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再举行军长级会谈

2020-06-24 05:18:13 《环球时报》 2020-06-24

●本报驻印度、德国特派特约记者 苑基荣 青木 ●陈一 王伟 柳玉鹏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6月23日在记者会上证实,中印两国边防部队22日在边境地区举行了第二次军长级会谈。双方已经同意采取必要措施推动事态降温。这次会谈是中印军队15日边境冲突后的首次军长级会谈。23日,俄中印外长还举行了视频会晤,三方决定今年举行俄中印三方防长会议。与此同时,中印两国防长在俄胜利日阅兵仪式前同时出现在莫斯科,也引发中印防长可能举行会谈的猜测。自中印边防部队上周在边境地区发生了数十年罕见的冲突并造成严重人员伤亡后,印军持续向边境大量增兵,印度政府声称给予军队在边境采取任何措施的“完全自由”,印度国内民族主义情绪在上升,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也在煽风点火。不过,印度显然也明白,与中国这样的邻国无论是爆发军事冲突,还是外交和经济对抗,都不符合印度长远的国家利益。多名中国学者23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认为,中印双方应尽快度过这段“阵痛期”,希望印度决策者不要被国内民族主义和西方的煽动所忽悠,拿出诚意务实地与中方好好谈。

冲突后首次军长级会谈

在23日的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6月22日,中印两国边防部队在边境地区举行了第二次军长级会谈。他说,此次会谈的举行,表明中印双方希望通过对话磋商妥处分歧、管控事态、缓和局势。会谈期间,双方在第一次军长级会谈共识基础上,就当前边境管控中的突出问题坦率深入地交换了意见,同意采取必要措施,推动事态降温。双方还同意将保持对话,共同致力于促进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

赵立坚还表示,至于一些印度媒体报道印方官员的话称,中方至少有40名官兵死亡,“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这是虚假信息”。

据印度亚洲新闻ANI23日报道,中印两军军长级官员22日在中方一侧举行了长达11小时的会谈。印度第14军团司令辛格中将率团与会。报道称,双方已经达成多项共识,包括双方军队在拉达克以东所有有摩擦的地段“脱离接触”,并就进一步落实有关共识“共同采取行动”,以缓和当前紧张的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的紧张关系。报道引述与会的印军官员的话说,22日举行的两军军长级会谈“气氛正面且具建设性”。《印度时报》称,双方军长级会谈23日继续进行。

中俄印防长会晤引猜想

23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印度外长苏杰生举行中俄印外长视频会晤。俄新社称,拉夫罗夫在视频会晤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俄中印已商定三国国防部长的会议模式,三国防长将在今年举行首次会谈。他称,在视频会晤期间,各方“对当前一些关键问题持有非常接近的态度”。对于中印日前的边境冲突问题,拉夫罗夫说:“我不认为印度和中国需要外界的帮助。我们希望局势能够继续保持和平,他们能够继续致力于和平解决争端。”有分析称,拉夫罗夫的表态似乎是针对美国。在中印边境局势紧张过程中,美国曾多次表示愿介入调停。

对三国外长会晤,《印度教徒报》称,尽管中印局势仍然紧张,但印度外长决定出席此次三国外长会晤,这被视为一个信号,表明印度愿意暂时搁置与中国的双边问题。报道称,目前,俄、印、中都是金砖国家和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这些机制被认为有助于保持全球力量平衡。

与此同时,《印度快报》23日称,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将出席24日俄罗斯胜利日阅兵活动。印度国防部长辛格22日已经抵达俄罗斯进行访问,也将参加24日的阅兵活动。印度媒体高度关注中印防长是否会在莫斯科就中印边境冲突问题举行会谈。

对此,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部主任钱峰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印防长在莫斯科举行会谈的“可能性非常大”,“中印双方也不应该放弃这个能坐下来谈一谈的机会。即便不是正式会谈,两国防长也会进行寒暄,或是进行非正式的观点交流,这也是正式会谈的一种补充方式。”钱峰认为,在局势仍然紧张的情况下,中印举行军长级会谈,说明双方有意愿保持密切接触,为以后可能的撤军、双方脱离接触创造条件。如果中印防长能举行会谈将有更大积极意义。两国军队系统最高级官员能进行直接沟通和交流,将对当前紧张局势降温有很大帮助。

