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歧视,美国华裔这次做足准备

2020-03-26 04:15:47 《环球时报》 2020-03-26

本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梁燕 侯健羽 孙卫赤 迟罕 张山歌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表示,将不再说“中国病毒”,同时强调“保护亚裔美国人很重要,他们都是优秀的人,病毒的传播跟他们没有任何关联”,但他此前的做法已让很多亚裔美国人极为不满。美国近期歧视甚至攻击亚裔的现象确实有所增加,特别是华裔,有的被嘲讽为“病毒携带者”,有的被人辱骂“去死”。在美华人高度警觉,有的购买枪支弹药,有的自发建群互助。华人社团也纷纷组织各种活动,或联名请愿抗议歧视言行,或加强与当地社会特别是警方的互动合作。从《环球时报》记者在美国多地采访的情况看,绝大多数华裔强调的是“华裔从来都是美国社会负责任的群体”,他们希望能借这次疫情危机,让华裔变得更加团结,更多参政议政、回馈社会,提升在美国的整体形象。

“不值得和种族主义者拼命”

很多生活在美国的华裔没有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会让他们面临种族歧视的阴云。1月底,美国社交网站上流传过一个令人非常气愤的视频——有非洲裔男子在纽约的一个地铁站辱骂戴口罩的华裔女子,并追上去猛击其头部。有华裔表示,此后,他们外出时除非看到身边有其他族裔的人戴口罩,否则就不戴,因为“怕遭受攻击”。针对因为新冠病毒而歧视华裔的行为,旧金山多家华人团体2月就举行过游行。

美国联邦律师邓洪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自疫情发生后,纽约、西雅图、旧金山、洛杉矶等地都发生歧视华人的现象,特别是美国总统前不久有关“中国病毒”的说法助长了这种气焰,也加剧了美国社会存在的对于亚裔社区的歧视。早在3月18日的白宫记者会上,就有美国记者质问特朗普:“据报道,我们国家已发生数十起针对华裔美国人的歧视事件,你的卫生部长阿扎尔就说他不用‘中国病毒这个词,因为种族身份不是引起病毒的原因……”美国演员、“绿巨人”浩克的饰演者马克·鲁弗洛也在社交媒体抨击这种歧视情绪,他表示,当特朗普把一种病毒归罪于某个种族、当他发表不科学的政治言论时,其追随者就会开始用暴力,用排外和仇外的方式敌视那些人。

“绿巨人”的担心不无道理,美国各地歧视亚裔的现象确实增多。在芝加哥工作了近20年的张先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有个国内朋友住在芝加哥西郊的一个中产社区,那里算是非常好的“学区”,所以华裔和印度裔比例非常高。该朋友当地时间24日跑步时遇到两个白人女子,其中一个看到他居然什么都不说,捡起地上的树杈就砸他的腿。朋友质问对方要干什么,那个女的说:“你咳嗽了,还没有捂嘴。滚回中国去!”随后还朝他吐唾沫。尽管有当地华人建议报警,但这个朋友想没有打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没有报警。据张先生介绍,这与最近美国一些人借疫情污名化中国有一定关系,他平时出去散步或跑步,遇到的美国人都比较友善,彼此会挥手致意。让他欣慰的是,芝加哥市长和芝加哥所在的伊利诺伊州州长最近都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反对或谴责特朗普的言论。

2016年来到拉斯维加斯的小林(JACK)几天前停在家门口的车被撬,于是安装了摄像头。但他很快发现贴在墙上的写有“此处有监控”的告示上被人涂鸦,写上“冠状病毒”。小林向物业管理部门投诉,但无人过问。3年前来到内华达州的韩先生说,他近日开车去花旗银行办事时,被一个开车的中年白人按喇叭恐吓,并大喊:“中国病毒,滚开!”韩先生说:“我当时深感被欺辱,有一种想去车上取武器反击的冲动。但冷静想想,不值得和这样的种族主义者拼命。”

(美国)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执行会长周德昭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病毒”之说肯定会给华人社区带来负面影响,并引起一些人的排华行为。但他还是认为,“目前歧视华裔的现象应是暂时和个别的”。南加州阿罕布拉市山谷大道公寓业主委员会的陈女士表示:“阿市是华人社区聚集地,大多数居民是华裔,人多势众,团结就是力量。目前还没有听说发生明显歧视华裔的现象。”

“要重视与当地警方的合作”

