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以色列医疗小丑忙坏了

2020-05-22 06:15:54 《环球时报》 2020-05-22

本报驻埃及特派记者 景玥

顶着红鼻头,戴着造型奇特的帽子、穿着色彩艳丽的小丑服,隔着玻璃,她和新冠肺炎患者互动着,她那夸张的肢体动作和逗趣的表情引得玻璃后面一岁多的小患者咯咯直笑。她叫肖绪·奥菲尔,是以色列的“医疗小丑”,目前就职于特拉维夫两家医院。在以色列,“医疗小丑”是严肃且专业的职业,作为替代医疗的一个分支,旨在借助幽默的力量,缓解患者对疾病的恐惧和焦虑,增强患者依从性,更好地配合医护人员完成检查和治疗。疫情期间,他们也投入抗疫一线,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成为“医疗小丑”不容易

在一般人的理解中,“医疗小丑”可能与日常生活中我们看到的小丑无异,他们用夸张的表情,滑稽的肢体语言逗乐病人。但事实上,这些外在表现只是“医疗小丑”工作的一小部分,他们最主要的使命还是心理慰藉,通过互动来观察病人的情绪变化,然后“对症开导”,激发他们的求生欲,疗愈他们郁郁寡欢的心灵,让他们发自肺腑地大笑,从而缓解生理上的痛苦。“某种程度上,我们更像是心理医生。事实证明,心理的疏导对病患生理指标的提升具有重要作用,那个一岁多的小患者在进医院时呼吸急促,在父亲怀里没精打采,但与我做了几天游戏后,他的情绪和身体发生明显的变化,看到身穿小丑服的我们,他会两眼放光,咯咯笑着将手、脚、鼻子贴在玻璃上‘躲猫猫,呼吸平缓了不少。他身边的父亲也是一位新冠肺炎患者,看到儿子与我们快乐地互动,他也格外开心。”肖绪说。

要成为一位“医疗小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上岗前不仅要学习心理学、护理学、物理治疗等医学知识,还要学习戏剧表演、各国文化习俗与禁忌。全球首个医疗小丑专业于2006年在以色列海法大学开设,吸引来自各国的学生报名学习。除了海法大学开设相关的专业课,以色列最大的医疗小丑协会——“梦想医生”也会在医疗小丑上岗前对其进行专业培训,学习内容与海法大学的专业课程相似。肖绪补充道:“除了这些专业知识,作为一个‘医疗小丑,必须非常敏感,能感应患者细微的情绪变化,就是要会读心术。任何互动都是现场自然发生的,绝不是事先刻意设计的,因为如果你一直在想我该怎么搞怪、该怎么开导,该做什么游戏,那么心理负担会很重,与患者互动就不会顺畅,只有你真的感同身受,与病人心灵相通,才能形成良好的互动关系。”

帮病人走出疾病阴霾

在抗疫一线,有很多故事让肖绪心生温暖,她动情地说:“虽然疫情期间我们只能戴着口罩,穿着隔离衣,隔着玻璃与患者互动,但心与心的沟通是不会被这些防护装备隔离的,虽然我们不能触碰对方的身体,但我们能触碰对方的心。”在这几个月的抗疫过程中,有一个病人让肖绪感动不已。她是一位60多岁的美国老人,在以色列旅游期间被确诊罹患新冠肺炎,在肖绪所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在异国他乡人生地不熟加上丈夫不能在病床前近距离服侍开导,这位患者的情绪一直很低落。肖绪每天早上都会用扬声器和她道早安,一开始她会机械式回应,但慢慢地她被肖绪的活力感染,脸上渐渐有了光彩。在得知她喜欢唱歌跳舞时,肖绪特地准备了一把吉他为她弹唱《你是我的阳光》,听到歌曲,这位病人泪流满面,哭着说:“这是我丈夫经常为我唱的歌,你给我一种亲人般的温暖,感谢你让我感受到爱的力量。”因为在医院时都戴着 口罩,在治愈回国后,通过视频聊天,她们才第一次看到对方的脸,两人都哭了。老人对肖绪说:“医生治愈了我的疾病,但你让我重生,是你让我重新爱上自己,让我重拾自信。”

让黑白世界变得色彩斑斓

肖绪从事“医疗小丑”工作已经17年了,拥有丰富的经验,擅长与各个年龄段的人互动。在疫情暴发后,医院希望她加入抗疫队伍协助医生治疗,她没有丝毫犹豫,马上投入工作。当被问及有没有害怕恐慌过,她坚定地摇了摇头说:“从来没有,我担心的是为了防疫如何与病患更好地互动,不能近距离接触对我的工作会是一个挑战,但从来没害怕被感染。戴着口罩,与病人隔着玻璃,那我们就寻求戴着口罩、隔着玻璃也能互动的游戏方法。”

“在工作中,我心无旁骛,那一刻,没有新冠病毒,没有疾病,就是游戏,就是陪着他们家长里短,陪着他们悲欢离合,然后享受那种心与心的贴合。17年了,从未想过放弃,因为这份工作让别人快乐也让我快乐,我平均每两个小时都能大笑一次,这种大笑是发自肺腑的,没有任何伪装,如果是装的快乐,患者一定会感受到。”肖绪告诉记者,“看到满面愁容的病人在我的开导下变得神采飞扬,这种成就感太棒了。”

在肖绪眼里,“医疗小丑”就像彩色的滤镜,让黑白的病患世界变得色彩斑斓,彩色世界带来的不仅是快乐与美好,更重要的是生发了生活的希望。“新冠病毒给我们带来挑战,但隔离病毒不隔离爱,传递美好矢志不渝,很荣幸能为抗疫奉献力量。”肖绪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