印度仍在调兵遣将

“中印军方边境会谈,实控线两侧调兵遣将”,“德国之声”23日称,中印一周前发生造成数十人死亡的边境流血冲突后,两国间紧张态势紧绷。本周,两国军方代表展开新一轮边境会谈。不过,双方象征性的军事演习、军队集结部署仍在继续。

《印度斯坦时报》23日称,在中印军长级会谈中,印度寻求局势降温以及让中国后撤。报道引述两名熟悉情况的军官的话称,印方在会谈中提出中国军队撤出班公湖北岸的一系列战略要地,并减少在边境地区的军事部署等多项具体要求。

《印度时报》称,印军近来在实控线附近增加技术侦察力量,部署了以色列的无人机。《印度时报》称,印度边境部队在拉达克地区加大了招募力度,过去数十年训练的山地特种作战力量也向前线推进。

新德里电视台网站23日称,印度政府在加勒万河谷冲突后将重点放在了修建道路计划上。一名政府高级官员称:“我们的重点是加快正在进行的项目,因为我们在第二阶段已经落后了。”报道称,印度“第二阶段”计划涉及该地区32条战略道路。印度过去6年在边境完成了4764公里战略公路,建造了14450米桥梁,改变了边境地区的态势。

不过,这些战略公路和桥梁建设仍然脆弱。印媒23日称,北阿坎德省一处靠近中印边境的桥梁被一辆运载挖掘机的卡车压塌,两人受重伤。报道称,这将导致部署在边境地区的印军出现后勤和粮食问题。

“‘抵制中国真有帮助吗?”

在一些政客和媒体的煽动下,印度国内民族主义情绪上升。虽然不少印度精英终于承认中国军力远强于印度,印度不宜与中国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但他们认为可以在外交和经济上“打击中国”。

印度媒体LiveMint引述尼赫鲁大学中国问题专家斯里坎特的话称,印中两国在边境冲突,印度可能会在外交上进行还击。比如,印度正在考虑调整地缘政治的战略,加入由美国所发起的“四方同盟”,拥抱美国提出的“印太战略”概念,印度甚至可能加入美国主导的在南海争端海域的自由航行演习。

对于印度国内所谓“抵制中国货”运动,有分析认为,这种声音很响,却总是“雷声大雨点小”。2017年6月中印军队洞朗对峙事件发生后,印度国内就曾掀起一波抵制中国货的浪潮。尴尬的是,当年下半年印度自中国进口的商品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有所增加。美国彭博社22日称,尽管印度民众宣称“抵制中国货”,但中国一款手机新品18日在印度上市时,网店上几分钟内就销售一空,令印度十分尴尬。

“‘抵制中国战略真的有帮助吗?”《印度斯坦时报》称,每次与中国发生冲突后印度就有人抵制中国商品。有这种想法的人认为,印度的抵制将在经济上伤害中国。但这种观点是半生不熟的。更何况,印度是否可以凭这样的努力得到“反华集团”的支持?文章称,所谓“印美战略联盟”的声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响,对中国成长实力的担忧一直是这一联盟的重要推动力。但是,这种战略共识并未导致经济问题趋同。最大的证明就是印美贸易协定的持续僵局。

对于印度一些人企图用外交和经济等手段来与中国对抗,钱峰表示,印度和美国互相把对方当牌打,借用可以,但在重大问题上印度和美国结盟并非易事。印度近年来一直把自己往大国方向塑造,加入“四方同盟”会让印度沦为小跟班,这显然不是它预期的角色。美国也不会允许印度成为与之平起平坐的角色。所以“印美同盟”是一个伪命题。

钱峰说,中印边境冲突事件在印度国内依然在发酵,印度民族情绪在上升。对此,印度决策者更要保持理性和清醒,不要被国内的民族主义和国外的煽动所绑架,应该更加务实地表现出达成协议的诚意,少玩虚的,在这个疫情肆虐的特殊时期各国应多往务实合作的方向走。▲

