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西非“法郎”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法国货币担保人角色不变

2020-05-22 09:20:48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5月22日报道 法新社巴黎5月20日报道称,法国当地时间周三正式确认了西非法郎的终结,今后西非国家的共同货币可能会被称为埃科(Eco)。不过,法国并未因此放弃对非洲的金融承诺。

报道称,“法国的角色将变为西非地区的金融担保人,”法国外交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解释说,“承诺仍会得到履行,我们不会爽约。”他是在法国国民议会外交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发表上述言论的。

在法国内阁部长会议批准了西非法郎改革方案后,政府发言人茜贝特·恩迪亚耶称:“这一具有象征意义的终结会被记录在法国与非洲关系新的发展史中,会让我们的历史翻开新的一页。”

法国消息人士对法新社解释说:“这是在具体落实当地时间去年12月21日签订的协议。”当时,科特迪瓦总统阿拉萨内·德拉马内·瓦塔拉与来访的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一道公布了这项协议,而发起这场西非法郎改革的正是马克龙。

内阁部长会议批准改革方案,相当于法国从法律层面上批准了这场货币改革。反对者抨击西非法郎带有“殖民主义色彩”,马克龙也坦承它是“法非特殊关系的残余之一”。

报道介绍,具体来说,西非八国今后要决定新货币是否要像最初设想的那样叫埃科。

有了这项协议,西非国家中央银行就不用再将一半的外汇储备交给法国国库作抵押。抨击西非法郎的人认为,这项义务是对法国令人感到耻辱的依赖。

还有其他变化:法国政府官员将退出西非共同货币机构的管理层。截至目前,法国财政部长和法兰西银行行长都会参与每年两次的例会,其中一次还是在巴黎举行的。

不过,法国还会继续扮演西非共同货币担保人的角色,新货币对欧元汇率将继续保持固定。在新的西非共同货币面世后,也会有人呼吁要改革这一点。

这一变化恰逢法国在全球范围内呼吁向非洲国家提供支持之际,而非洲各国正在遭遇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危机。除了石油和原材料价格暴跌外,非洲面临的问题还包括投资者缺乏信心,很多资金都流向了更为成熟的市场。

报道称,“非洲仍是我们持久关注的重点之一。”法国经济与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在国民议会听证会上说。他还明确表示,会“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支持非洲国家。

自新冠肺炎危机爆发以来,法国在二十国集团里行动十分积极。

至于新货币埃科,还要看其使用范围能否扩大到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的全部15个成员国。而在宣布西非法郎退场之前,这些国家也达成协议要在今年推出一种新货币,名字就叫埃科。

报道称,围绕西非法郎改革的谈判实际上在整个2019年下半年都在进行,谈判双方分别是法国和西非经济货币联盟的8名成员国:贝宁、布基纳法索、科特迪瓦、几内亚比绍、马里、尼日尔、塞内加尔和多哥。

报道认为,然而,非洲法郎却不会彻底消失:组成另一个货币共同体的中非六国(喀麦隆、中非共和国、刚果共和国、加蓬、赤道几内亚和乍得),还将继续使用非洲法郎。

图为西非国家多哥街头。新华社

【延伸阅读】法媒:美国正考虑从西非撤军 减少对反恐行动的重视

参考消息网12月26日报道 法媒称,作为美国全球重新部署军队计划的一部分,五角大楼正在考虑减少在非洲的驻军。

法新社12月24日援引《纽约时报》报道称,美国在非洲的驻军人数在6000到7000人之间,主要是在西非,但也包括索马里这样的地方。

报道称,美国驻军包括军事训练员以及最近在尼日尔建造的一个投资1.1亿美元的无人机基地。

报道表示,撤军将终结美国对法国在马里、尼日尔和布基纳法索开展的军事行动的支持。法军与当地军队一起,共同打击“基地”组织和极端组织“伊斯兰国”。

五角大楼向他们提供情报、后勤协助和空中加油等支持,每年五角大楼因此承担4500万美元的成本。

报道称,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正在研究在全球重新部署美军,减少对反恐行动的重视。报道还说,明年1月份之前不太可能就此事作出决定。

