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修平小小说两篇

2020-05-19 15:24:29 《北京文学》 2020年5期

顿悟

她开着车,带着他,飞快地开上了南山景区盘山公路。

她要把车开到以前常带他去的那个高高的路段,那个他俩很多次站在路边相偎看风景的地方。

她和他原来是一个村子的,年龄一般大,小时候一起玩,一起上学。每当她受到小伙伴欺负,他总是护着她。后来,父亲带着她和家人去了市里做生意,她和他很长时期没见过面。

大学毕业,她回到父亲的房地产公司帮助管理,他则早就随着村里人到了她父亲的建筑工地务工。一次,她去工地督察,意外而惊喜地看到了他。此后的晚上,她一有空就找理由带着他一起去城市边上的南山景区游玩。刚开始,他总以第二天还要出工为由推辞,但拗不过她的执着,只好一同前往……日子久了,她把心交给了他,他的心也彻底被她俘虏了。

“税务局长的儿子看上了你,你没答应,竟然和一个农民工谈恋爱!”她和他的事传出后,她父亲耐心劝说无果,继而暴跳如雷。不过,她父亲没把大火发在她这个宝贝女儿身上,而是气急败坏地把他从工地上赶走了,并拿了十万元现金回了老家一趟,找到他的父母,“我的女儿怎么能嫁给你儿子呢?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这相配吗?她这是一时脑门子发热,你们要阻止你儿子跟我女儿交往!这些钱就给你们家,把土坯房拆了建个新房。”

“我们有手有脚的,不用你好心给钱建房。”他父母坚决没要搁在桌子上的钱,“既然你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你放心,我们不会答应儿子跟你女儿结婚的。”

“儿呀,你和她结婚不会好过的,看看她父亲那天来我们家的样子,你就应该知道!”父母对他说。

“你甭想跟他结婚的事,就死了这条心吧!”父亲把她关在家里,并专门派人看着她。

面对双方家长的坚决反对,她和他彻底绝望了。这天,她逮到机会,趁看守她的人疏忽,溜了出来,找到他后,两人抱头痛哭,继而商量着把车开下悬崖一起殉情:“生不能在一起,咱们死也要死在一起……”

车子很快开到了他们经常依偎的地方,她一边开车一边对他说,“很快就开下去了,下去了,咱们就永远在一起啦!”他贴着她,深情地于她脸颊印上“最后一吻”。

然而,车子前轮挨着悬崖边时,她却突然来了个急刹车。

看着他极度疑惑的眼神,她却无比轻松而坚定地对他说,“既然咱们连死都不怕,还有啥可怕的呢?还怕家里人反对吗?!”

她和他紧紧地抱在一起,亲吻着,忘记了前面的悬崖,也忘记了后面的家……

爱上捡垃圾的男孩

快三十岁了,他还没结婚。父母、亲戚为他焦急,就连单位同事也为他焦急,经常为他介绍对象。可他自己却不急,他坚信,这世上总有一个女孩,是他命中注定的伴侣。

他个头不是很高,皮肤有点黑,但很健康,脸上总洋溢着开朗,看着很朴实、很舒服。他的工作单位也不错,通过公开招考考上了市总工会,为人和工作能力也有口皆碑。几年下来,亲戚们、同事们先后为他介绍了不少女孩,他每回都去了,刚见面时,女方对他印象还不错,但接触几次后就没下文了。这些女孩并非不喜欢他,唯一不能忍受他的竟是同一个原因:每回约会时,只要见到地上有垃圾,他都会伸手去捡起来,丢进附近的垃圾桶……过后,有的女孩甚至跟介绍人抱怨:“他这人是不是心理有毛病呀,怎么总这样呀?这样一来,哪有心情跟他牵手跟他拥抱呀?!”其实,读大学时就先后有两个女孩喜欢过他,结果也是因为这个相同的原因分了手。

他知道自己没病,他也从不跟人解释为什么这样做。他觉得这事没必要解释,更何况即使解释了,也很难得到一般人的理解。他自小就这样,容不得地上有垃圾。只要看见地上的垃圾,他都会毫不犹豫去捡,无论室内还是室外。因此,从小学到大学,他都理所当然地被同学们推选为班干,但管的几乎都是同样的项目——卫生。他知道,肯定有人会背后取笑他,但他一直很坦然,他坚信能用自己的行为影响身边的人。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对的,日子久了,他身边的人都不好意思乱扔垃圾,他所在班级的卫生评比总能拿到优胜。

知道他没病的,还有他的父母。在父母眼里,他是优秀的。父母同为环卫工,分别负责清扫一段街道。他很小的时候,由于家里没人带他,父母就常把他带在身边,把他安顿在街边一个安全的位置。他从小就很乖,不会乱跑,总是远远看着父母清扫街道的忙碌身影。只是看到跟前有人丢了垃圾,他才会起身去捡,并丢进垃圾桶;然后又回到原来的位置,免得父母回头找不到他……

工作以后,有时周末没事,他就提出替父母去扫街道,父母不肯,“要是被你领导和同事看见了,多不好!”

“那有什么?这个城里能少了你们环卫工吗?”经不住他的坚持,父母只好偶尔也让他代下班。

每回父母催他找对象,他总是笑着说,“你们知道的,不是我不想找,结婚是两个人的事。前面相的对象都嫌我捡垃圾,即使进了咱家门,以后家里能和睦吗?”

父母就都苦笑着,默默地点头。

父母想的,可能是婚姻确实需要门当户对。

可他想的,却是两情相悦。

“你现在也不小啦,要有合适的,得抓紧啊!”末了,父母总不忘叮嘱一声,他总是诺诺应答着。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有人介绍,他就去相亲,他知道介绍者的好意;他也依然坚持不放过眼前的垃圾……

又一个春节到了,为吸引外出打工者返乡就业,市总工会联合多家企业,在市区广场举行大型招聘会。人来人往的,难免有人随手扔下宣传单,也有人随手丢掉小食品包装袋,好在有环卫工隔一阵就会过来打扫。

中场休息,他看到前面地上有一个包装袋,立马上前旁若无人地弯下腰去捡。当他的手接触到包装袋时,还有一只白嫩的手也接触到了这个包装袋。他不由自主地略微抬起头来,面前一位青春貌美的姑娘,正笑盈盈地看着他,宛如春风里绽放的花朵;他也情不自禁地笑了,内心却怦怦地跳得厉害。

她也是来参与招聘会的,代表单位来招聘员工。

后来,他和她自自然然地交往了。

年底,他們俩结婚了。结婚当晚,他忍不住笑着问她:“你怎么能容忍我见到垃圾就忍不住去捡?”

她扑哧一笑,“我家楼下储藏间住着一位清洁工,负责小区的卫生。从小,我就看着这位清洁工把小区收拾得干干净净。有时,看见小区里还有没来得及清扫的垃圾,我也会伸手去捡,父母还夸我讲卫生呢!”

夫妻俩相视大笑起来……

他知道,面前的这个女孩,正是他命中注定的伴侣!

责任编辑 白连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