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女博士在田园里找到商机

2020-03-25 02:50:18 《伴侣》 2020年1期

老歌

本文主人公江宇虹

江宇虹在教儿子修剪灌木

她是昔日的上海高考文科状元,留学获得博士学位后成为一家外资企业金领,拥有自己的云计算高科技企业。为了让自己的孩子吃到安全食品并能成长在一片蔚蓝天空下,她自办农庄。当儿子在优良生态环境中成长时,敏锐的她嗅到了商机,为北京CBD和金融街世界500强跨国公司中的200余家企业和3万多个高收入家庭提供个性化有机蔬菜。短短6年时间,她利用互联网+模式成功打破时空限制,先后建立了北京、上海、杭州、深圳等地的8个自营农场,通过拓展民宿、儿童自然教育等休闲农业服务,实现多领域跨产业融合发展,年销售额逾亿。

              金领厌倦都市霓虹

江宇虹出生在上海徐家汇一个高知家庭,妈妈是上海的名医,父亲是一名飞机设计师。在良好的家庭氛围熏陶下,江宇虹高考后远赴海外求学,在英国伯明翰大学商学院获得DBA和市场学硕士学位后,又继续在世界顶级学府英国剑桥大学攻读西方艺术史,26岁获得管理学博士学位,回国后担任戴尔公司大中华区高管,后开办了自己的云计算服务公司,专门为跨国集团提供数据分析。岁月流逝中,外表光鲜眩目的都市生活却让她感到一种莫名的压抑,上下班遇到的每个人看上去都很疲惫,虽然相互报以礼貌性的微笑,但很难看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喜悦。

2010年,江宇虹怀孕了。作为一位准妈妈,她对食品安全非常重视。她决定换一种活法,自己去种菜。丈夫苏宇对她非常支持,于是他们在北京五环外顺义区高丽营镇的荒郊租了20亩地,自己动手画图纸盖房子安装太阳能,在一片废墟上建起了爱巢。此后连麦苗和韭菜都分不清的江宇虹每天驾着拖拉机开荒种地,这一幕她自己做梦都没有想过。很快,她在农庄里养起了鸡鹅、兔子、牛羊,种上了黄瓜、茄子、西红柿等10多种果蔬,实现蔬菜、水果和肉蛋奶自给自足,过上了怡然闲适的乡村生活。

每天,江宇虹最喜欢去大棚里看生机勃勃恣意生长的蔬菜,她随手摘起鲜绿的非洲冰草,掐下顶端的嫩芽,直接送入口中咀嚼,满口生津,她感到大自然带给人的感动是没办法用金钱去衡量的。儿子“大苹果”会走路后,农庄成了他撒欢的乐园,每天坐拥大自然,呼吸着纯净的空气,随手从地里拔个胡萝卜就吃,钻鸡窝找鸡蛋,赶着羊去挤奶,爬上山楂树将果子摇落一地……看着儿子在田园中快乐地成长,满满的幸福感洋溢在江宇虹心底。至此,初为人母的江宇虹对自然有了全新的认识:“植物是需要交流对话的,土地是懂得被尊重与回馈的。

            归隐田园发现商机

2010年归隐自然之时,江宇虹还经营着自己的云计算公司,处于一边办公一边务农的状态。家里的20亩地种不过来,她干脆把员工和白领高管朋友们都叫来种地。本以为他们会嫌脏嫌累,可谁知大家一干起农活来别提多高兴了。更令江宇虹始料不及的是,她竟然不知道如何处理丰硕的果实。一棵山楂树结果上百斤,20亩菜地里的青豆、番茄、黄瓜一块儿疯长,少说也能收获上千斤,自家根本吃不掉。看到豆子烂在地里,江宇虹急得团团转。为把蔬菜处理完,江宇虹把认识的人都搜罗了个遍,央求着把蔬菜送给他们。因为是自己种的菜,不施农药和化肥,既耐储存口感又很棒,很多朋友都希望她能长期为大家供应蔬菜。一家IT跨国公司的朋友直接找到她,表达了想租几块地委托给她打理,以后不定期组织员工到农庄郊游,再到大棚里采摘新鲜有机蔬菜作为福利发放给员工的创意。这让江宇虹一下看到了商机,也意识到让更多的人吃到安全食物是一件有价值的事情。于是江宇虹萌生了将这种田园式的体验做成一个项目的想法。不料,远在上海的妈妈首先站出来反对,“虹虹,送你去剑桥读书,可不是为了让你来种地的,别忘了你是高知啊!”为了说服妈妈,江宇虹专程飞赴上海把妈妈接到北京的农庄,当她看到那么多人开心地在农庄摘菜时,终于理解了女儿。而且江宇虹也不时地给妈妈带去自己种的水果、蔬菜和农场的鸡产的土鸡蛋,妈妈吃得爽口舒心,最后竟要求女儿给她专供安全的有机蔬菜。

江宇虹的互聯网农场

没有了包袱,2012年,江宇虹在自己没有投入太多资金的情况下,在北京市昌平区流转下500亩地200多个大棚种蔬菜创业。每个大棚里的地是客户预付费租的,企业每年只要预交几万元租金和服务费。企业每年根据江宇虹提供的蔬菜品种单选取要种植的品种,由江宇虹负责种植和维护。蔬菜成熟后采摘并分装好配送给客户,客户免费享受每年48次有机蔬菜配送服务。同时客户还可以参与到农庄建设中,感受农作物的成长,还可时常到农场来旅游或做农活。这样,江宇虹只是按需生产并且负责管理菜地,卖的是服务而不是菜。这样她既不用投入太多资金,又避免了库存积压的风险。准确地说,这个农庄项目采用的就是“零成本”“零风险”“零库存”的众筹模式。

