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眼泪

2020-05-08 08:29:41 《读者》 2020年9期

黄荣才

母亲因脑梗死住医,去的时候已呈昏迷状态。医生看父亲上了年纪,就对父亲隐瞒了母亲的病情,直接把母亲的病危通知书给了我们兄弟俩。父亲从医生的行为中隐约感到有些不对劲儿,就缠着医生询问,并反复向医生保证,他能够承受一切结果。

那天中午,也许医生刚好遇到什么急事,就径直跟我们兄弟俩说起母亲的病情,当时父亲离我们只有几步远。他支棱着耳朵几步蹿了过来,瞪大眼睛牢牢地盯住医生,医生想收口也来不及,只好实话实说。

听到医生说母亲可能时日无多时,父亲的身子哧溜一下就歪斜了下去,幸亏我和哥哥眼疾手快,将他拦腰抱住,扶着他就近坐在走廊的病床上。护士很快拿来了生理盐水。

父亲喝了几口生理盐水,我们以为他缓过劲儿来了。没想到父亲突然猛号一声,像受伤的狼一样哭号起来,声音之大让旁边的人吃了一惊。父亲的眼泪也如溃堤的河水,汹涌奔腾,在满是皱纹的脸上肆意流淌,顺着下巴吧嗒吧嗒地往地上掉。父亲哭得瘫倒在病床上,好像要休克过去。突然,他又猛地爬起来,拉住路过的一个医生的袖子哀求道:“医生,医生,求求你救救她。”那份急切宛如溺水的人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好像一松手,所有的希望都将随之消失。哭号一阵之后,父亲的声音逐渐弱下去,但眼泪还是在脸上纵横奔流。

那天,我真切地感受到什么叫“男兒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我看到父亲刚强的外表之下那颗满怀柔情而又脆弱的心。后来,母亲经过治疗,终于挣脱了死神的魔爪。

父亲的眼泪丝毫没有影响他在我们心目中的形象,反倒拉近了我们和他的距离。那以后的日子里,沟壑不再横在我们兄弟和父亲之间,家庭的温馨环绕着一家人。

在经历了许多风雨后,我终于理解了“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