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艺术 汽车艺术的时代精神

2020-06-24 12:51:38 《汽车之友》 2020年10期

田宏

约翰·列侬和他的劳斯莱斯

将汽车变成艺术品?这个想法其实并不新鲜。早在1924年,女艺术家Sonia Delaunay就将自己代表性的强烈色彩几何形状作画于布加迪35号上。后来,在1967年,她又用布加迪相同的色彩手法在法国汽车Matra 530演绎。

到了上世纪60年代,披头士甲壳虫改装车的诞生,使艺术汽车渐渐开始兴起。约翰·列依与众不同的劳斯莱斯和摇滚女王Janis Joplin迷幻涂装的保时捷反映了他们的个性,而宝马、雷克萨斯和梅赛德斯的现代改装艺术车已经成熟。

汽车本身也是一门艺术,比如布加迪被誉为立体派艺术家。所以汽车无论从美学、科技、历史意义还是价值认同方面,在时尚、街头潮流等艺术领域也有着诸多的爱好者。像设计大师Ralph Lauren就是一位非常著名的汽车收藏家,有着百亿身家的他,收藏了70余辆汽车,价值近3亿美元,件件都为珍品。RalphLauren自己承认他很多的创作灵感都来于自己的这些藏车。他曾表示:“你可以欣赏它们,感受视觉艺术的碰撞;同时你还能驾驶它们,感受人类智慧所带给你的冲击。”

摇滚女王 Janis Joplin 迷幻的保时捷涂装

爱马仕与布加迪联手定制的Chiron艺术品

 女藝术家Sonia Delaunay代表性的强烈色彩和几何形状作画于布加迪35号和Matra 530上

女艺术家Sonia Delaunay代表性的强烈色彩和几何形状作画于布加迪35号和Matra 530上

保时捷“ALD 964”特别车型

 国画风格的车身涂装

爱马仕与布加迪也曾联手耗时三年打造一款全球仅此一辆的定制 Chiron车型。纽约品牌AiméLeon Dore不久前与保时捷合作,推出以保时捷911 Carrera 4964为蓝本的保时捷“ALD 964”特别车型。该车不会量产,只作为艺术品在艺廊展览。在中国,也有艺术家把国画与汽车两种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的文化结合起来。再次证明艺术是无边界的,任何事物都能作为载体来表达。

近几十年,汽车和艺术界一直深情对望。与工厂批量生产的日常用车不同,艺术汽车是由艺术家创作,有时受汽车品牌委托制作。不管是表达个人风格也好,还是使用这种方式产生更广泛的宣传也罢。艺术车作为一种艺术形式,艺术家让机械的产品具备了人文精神,艺术将汽车的价值和美学提升到另一个层次,是不容置疑的。

勒芒经典艺术车在博物馆展出

宝马的艺术车

提到艺术车,大家首先会想到宝马。因为宝马艺术车自1975 年以来,来自世界各地的19位艺术家用当时的BMW车型创作了“BMW ArtCar”。这些艺术车不断地出现在公众视野,从而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力。

宝马艺术车的所在地是德国慕尼黑的宝马博物馆,有时候它们还被移到世界其他国家一流的博物馆展出。2018年10到2019年2月,7辆标志性的宝马艺术车在慕尼黑宝马博物馆展出,这次活动是向法国拍卖师、赛车手HervéPoulain致敬。同年5月,勒芒24小时耐力赛博物馆举办主题为“宝马,艺术与胜利”展览,你会发现自1975年以来德国人与艺术界建立的紧密而独特的联系,这也是对HervéPoulain在勒芒中发明艺术车的功劳致敬。

画家和雕塑家 Alexander Calder创作的BMW 3.0 CSL艺术车

HervéPoulain和Alexander Calder讨论宝马第一辆艺术车创作

宝马之所以对HervéPoulain致以如此高对敬意,不是因为他在勒芒24小时耐力赛的成绩表现,而是因为他发明了艺术汽车的概念。他把艺术与工业之間架起一座桥梁,让赛车和艺术两种激情融为了一体,并向观众证明艺术适合所有人。Herve Poulain参加了10次勒芒24小时比赛,直到58岁。在这期间,他先后邀请多位艺术家对他的赛车进行艺术创作。