报道表示,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经常许下停止美国“无休止的战争”的诺言。他已经下令大幅减少部署在叙利亚的美军,并且将在阿富汗采取同样的做法。但目前仍有约1.3万名美军驻扎在阿富汗。(编译/涂颀)

(2019-12-26 06:32:01)

【延伸阅读】西非法郎终结 西非共同货币“埃科”明年面世

参考消息网12月23日报道 法媒称,八个西非国家12月21日同意将其共同货币的名称改为“埃科”(Eco),从而切断西非法郎与前殖民统治者法国的联系。

据法新社12月21日报道,西非法郎的汇率最初与法国货币法郎挂钩,在过去20年与欧元挂钩。贝宁、布基纳法索、几内亚比绍、科特迪瓦、马里、尼日尔、塞内加尔和多哥目前使用这种货币。除几内亚比绍外,所有国家都曾是法国殖民地。

报道称,这一声明是在法国总统马克龙21日访问科特迪瓦时宣布的。科特迪瓦是世界最大的可可生产国,也是法国当年在西非的主要殖民地。

科特迪瓦总统阿拉萨内·瓦塔拉在该国经济首都阿比让发表讲话,宣布“三项重大改革”。他说,这些改革包括货币的“更名”,“不再将50%的储备存放在法国国库”,以及在该货币的所有相关方面“脱离法国的管理”。

马克龙称之为“历史性的改革”,“埃科将在2020年看到曙光”。

据一名法国消息人士称,这项计划筹备了6个月。

报道介绍称,20年前欧元问世后,西非法郎的比值与欧元锚定,固定汇率为655.96西非法郎兑1欧元(1欧元约合7.8元人民币)。

法国央行法兰西银行持有西非法郎全部储备的一半,但并未因为管理这笔存款而牟利。法兰西银行每年向存放储备的国家支付上限为0.75%的利息。这种安排保证了西非法郎可以不受限制地兑换欧元,也促进了区域内部的资金流动。其纸币和硬币由法兰西银行旗下的一家机构印刷和铸造。

报道称,诞生于1945年的西非法郎被很多人视为法国前非洲殖民地在独立后仍受到法国干预的标志。

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西共体)21日早些时候敦促各成员继续努力创建共同货币。西共体坚持计划在2020年将埃科投入使用,但该集团15个成员现在几乎都未能达到参与这一计划的标准。

加入共同货币计划的关键要求包括赤字低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通胀率不超过GDP的10%,以及负债低于GDP的70%。

另据法新社12月21日报道,法国总统马克龙21日在科特迪瓦阿比让宣布“法非特殊关系”最后残留之一的非洲金融共同体法郎即将终结,他呼吁,在“殖民主义”这一“共和国犯下的错误”之后“打造新的篇章”。

法国总统宣称:“埃科将于2020年面世,我对此感到高兴。”西非八个法语国家通用的西非法郎将被埃科取代。

他同科特迪瓦总统阿拉萨内·瓦塔拉一道宣告了这一“重大历史性改革”。贝宁、布基纳法索和科特迪瓦等八国同法国达成有关协议。

经济学家出身的瓦塔拉指出,除了货币更名之外,改革还涉及西非法郎流通国“停止”将“50%的外汇储备集中”到法国国库,以及法国从相关国家“货币管理机构”中撤出。法国曾在这些机构中派驻代表。

马克龙“接受”上述改变的表态将使法国在西非开创出新的局面。由此,巴黎应“打造既热情又无拘束的新关系”。

马克龙认为,对西非法郎的放弃以及全新的法非关系将改变法国的形象。

资料图片:法国总统马克龙。(德新社)

(2019-12-23 10:58:08)

【延伸阅读】澳媒:塞内加尔成中国进入西非“门户”

参考消息网7月23日报道 澳媒称,习近平选择在前往南非参加金砖国家峰会的途中于20日至21日对塞内加尔进行国事访问——也是他对西非的首次访问——表明,中国寻求深化与西非的合作,而一直以来中国与该地区的接触相比与其他非洲地区要少一些。