在耕作技术上,江宇虹采用绿色可持续的种植方式,地里剩下的菜叶子经过发酵做堆肥,可改良土壤肥力,为作物提供天然营养。同时,农庄采取臭氧消毒的方式,旨在将病虫害发生几率降到最低。还利用中药提取物预防病害,利用虫吃虫生物原理来应对虫害。尽管生物制剂成本会比农药贵十几倍甚至几十倍,而且实施起来比较麻烦,但这个成本体现在菜价里并非不可以接受,比如不上农药导致每斤蔬菜价格提高1元,消费者还是能够承担的。

在农庄运作管理上,江宇虹学以致用发挥特长,整个农庄被包装成一个智能大脑,每个地块都通过IT系统严格监控,一台电脑便能操控所有大棚。比如卷帘机什么时候打开,决定蔬菜的光照时间;风口什么时候打开,决定大棚的温度、土壤的湿度和病虫害发生率。这些数据,管理者都可以远程监控。在大棚里,每天的生产任务会直接发到农民手机上,农民凭借一部智能手机就能管理上百亩菜地。如农民接到了清除某一地块杂草任务指令,任务完成后农民需要上传手工除草的照片,这些生产流程和图片等数据通过与互联网平台对接,消费者在手机上就能见证整个生产过程。江宇虹的农庄是北京唯一没有围墙的农场,并引入了标准严苛的欧盟PSG认证(参与式认证),在种植合同中向客户承诺,绝对不使用化肥和农药,若有一棵蔬菜出现农残将10倍赔偿。

          自然教育不忘初心

花香蝶自来。2012年1月15日,农庄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大客户——甲骨文公司,农场专设12个大棚为甲骨文公司职工的家庭提供蔬菜。而今8年间农庄已发展到600多个大棚,从最早的昌平基地发展至今,还拥有了内蒙赤峰农场、河北肃宁等8家农场,规模达到12250亩。最初农场只种黄瓜、茄子和西红柿,现在仅蔬菜就有60多个品种,还有昌平的苹果、上过太空的乌鸡、大山里的蘑菇。目前,农庄拥有3万多个家庭会员,以及200多家世界500强企业会员。

孩子们在体验中得到快乐

江宇虹的初衷是想让孩子吃得安全,让孩子体验到农业的美妙。当敏锐的她看到儿子大苹果在农庄里尽情撒野撒歡释放天性时,江宇虹油然萌生了将有机菜种植拓展到儿童自然教育领域,再延伸至近年走红的文化创意与乡村民宿产业,把农业做成一张时尚的名片的念头。为此,2012年9月,江宇虹成立了儿童自然教育促进中心,积极推广孩子们的田园实践,吸引了北京不少私立幼儿园和早教机构参与。双方合办一些课程,鼓励更多的孩子走进自然,体验与自然打交道的乐趣,体验作为一个自然人“最初的快乐”。果然项目一推出,就吸引了很多家长的目光。从2014年起的每个双休日上午,这座昌平郊外农庄都会驶进一辆辆大巴车和众多私家车,家长们为了带孩子来种菜,喂兔子喂羊,不惜在路上花费几个小时。旨在让小宝贝们感受生命的神奇力量,认识各种蔬菜和工具,给孩子的生活多一点色彩,这样既能锻炼孩子的动手能力,又能提升孩子的认知能力和思维能力,最终给孩子们带来不一样的快乐。

孩子们在体验采摘蔬果

城里孩子很少接触土地,在这里,爸爸妈妈可以和孩子一起规划自己的小小菜园,了解蔬菜种植技巧,并在工作人员指导下学习种菜、浇水和施肥,忙得不亦乐乎,玩得非常尽兴,就连发现一只小小的蚯蚓也能让他们刨根问底。在农庄里,大人们也能发现很多新奇果蔬,红色秋葵、黄色飞碟状西葫芦、青绿的水果番茄……农庄还通过举办妙趣横生的赶鸭子,创意十足的扎稻草人,古香古色的古法造纸,脑洞大开的诗经楚辞识百草,天马行空的蔬菜印画以及吟唱围炉诗话和四季旋律等亲近自然的艺术体验活动,让孩子们沉浸在另一种自然教育方式当中,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度过快乐的一天,促进儿童艺术思维的发展。2015年,江宇虹又腾出两个大棚专门作为亲子厨房。大伙儿在这里可以一边劳动一边做菜,从前单调的蔬菜大棚增加了煮火锅、磨豆浆等丰富的体验活动。这样,每个家庭每天只需花费200多元,就不仅可以将采摘的果蔬带走,中午还可以享受一顿美味的自助火锅。到2017年3月,江宇虹的农场已经和北京的600多家幼儿园联合举办了数千场各类型儿童自然教育活动,让十几万名孩子学会怎么和动物、植物相处,在孩子们幼小的心灵中植入了对自然的敬畏。

江宇虹针对中国儿童的特性,历时半年和上海东方幼儿园的幼教专家们共同开发了挖掘孩子自身创造力的自然教育课程体系,有蔬菜作画、拌沙拉、菜园害虫标本制作等多个寓教于乐的项目,这些正好也是传统教育最为缺乏的课程领域。这个农场版的迪斯尼,将给每个孩子留下最美回忆。现在,这个自然教育基地不仅仅是个农产品的生产基地,更像是一个大型的自然亲子活动乐园。当然,最初反对江宇虹成为“农妇”的母亲,也开始支持她的事业。每当江宇虹的母亲来到农场看见这么多家庭在农庄里开心地进行摘菜、做饭等亲子活动,就觉得江宇虹是真正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江宇虹正是带着知识分子特有的社会责任,在抓住商机同时,也给自己寻找到一种负责任的生活方式。自然教育待燎原,江宇虹的未来不是梦。

责编/伊和和

E-mail:[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