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拆船厂(外二首)

2020-03-26 00:30:56 《椰城》 2020年3期

邓亚明

正午的海滩,从拆船厂

传出来的敲打声,顺着海风

传到几海里之外

每撬起一枚钢钉,像从海里拉上来

一张鱼网。外表虽锈迹斑斑

钉尖处,却闪着海水一样的粼光

拆下来的船板,有的一块块叠在一起

有的随意散开在地面上

它们不会再回到大海里,经受

海水的浸泡和风暴的侵袭

它们可能被制成茶几或沙发

当你悠闲地坐着喝茶时,你是否

喝出了海的味道,感受到茶杯里

溢出来的风浪?

海滩的味道

来到海滩,我闻到

海水的咸味,鱼虾的腥味

远处渔村飘来的炊烟的香味

一艘渔船像一棵歪斜的海麻树一样

斜倾在正午的沙滩上

一位老渔民正给船身刷油漆

他说,最好闻的是新船的油漆味

一群山羊走过赤坎水库

赤坎水库高高的堤坝上

一群白色的山羊缓缓走过

山羊的影子掉进水库里

天空的白云掉进水库里

我分不清哪儿是山羊的白,哪儿是白云的白

这时,牧羊人用牧鞭轻轻一挑

像钓鱼人從水里钓起一条条鱼

将一块块湿漉漉的白从水里捞起

披回每只行走的山羊身上

整个动作完成得天衣无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