据澳大利亚洛伊解读者网站7月20日报道,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曾以东非的铁路、公路和港口开发为目标,但其重心正日益转向西非。在6月访问北京期间,塞内加尔外长西迪基·卡巴强调:“‘一带一路倡议将为全世界所有国家发展带来机遇。塞内加尔愿意在这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报道称,除了为塞内加尔制订重要的基础设施计划——包括从达喀尔到吉布提的跨非洲公路——中国最近还在其他西非国家达成了一系列协议:修复中的达喀尔-巴马科铁路线成为马里和中国签署的更大规模系列协议的一部分,这些协议还包括一条连接马里与几内亚科纳克里港的价值80亿美元的铁路线;中国还将在几内亚和科特迪瓦修建大坝,科特迪瓦最近获得了中国进行75亿美元基础设施投资的承诺。

那么为什么是塞内加尔呢?报道认为,中国选择塞内加尔出于以下四个关键原因:

首先,中国寻求巩固其与一个历史上不稳定的伙伴的关系。在1960年独立后,塞内加尔承认台湾而不是中国大陆,后来在1971年改变了态度。1995年它与台湾重新建立关系。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2005年它重新倒向中国大陆。根据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此后,中塞贸易总额从2005年的1.97亿美元增长到2015年的23亿美元,当时中国成为塞内加尔第二大贸易伙伴,仅次于欧盟。

第二,塞内加尔经济和政治稳定。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字,该国的经济增长率为7.2%,在西非名列第二,排在科特迪瓦之后。与科特迪瓦不同的是,塞内加尔没有发生激烈政治动乱的历史,并被认为是非洲的善政典范。

第三,中国视塞内加尔为进入西非地区的门户。今年6月,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强调,中方视塞内加尔为重要合作伙伴,愿将双边关系建设成为“中国与西非国家友好关系的典范”。

第四,由中国出资在达喀尔郊区开发的一个经济特区表明中国的抱负将超越这一地区。这是中国在西非或非洲法语地区建立的首个经济特区。由于塞内加尔是《非洲发展和机遇法案》的受益国,中国还可通过塞内加尔向相对封闭的美国和欧洲市场出口在该经济特区制造的产品。

报道指出,在中国寻求扩大其在非洲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之际,塞内加尔在如此众多的方面都将成为理想的合作伙伴。对塞内加尔来说,这将是一个把中国的参与引入它拥有相对优势的领域的机会,而这么做将有助于该国实现其雄心勃勃的经济发展计划。

(2018-07-23 09:37:43)

【延伸阅读】中国助力西非国家发展基建 俄媒:法国公司让位给中企

参考消息网7月21日报道 俄媒称,近年来,中国企业对西非法语区表现出愈发浓厚的兴趣。在争夺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时,法国公司在西非争取到独立后渐渐让位于中国竞争者。

据俄罗斯《专家》周刊网站7月20日报道,统计数据表明,2010年-2015年中国对科特迪瓦迅速发展的经济提供的贷款激增。今年5月这个西非国家的政府为阿比让商业区的桥梁建设招标时,18个竞标者中有10个要么是中国公司,要么是与中国人关系紧密的当地公司,也就不足为其了。出于同样的原因,可能鲜有人对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拿下1.91亿美元的合同感到吃惊。

报道称,地区经济近年来发展十分迅速,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中国的贷款。根据华盛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非研究倡议”计划的数据,5年来(2010年-2015年)中国对科特迪瓦的贷款增长了1400%,达25亿美元,对塞内加尔——增长1268%,达到近14亿美元。

报道指出,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也出现在西非过去的其他法国殖民地上:马里、尼日尔和多哥。彭博社强调,中国企业最感兴趣的还是科特迪瓦。中国企业对这个国家的兴趣出现在不久前,2011年之后。兴趣姗姗来迟,是由于该国持续的政治危机,内战成了危机的顶点。现在中国人正在弥补失去的时间。尤其注重基础设施和能源项目的当地政府助其一臂之力。政府期望借中国人加快经济发展,其经济规模估计有400亿美元。目前阿比让顺利实现了自己的计划——2010年后科特迪瓦经济平均每年增长8%。

报道称,尽管日常性质的困难重重,科特迪瓦的苏布雷水电站大坝提前竣工,其总装机容量为275兆瓦,这令该国成为地区的主要电力出口国。

不远处第二个装机容量稍小的水电站已经动工。预计这两个水电站之后至少还会再建两个。当然,法国不想将科特迪瓦拱手让出。巴黎目前仍是阿比让最大的贸易伙伴。2011年上台后,阿拉萨内·瓦塔拉请求法国布伊格集团修建了跨越阿比让湾的桥梁,这令首都大为现代化。但在随后的几年中,中国公司签署的合同有建造体育馆、扩建港口、水处理设施和阿比让与度假城市大巴萨姆之间的公路,这还不算已经提及的首都新桥和水电站。