●本报驻印度、德国特派特约记者 苑基荣 青木 ●陈一 王伟 柳玉鹏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6月23日在记者会上证实,中印两国边防部队22日在边境地区举行了第二次军长级会谈。双方已经同意采取必要措施推动事态降温。这次会谈是中印军队15日边境冲突后的首次军长级会谈。23日,俄中印外长还举行了视频会晤,三方决定今年举行俄中印三方防长会议。与此同时,中印两国防长在俄胜利日阅兵仪式前同时出现在莫斯科,也引发中印防长可能举行会谈的猜测。自中印边防部队上周在边境地区发生了数十年罕见的冲突并造成严重人员伤亡后,印军持续向边境大量增兵,印度政府声称给予军队在边境采取任何措施的“完全自由”,印度国内民族主义情绪在上升,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也在煽风点火。不过,印度显然也明白,与中国这样的邻国无论是爆发军事冲突,还是外交和经济对抗,都不符合印度长远的国家利益。多名中国学者23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认为,中印双方应尽快度过这段“阵痛期”,希望印度决策者不要被国内民族主义和西方的煽动所忽悠,拿出诚意务实地与中方好好谈。

冲突后首次军长级会谈

在23日的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6月22日,中印两国边防部队在边境地区举行了第二次军长级会谈。他说,此次会谈的举行,表明中印双方希望通过对话磋商妥处分歧、管控事态、缓和局势。会谈期间,双方在第一次军长级会谈共识基础上,就当前边境管控中的突出问题坦率深入地交换了意见,同意采取必要措施,推动事态降温。双方还同意将保持对话,共同致力于促进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

赵立坚还表示,至于一些印度媒体报道印方官员的话称,中方至少有40名官兵死亡,“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这是虚假信息”。

据印度亚洲新闻ANI23日报道,中印两军军长级官员22日在中方一侧举行了长达11小时的会谈。印度第14军团司令辛格中将率团与会。报道称,双方已经达成多项共识,包括双方军队在拉达克以东所有有摩擦的地段“脱离接触”,并就进一步落实有关共识“共同采取行动”,以缓和当前紧张的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的紧张关系。报道引述与会的印军官员的话说,22日举行的两军军长级会谈“气氛正面且具建设性”。《印度时报》称,双方军长级会谈23日继续进行。

中俄印防长会晤引猜想

23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印度外长苏杰生举行中俄印外长视频会晤。俄新社称,拉夫罗夫在视频会晤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俄中印已商定三国国防部长的会议模式,三国防长将在今年举行首次会谈。他称,在视频会晤期间,各方“对当前一些关键问题持有非常接近的态度”。对于中印日前的边境冲突问题,拉夫罗夫说:“我不认为印度和中国需要外界的帮助。我们希望局势能够继续保持和平,他们能够继续致力于和平解决争端。”有分析称,拉夫罗夫的表态似乎是针对美国。在中印边境局势紧张过程中,美国曾多次表示愿介入调停。

对三国外长会晤,《印度教徒报》称,尽管中印局势仍然紧张,但印度外长决定出席此次三国外长会晤,这被视为一个信号,表明印度愿意暂时搁置与中国的双边问题。报道称,目前,俄、印、中都是金砖国家和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这些机制被认为有助于保持全球力量平衡。

与此同时,《印度快报》23日称,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将出席24日俄罗斯胜利日阅兵活动。印度国防部长辛格22日已经抵达俄罗斯进行访问,也将参加24日的阅兵活动。印度媒体高度关注中印防长是否会在莫斯科就中印边境冲突问题举行会谈。

对此,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部主任钱峰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印防长在莫斯科举行会谈的“可能性非常大”,“中印双方也不应该放弃这个能坐下来谈一谈的机会。即便不是正式会谈,两国防长也会进行寒暄,或是进行非正式的观点交流,这也是正式会谈的一种补充方式。”钱峰认为,在局势仍然紧张的情况下,中印举行军长级会谈,说明双方有意愿保持密切接触,为以后可能的撤军、双方脱离接触创造条件。如果中印防长能举行会谈将有更大积极意义。两国军队系统最高级官员能进行直接沟通和交流,将对当前紧张局势降温有很大帮助。

