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剧套路:原生家庭压榨“美强惨”

2020-03-24 04:16:59 《环球时报》 2020-03-24

本报特约记者 罗晓汀

托尔斯泰说过,“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但近几年热播的国产都市剧中,女主不幸的理由却是相同的——原生家庭。前不久播出的都市剧《安家》中,女主房似锦的遭遇,似乎让观众再次感受到被原生家庭支配的恐惧。从《欢乐颂》到《都挺好》,原生家庭的奇葩父母接连走红,“原生家庭梗”几乎成为爆款电视剧必备套路,但这个梗越用越烂了。

小众概念变网红话题

电视剧《安家》中,孙俪饰演的房产中介店长房似锦可谓都市成功女性典范,但她却有个很能“作”的母亲潘贵雨,后者的“战斗力”是“樊胜美妈妈”几倍。潘贵雨张口就管女儿要100万给弟弟还房贷,被拒绝后直接跑到女儿工作和居住的地方大闹一通,以此胁迫女儿给钱。剧集播出后,与“原生家庭”有关的多个话题迅速蹿上热搜。

原生家庭原本是一个社会学概念,指某人与其双亲组成的家庭。但电视剧《欢乐颂》(2016年)中樊胜美的“吸血鬼父母”多次冲上热搜后,这个小众概念突然变身“网红话题”。《欢乐颂》中亲人只想“榨干”樊胜美——不仅要她赚钱供养父母,还要为哥哥贷款买房,由此掀起原生家庭的全民讨论热潮。从此,原生家庭梗开始频繁出现在国产剧中,尤其是包含家庭元素的都市剧。

“比惨”越来越狗血

樊母尽管霸道无情,但对待樊胜美既有残忍也有苦苦哀求,人物逻辑在线。樊胜美原本因为贪慕虚荣并不受观众待见,但人物形象后期凭借原生家庭梗更加丰满,角色反倒大受同情。2019年的《都挺好》中,苏明玉不受母亲待见的原因仍有较为细密的铺垫。但与《欢乐颂》不同,《都挺好》中的原生家庭问题,几乎成为贯穿全剧的核心主题,原生家庭梗的使用被进一步固化。

《安家》中房似锦前期的冷漠好胜与独立自强,让观众仿佛看到樊胜美和苏明玉的合体,而房母则成为加强版樊母,只会变着法子向女儿要钱。本剧大结局也未交代潘贵雨的生死,因为角色的“任务”已经完成。去年12月播出的《精英律师》中,精英秘书栗娜则摊上酗酒耍无赖的父亲,也只能令观众感到“纯粹的恶”。

如果说《欢乐颂》《都挺好》还试图讨论应该如何解决原生家庭问题,《精英律师》和《安家》则对于原生家庭的意义、给主角带来影响避而不谈,戏剧冲突设置越来越极端,原生家庭梗甚至已经成为吸引热度的工具。有编剧称,虽然知道剧情狗血,但编写剧本时平台和制片方会提供过往成功模板,原生家庭梗正是其中之一。

“套路”会一直重复吗

过去的国产剧中,原生家庭并不是戏剧冲突的重点,即使在所谓“家庭伦理剧”中,最常见的也是出轨和婆媳冲突。1999年播出的《牵手》常被视为国产家庭伦理剧发展之始,婚姻危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国产剧主要故事类型,后来的《双面胶》《媳妇的美好时代》等家庭伦理剧则将“婆媳矛盾”推上高潮。

但扎堆的出轨、婆媳题材逐渐让观众产生审美疲劳,都市剧编剧急需新鲜元素。《欢乐颂》中的樊胜美父母则似乎瞬间带来新思路,原生家庭梗让“奇葩父母”替代“恶婆婆”成为反派,吸引观众追看并引发社会讨论。“原生家庭梗”原本应为塑造人物个性服务,最后却成为利用女主“美强惨”人设展开戏剧冲突、制造噱头的工具,例如《安家》中男女主都需要面对并化解原生家庭带来的困扰。《欢乐颂》之后,原生家庭梗已进入流水线模式,女主人设也迅速同质化,原生家庭梗也必然走向套路化。

其实“套路”本身并没有问题,经过实践验证的成功模板也确实招观众喜欢,但重复的虐心梗、糟心妈,还有雷同的台词和受虐的女主,真的能一直留住观众的视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