报道称,中国人也在其他领域排挤法国人。例如,中国私营电信公司四达时代两年前成立了付费电视频道,这终结了法国维旺迪传媒集团旗下Canal+多年来的垄断。为与四达时代竞争,Canal+不得不将解码器的价格降低三分之一。

报道称,近两年来,中国商人抢走了黎巴嫩商人的地砖生产并在科特迪瓦全国范围内开设了数十家商店。

报道称,塞内加尔的情况也大抵如此,其经济去年增长了7.2%。中国公司中地海外建设集团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郊区建设工业园区。中国铁路总公司修理并更新铁路。在其他中国项目当中还有建设塞内加尔外交部大楼和大修南部的旧大坝。(编译黎然)

2016年8月29日,在肯尼亚内罗毕,塞内加尔总统萨勒(前右四)参观考察蒙内铁路工程现场。 新华社记者潘思危摄

(2018-07-21 00:19:01)

【延伸阅读】出海记|从水电站到足球场 中资进军西非拓展商机

参考消息网7月23日报道 外媒称,中企开始把触角延伸至投资环境获得改善的西非国家,目前主要把目光投向科特迪瓦。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数据称,中国对科特迪瓦的贷款在2010年至2015年激增1400%至25亿美元,对另一个西非国家塞内加尔的贷款飙升1268%至近14亿美元。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7月19日援引彭博社报道,中国多年来投资援建非洲,目前已是非洲最大的投资来源国。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历来主要集中在北非、南非和东非,不过近期中企开始把触角延伸至投资环境获得改善的西非国家,在这些前法属殖民地与法国企业抢夺商机。

当西非国家科特迪瓦经济首都阿比让招标兴建一座跨湖大桥时,18家投标企业当中,10家是中国企业或是有中资入股的公司。招标结果今年5月公布,赢得工程的是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

报道称,南非标准银行企业与投资银行部主管班尼指出:“来到非洲法语地区寻找投资项目的中企越来越多,每两个月就会有代表团抵境。”

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统计的数据,中国对科特迪瓦的贷款在2010年至2015年间激增1400%至25亿美元(约34亿新元),对另一个西非国家塞内加尔的贷款飙升1268%至近14亿美元。

报道称,中企目前主要把目光投向科特迪瓦,因为该国先前政局动荡,错过了中国的非洲投资热,直至2011年新政府上台之后,科特迪瓦经济起飞,才推出众多基建和能源项目。

报道称,科特迪瓦将其数十年来首个水电站苏布雷水电站的建设项目交给中国水利水电集团时,规定工作用语必须是法语,中国劳工最多只能占劳动力的20%,水泥等建筑原料须在当地采购。

苏布雷水电站于去年11月提前八个月建成投入使用,其发电量达275兆瓦,将使科特迪瓦成为该区的主要电力输出国。水电站总投资约5.7亿美元,其中85%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融资,15%由科特迪瓦政府出资。

报道称,目前法国仍然是科特迪瓦最大贸易伙伴国,不过中企在科特迪瓦的发展领域正逐渐扩大。除了建水电站和跨湖大桥,中企还中标承建足球场、饮用水设施、滨海公路以及扩建港口。

报道称,中企也在其他领域打破法国企业的垄断局面。例如,以北京为基地的数码电视运营商StarTimes两年前在科特迪瓦推出付费电视服务,至今已吸引10万订户,迫使原本垄断市场的法国付费电视台Canal+须大幅调降解码器收费。

据报道,在前法属殖民地塞内加尔,中企正在兴建该国外交部大楼、工业区以及修复当地铁路和水坝。

2017年11月2日,在科特迪瓦西部的苏布雷,科特迪瓦总统瓦塔拉(中)出席瓦格里博·波波利水电站项目奠基仪式。该水电站由中国电建下属的中国水利水电第五工程局有限公司承建。(新华社)

(2018-07-23 00:1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