至于Herve Poulain为什么会把汽车和艺术撮合到一起,故事还得从上个世纪70年代说起。1973年,Hen,百Poulain在法国首次拍卖古董车时,Alexander Calder应广告商要求为一架波音727进行涂装。Herve Poulain对Alexander Calder的作品印象深刻,那时开始他就萌生了将艺术概念应用于汽车的可能性。

1974年第一次石油危机发生时,对于当时这位“年迈的年轻人”来讲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发现人们对汽车这个世纪发明正在产生一种恐惧感。面对危机,人们必须学会以不同的方式驾驶汽车,另一方面艺术家也一直在关心赛车的个性化。所以,他创作宝马艺术车这个项目旨在使艺术界的人们更接近汽车,降低艺术、设计、工业之间的壁垒。

于是,在1975年勒芒24小时耐力赛期间,他把这种想法变成了现实。他亲自登门邀请美国画家和雕塑家Alexander Calder创作他的BMW 3.0 CSL,并说服宝马运动负责人提供支持。早在1932年,Alexander Calder是动态雕塑的发明者,当时在慕尼黑也是波普艺术界的大腕。他只用红色、黄色和蓝色三种原色进行创作,鲜艳的色彩和优雅的曲线让其他赛车中脱颖而出。虽然这辆赛车因故障退赛,但意外受到公众的喜欢。要知道那时的F1还没有勒芒赛事那么大的影响力。将艺术与赛车世界融为一体,Herve Poulain赢得了自己的赌注。

尝到甜头后,宝马决定继续试验艺术车项目。从那以后,世界艺术界的知名人士,丰富了Art Cars系列。比如1976年纽约极简抽象艺术家Franck Stella BMW 3.0CSL,1977年美国波普艺术之父的Rolf Lichtenstein的宝马320赛车,1979年波普艺术大师Andy Warhol的宝马M1。宝马艺术车的多样性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进一步增加,以迎接当今世界各地著名艺术家的作品。比如1982年奥地利梦幻现实主义创始人画家Emst Fuchs的宝马635,1990年西班牙建筑师的Cesar Manrique宝马7系。19辆艺术车创作者几乎囊括了当代艺术发展史中的标志性人物,艺术表现形式包括当代艺术、波普艺术、抽象艺术、观念艺术、极简主义等艺术流派。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来自中国的女画家曹飞创作了宝马艺术车18号作品。曹飞是宝马艺术车项目合作的第三位女性艺术家,也有史以来最年轻,也是第一位创作宝马艺术车的中国艺术家。这部作品以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技术,塑造了中国社会目前正在发生的深刻变化,反应中国正经历着巨大而迅速的发展,尤其是在数字领域。

此外,宝马选择定期向当代艺术家提供赛车,有时甚至是量产车,以打造可限量销售的宝马艺术车。比如今年BMW官方与街头艺术家Futura 2000合作的宝马M2作品。宝马不但将这辆艺术车直接命名为Futura 2000,而且还不会干涉Futura对BMW M2从外观到内部的全部创作,给了艺术家相当大的创作空间。

对Herve Poulain而言,“艺术车不仅仅是艺术品,它们人性化地生活着”。在2006年勒芒经典赛上,他参加了最后一场比赛,他开着Calder的复制品。再次向公众展示艺术可以适用任何人的观点。借助艺术车,Herve Poulain还向公众传达一个观点:“汽车通常是灰色,黑色,这让人心情沮丧。对待自己的日常伴侣,就像观看博物馆中的一幅画一样,用艺术的眼光想象自己的故事,来装饰自己的汽车。”

Andy Warhol 说:“我喜欢这辆车,它比艺术品更加迷人。”

当这辆 M3 GT2在赛道高速飞驰时,车身上的艺术色彩线条将被抽象化,成为一种更为模糊的力量感,刺激着观众的视觉感受

波普艺术之父Roy Lichtenstein签名第三辆宝马艺术车

第十七辆宝马M3艺术车,美国艺术家Jeff Koons创作

宝马M1大块且浓烈色彩元素,Andy Warhol解释为何采用这样快速横扫的笔触作为创作的手法时表示:“我试着将速度的感觉画出来,如果一辆车高速急驶,所有的线条和颜色都会模糊不清的

Andy Warhol以32幅《金宝罐头汤》系列画作举办了自己的首个波普艺术展,至今这32罐罐头在世界现当代美术史上占据重要的一席之地

宝马之前几位大师在创作艺术车时均会在小模型车上先绘制草稿,而Andy Warhol却直接在车上即兴绘画

1990年西班牙建筑师的 César Manrique宝马7系

中国女艺术家曹飞创作的第18辆宝马艺术车

Frank Stella在第二辆宝马艺术车上创作的方格图腾

保时捷911 RSR“粉猪”

