阅读】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拉开帷幕 特朗普嘲弄民主党对手遭驳斥

参考消息网2月4日报道 法媒称,在经历七轮辩论、无数集会、激烈的参选人冲突以及弹劾总统的努力后,美国民主党于当地时间2月3日在艾奥瓦州举行首场全国预选,以选出将在11月挑战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的人选。

据法新社2月3日报道,超过20位民主党人参与了提名之战,有些人甚至在一年之前就已开始活动。在离11月的选举日还有9个月之际,还剩下11人。

报道称,在通常的选举年份,艾奥瓦州会吸引美国全国的政治关注。但本次总统选举却不同寻常。

报道称,笼罩在大选进程之上的是特朗普的弹劾大戏。对弹劾案的最终表决将在2月5日举行,而在共和党主导的参议院,特朗普被宣告无罪几乎是确定无疑的。

另据法新社2月2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嘲笑他的政治对手而闻名,而民主党在艾奥瓦州召开的党团会议为他送来了新的素材。

报道称,辱骂和抹黑他人是特朗普今年连任竞选活动的重要内容。在艾奥瓦州民主党人为其总统候选人投票从而正式启动美国总统选举季的前一晚,特朗普对支持他的福克斯新闻频道主持人肖恩·汉尼蒂说:“我给他们每个人都起了昵称。”

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在民主党参选者中占据微弱优势。特朗普说:“我认为他是个共党分子。”

特朗普补充说:“我认为伯尼有点像社会主义者,但又不止是个社会主义者。”

桑德斯的自我描述是一名民主社会主义者。

特朗普说:“至少他忠于他的信仰。”与桑德斯形成对比的是他的竞争对手、同样呼吁改革的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

特朗普说沃伦“不忠于她的信仰”,然后开始谈论“疯狂的伯尼”——特朗普经常用于指代桑德斯的绰号。

在选票上紧随桑德斯之后的乔·拜登让特朗普“想到昏昏欲睡”。

特朗普说:“我看着他昏昏欲睡。睡不醒的乔。”这是他为这名美国前副总统起的绰号。

至于纽约市前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特朗普称他“很袖珍”。

特朗普如此描述与他同为纽约亿万富翁的布隆伯格:“他在辩论的时候需要站在一个箱子上。”

布隆伯格的团队回击了特朗普的言论。

布隆伯格竞选团队发言人朱莉·伍德在一份声明中说:“总统在撒谎。他是个病态撒谎者,他说的所有话都是谎言:他的假发、他的肥胖和他用喷雾伪装出来的晒黑的皮肤。”

背景资料:美国大选流程

据法国《回声报》网站2月2日报道,美国大选的初选将持续5个月的时间。从2月3日开始,美国选民将在夏季前投票选出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候选人,这两人将于11月3日开始进行争夺白宫宝座的第二轮选举。初选要经过一个漫长而复杂的流程,而其是否真正民主仍存在争议。

报道称,美国大选的初选不是直接选举:各州选民投票选出一些代表,这些人“承诺”支持某位候选人参加全国提名大会。民主党的全国提名大会将于7月13日至16日在密尔沃基举行,共和党的全国提名大会则将于8月24日至27日在夏洛特举行。因此,候选人要在全国提名大会之前最大限度地争取“承诺代表”们的支持。

初选将持续至6月6日,最后进行初选投票的是美属维京群岛。在艾奥瓦州(2月3日)之后,新罕布什尔州将于2月11日投票,随后是内华达州和南卡罗来纳州。3月3日将有15个州和海外美国公民投票,这一天也被称为“超级星期二”。至此结果虽然还没有最终确定,但是趋势已相对明朗:有近40%的“承诺代表”已被选出。

在每个州,获得15%以上支持率的候选人可成为“承诺代表”。有些州的初选面向所有选民,而有些州则只面向某党的拥护者,甚至仅向该党成员开放。有些州和海外领地喜欢组织“全体大会”,所有选民不分党派一起投票给自己支持的代表候选人。

为了能获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资格,候选人初选第一轮要得到大部分“承诺代表”(总计3979人)的支持。否则还要举行“超级代表”也参加的第二轮投票。这些“超级代表”是党内要人、州长、前总统或国会议员,他们将作为一个整体参加投票,其支持率占比为16%。

