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之过? 连环欺骗将逼婚的母亲推上不归路

2020-03-25 02:50:18 《伴侣》 2020年1期

继胜

“北漂”青年宋西明,是典型的“丧一代”:他不恋不婚,低欲望,不攒钱买房买车,只享受单身的自由与安逸。2018年,宋西明28岁了,远在湖南省衡阳市的母亲严晓霜对他疯狂逼婚,最终却将自己推上不归路。这对悲情母子背后,有着怎样撕心裂肺的故事?

           儿子沦为“丧一代”,单亲妈妈装病逼婚

2017年国庆小长假,“北漂”男孩宋西明回老家探亲。严晓霜问了几句儿子的工作情况,便话锋一转:“你平时工作忙,没机会接触异性。这次在家休息7天,我给你安排了5场相亲,总有一个会适合你吧。”宋西明眉頭紧蹙:“沙发还没坐热就逼婚,你烦不烦?”“你11岁我就跟你爸分开了,一个人养大你容易吗?你一天不恋爱结婚,我的心就悬着。”说着,严晓霜哽咽落泪。宋西明最怕妈妈的眼泪,就连忙说:“听你的,去相亲还不行吗?”内心却十分抵触……

宋西明1990年出生于湖南省衡阳市,毕业于北京名牌高校,是北京一家宽带公司的技术人员。与许多“90后”一样,宋西明身上也凸显着“丧一代”的典型特征:不攒钱买房买车,不恋不婚,低欲望,没有人生规划,享受单身的自由与安逸。每天上下班,宋西明不挤公交,只约快车专车;他租住在小而美的公寓,从不自己做饭,要么吃泡面、饼干,要么点外卖。宋西明还热衷旅游、健身,办了20多种VIP卡。虽月薪8000元,却是典型的“月光族”。

2016年8月,宋西明刚满26岁,严晓霜就开始频繁打电话催婚。宋西明如实道出苦衷:“我哪敢找女朋友啊?现在恋爱成本太高了,给女友买个包,送双鞋,再吃两顿饭,一个月工资就没了。而且现在的好多女孩任性、矫情,我才不希望另一个人扰乱我的生活呢。”严晓霜训儿子:“难道你打算一辈子不结婚,孤独到老吗?”“比我大的剩男剩女一抓一大把,你放心,40岁之前,我会解决个人问题。”儿子的话,让严晓霜有了深重心结。

严晓霜时年51岁,是医药集团公司的会计。从2016年9月至今,她给儿子打了100多个电话,十有八九都是催婚。刚开始,宋西明还耐心听,后来干脆挂断或关机。儿子总说工作忙,没机会接触异性,严晓霜便托同事、亲友趁小长假为他介绍对象……

第二天,宋西明赶到雁峰公园,与第一位女孩见面。宋西明根本不想恋爱结婚,待了不到半个小时,他就找借口告辞。一进家门,严晓霜便兴冲冲地凑上来问:“怎么样,还满意吗?”宋西明瓮声瓮气地说:“不来电。”

此后,宋西明天天在妈妈的逼迫下出去相亲。他心不在焉,甚至连女孩长相都没看清就离去,结果可想而知。10月7日,宋西明返京后,严晓霜继续打电话疯狂逼婚。宋西明不胜其烦,索性将手机放到一边,时不时敷衍两句,直到妈妈说累了自动挂断电话。

2018年2月9日,离春节还有一个星期。严晓霜一天一个电话,问儿子女朋友定下来了没有。宋西明撒谎:“相了几次亲,没遇到合适的。”“没关系,春节回家,我再安排你相亲。”

这给宋西明带来更大的恐慌。纠结中,他决定与4个处境相似的大龄同事去海南旅游过年。2月11日,宋西明将想法告诉了妈妈。严晓霜哭了:“同事的儿子在新疆打工,春节都赶回来了,你就忍心让妈妈一个人过年吗?”宋西明硬着心肠挂断了电话。

腊月二十九那天上午,宋西明收拾好行李,准备与同事飞赴海南过年。正要出门时,妈妈突然在微信里给他留言:“儿子,我不想再隐瞒你了。3天前被确诊为晚期乳腺癌,也许这是我最后一个春节了……”刹那间,宋西明的心被撕裂了。妈妈的生命进入了倒计时,他必须守在她的身边。

宋西明火速在网上退掉航班,抢到了一张飞赴衡阳的机票。想起妈妈独自抚养自己的艰辛,宋西明泪水洒了一路。大年三十中午,宋西明回到家。让他意外的是,妈妈并没有去医院,也不见丝毫病态,而是正忙着张罗年夜饭。严晓霜歉意地说:“对不起,我向你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如果妈妈不说自己得了癌症,你不会回家的。”

