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河湟 [组诗]

2020-07-30 14:07:18 《诗潮》 2020年7期

杨廷成

雪落青海

我听见风举着刀子

杀开一条血路呼啸而来

沉重的喘息声

如一千只牦牛越过山冈

群峰静寂

都紧紧地屏住了呼吸

大湖裂开了冰隙

把嘴唇都咬出殷红的血色

唯有不甘寂寞的麻雀

披着昨夜的一身月光

在草原上拍翅嬉戏

雪地上,留下一行春天的足迹

大雪一层又一层地落下来

把远山装扮成一尊又一尊的菩萨

当解冻的河流吟唱着祈祷的经文

苍茫而辽远的青海也越来越干净

皮影戏

铜锣敲响处

人生的悲喜剧跌宕起伏

雪花扑打灯幕

世间冷暖自知

壮怀激烈时群山震颤

愁肠百转时河流呜咽

悲伤的泪花闪烁

狂喜的泪花长流

这一幕幕上演的传奇

为什么总是与泪水有关

台下的人一声斥责

让流传史册的帝王将相一文不值

台上的人两句调侃

使风流千古的才子佳人丢尽颜面

哭泣的人依旧哭泣

窃喜的人还在窃喜

这些个僵硬的驴皮

在影布上是如此生动鲜活

一盏孤灯在风中摇晃

前世今生轮换着粉墨登场

春风帖

谁家的女子站在春水荡漾的岸畔

飘飘长发如风中吐芽的柳梢

在河湟谷地的雨帘里

低翔的燕子衔着一支归来的歌

阳光的柔指慈爱地抚过大地

疯长的野草吟唱着梦中的山谣

十里桃花一夜间哗然怒放

是谁盗来的天火在旷野里肆意燃烧

煮一壶青稞酒狂欢豪饮吧

让一缕缕春风投入敞开的怀抱

我们都是诞生于冬夜的那个孩子呀

春天的到来让人如此心跳

南瓜记

秋风起

秋风是一匹枣红色的骝马

扬起蹄子一路嘶鸣地踏过村庄

南瓜们竖起耳朵

屏住呼吸倾听那蹄声由远而近

撒着欢儿跑进沟岔又蹿上了山梁

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季节

那些夏日里铜号般的花朵

奏出这丰硕而厚重的音符在山坳里歌唱

它们憋足了劲爬上高处

是一群仰望天空的兄弟

在秋风中宣泄如痴如醉的向往

它们安静地沐浴着光瀑

是一群俯首大地的姐妹

在秋风中倾诉相亲相爱的念想

它们记得那场三月的透雨

它们感恩那些五月的阳光

在苔藓斑驳的房前屋后野蛮生长

这些无拘无束的生命

在故乡宽敞而温暖的怀抱里

长成这憨态可掬又令人欣喜的模样

瓦蓝青稞

青稞,瓦蓝色的青稞

每当秋风从山梁上吹过

你弥漫的气息让谷地里的山曲流成河

你吸吮着青海高地的精血

你浸透了西部天空的颜色

这疯疯狂狂的长势

叫人惊愕

三月里播种的时候

父亲们寒风中唱着早春的歌谣

五月里扬花的日子

母亲的凉圈是帆在麦海中漂泊

八月里的青稞酿成了酒

森林般的手臂举过了头

有人吼唱着熟稔的酒令

有人淚花闪烁

青稞

瓦蓝色的青稞

你强壮了高原男人山峦般的筋骨

你滋养了谷地女儿河流般的情窦

青稞酒飘香

游子醉卧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