“最近很多微信朋友圈发起华人自卫团体。我自己也被拉进几个。”张先生表示,他个人认为这样的团体松散,没有核心组织,基本上不会有什么用处。但为了应对紧急状况,买枪的美国人确实越来越多,其中包括大量亚裔,这和美国人不信任政府和执法部门,更愿意自卫的文化有关系。比如在马里兰州,也有韩国裔民众最近表示遭遇歧视。该州罗克维尔市有1/5的民众是亚裔,近日买枪的韩国裔和越南裔也开始增多。真正让张先生放心的是,他和经常走动的几个当地邻居家庭早就互相照顾,也做了很多防护预案。

更多的华人社会也行动起来。近日,拉斯维加斯中文学校校长张晓琴通过微信群,呼吁当地华裔参与向白宫请愿签名的运动,强烈要求总统向华人社区道歉。对“功夫流感”等歧视性语言,当地华人也表示应“通过手中的选票或法律手段予以回击”。还有侨领呼吁,华人社区此时此刻要求同存异,团结起来保护自身平等权利。

美国联邦律师邓洪建议,华裔遇到歧视甚至人身受到威胁时要注意以下几点:第一,要避免正面冲突。有少数美国人自身有不同程度的精神问题,“和一个精神病是没法讲理的”,如果与持枪者冲突就更危险。第二,如果遭遇无端攻击,要想法躲开并马上报警,并强调是因族裔身份遭受的攻击。第三,如果在工作场所受到歧视,马上向人事部门主管举报,如果公司不采取任何措施,就要通过法律讨回公道。第四,要支持华裔民选官员站出来,反对任何种族歧视的言论和行为。第五,华裔要积极参与美国社会事务,通过行动让其他族裔的民众感受到大家同舟共济,树立华裔正面形象。如有华裔企业家近日捐款,帮美国流浪汉购买食品,这种行动有助于提升华裔的形象。

有熟悉枪支管理的美国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不同的州对枪支管理的规定不同,但美国有句俗语——“宁愿被12个人的大陪审团来审判,而不是放在棺材里被6个人抬走”。这反映了美国枪文化的一些实质。除了囤枪,华人必须重视与当地警方的合作。据华人社区领袖“纽约良哥”介绍,纽约华人聚集区法拉盛社区的侨领和华商近期给当地警局捐了一批口罩,“在疫情非常时期,他们为我们站岗,我们可以安心宅家”。

美国联邦劳工部华裔探员近日在社交媒体上给华人提出专业化的建议,同样强调华人要重视与当地警方合作,这样自己的武装组织才不会被警方取缔。该华裔探员有过服役背景,他还表示,1992年洛杉矶大暴动曾波及亚裔,特别是居于城中的韩裔,如果再发生这样的骚乱,那么华裔会不会像韩裔美国人一样表现出色——因为绝大多数韩裔移民都服过役,而华裔移民缺少这方面的经历,加上本身过去也不够抱团。

“多成立政治行动委员会”

当特朗普当地时间周一改口不提“中国病毒”,并承诺保护亚裔群体后,《环球时报》记者在几个拉斯维加斯华人微信群中看到大家纷纷留言。有的说签名请愿运动起了作用,让总统不得不“间接道歉”。还有的说,“改口是为了挽回华人社区的选票”。有社区侨领表示,不管是不是道歉,特朗普此番言论多少可以缓解华人的社区压力。

在美国金融行业工作的约翰·许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按照一些美国人的理解,“中国病毒”也是“华人病毒”。约翰说,他身边的大部分美国人实际上是反对歧视亚裔言行的。据他了解,一些华人组织计划写信给特朗普竞选阵营的亚太事务顾问,要求其改变错误言行,这无疑增加了特朗普的选举压力。约翰说,华裔从来都是美国社会负责任的群体,在这次疫情中,大家先为祖国捐款捐物,现在中国疫情好转、美国疫情蔓延,美国华人社团又出钱出力,联系中国出口商向美国医院提供医护产品。

“特朗普严重伤害了我们的感情,2020年的大选还会有那么多华裔支持他吗?”有美国华裔近日提出这样的问题。甚至于社交媒体上,还有一些人追溯到美国早期的排华历史,提到臭名昭著的“排华法案”。近年来,随着受教育的华人移民增多,华裔参政意识觉醒,但总的来说,与其他族裔相比,华裔在这方面还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在金融机构任职的吉尼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华裔人口超过500万,但长期以来却没有像其他少数族裔一样成立更多自己的“政治行动委员会”,这使得他们的声音得不到美国主流社会的倾听,利益也不能得到充分保护。吉尼说,如果华人通过组织“政治行动委员会”团结起来,其在美国政坛的影响就将大为上升,被种族主义者欺凌的可能性就会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