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贩子 (外一首)

2020-05-19 15:24:29 《北京文学》 2020年5期

鲸歌

群鸟

飞入希区柯克的黑白电影

制造一场预言和恐慌

构成人们的日常悬疑

喳喳叫,啄食。

人类的阴影

在欲望之网里乱窜

寻找千万不是出口的出口

此刻,鸟贩子

坐在市场幽闭的一角

一方流云漏下神秘天光

笼罩着他嘴角

笼罩似是而非的神秘微笑

落叶与鸟羽纷飞

掠过城市的灰色鼻梁

掉在地上

如同一声叹息

多少年了

碧蓝的一角天空

除了沉寂的蓝,没有别的表情

拒绝言说的口罩

挂在失语的嘴巴上

众鸟高飞

真理缺席的天空多么肮脏

云的暗影里

孤零零的鸟贩子

整理着自己的帽子鞋子

像整理一出荒诞戏剧

整理那最后的

凌乱的残局

冬天的故事

风停了

卸下凶猛面具的大兽

在北方丛林  咻咻喘气

关闭红色獠牙

关闭这与生俱来的狂怒的火焰

一路长驱直入,足够累了

所過之处山寒水肃天地动容

百兽失眠,咬啮着洞窟坚硬的石壁

连铁石心肠的人

也被它怀柔的冷  烧化了

唯有一个人

穿着羊皮衣服

怀抱着内心的火苗

像没事的样子

住了三代人的羊皮房子

被风当成猎物

摁倒在它无数多的爪子下

咆哮声此起彼伏

风声再起时

毛发狰狞的脊背,耸起黑色

所有冬天的故事

情节和结局都一样

责任编辑 黑 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