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精神

2020-03-18 07:08:44 读者 2020年6期

卡尔维诺

我停下来打量他们。

他们在干活——大半夜的,在一条偏僻的街上,在商店的门板上动手脚。

这是一块很重的闸门门板。他们正用一个铁门闩当杠杆撬门板,但门板还是一动不动。

我当时正在闲逛,一个人,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要去。我就抓住那个门闩帮他们一把。他们挪了点地方给我。

我们不是同时在使劲儿。我就叫:“嗨,往上!”站我右边的人用他的肘子捅了捅我,低声说:“闭嘴!你疯了!你想叫他们听见吗?”

我晃了晃脑袋,就好像是说我不过说溜了嘴。

这事儿颇费了我们一段时间,大家都浑身是汗,但最后我们把门板撬起到足够一个人从下面钻进去的高度。我们互相看看,十分高兴。然后我们就进去了。他们让我提着一个口袋,其他人把东西拿过来放进去。

“那些烦人的警察千万别出现!”他们说。

“对!”我说,“他们真是讨厌!”“闭嘴!你没听见脚步声吗?”他们每隔几分钟就这么说一次。我很仔细地听着,有点害怕。“不,不,不是他们!”我说。

“那些家伙总在你最不希望他们出现的时候到来!”其中一个人说。

我晃了晃脑袋。“把他们统统杀掉就行了。”我回答。

然后他们派我出去,走到街角,看看有没有人过来。我就去了。

商店外面,在街角,另有一群人扶着墙,弓着身子,慢慢朝我走过来。

我就加入他们。

“那头有声响,在那些商店边上。”我旁边的人跟我说。

我探头看了一下。

“低下你的头,笨蛋,他们会看见我们,然后再次逃走的。”

“我在看。”我解释说,同时在墙边蹲了下来。

“如果我们能不知不觉地包围他们,”另一个人说,“我们就可以活捉他们了。他们没有多少人。”

我们一下一下地移动,踮着脚,屏着气。每隔几秒钟,我们就交换一下眼神。

“他们现在逃不掉了。”我说。

“我们终于可以在现场捉拿他们了。”有人说。

“是时候了。”我说。

“厚颜无耻的混蛋们,就这样撬门而入!”有人吼道。

“混蛋,混蛋!”我重复着,愤怒地说。

他们派我到前面去看看。我就又回到店里。

“他们现在不会发现我们的。”一个人一边说着,一边把一包东西扛在肩上。

“快,”另外有人说,“让我们从后面出去!这样我们就能在他们的鼻子底下溜走了。”

我们的嘴角都挂着胜利者的微笑。

“他们一定会倍感痛心的。”我说。于是我们潜入商店后面。

“我们再次愚弄了那帮笨蛋!”他们说。但是接着一个声音响起:“站住,谁在那儿?”灯也亮了。我们在一个柜子后面蹲下来,脸色苍白,相互抓着手。

随后,我们冲了出去,拼命奔逃。“我们成功了!”我们大叫。我绊了几次脚后,落在了后面。我发现自己混在了追赶者的队伍里。

“快点,”他们说,“我们马上要赶上他们了。”

所有的人都在那条窄巷里奔跑。“这边跑,从那里包抄。”我们叫着,“快,快,他们跑不了啦。”

我设法追上逃跑者中的一员。他说:“干得不壞,你逃出来了。快,这边,我们就快甩掉他们了。”我就和他一起跑。

过了一会,我发现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在一条弄堂里。有人从街角那里跑过来,说:“快,这边,我看见他们了。他们跑不远的。”我跟他跑了一阵。

然后我停了下来,大汗淋漓。周围没人了,我再也听不见叫喊声。我站着,两手插在口袋里,开始走,一个人,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要去。

(孤山夜雨摘自微信公众号“易象读书”,李晓林图)

读者 2020年6期

读者的其它文章
潘妮
朝露
风度
森林的夜与静
与时间赛跑
文字形象的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