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的诗性气质(点评)

2020-05-19 15:24:29 《北京文学》 2020年5期

张哲

作者写了一群小人物的故事。退休了但忙于做家教赚钱的数学老师老李,因工伤而被调到档案室的王警官,为凑够报销费而被迫继续住院的农民大哥,一群失意者。生活突然停顿了一下,他们因为不同原因住进了同一个病房,又因为疼痛而走到了一起,分享疼痛,然后接纳生命的痛感。

作者饱含浪漫主义情怀,拥有高度敏感的内心世界,笔下的故事让我读出了诗性气质。另外,作者好就好在没有为了拔高而拔高,在这段生活流里,没有刻意追求紧张的冲突矛盾,传统的情节结构被消解了,取而代之的是近乎白描的敘事,又被作者糅合进去一点点温情,这就够了,体量和力道对于这个故事来说刚刚好。

无论是老李,还是隐姓埋名的农民大哥,都承受着生命之痛,他们是生活的配角,活在追光照不到的阴影里,心被磨钝,神经也不敏感。当这群病人经由病房的后来者王警官的撺掇,结伴去了医院旁的后海公园,故事的高潮来了,空间感和戏剧张力得到了质的飞跃,这次集体的偷溜事件,某种程度上唤醒了这些被生活所累的人的内心,触摸到了心底柔软光亮的地方。试想一下,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病友,身着统一的病号服,浩浩荡荡出现在晨光熹微的后海,与身旁行色匆匆的上班族形成了视觉上的强烈反差,作者有其深意,这个反差同时也存在于这群按下了生活暂停键的病人和依然在生活齿轮上疲于奔命的普通人之间。生活要是能偶尔地停摆一下该有多好,哪怕是因为一次骨折,一次手术,一次源于疼痛的短暂相遇,读者或许会有此感叹。

责任编辑 张 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