印度仍在调兵遣将

“中印军方边境会谈,实控线两侧调兵遣将”,“德国之声”23日称,中印一周前发生造成数十人死亡的边境流血冲突后,两国间紧张态势紧绷。本周,两国军方代表展开新一轮边境会谈。不过,双方象征性的军事演习、军队集结部署仍在继续。

《印度斯坦时报》23日称,在中印军长级会谈中,印度寻求局势降温以及让中国后撤。报道引述两名熟悉情况的军官的话称,印方在会谈中提出中国军队撤出班公湖北岸的一系列战略要地,并减少在边境地区的军事部署等多项具体要求。

《印度时报》称,印军近来在实控线附近增加技术侦察力量,部署了以色列的无人机。《印度时报》称,印度边境部队在拉达克地区加大了招募力度,过去数十年训练的山地特种作战力量也向前线推进。

新德里电视台网站23日称,印度政府在加勒万河谷冲突后将重点放在了修建道路计划上。一名政府高级官员称:“我们的重点是加快正在进行的项目,因为我们在第二阶段已经落后了。”报道称,印度“第二阶段”计划涉及该地区32条战略道路。印度过去6年在边境完成了4764公里战略公路,建造了14450米桥梁,改变了边境地区的态势。

不过,这些战略公路和桥梁建设仍然脆弱。印媒23日称,北阿坎德省一处靠近中印边境的桥梁被一辆运载挖掘机的卡车压塌,两人受重伤。报道称,这将导致部署在边境地区的印军出现后勤和粮食问题。

“‘抵制中国真有帮助吗?”

在一些政客和媒体的煽动下,印度国内民族主义情绪上升。虽然不少印度精英终于承认中国军力远强于印度,印度不宜与中国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但他们认为可以在外交和经济上“打击中国”。

印度媒体LiveMint引述尼赫鲁大学中国问题专家斯里坎特的话称,印中两国在边境冲突,印度可能会在外交上进行还击。比如,印度正在考虑调整地缘政治的战略,加入由美国所发起的“四方同盟”,拥抱美国提出的“印太战略”概念,印度甚至可能加入美国主导的在南海争端海域的自由航行演习。

对于印度国内所谓“抵制中国货”运动,有分析认为,这种声音很响,却总是“雷声大雨点小”。2017年6月中印军队洞朗对峙事件发生后,印度国内就曾掀起一波抵制中国货的浪潮。尴尬的是,当年下半年印度自中国进口的商品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有所增加。美国彭博社22日称,尽管印度民众宣称“抵制中国货”,但中国一款手机新品18日在印度上市时,网店上几分钟内就销售一空,令印度十分尴尬。

“‘抵制中国战略真的有帮助吗?”《印度斯坦时报》称,每次与中国发生冲突后印度就有人抵制中国商品。有这种想法的人认为,印度的抵制将在经济上伤害中国。但这种观点是半生不熟的。更何况,印度是否可以凭这样的努力得到“反华集团”的支持?文章称,所谓“印美战略联盟”的声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响,对中国成长实力的担忧一直是这一联盟的重要推动力。但是,这种战略共识并未导致经济问题趋同。最大的证明就是印美贸易协定的持续僵局。

对于印度一些人企图用外交和经济等手段来与中国对抗,钱峰表示,印度和美国互相把对方当牌打,借用可以,但在重大问题上印度和美国结盟并非易事。印度近年来一直把自己往大国方向塑造,加入“四方同盟”会让印度沦为小跟班,这显然不是它预期的角色。美国也不会允许印度成为与之平起平坐的角色。所以“印美同盟”是一个伪命题。

钱峰说,中印边境冲突事件在印度国内依然在发酵,印度民族情绪在上升。对此,印度决策者更要保持理性和清醒,不要被国内的民族主义和国外的煽动所绑架,应该更加务实地表现出达成协议的诚意,少玩虚的,在这个疫情肆虐的特殊时期各国应多往务实合作的方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