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等待一段最美的时光

2020-03-25 02:50:18 《伴侣》 2020年1期

今世未央

         1

唐唐和靳林在一起后,每次说起缘分的开始,靳林都调侃说是唐唐追的他。

那时,唐唐一直没敢表白的男神结婚了,她一个人去公司楼下的酒馆消愁,靳林是酒馆的驻唱,穿白衬衣,抱一把吉他,安安静静地唱歌,声音干净,也温暖。

唐唐花了一百元点了一首《开不了口》,她哭着听完歌,刚要起身离开,又听到了有人叫她的名字。还是那位驻唱的声音,说送给15号的唐小姐一首《告白气球》。

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感受到摇滚乐队鼓点的震动,唐唐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动。

唐唐眼看着那位驻唱小哥出了后门,她也跟著跑了出去,拦住了他,他们就这样认识了。

唐唐很不服气地问:“明明是你先动心的,要不然,你为什么送我一首歌?”

他作凝神思考状,答道:“有吗?哦,那是我那晚的最后一首歌了,没人点我也得唱,不如送你个顺水人情。”

真相太扎心,唐唐咬紧牙关,掐得靳林惨叫。

靳林赶紧改口说:“其实,从你跟我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想象我们俩手牵手走在街上会是什么样子了。”

唐唐这才满意地放过他。

靳林除了偶尔能接到一两次商演,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夜场驻唱。没有演出的时候,他会去接唐唐下班,回家做两个菜,熬一锅汤。她没想到,他那双弹吉他的手,也能熬出特别好喝的汤。

有时,她也会跟他一起去店里。没人点歌的时候,他对着话筒一本正经地说,这首歌送给某某桌的唐小姐。她就在下面冲他笑,承包他所有的顺水人情。

靳林带她去见一起玩乐队的朋友,在他们租的简易工作室里,大家为了欢迎她,每个人一句,现场创作了一首《唐小姐》。他们的快乐,单纯得像孩子,唐唐也沉浸其中。

唐唐也带靳林去参加自己的朋友聚会,等酒渐渐上了头,大家讨论起生活的重压,谁已经买了房子,谁刚刚加了薪,谁换了新工作……

只有他俩坐在那里,插不上嘴。他们从来没有讨论过这些问题,唐唐也从没问过靳林未来有什么打算。唐唐也不知道,他们就这样走着走着,到底会走向哪里。

睡前,唐唐和靳林视频,问他:“你最有成就感的事是什么?”

他答:“我在台上唱歌,看到台下有你。”

挂机后,唐唐轻叹一声,靳林的快乐太简单,而生活,又太复杂。

2

那个月,唐唐的生理期推迟了好几天。

靳林很兴奋,“咱们把孩子生下来吧?”唐唐心里积攒了太多的焦虑和委屈,都统统被这句话勾了出来,大声说:“生下来?你拿什么养他?靠你唱歌吗?酒馆不能唱了怎么办,去餐厅?去地铁站吗?”

话一说出口,她就哭了,她那么爱他,不是一直在盼着他求婚吗,怎么反而说出这么伤人的话?靳林被她一顿抢白后,什么话也没有辩解,开始默默地查阅,最安全的解决办法。

幸好,只是虚惊一场。

但这虚惊也让唐唐开始正式考虑她和靳林的关系。决定分手那天,靳林一脸委屈地问她:“你真的不要我了?”那一瞬间,唐唐跟他面对面站着,很想抱抱他,揉揉他的头发,告诉他自己是逗他玩的,然后看他脸上露出孩子一般的笑容,再扑过来抱她。

但她克制住了,脸上挂着好聚好散的官方微笑,跟他使劲挥了挥手。回去的时候,她哭了一路,告诫自己,喜欢和爱,都不是成年人生活的必需品。

唐唐以为,自己很快就会忘掉靳林。有时,她打着电话,或者和朋友聊着天,就会突然出了神,耳边响起吉他声,她忘了自己在干嘛,心头像生了个洞,呼呼地灌着冷风。

她强迫自己忙起来,接受更大的挑战。可能是太忙太累了,开始的时候,她的后槽牙只是隐隐作痛,后来吃饭时狠狠地硌了一下,突然就疼得厉害起来。她去了附近的牙科诊所,她那颗牙长得太顽固,打麻醉、上锤子,叮叮当当了半个多小时,医生才把那颗坏掉的牙弄出来。唐唐的嘴里少了颗牙,多了个血糊糊的洞,她咬着药棉,在一旁歇着。