勒芒上的其他艺术车

在勒芒24小时耐力赛近百年的历史中,还有其他可以称为Art Car的汽车。比如1970年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中获得第二名的保時捷917 Martini,它的“迷幻”涂装就给Herve Poulain留下很深的印象,也给他创作宝马艺术赛车提供了灵感。

后来保时捷成为勒芒最成功的制造商,他们取得创纪录的18个总冠军。两个917年代,1970年紫绿嬉皮涂装和1971年“粉红猪”(Pink Pig)涂装被大众所铭记。特别是粉红猪在车迷中一度引起轰动,他们在车身上用线条划分出猪的不同部位,这辆车可以说是Art Cars的“原型”。那年登场的粉红猪在勒芒大赛中因为刹车失灵在弯中发生车祸,含恨退赛,不过那年的粉红猪保时捷917或许是最受摄影师青睐的车型。近年来,保时捷重视起了涂装文化,粉猪重新进入到了大家的视野中。2018年,保时捷911 RSR以其独特的粉红色致敬当年的Porsche 917/20。

Herve Poulain后期驾驶的艺术车很多不是宝马品牌,其中最知名的是1995年勒芒24小时耐力赛迈凯轮F1 GTR和1998保时捷911 GT2。法国漫画家Georqes Wolinski在艺术家Toulouse-Lautrec Goulue的油画中汲取灵感,创作了那辆裸女涂装的保时捷911 GT2,这种大胆的涂装颠覆了传统艺术车的表现形式。可惜2015年,在震惊世界的法国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恐怖袭击事件,Georges Wolinski不幸遇难。

为了纪念勒芒24小时耐力赛90周年,OAK车队联手速度艺术家Femando Costa打造了一辆全身彩绘的艺术纪念车LMP2原型车,该车已经被添加到24小时博物馆的收藏中。该车车身上有多达1000个铆钉和120公斤重的道路标志铁牌,采用拼贴焊接方式,创作出纪念性质的艺术车。

法国漫画家 Georges Wolinski裸女风格保时捷

1970时捷917 Martini的迷幻涂装

1971年保时捷917“粉猪”

艺术家Fernando Costa打造的LMP2原型车

阿斯顿·马丁推出的勒芒艺术车

在过去的十年中,艺术车出现在不同的背景下提出了更多主题。2018年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中,Larbre车队的Corvette C7R艺术车备受关注。法国街头艺术家Ramzi Adek负责操刀其外观设计,这辆车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它采用了特殊的Day-Glo涂料,这种涂料在比赛的夜晚会发亮,高科技涂装材料的使用带给人们与众不同的赛车体验。艺术家Ramzi Adek表示:“我想设计一辆具有广泛吸引力的艺术车,他的灵感来自于一本名为《人类》的漫画。战斗机体现了力量和侵略性,骷髅头的目的是威慑对手,荧光图像象征着汽车的超能力。”

再往后,我们会希望再次在勒芒赛道上见到宝马的艺术车。有消息透露,宝马的当代艺术车很快就会重回勒芒赛道,据说艺术家的名字已经确定。

Corvette C7R艺术车

寶马车系中最叛逆的车型非M2莫属了,如果要找个艺术家给这辆车作画,最起码也得跟嘻哈文化有关。FUTURA 2000就是这样一位靠另类出名的传奇人物,FUTURA 2000是Leonard Hilton McGurr的艺名,据说他是纽约不折不扣的涂鸦天王。

早在1970年代初,FUTURA 2000就常与其他艺术家合作,在纽约市的地铁上非法涂鸦。与同期许多纽约的街头艺术家相比,他艺术创作完全是自学而成,并且他的作品以其细腻、空白空间和独特元素的运用而与众不同,这种独特风格被潮流人士称作为The Subway School。虽说FUTURA 2000今年已经65岁高龄了,不过看上去仍然童心未泯。所以宝马找到FUTURA2000让他亲手绘制三个M2雷霆版的特别版本。

我们眼前的是第一辆彩绘M2雷霆版,为了获得这款M车型的独特外观,FUTURA 2000用了三四层油漆,从最初的概念设计到完成一共工做了几个月。这种引人注目的艺术品以黑色为主要底色,并融入他个人标志性风格的同心圆图案,加上雷电般的线条,让整台车有着绝对的挑衅感。这种风格一直从外观延续到内饰,车的仪表板和中控台上的装饰条,也经过FUTURA 2000的悉心处理。