拜登2日在美国艾奥瓦州得梅因参加民主党初选活动(法新社)

(2020-02-04 12:07:39)

【延伸阅读】美媒分析:特朗普竞选连任的待办事项

参考消息网2月12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2月8日发表文章分析,特朗普竞选连任的待办事项包括:重新赢回郊区;争取黑人选民;扩大选举地图;获胜。文章编译如下: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和他的竞选团队正试图以一种咄咄逼人、资金雄厚但前途未卜的方式,解决谋求连任努力中最大的弱点,即重新赢得因特朗普的政策和行为而对他失去兴趣的郊区选民的支持。

他的竞选团队正致力于在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等竞争激烈的州重新赢得这些选民的支持,此前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这些选民选择了民主党。顾问们希望拿下明尼苏达州和新罕布什尔州这样的摇摆州以扩大11月的选举地图。

经济卖点吸引郊区选民

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官员们在积聚资金为这些努力提供支持,银行现在有2亿美元,筹资活动仍在迅速进行。他们在竞选初期就投放了电视广告,拨款600万美元用于在2019年的最后三个月“歌颂”繁荣的经济和低失业率。

目标之一是试图以广告吸引黑人选民以及郊区和高收入的白人选民。

然而,特朗普发出的讯息常常自相矛盾。尽管竞选的重点是吸引温和派,却同时也在借助脸书网站的广告与总统最核心的支持者接触,针对非法“移民”及其“入侵”美国的危险发出警告,并且谴责“弹劾骗局”,同时还在推动类似遏制移民等两极分化的政策。

这些富有煽动性和针对性的广告是郊区选民可能永远都看不到的,这反映了总体的竞选战略:保持他的保守派基础的活力,同时淡化他在郊区和有色人种社群中的问题。

特朗普想要赢得连任,就必须吸引更多的郊区选民和独立选民。

特朗普的顾问们将强劲的经济表现纳入大部分信息和政策计划中,特朗普本人将经济视为自己的名片,并且正在密切监测股市的波动。他的团队认为经济是他们在郊区最好的卖点之一。

竭力争取“厌恶者”的选票

总统的大多数助手承认,他的支持者基础不足以赢得连任,他必须吸引那些对他的行为感到厌恶并且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没有把票投给共和党的选民——尤其是高消费阶层的白人、郊区女性和自诩的独立选民。民调已经反复显示,这些人认为总统是种族主义者,或者性情令人不安,或两者兼而有之。

为此,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投放了一则“超级碗”广告,广告主人公爱丽丝·约翰逊是一名黑人女性,因与贩毒有关的罪名被定罪,而总统最终为她减刑。这位总统还在他的国情咨文讲话中授予一名年轻的非裔美国女孩“机会区”奖学金。

特朗普的顾问们不仅关注2016年他赢得的三个州,而且也关注佛罗里达州这个永远的战场,以及佐治亚州、亚利桑那州和北卡罗来纳州。

竞选团队还看到在新罕布什尔州以及明尼苏达州有拾遗的机会,这些州在最近的总统竞选中都把票投给了民主党人,但是2016年两党的票数差距非常接近。

在一次采访中,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伦娜·麦克丹尼尔说,他们拥有足够的资源能够吸引多个选民群体。竞选发言人蒂姆·默托说,他们一直打算争取各个阶层和年龄段的选民,“不管国会的民主党人当时试图对他做什么”。

等待明确的民主党对手

一个关键性因素将是民主党最终提名的候选人。对十多位共和党战略家和议员的采访显示,他们一致认为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将是他们最容易击败的民主党人,因为他们认为,他公开宣称的社会主义将帮助他们重新夺回郊区选民,并将此次竞选定义为一个选择。

当然,桑德斯的助手们对这一问题的看法截然不同。他们认为,如果在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等地重新获得工人阶级白人选民的支持,将撕毁特朗普2016年的选举地图。特朗普的一些顾问也赞同这一点。而且特朗普的顾问们对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前市长皮特·布蒂吉格获得的成功感到吃惊。

