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交叉小径的花园》所探讨的人生、时间、迷宫

2020-07-30 14:07:45 《戏剧之家》 2020年21期

杨苗

【摘 要】人生、时间、迷宫是《交叉小径的花园》的三大意象,作者通过对这三大意象的运用,使得整个故事扑朔迷离,具有无限可能。本文在细读《交叉小径的花园》的基础上,就书中所探讨的人生、时间、迷宫进行简要分析与论述,以供参考。

【关键词】《交叉小径的花园》;人生;时间;迷宫

中图分类号:I3/7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20)21-0208-02

博尔赫斯是后现代主义文学的先驱。后现代主义文学的一大特性是虚构性,博尔赫斯的作品也具有这一特点。博尔赫斯感知世界的重要方式是想象,他运用他的想象创造出了许多虚构世界,并且基于他想象之上的虚构世界都充满了智慧与活力[1]。对博尔赫斯来说,“现实的东西比想象的东西更为古怪,因为想象的东西来自我们,而现实的东西却来自无限的想象,来自上帝……对于想象来说,比现实世界更容易接受。”《交叉小径的花园》也是博尔赫斯运用他的想象为读者讲述了一个错综复杂、扑朔迷离的故事。下面就对《交叉小径的花园》展开具体的分析与解构。

一、人生中的偶然与必然

《交叉小径的花园》中阐述的各个对象都具有偶然与必然交织的特点,作者通过对偶然与必然的巧妙安排,让整个故事架构仿若一座迷宫,扑朔迷离,线索无可捉摸。《交叉小径的花园》是以一个历史事件为起点展开,整部小说在语言特点上分别具有情绪化、论述性等特征。具体如,作者在描写现实人生的困境时,使用了情绪化语言;在表达历史谱系学观点时,采用了论述性语言。在这一写作手法与构思下,小说有了一个循环的规律,事件总是在偶然与必然之间循环,且这种循环有一定的荒诞性。在《交叉小径的花园》中,偶然性主要是通过小说的结构来体现,比如整部小说是以现实为起点,由现实逐渐向梦境、向历史过渡。在小说的第二部分,“无限”开始有了必然性,即灭亡的必然性。按照小说的说法,是“上帝死了”或者个体脱离了“在世”的体验。小说的结尾营造了一种断裂感,这部分的断裂与中间部分的断裂相互映衬,并以一个“无限焚毁”的想象来深入主题,使得小说的循环性特征更为完整。如作者用“可是他不知道(谁也不可能知道)我的无穷悔恨与厌烦”这样一句话作为结尾,这句话不仅写出了主人公无穷无尽的苦闷,更是体现出了小说必然性的“无限”,同时也留下了一个如谜一样的结尾,能让读者展开无限想象的空间[2]。

二、断裂时间中的无限可能性

读博尔赫斯的文学作品可发现,作者总是在尝试寻找新的角度,以新的视角新的观念来描写现实社会,建构他的虚拟世界。《交叉小径的花园》亦是如此。在这部作品中,博尔赫斯以新的视角向读者解释了现实社会与文学创作之间的联系:文学创作只是现实与个体之间条件想象性关系的再现,在文学作品中,可通过想象力解决现实生活中无法解决的事情。分析以上观点,又可瞥见蕴藏于博尔赫斯文学作品中的哲学道理。在《交叉小径的花园》中,作者立足哲学角度提出了时间的各种可能性[3]。

一直以来,由牛顿、亚里士多德等提出的时间学说都备受西方推崇,在大部分人的观念中,时间属于直线发展的逻辑序列,时间是流动的、均匀的、客观存在的,也是连续的,是不可逆的。但博尔赫斯从哲学的观点对时间的绝对性提出了质疑,并且他的观点也得到了部分人的认可。在博尔赫斯的“时间学”中,提出时间是主体对事物的直观、感性认知,对于时间的把握则基于主体自身的独特体验与时间对象在主体意识中的显现方式。从博尔赫斯的观点出发理解时间,可看到时间的延续性与人类个体的记憶、想象等紧密相连,或者说时间的延续性就是基于人类个体的记忆、想象而言的。在博尔赫斯的作品中,时间既具有物理性,又具有开放性,在有些情况下,时间是作为一条直线,向未来无限流淌;而在另一种情况下,时间又会变作一个点不再变化;有时时间又像是一张网,有多个分叉点、焦点,各时间线相互缠绕。在《交叉小径的花园》这部作品中,时间有时有限交叉有时又无限分叉,从时间线索出发阅读全文,会发现整个故事扑朔迷离、充满悬念。小说中的阿尔贝说:“您的祖先跟牛顿和叔本华不同,他不相信时间的一致,时间的绝对,他相信时间的无限延续,相信正在扩展着、正在变化着的分散、集中、平行的时间的网。这张时间的网,它的网线互相接近、交叉、隔断,或者几个世纪各不相干,包含了一切的可能性。”

