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舒女郎”养成记

2020-05-22 12:49:45 《女友》 2020年5期

周立言

热播电视剧《完美关系》的话题中心不是傻白甜的女主角,而是饰演女二号的陈数。她所饰演的女强人斯黛拉是“亦舒式”的都市女郎:优雅得体、成熟大气、清醒自知、又美又飒,是职场女精英的完美化身。

在各大电视剧中,上一个评价如此之高的职业女性形象是袁泉在《我的前半生》中饰演的唐晶,巧的是,这部也是亦舒作品。亦舒的小说大多写的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职场女性故事,放到2020年依旧不落伍。

那到底什么是“亦舒女郎”? 亦舒女郎的职业有记者、医生、律师等等,她们在自己的领域足够优秀,甚至超越很多异性同行,她们经济独立、精神独立,深谙“自爱、沉稳,然后爱人”的道理,最重要的是,审美永远在线。穿着上,亦舒女郎不会追赶时髦,因为深知“此时越流行,彼时越土气,且时髦的衣裳不大方”的道理。

亦舒女郎最爱白色,亦舒曾写过这样的句子:“只有最含蓄的人才肯穿白色——风流不为人知,辛苦不为人知,因为一个人最终要面对的,不外是他自己。”穿白色不代表小心翼翼,穿着白衬衫画油彩或者吃西瓜也是亦舒女郎的姿态。弄脏了衣服又有什么关系呢?身外物,只不过是为自己服务的,如果当真用不起,就不要买。所以电视剧《我的前半生》里“下雨把鞋脱了抱在怀里赤脚跑回家”的做法,只能让亦舒粉丝笑话。

其实傻白甜女主在荧屏上的横行,源自于东方审美对“瘦白秀幼”的天然偏爱,有力量的女性角色被“边缘化”了。但亦舒女郎从来不是这样,她们独立、自律,更重要的是不放弃追求女性美。

亦舒笔下的女性,無论是飒爽派还是美艳派,总是活得有自己的气象,最为粉丝津津乐道的“双生花”,莫过于1988年的香港电影《流金岁月》里的张曼玉和钟楚红,帧帧都是写真集。钟楚红深爱香奈儿的粉红、鹅黄粗花呢套装和御木本的珍珠饰品,是“杰奎琳·肯尼迪”式的优雅和庄重。但张曼玉穿着白衬衫、卡其裤配平底乐福鞋,才是亦舒女郎的打扮。简单的单品最能检验真美人,而要想更显高级感,质地和剪裁的心机不能少,其中真丝、丝绵、亚麻材质最受追捧,不会有穿一季就打入冷宫的危险,入手时虽然肉痛,但也能在衣柜中长久。

除了外在审美,亦舒女郎们的精神和生活金句也恒久不过时,她们足够清醒,明白“这双手虽小,但是是我自己的”。她们没有想去迎合这个世界,“无论做什么,记得为自己而做”。所以剧版《我的前半生》中,罗子君因为一句“教养和婚姻比起来,不值得一提”的台词被群嘲,因为这句话实在太不“亦舒”了。亦舒女郎是最最“拎得清”的,不管是面对工作、感情、社交抑或其他,都能保持自我的姿态,这也是得到当代独立女性共鸣的基础:带着底气,姿态好看地做一切事情,对于爱情和婚姻,也是坦坦荡荡,来了,欢迎光临;未至,也要活得漂亮。这样的亦舒女郎,就是“要多美丽有多美丽”(亦舒小说名)最好的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