北卡罗来纳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凯文·克拉默说:“我们还没有一个正式的民主党对手。与不知名的对手较量总是比较困难。一旦有了对手,就能划明界线。”

(2020-02-12 17:02:54)

【延伸阅读】英媒文章:经济增长和低失业率是特朗普能否连任关键

参考消息网1月8日报道 英国《泰晤士报》网站1月6日发表一篇文章称,特朗普将经济增长、失业率下降作为自己的成就,从某种程度上讲这或许有利于他连任。

文章称,自从富兰克林·罗斯福1932年击败赫伯特·胡佛以来,只有三位候选人将在任总统赶下台,克林顿是其中之一。如果不考虑吉米·卡特击败在任总统杰拉尔德·福特(后者在未经选举的情况下取代名誉扫地的理查德·尼克松),那么只有卡特本人(被罗纳德·里根击败)和老乔治·布什(被克林顿击败)未能将在任总统的优势转化为第二个任期。

文章称,里根和克林顿一样,在第一次竞选时也具有经济疲软的选举优势。1980年,美联储忙于与猖獗的通货膨胀展开斗争,在推动里根上台的那次大选前几个月将关键利率提高到了20%。由于借贷成本和失业率上升,经济增长陷入停滞。在他执政的头几年,情况还将恶化,但他的连任竞选是在经济摆脱二次探底的背景下进行的。

文章指出,通货膨胀在1992年不是个问题,但在一段增长乏力的时期之后,失业率上升无疑是个问题。布什上任时的失业率为5.3%,是14年来的最低点。四年后,这个数字上升到了7.4%。无论地缘政治背景以及公众对美国在不久前发生的第一次海湾战争中所扮演角色如何,人们认识到疲软的经济将是布什与克林顿之争的关键决定因素。

两位数的通胀率和利率;失业率接近两位数。如今怕的就是这些看起来只不过是陈年往事——即便对负责随时防范它们可能(也许势必)会卷土重来的货币当局来说不是这样,对选民和培养他们的政界人士来说也肯定是这样。

文章指出,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经济呈现正增长,但平淡无奇。然而,至关重要的是,失业率已从4.9%降至3.5%。他极力主张维持低利率。尽管目前尚不清楚这是否对美联储的政策行动产生过任何影响,但把更低利率保持比预期更长的时间也帮助维持了经济,而且通胀没有抬头。

文章称,在2020年11月的选举之前,还会发表10份月度就业报告——1月10日将发表第一份。如果月度数据开始显示劳动力市场出现疲软,2016年显而易见的完美选举天平可能会对现任白宫总统不利。(编译/葛雪蕾)

(2020-01-08 06:44:01)

【延伸阅读】日媒分析美国2020年大选前景

参考消息网1月23日报道 日本《每日新闻》19日刊发英国《经济学人》周刊前主编比尔·埃莫特的文章称,特朗普能否在11月的总统选举中赢得连任将主要取决两大因素。文章编译如下:

2020年是尤为重要的一年。这是因为,11月有美国总统选举和国会选举。

2020年果真迎来了戏剧性的开头。美国总统特朗普毫无征兆地突然下令暗杀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这一命令下达不到两周时间,美国民主党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向参议院提交了弹劾特朗普的决议。

在围绕约9个月后开展的选举战进行分析之前,我们必须就美伊战争以及特朗普被罢免的可能性进行深入思考。虽然两种情况看起来不会真正发生,但“可能发生”这一事实无疑就是个冲击。

特朗普能实现连任吗?这取决于两大主要因素,一个是弹劾审判,一个是民主党候选人提名之争。

由于在参议院拥有半数以上议席,认为特朗普无罪的共和党希望短时间内完成弹劾审判,将特朗普描述成牺牲者。但是,也可能出现证实总统有罪的新情报。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掌握的证据可能给特朗普造成打击。关键在于,博尔顿是否愿意作证或发表正式声明。

民主党也有风险。最有实力的候选人是前副总统拜登,但拜登次子亨特在乌克兰活动的最新相关信息浮出水面,可能给拜登造成负面影响。预选中最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主张比较稳健、能够获得广泛支持的候选人获胜。