宋西明愤怒了:“你怎么能这样?知道我这十多个小时是怎么过来的吗?”严晓霜脸上挂不住:“你漠视亲情有错在先,我不得不撒谎。这次我给你安排了4场相亲,正月初四开始见面。如果不想妈妈烦你,就早点将女友确定下来。”“开口闭口就是相亲、逼婚,你单身快20年了,为什么不再婚?”宋西明怒怼妈妈。“还不是因为你!如果不是担心你受继父欺负,我早就再婚了。”母子俩爆吵,除夕的喜庆氛围荡然无存。

    儿子租女友骗老妈, 信以为真的母亲借钱落空

正月初二,严晓霜要陪儿子去商场买衣服,为后天的相亲做准备。可宋西明已在手机上订了返京车票,决意逃避相亲。他语气温和地说:“有人为考验女方是否势利,故意穿旧衣服旧鞋子去相亲。我希望未来的另一半不爱慕虚荣,爱的是我这个人,置办新行头就免了吧。”严晓霜也默认了。

次日,严晓霜去同事家拜年。妈妈前脚刚走,宋西明就拖着拉杆箱往火车站赶。临走前,他给妈妈留下一张纸条:“妈,对不起,我不想再跟你吵,只得以这种方式与你告辞。

2018年6月17日,严晓霜在微信里给儿子发了一张与男友王向河的合影。她告诉儿子:“他是你未来的继父,你也尽快带女朋友回家。”

原来 2018年4月,严晓霜经人介绍,与本地男子王向河相识了。他大严晓霜5岁,是钢铁集团中层干部,6年前妻子车祸离世。他经济条件优越,独生女已结婚成家,没有任何负担。几次约会后,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

得知妈妈恋爱了,宋西明为母亲高兴的同时,也安慰道:“请给我点时间,我一定会遇见精神和灵魂高度契合的女孩。”其实,宋西明又在忽悠妈妈。他之所以不恋不婚,除了向往自由,害怕担责,还有深层原因:大城市结婚成本太高。他亲眼目睹了一个北漂男同事,在北京买了一套婚房,花费了一家三代的所有积蓄,还承担着高额房贷。一场婚礼又花了25万元,几年过去,夫妇俩还在艰难地还贷。因此,宋西明压根就没有结婚的欲望。他打算35岁后开始每年存点钱,老了住养老院……

8月13日,宋西明接到妈妈的电话:“我的年假到了,后天就去北京看你。”妈妈明显是为逼婚而来,宋西明压力骤增。几番思索,他想出了一条妙计……

当晚,宋西明在网上发布“租女友”的信息。很快,一个名叫李瑶的女孩与他取得联系。次日,两人在朝阳公园见面了。通过了“面试”后,李瑶向宋西明提要求:仅仅假扮女友,日薪600元。宋西明答应了。

随后,宋西明煞有介事地与妈妈视频:“我找到女朋友了,你未来的儿媳妇温柔漂亮,我很爱她。”严晓霜高兴地说:“太好了!妈妈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8月16日,严晓霜风尘仆仆地赶到北京。在宋西明的要求下,李瑶赶过来陪“准婆婆”吃晚饭。出现在严晓霜眼里的李瑶亭亭玉立,笑容甜美,言行举止大方得体,一看就受过良好家教。严晓霜乐得合不拢嘴,给李瑶封了一个2000元红包做见面礼。席间,李瑶一口一声“阿姨”叫得挺亲切,并热情地给严晓霜夹菜,还不时用甜蜜的眼神看宋西明。严晓霜心里甜滋滋的。

严晓霜在北京待了一个星期。李瑶按照合约,过来陪“准婆婆”吃了两顿饭,游览了一次颐和园,就借口工作忙隐身了。因宋西明与李瑶配合得天衣无缝,严晓霜丝毫没看出破绽,完全沉浸在虚假的幸福中。8月24日,宋西明送走了妈妈,就将1800元酬劳付给了李瑶,从此两人再无联系……

2018年国庆节,严晓霜催问儿子什么时候结婚。宋西明长叹一声:“婚房都没有,结啥婚?”很快,严晓霜从网上了解到,很多“北漂”在北京买不起婚房,就将家安在了与北京一河之隔的河北燕郊。她便与儿子商量:“你跟李瑶在燕郊买婚房好吗?”宋西明说:“你想问题太简单了,燕郊一套两居也得200多万元。”“首付我想办法,你和李瑶还贷。”

据宋西明的父亲宋君良回忆,国庆长假期间,严晓霜就把他约了出来,要求他出资50万元给儿子凑婚房首付。宋君良是普通工薪族,与第二任妻子育有一女,他没有这个经济能力,只给了严晓霜5万元。

那些天,亲友常接到严晓霜打来的借钱电话。大家质疑她的偿还能力,均以各种借口婉拒了。

王向河回忆说,2018年11月,严晓霜期期艾艾地说:“我想给儿子凑首付,你能不能借我50万元?”严晓霜开口就借50万元,让王向河非常反感。他说:“我是有点存款,但都买了长期理财产品,3年内取不出来。”

