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向东,成渝间崛起未来之城

2020-06-01 07:29:50 《中国新闻周刊》 2020年18期

刘宇菲

站在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丹景台上,可一瞰未来之城全貌。

凌晨,四川成都市区往东50余公里,成都天府国际机场的建设工地宛如白昼。中建八局成都天府国际机场T1航站楼项目经理詹进生和数千名项目管理人员以及一线工作人员还在加班加点忙碌着。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天府国际机场今年开工面临的困难比往年更多。

“距离年底竣工还有243天,这个‘五一假期,所有人都放弃了休假,就是为了项目如期竣工。”詹进生说。为了不让疫情影响工程整体交付,每天有近1.7万名工人在这里分班作业、日夜赶工。

2017年5月,成都天府国际机场T1航站楼打下第一根桩。如今从空中俯瞰,林立的塔吊之间,隐藏在钢筋网中的“太阳神鸟”整体形象已经呈现,成都离拥有两座国际机场的梦想也越来越近。

在“神鸟”展翅待飞的背后,是成都布局三载、谋划千年的“东进”之途。

千年之变

4500年前,蜀山氏从西部山区走向成都平原腹地,将蜀文化古城时代的城邦,建立在成都平原偏西部。直到战国秦时,张怡、张若建筑了新的成都城,西为少城,东为大城,两城并立,缓缓向东。

重要的转折点出现在唐代。彼时“扬一益二”,成都迎来了自汉以来的第二个发展高峰期,执政者在大城外新建罗城,使成都扩大了6倍,经济中心也开始向东南侧转移。直至清代,随着万里桥、九眼桥等连接城市主干道桥梁的重修,地处两江交汇的东门最为繁盛。

自西向東,是成都跨越数千年的城市惯性,但这种惯性却一直没有冲破山脉束缚,致使成都始终在龙门山脉和龙泉山脉之间呈同心圆状稳定地扩张。

近年来,成都凭借包容的环境和创新的经济模式,充分展现了西南中心城市的吸引力。不仅成功跻身新一线城市,并且连续4年稳居新一线城市第一名。“巴适”的生活和优质的创业沃土也使成都“创新创造、优雅时尚、乐观包容、友善公益”的天府文化为更多人所认可,连续11次被评为“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第一名。

然而,不可避免地,这样的中心城市格局使得人口资源环境压力不断加剧,产生交通、环境等诸多“大城市病”。

目前,成都的人口正以每年50万人的速度新增,截至2019年末,成都市常住人口达1658.1万人,位居全国第四。此外,随着经济发展,成都中心圈层国土开发强度达到84.8%,全市工业存在发展空间不足等问题。因此,城市发展亟待拓展新的空间。

放眼全球,反观国内,解决“大城市病”问题,大都从大局落子、从区域求解,采用“跳出去”建新城的办法,构建形成“多中心、组团式、网络化、集约型”的空间模式。可是成都市域的南北纵深很短,而市区往西虽然幅员辽阔,但西边是天府之国的肥沃良田及青藏高原边缘的龙门山脉,是需要保护的耕地和生态涵养区——成都,唯有向东,才能获得城市永续发展的广袤空间。

2016年,国家在《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出成都要以建设国家中心城市为目标,推动成渝相向发展,共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国家级城市群。国家战略的强大支撑,让成都东进更加有底气。

这次,成都决定跨越山丘,城市格局迎来千年之变。

自找难题

时间回到三年前,2017年4月,成都在市第十三次党代会上提出“东进、南拓、西控、北改、中优”的城市空间发展战略。其中,“东进”翻越龙泉山,开辟“第二主战场”,使成都从“两山夹一城”变为“一山连两翼”的构想被提上日程。

众所周知,龙泉山一直是成都东侧的生态屏障,如今城市发展跨越龙泉山,将这座山变成城市绿心和“会客厅”,在很多人看来,这是成都给自己找了个“难题”。

三年历程,成都先后组织96名院士、国际大师及知名专家,领衔100余支专业团队、3500余名专业技术人员,进行了5轮城市规划优化提升工作。

为了加快实施“东进”战略,2017年5月起,成都邀请知名规划、建设、景观设计院等专业力量,包括“新加坡规划之父”刘太格的团队、中国城市规划设计院原院长李晓江的团队等顶级专家团队,从战略层面开展了《成都市实施“东进”战略总体规划(2017-2035年)》《成都市东部新城空间发展战略规划(2017-2035年)》两个总体层面研究,以及龙泉山东侧沱江发展轴、东西城市轴线规划两条轴线规划研究,同步进行城市风貌、水资源、通信、能源等十余个专项研究。以高质量高标准的规划要求将“东进”区域整体框架搭建成型,这也成为成都东部新区的重要规划基础。

李晓江对此感受颇深。在他看来,成都跨越龙泉山建设东部新区,首先必须解决它没有“大城市基础”的难点。为此他建议,既要充分依托主城区的资源要素供给能力,又要在基础公共服务中独立运行。值得一提的是,成都东部新区也是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重要节点和门户枢纽,已经有了新机场规划,“为此我们在东部新区规划了多条高速铁路,以实现与包括重庆在内的全国重要节点城市更好的联系。”

