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住在我的小城

2020-03-26 00:30:56 《椰城》 2020年3期

作者简介:李秀英,现为大连金普新区公务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曾在 《海燕》 《鸭绿江》 《延河》 《椰城》 《中国建材报》《中国财经报》 《绥化日报》 等报刊发表作品多篇。有作品多次获奖并入选优秀作品集。

我的小城名叫金州,位于辽东半岛南部,大连市中部,拥有两千多年的历史。近年来,随着开发建设,小城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座现代气息浓郁、人文环境优美的滨海新区。位于小城东部的大黑山,素有“辽南第一名胜”的美誉。春天来了,小城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各种花儿渐次开放,浓淡相宜,疏密有度,风情万种,赏心悦目,吸引着人们摩肩接踵,纷至沓来。在小城生活了三十年的我,渐渐地喜欢上了小城,尤其喜欢小城的春天。

小城的春天是从老区委大院里的第一朵玉兰花开始的。当三月的第一缕清风吹进这座大院的时候,街道两旁的行道树还沉浸在遒劲与挺拔的灰色的风骨中,春风就以不动声色的温和气息席卷而来,送走冬天萧条而落寞的背影,迈着轻盈的脚步,悄然叩响了小城的心扉。在北方,节气上的春天与真正意义上的春天总是相差很久。虽然节气早已到了立春,但在这北纬39度的小城却迟迟没有感觉到春天的气息,寒流仍然环绕着小城,不识相地穿街走巷,鞭打得人瑟缩着将身子裹在棉袄里。春分前后,天空由灰白变成淡蓝,太阳苍白的面庞有了暖色。小城犹如睡过了头的孩子,才从暖暖的春色中懒懒地醒来。这时,老区委大院墙角边这棵高大的玉兰树,正悄悄地鼓出花苞,像雏鸡就要拱出蛋壳,一片一片绽开花瓣,第一个向小城报告春天的讯息。那粉白色的花朵好似把积攒了一个冬天的颜色都泼洒了出来,花开灼灼,满树生香。春天的苍穹下,白玉兰就这么向天耸立,随风摇曳,疏影横斜,暗香浮动。一种直指人心的美,让你不得不停下行走的脚步。

早春的玉兰,有一点仙风道骨。犹如一位素衣女子,不华丽,不张扬,淡定安然,干净透亮,芬芳清幽,又低眉收敛。她拒绝着热闹和繁华,保持着自己清冽的个性。正因如此,我才格外青睐玉兰。每次去政府食堂吃饭,我总要站在这棵玉兰树下,踮起脚尖嗅着花香,一次次仰望,一次次拍照。我以为,在所有的植物中,花跟人走得最为贴近。花仿佛是我骨子里最亲近的一个人,一直与我心意相通着。那么,我且把白玉兰当成大自然赠予我的报春使者,也是那春天一回头在小城中看到的白衣女子。朗朗的晴空下,当我惊喜地发现这洁白如玉的玉兰花的时候,我就知道,小城的春天来了,我的好日子也来了。蛰伏了一个冬天,历经了严寒的洗礼,该走出户外拥抱春光,望春暖花开了。

走在小城的大街上,天空一下子变得豁然开朗。清清浅浅的春意已在小城的街衢边悄悄地蔓延。斯大林路、五一路、向应公园,一簇簇、一团团的山桃花正粉粉地开放着雪白的花朵,点染在常绿乔木和青松翠柏之间,像是一片片胭脂,渲染着小城的春色。每天上班路上经过这些繁华的路段,远远地便能嗅到淡淡的清香。这些不施脂粉的山桃花,是阳光下自在的精灵,给人以轻轻的呼唤,也会渐渐褪去城市的喧嚣,给人一片宁静与遐想。

同期开放的花,还有迎春、连翘、榆叶梅,像一层层的浪,由东向西,漫过小城。让人感到了小城里的时光流转,生命律动。墙角边、花坛里、砖缝间,都会探头探脑地钻出一些无名的小草,顶着一头纤细稚嫩的绿,嗅着春的气息,欣喜地观望着久违了的精彩世界。嫩生生的小叶儿,像刚睡醒的婴儿一样躺在枯草里,点缀着刚刚松软的地面。