在《交叉小径的花园》中,博尔赫斯以文学的方式写出了时间的多种可能性。

比如书中所写:“范生心中藏着一个秘密,倘若有陌生人来敲他的门,他就决定杀死这个陌生人”。这是范生心中所想,但真实结果是怎样,则有多种可能性,如范生将陌生人杀死、范生被陌生人杀死、范生与陌生人都平安无事。类似这种写作方式还有很多,如在描写一支军队如何打仗时,作者运用了两种写法。第一种写法是:军队行军过程中所见的荒凉景色影响了他们的价值观、生命观,并让他们轻松赢得了战争。第二种写法是:辉煌的宫殿以及盛大的宴会让士兵觉得战斗辉煌无比,并因此士气大增赢得了战争。这是《交叉小径的花园》中所潜藏的各种各样的时间可能性,但在现实世界中,这种同时存在的可能性不会出现。而作者之所以如此描写,是从网性时间观出发的,使得小说中的时间呈现出碎片化、断裂性又具备无限可能性的状态[4]。

三、《交叉小径的花园》中的迷宫意象

迷宫一直是博尔赫斯十分喜欢的意象,也是贯穿了《交叉小径的花园》整部作品的一个关键线索与重要意象。在《交叉小径的花园》中,作者基于他的想象,于真实迷宫中又再置了一座虚拟迷宫,让整个故事架构破碎散乱,甚至充满了玄学的因素。可以说分析迷宫是读者走进《交叉小径的花园》的重要途径之一。

在博尔赫斯创作这部小说时,他需要面对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如何将玄学要素转换为小说要素。为解决这一问题,博尔赫斯假定小说的作者便是中国人崔朋,崔朋为近代中国的云南总督,精通中国的玄学、星象天文,作诗下棋也样样精通。如此一来,玄学成为小说的一个要素便合情合理,且玄学动机也得以转换成文学想象力[5]。《交叉小径的花园》中充满了虚构元素,这是这座“迷宫”得以成型的基础,而博尔赫斯从梦中捡来的这座花园,更使得整个故事扑朔迷离。在小说中,作者提出“我将我的交叉小径的花园遗留给各种不同的未来”。作者以这句话为基础,创作出了一座象征性的迷宫,然而除了这座象征性的迷宫外,小说中无数个迷宫也朝着四面八方铺展而来,让整个作品复杂、虚幻、神秘,同时也让读者感受到了无限的可能性。可以说,《交叉小径的花园》中,博尔赫斯灵活运用文学技巧与诗学技巧,建立起了一座“叙事的迷宫”,使得闭合的小说结构与开放的小说内容得到了高度统一,也让这部作品成为了内含无数宝藏的迷宫。

四、结语

综上所述,作为博尔赫斯的代表作,《交叉小径的花园》带给读者的启示是无穷的。其中对于人生、时间、迷宫的独特诠释,为读者打开了阅读的新天地,也为读者的想象力插上了翅膀。《交叉小径的花园》具有无穷深度与广度,值得后人持续研究、探索。

参考文献:

[1]张芮,倪思然.由荒诞与虚无的隐喻直达人生的迷宫——<小径分岔的花园>解读[J].名作欣赏,2019,(30):148-151.

[2]白明忠.<交叉小径的花园>的主题:人生、时间、迷宫[J].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9,(27):11-12.

[3]许欢.小径交叉的数字花园——网络阅读共享行为模式研究[J].高校图书馆工作,2014,34(06):78-84.

[4]左传韵.从<交叉小径的花园>到<迷舟>看叙事的“迷宫”[J].安徽文学(下半月),2014,(07):72-73.

[5]谢安安,唐建清.谜中之谜——论<小径分岔的花园>中时间与文学性的关系[J].长春师范大学学报,2014,33(07):104-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