不过,与之前的宝马推出的19辆艺术车不同,FUTURA 2000创作的这写宝马M2艺术车最终将作为宝马限量版车型提供,车上将会有FUTURA 2000的签名。据了解,限量车型计划于2020年6月公开发售,定价为69000美元,还有六速手动车型可选。

街头叛军 涂鸦艺术家与宝马M2 雷霆版

刺青很腥 纹身艺术家与雷克萨斯UX

刺青或称纹身最早是一种原住民的仪式,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刺青俨然成为一种文化,甚至是一种艺术,许多艺人、球星等的刺青不只吸睛,更成为粉丝追随的对象。那么给汽车纹身是不是也可以尝试一下呢?雷克萨斯最近就推出一辆特殊作品,是由英国伦敦刺青艺术家Claudia De Sabe操刀,以纯白UX跨界休旅当作“人体”,完成号称全球首辆“刺青车”。

这辆刺青的UX,耗时约6个月完成,其中花费最多时间在设计图案上。因为这个过程需要绝对的雕刻精度,还要面对肉体与钣金之间的差异挑战。与给人刺青截然不同的是,人体是肉质的,而车的表面是金属材质,钻头震动的物理回馈更加剧烈。再者人可以随刺青部位将手移动到一个舒适的位置,但车显然不行,所以替车纹身绝对要比想的困难许多。

Claudia使用了dremel钻孔工具(代替纹身的针头)钻出车身上的表面漆,将下面的裸露金属暴露在外,以创建复杂的图案。而这个复杂的图案是选用日本传统艺术常见的锦鲤,象征着幸运和毅力。然后再以手工将车用颜料一笔一笔涂抹在细节上,并用上金箔点缀带来更强烈的3D 视觉感。最后还上一层透明保护漆,确保这辆刺青车真的可以开上路。制作纹身需要五升高质量的汽车涂料,并且整个汽车都是手工喷涂的。

这辆全球首辆刺青UX是非卖品,据说单单定制费用估计就要花上百万人民币,比UX贵上不知几倍,要么怎么说艺术是无价的呢。

作為2019 年蒙特利汽车周的一部分,兰博基尼在圆石滩高尔夫球场展示了这辆由美国19岁的天才艺术家Skyler Grey设计的Aventador S艺术车。Skyler Grey曾在2017年被《福布斯》评为30岁以下30位全球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他又被称作街头艺术小王子,他的这种流行艺术经常与Andy Warhol、Keith Haring 和Jean-Michel Basquiat等艺术家相比。

兰博基尼将这辆Aventador S交付给艺术家时外观部分基本就是一张白纸,Skyler Grey花费了将近一年时间对于这款车进行创意构思,并花费数周的时间进行喷漆创作。该车在Lamborghini 总部新开设的AI智能型涂装工厂进行创作,Skyler Grey以惯用的喷枪、喷罐、滚轮刷及蜡纸等工具熟练地展现其个人天赋。

在橘色的大牛身上,艺术家以橙、黄、黑、白等色彩做为创作主轴,并在车身两侧绘制了几头象征车厂意象的公牛图案。不规则的笔触,点缀着色彩飞溅,并使用滴涂技术将油漆滴在表面上,更是一大亮点。另外,参考艺术家Andy Warhol于1962年创作32 Campbells Soup Cans,也在车侧身进气口位置创作了罐头盒形状图形。橙色的运用向艺术家Andy Warhol的宝马艺术车致敬,让整体街头时尚风格更为浓厚。

另外,内饰部分也融入Skyler风格的创作,主要采用黑色与橙色皮革,来与对比鲜明的橙色缝线搭配。此外,兰博基尼原厂内饰专家也在两张座椅中间绣上了一头卡通风格的蛮牛,完美地将兰博基尼汽车工艺与Skyler Grey街头艺术天赋结合在一起。兰博基尼首席执行官Stefano Domencali说,该艺术车项目已是个试验项目,目的是对类似的艺术汽车进行销售认证,这个试验计划可能会在以后扩大,可为客户定制个性化汽车。

Skyler Grey 签名上方的闪电标志

向Andy Warhol致敬 街头艺术与兰博基尼Aventador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