向应公园的垂柳开始抽芽,细小的绿苞儿,米粒样地黏在枝条上,蓄了一冬的心思,开始一点一点地向外倾吐。春风一吹,干枯的枝条很快由灰褐变浅黄又转变为淡绿,有的已迫不及待地抽出绿丝,垂下一头瀑布般的钢丝卷发。公园内有一幢小楼,几条柳枝垂在窗边,绿意轻染,让整幢小楼变得秀气十足起来。小孩子们在公园里欢笑着、蹦跳着,捡拾起掉落树下的一截柳条,揉搓后抽出枝干,做成口哨,吱吱嗚呜地吹了起来。吹得两腮鼓胀,吹得两眼通红,吹得音响回荡,吹得众鸟齐应。

清明时节雨纷纷。此时,小城往往天地氤氲,细雨霏霏,用柔和清爽来概括这时的天气,是最恰当不过了。由于雨丝飘扬,地上总是潮湿的,像水洗过一般。草木就借助这清爽、这湿润,偷偷地疯长,一天一个样,恨不得一下子将小城染得碧透,装扮一新。行走在祭祖扫墓的山野荒径,思绪若阴雨一般惆怅百结。烂漫的山花铺陈着季节夺目的色彩,可淅淅沥沥的雨,却让小城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这雨是小城先人的眼泪吧?当盘踞的寒气与北上的暖湿气流,经过几次激烈交锋、碰撞后,寒气终于败下阵来,铩羽而归。这时,小城的气温不再是忽冷忽热、飘忽不定,而是渐次趋于稳定、温暖。

清明过后,小城的春天一下子加快了脚步。风更轻柔了,天更和暖了,就连人也变得柔和爽朗了起来,似乎一下子长了精神,疲倦、懒散、昏沉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代之而来的是眼睛充盈着喜,脸上堆满了笑,通体透明敞亮,走起路来,脚步也变得轻盈活络,兴奋得不能自已。大街上,爱美的女子已经褪去了臃肿的棉衣,换上了轻盈的裙装,把包裹了一冬的美丽展现在温暖的春阳下。从高处俯视小城,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仿佛是小城血管里流动的血液,在来回加速地流动。人工湖畔的步道上,满是散步的人流,或三五成群健步如飞,或闲逸踱步观赏风景,或坐在石凳上吹拉弹唱,人们的眼里泛着喜悦的光影,脸上神态自如,悠然自得。广场上、公园里,有老年人正在舞着太极剑,红衣红裤,活力四射。有大妈们舞动着扇子、扭动着身子,在音乐的伴奏下欢快地跳起了广场舞。有年轻的妈妈推着儿童车,缓缓漫步,脸上荡漾着盎然的春意。有身着五颜六色的衣裳的孩子们,一边放着风筝,一边在草地上玩耍。草的清香,树上嫩芽的清香,把一切都衬托得无比幽静,又无比甜蜜。

四月中旬,正是小城最动人的时候。小城东面的大黑山,满山飘荡着香雪海。山背面的阁条沟,此时,俨然成了杏花的海洋。洁白的杏花簇拥成片,犹如白雪点缀在错落有致的民居之间,为这座美丽的小山村增添了一分北国的神韵。不管是站在山脊还是沟底,只要举起镜头,这里的杏花就是一幅随着阳光流动呈现出不同的画卷。村庄的道路两边停满了小汽车,闻讯赶来的游客蜂拥而至,或三两成群地在村子里用相机捕捉美景,或散怀于杏花树下拍写真,或支起画架即兴挥毫,沉寂了一个冬天的村子开始热闹起来。

谷雨过后,大黑山主峰北面的杜鹃坡,仿佛在一夜之间,被春风点燃了激情,漫山遍野的杜鹃花灼灼开放,目力所及之处,无一不是杜鹃花的世界,杜鹃花的海洋。杜鹃坡上,挤满了赏花的人,有的凌晨三点就登上坡顶,只为一睹云海杜鹃。单看一朵杜鹃,未觉得她有什么特别,如果看一树杜鹃,甚至连成一片,是要心悸的。这也是一种燃烧,最美丽的事物一旦燃烧,会激起人心灵强烈的震撼。就像她的另一个名字——映山红,把整座山都映红了。那样的红,似血,早年比喻为革命先烈。站在这片辽宁最大的野生杜鹃花海中,伴着和煦的春风,我的耳边传来熟悉的歌声,“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爱极了小城的春天,百花争艳,莺歌燕舞,春风化雨,温润和顺。这个时候,我只觉得样样都是好的。春天是好的,树是好的,草是好的,花是好的,小城是好的,心情也是好的。

因为我在这里,因为我没有错过小城的每一场花开,我感动得想落泪。我只想让春天永远住在我的小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