这时医生办公室进来一个男人,拎着饭盒,医生温柔地说:“不是说不用来了吗?”那人笑笑:“反正我在家也没事,来陪你吃个饭。”他们都是四十多岁的年纪,没有太多话,只是坐在一起,面对面吃着饭。看着这一幕,唐唐哭了,而且,哭得一发不可收拾。

那男人愣了:“怎么了这是?”牙医温柔地笑笑,坐在唐唐身边,轻轻帮她按摩着腮帮,像是在对那男人的解释,也像是在安慰她:“小姑娘的牙太难拔了,疼哭了。”

之后的日子,唐唐老是不自觉地舔空了的牙床,少了一颗牙,感觉心里也空落落的。

3

估计老天爷也心疼唐唐了,终于出现了那个对的人。

那人踏实稳重,工作也不错,怎么考量都是适合结婚的人选。唐唐跟他在一起,虽然没有心跳加速的感觉,但会更安心。

恋爱就这样谈了起来,一起吃个饭,看场电影,有时他来陪她加班,一人一台电脑,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他们之间聊的都是些家长里短,柴米油盐的事,一切都是过日子该有的样子。

有时,唐唐晚上睡不着觉,就给他打电话。他推荐给她一个4-7-8的呼吸法,能帮助睡眠,并告诉她要加强锻炼,身体素质好了,就不容易失眠。

唐唐挂了电话,想起就她跟靳林在一起的时候。她睡不着时,就让靳林给她唱催眠曲。他只得在电话那边给她讲,“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老和尚问小和尚:会freestyle吗?”

這故事让她笑喷,连觉也不想睡了。靳林的情绪都挂在脸上,写不出歌的时候,拧着眉头,连天都是阴的,编出满意的旋律时,腻到她身边,像只摇着尾巴的小狗狗。跟他在一起时,她明明看不到未来,却依然爱他爱到骨子里。

打住,打住,她怎么能一想起靳林就刹不住车呢?唐唐告诫自己,要一心一意地对待自己的未婚夫。对,他们已经见过双方家长,家长们也约定了婚期,一切都按部就班进行。

他们去领证那天,民政局里排着长队。隔壁一对小情侣,排到窗口了才发现没带齐证件,他们互相埋怨着,跑着回去取,相爱的两个人,连赌气都那么甜蜜。他们之间最默契的,是始终有一种老夫老妻般的平静。在这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他们以后几十年的婚姻生活。

唐唐一直以为,她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她一路拼搏,做有用的事,找上进的人,过正确的生活。现在,这一切都唾手可得了,她反而迷茫了,这真是自己想要的吗?还是从小大人告诉她这就是她该要的人生?她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做有用的事,成为有用的人。

于是,她一路走,一路丢,丢掉没用的,只过正确的生活。可是,她拥有了那么多有用的东西,她的人生怎么越来越不快乐呢?

当初,她问靳林,最有成就感的事是什么?他说,是自己在台上唱歌,台下有她。其实,当时她也有自己的答案,最让她有成就感的事,就是银行卡进账的短信。

这几年,她的银行卡进了一笔又一笔的账,有工资,有奖金,有理财,慢慢地,卡里的数字越来越大,而第一笔钱进来时的兴奋,却早已荡然无存。如今,这些钱只成了一堆数字。

那天,唐唐到底没有和那人领成证,她决定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不想再骗自己,也不想骗别人一辈子。

4

唐唐把靳林从黑名单里放出来,一条条地翻看他发的状态。

为了有更稳定的收入,他晚上唱歌,白天去教小孩子弹钢琴。穿得衣冠楚楚,笑得很温和,配的文字却是咬牙切齿:你们眼里的小可爱,把我折磨到怀疑人生。

他跟着专业老师学编曲,接了给纪录片配乐的活,成夜成夜地加班,胡子邋遢的,别提多丑了。

他又跟着乐队去演出了,果然,只有弹着吉他唱歌,才是他最闪耀的时刻。

唐唐知道,靳林也在努力为了她改变。

唐唐去了原来的小酒馆,店里的人告诉他,靳林早不在他们那儿干了。她给他打了个电话:“我在老地方等你,你要是找不到我,我可就走了。”

电话那边,靳林连声大喊:“你等我,我马上到!”

唐唐听到一片稀里哗啦的声音,不知道靳林是撞到了音箱还是键盘,想像着他着急忙慌的样子,她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扬。

她告诉他,不急,慢慢来,她会用余生慢慢等他。

责编/高爽

E-mail:[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