      用房款首付买跑车, 妈妈逼婚却逼得自己走投无路

2018年12月,严晓霜告诉儿子:“你赶紧去燕郊看楼盘,妈妈给你140万元做首付。”宋西明调侃道:“妈,你是不是中彩票了?”严晓霜谎称:“这些年,妈跟人合伙做药材生意,挣了些钱。”

原来妈妈是隐形的百万富翁!先将妈妈的钱弄过来再说呗!巨大利益诱惑下,宋西明用图片编辑软件,PS了一张与李瑶去燕郊看楼盘的照片。然后,他给妈妈发微信:“婚房定下来了,101平方米的大两居,2.1万每平方米,全款下来212万元。”严晓霜连发两个“OK”表情,当即将140万元转给了儿子,并说:“为了你买婚房的事,我跟王向河分手了。只有当你借钱时,才能真正看清一个人。”

原来,自从严晓霜开口借钱后,王向河顾虑丛生:她的儿子要买婚房、装修、办婚礼、生宝宝……她就是一个花钱的无底洞。2019年2月,王向河向严晓霜提出了分手……

处于亢奋中的宋西明,丝毫没有顾及妈妈失恋的痛苦。他在视频里告诉严晓霜:“我这两天就交首付。”那几天,宋西明在思索如何处理手头这笔巨款。3月15日,他跟随一个朋友去五环外的跑车俱乐部飙车。那里聚集了一群三四十岁的单身男士,他们不恋爱不结婚,个个身着名牌,开的是名车,还美其名曰“单身贵族”。遇到小长假,他们就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生活自由、潇洒、奢华。这也是宋西明梦寐以求的生活,蓦然间,他为购房巨款找到了去处……

随后,宋西明瞒着妈妈,花53万元购置了一辆雷克萨斯跑车。在缴纳3万元会费后,他也成为跑车俱乐部的会员。双休日,宋西明与朋友们在郊外飙车,中午大家AA制吃美食,傍晚再驾车回家。除此之外,还用妈妈给的钱买了许多奢侈品。身边人不明真相,还以为他是“高富帅”。听的恭维多了,宋西明渐渐迷失了自我。

9月2日,严晓霜下班等公交车时,偶遇儿子一位高中同学的妈妈。对方惊讶地问:“你还坐什么公交车呀?宋西明的同学都在疯传,说他发达了,在北京开跑车,出入的都是星级酒店。你让儿子给你买辆车,免得挤公交车辛苦。”儿子真有这等本事?自己为何从未听说?严晓霜坠入云雾中。

回到家,严晓霜拨通儿子的电话,含泪讲述了挪用260万元公款为他买婚房,及炒股巨亏的惨烈真相。她哀求儿子:“同学都说你发达了,这是真的吗?如果你真有钱,就将140万购房款还给妈妈,否则我的刑期会在10年以上……”

宋西明再也不忍心欺骗妈妈,吞吞吐吐地说出了租李瑶扮女友、用购房款买跑车和奢侈品的实情。真相如此惨烈,严晓霜只觉天旋地转,双腿一软瘫倒在地。过了好一会儿,她咬着牙说:“你怎么堕落到了这种地步?妈妈的心被你碾碎了。”宋西明这才意识到,自己给妈妈带来了灭顶之灾,哽咽着说:“对不起,我会尽一切努力救你。”

很快,宋西明將跑车以40万元低价出手,加上花剩的钱,共凑了90万元打给了妈妈。严晓霜炒股亏了56万元,仍有106万元缺口,她根本没办法填满这巨大的亏空。据审计部门查实,及办案民警透露:2019年3月,严晓霜利用资金不入账、虚构财务支出等非法手段,挪用公款140万元。4月,为填满窟窿,她又挪用了120万元公款炒股,试图从股市里挣钱将账抹平。到2019年7月,120万本金亏得只剩64万元。这时公司开始审计,严晓霜焦头烂额,不知怎样才能平账。严晓霜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漫长的刑期和身败名裂,不由心如死灰。儿子的不争气,来自审计的恐慌,及对未来的绝望,最终压垮了严晓霜。9月14日,就在公司准备查账的前一天,严晓霜纵身跳入湘江自杀身亡。

妈妈凄惨离世,宋西明悲痛懊悔:如果自己不沦为“丧一代”,而是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婚恋观;如果自己懂得孝顺感恩,不处心积虑编织一个个谎言欺骗妈妈,就不会让妈妈走上不归路。宋西明内心的伤痛一辈子也无法抹平。诚然,严晓霜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她不该疯狂逼婚,更不该挪用公款为儿子买房、炒股。母子俩跌宕起伏的人生悲剧,值得天下人警醒、深思!

责编/伊和和

E-mail:[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