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极冰海体验“冰泳”

2020-03-26 04:16:21 《环球时报》 2020-03-26

本报特约记者 夏奈

“北极的冰快要化了”“北极熊快要灭绝了”……关于北极气候的讨论一直很热闹。没想到我竟然真的得到了一个去北极而且是北极点的机会——从摩尔曼斯克出发乘坐世界上最大的核动力破冰船一路向北抵达北极点。北极点的坐标是北纬90度,是地球的最北端。

那是7月的一天,早上6点12分,我从睡梦中醒来。船舱里的小床自开船后就一直处于微微震动的状态,但我大概天生就是一个旅者,我竟然一点儿都不觉得难受,反而睡得很香。

我们的船在头天晚上9点左右就已经抵达北极点,船只临近时探险队长进行了倒计时,还剩下一海里的时候,全船的乘客就冲到甲板上,大家手举香槟期待这一历史性时刻的到来。没等多久,船鸣响了汽笛——我们已经抵达北极的极点!全船的人碰杯庆祝,一起拍照留念这一历史性时刻。

7点半,晨间广播就响起了。终于,我们要下船去,真真正正踏足北极的冰面。舷桥有些高而陡,我们穿着特别的雪地靴所以不是很好走,但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即便是81岁高龄的老先生和老太太也都顺利下了船。

一百来号人组成一个圆圈一起合影留念,留念结束之后活动正式开始。最早的一个活动是北极点冰海里跳水,也就是我们说的冰泳。决定冰泳的乘客基本上都会在合影留念结束后先上船换上泳衣,身上披一件浴袍,所以下船到下水的过程中其实就已经很冷了。不过大概是所有人的热情也能让人觉得火热起来,当时竟然并没有觉得很冷。

我虽虽然然不不会会游游泳泳,,但但也也还还是是壮壮着着胆胆子下水了。下水前工作人员会用绳索在你腰间系好,所以即便你不会游泳,他们也可以顺利把你拉上岸,完全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整个过程非常之快,说是冰泳,但实际上真的没有几个人能在零摄氏度以下的海水中游泳,所以每个人都是跳下去之后马上上岸。现在想起来并不觉得在水下的时候冷,反倒是上岸那一刻,大概是因为寒风一下子吹过来,才感觉刺骨的冷。如何形容这种冷呢?我问了几个和我一起冰泳的小伙伴,大家的感受都是,刚上岸那会是无法控制你自己脸部表情的,要不就是真的被冻僵了,要不就是因为肌肉突然收缩所以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接收大脑的任何指令。比如我上岸后一直想睁开眼,但就是睁不开。

但一上岸穿上浴袍那一刻其实就暖和了,寒冷并不会持续很久。加上探险队员们贴心准备了浴巾和伏特加,一杯伏特加下去身子真的暖和起来。平常时候喝伏特加总是觉得呛,但此时喝下去跟喝水似的,一丁点儿都不觉得呛口,之后也没有任何酒精过敏或者脸红的症状,实在是神奇。这时,我也终于明白为啥战斗民族每每天天抱抱着着伏伏特特加了,毕竟这酒就对抗寒太灵了。

冰泳结束后是自由活动,不少人在“北极点”的标志处拍照留念,船员们则开始准备冰上烧烤。如果说我们上一次甲板的烧烤还不算真正的冰上烧烤,那么这一次就实在是实打实的冰上烧烤了,而且是在世界的最北端!穿着羽绒服被冻得七荤八素还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这种体验真的是永生难忘啊!

烧烤结束之后则是抵达北极点的最后一个活动——冰上远足。4名队员加上俄罗斯国家公园的4位安全员,带着乘客走向离破冰船尽尽可可能能远远的的位位置。我们的目的是抵达一个完全安静的地方,请所有人在静默的环境下感受大自然本来的声响:风的气息、冰川的开裂和相融、湍湍水声和明媚日光,这一刻世界向人类展现最难得的一面——远离工业社会噪音下,最原始的自然之声。

想象当中,北极极点应该离我们还挺远的吧,但实际上它离北京只有5000多公里,比纽约还要近。如今坐船前往北极如此便利,可能让乘客们都体会不到多少探险的意味。在我看来,“探索”是有的,但“险”的情况可真的是没有。

1895年的3月14日,一位名叫南森的探险家做出了北极探险史上最冒险最大胆的举动——仅仅挑选了一名同伴,带着28条北极犬、3个雪橇、2个皮划艇和100天左右的口粮,决定靠双脚滑雪向北极点冲刺(当时他在“前进号船”上已经抵达北纬81°)。在留给妻子伊娃的信中,他写道:“你的容貌将会是我心中最后的影像。”听起来是挺浪漫的,但能看出当时北极探险的惊险,任何一次找寻北极极点的行程都有可能是有去无回的过程。

科技的日新月异着实帮助了我们这一代人,我们在海上开着派对,吃着云南大厨的松茸盛宴,没费什么劲就抵达了北极极点,因此活动结束后,充满仪式感的鸣笛,大概是弥补失去探险性之后北极之行的些许许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