2018年6月,四川省委提出“一干多支、五区协同”区域发展战略,确立成都在四川的“主干”定位。立足长远发展,2019年底,成都对“东进”规划再次进行了统筹提升。

这次的重点是人。

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一个以中等收入为主体的人群也必然会提出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传统的管理理念已无法解决现有问题,推进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转换思路。

摒弃了只顾短期需要的“插花式”布局思维,成都东部新区建设对标雄安,提出“人—城—产”的营城逻辑,把人本理念作为城市规划的起点,以优质的生态、生活环境“筑巢引凤”吸引高素质人才,再以人才吸引企业与生产要素集聚,从而实现城市的长远发展。

2019年底,“东进”从全面规划转入全面建设新阶段,同时也迎来重大历史机遇。2019年8月26日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提出,要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2020年1月3日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提出,要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成渝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成都向东,重庆向西,相向发展,支撑起中国经济的第四极成为必然趋势。 “这充分说明成都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提出的城市‘东进与党中央和省委省政府的战略决策高度契合。”成都东部新区党工委委员、总经济师王正丹表示。

“虽然成都给自己找了个‘难题,但这个‘难题是成都的长远利益所在。”李晓江说。

对于棋至中盘的成都而言,三年的转型与突围之路,实则是一次系统性、全局性、前瞻性的排兵布阵。

今年5月6日,四川省委、省政府为成都东部新区授牌,《成都东部新区总体方案》《成都东部新区空间发展规划》等文件随之发布。按照定位,这个管理范围为920平方公里的新区,未来将建设成为国家向西向南开放新门户、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新平台、成德眉资同城化新支撑、新经济发展新引擎和彰显公园城市理念新家园。

“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建设,需要一个国家级新区。而现为省级新区的东部新区,将为未来升级为国家级新区做准备。”王正丹对这座未来之城信心十足。

未来之城

今年“五一”小长假,人们如約登上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丹景台,一瞰这座未来之城的全貌。

《成都东部新区总体方案》显示,在成渝发展主轴和成德眉资链接地带核心区域,成都东部新区管理范围920平方公里,包括规划范围729平方公里及代管天府新区简阳片区范围191平方公里,将构建“双城一园、一轴一带”的空间布局。具体来说,“双城”为空港新城、简州新城,“一园”为天府奥体公园,“一轴”为沱江发展轴,“一带”为金简仁产业带。

“此次设立成都东部新区对于成都优化城市空间,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具有重要意义。”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认为,“带动龙泉山东侧四川主要的现代制造业和生产服务业产业发展带,引领辐射带动其他区域发展。这样的产业布局,注定了这里未来是一片投资的热土。”

挂牌首日,成都东部新区就迎来总投资2385.03亿元的51个项目集中开工。

事实上,自今年3月以来,新区以综合开发为抓手,一批功能性、标志性、引爆性项目加快推进,重大公共服务设施、重大基础设施和标志性建筑陆续拔地而起。

在新区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内,航站区正全力推进航站楼二次结构工程、钢结构网架嵌补、金属屋面工程等施工,“神鸟展翅”已蓄势待发;天府奥体公园邀请伦敦奥运会场馆设计团队,目前已经策划了国际会都岛、环湖马拉松赛道、城市活力轴、三岔文化港等一批标志性项目,成都体院今年也计划完成一期一批次建设;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三年来取得了增绿增景4万亩,“减人减房”新增土地综合整治3000亩,建成旅游环线50公里等成绩……

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如一只“神鸟”即将展翅翱翔。

一张成都向东的蓝图迅速铺展,但“东进”却不止于此,其深远意义在于改变格局、影响全局。

近日发布的《成德眉资同城化发展暨成都都市圈建设三年行动规划(2020-2022年)》提出了力争到2022年,区域地区生产总值突破2.7万亿元的高要求。成都“东进”之举的深入,成为协同周边地区打造千万亿级产业集群的强劲力量。

从国家层面来说,随着新时代西部大开发和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战略部署,成都东部新区以打通国家西南地区通路为目标,在辐射带动周边地区同城化、一体化、协同化发展上具有引领作用,而这也为不断推动成渝相向发展注入动力,形成支撑国家内陆开放的“新门户”。

而此次“门户”的“上新”不仅仅局限于地理范畴。对于中国来说,成都东部新区三年来的探索之路具有样本意义,亦是中国新一轮城市区域发展的“新门户”。在李晓江看来,新一轮城市发展中,成都是“最自觉的”。在规划之初,成都东部新区就坚持全球视野,将人本逻辑摆在首位,让这片未来之城与人民形成“看得见风景”“摸得到幸福”“载得动梦想”的互动关系。在这过程中,其窥探中国城市发展层次与在治理和规划上的科学性均值得借鉴。

“这是一座梦想照进现实的城市。”詹进生站在高台上,俯瞰即将展翅的“神鸟”,颇有感慨。在他看来,天府国际机场建设其实是成都“东进”的一个缩影。未来,他也相信会有更多怀揣梦想的普通人在脚下的这片土地全力奋斗。明年,天府国际机场将投入营运,伴随第一架航班从这里起飞,更多人的梦想也将随着成都的东方“新门户”走向世界,走向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