(2020-01-23 12:36:07)

【延伸阅读】德媒评析:谁能击败特朗普

参考消息网2月6日报道 德国《国际政治与社会》网站1月31日发表《美国前景》杂志特约编辑、《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哈罗德·迈耶森的文章《谁能击败特朗普?》称,在民主党党内初选中,桑德斯以及沃伦的崛起表明,他们所代表的社会民主政治得到了广泛认可。文章编译如下:

2月3日,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共和两党党内初选将在艾奥瓦州拉开序幕。民主党方面谁能先拔头筹,很难预测,是伯尼·桑德斯、乔·拜登还是伊丽莎白·沃伦?但是已经有一个赢家:美国社会民主主义。

左翼阵营得分上升

政治地震在艾奥瓦州并不罕见。作为在美国总统候选人党内初选程序中投票的第一个州,此前它经常使默默无名者成为领头羊,并将假定的领先者扔进历史的垃圾桶。在2008年的美国总统预选中,最终当选总统的奥巴马在这个白人比例过高的州赢得了民主党的多数票,从而让人们接受下一任总统可能是非洲裔美国人的想法。艾奥瓦州的结果不是初步决定,但非常重要。

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极有可能至少会成为共同热门总统候选人。他将与前副总统拜登分享这一位置。经验表明,只有最有动力的选民才能起大早去投票,这些选民很难受到影响。

过去两周的民调结果相去甚远。然而,桑德斯在这些民调中名列前茅。也许更关键的是,他在《得梅因纪事报》的民调中明显领先。这项民调的成功主要基于相当准确地预测首次参加初选投票者的比例。今年,《得梅因纪事报》的民调预测这一比例约为30%。桑德斯显然会从中受益,因为他得到了广泛的支持,尤其是在年轻人中间。然而,拜登的支持来自参加这些初选已有几十年的老年人。

左翼自由选民越来越将他们的支持集中在桑德斯身上,这也让他受益匪浅。这是以牺牲他的竞争对手、联邦参议员沃伦为代价的,后者像他一样批评美国的资本主义。不仅在艾奥瓦州的民调中,而且在全国范围的民调中,桑德斯的得分都上升了,同时沃伦的得分却下降了。

但是,在更为中左翼的阵营中,尚未进行类似的整合。在国家层级,中左阵营甚至比艾奥瓦州更为广泛,因为它还包括纽约前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他投入竞选角逐太迟,乃至无法参加艾奥瓦州、新罕布什尔州、内华达州和南卡罗来纳州的首轮初选。但是他已经为3月3日“超级星期二”举行初选的15个州花费了数亿美元。

桑德斯赢得年轻人

艾奥瓦州不应该成为一个指导性的州。与将于2月11日进行第一次预选的新罕布什尔州相似,艾奥瓦州的白人比例过高:只有3.5%的人口是非裔美国人,亚裔美国人和西班牙裔美国人分别占2.4%和5.6%。

桑德斯在新罕布什尔州的预期成功已经引起了警报。许多人认为,他击败特朗普的机会不是特别高——因为他的社会主义立场、他对发展中国家不同的左翼政权的热情以及他对全民医疗保险的支持。然而,在一些民调中,他的表现和拜登一样出色:两人都领先特朗普几个百分点。在这些对比中,所有其他有前途的民主党候选人要么微弱领先,要么与特朗普持平。

实际上,每个领先的民主党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因此他们的任何一位在11月的选举中都没有明显优势。拜登在非裔美国人和年长者中优势显著,但在年轻人中却很少得到支持。桑德斯获得青年的支持,这是美国近代史上其他候选人从未有过的,但是他在老年人中较弱,后者可能也是一些相对少数温和的共和党人,他们拒绝支持特朗普,在2018年国会选举中把票投给了民主党人。

许多民主党人都声称把票投给最有可能在11月击败特朗普的候选人——但实际上目前几乎无法预测谁最有可能做到这一点。

这是否意味着美国的特殊地位即将结束?桑德斯以及沃伦的崛起表明,他们所代表的社会民主政治得到了广泛认可。

(2020-02-06 15: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