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职数学二维码教材建设初探

2020-08-10 09:25:42 科教导刊·电子版 2020年15期

文秋利

摘 要 本文通过分析高职数学教材的现状,提出在“互联网+”的时代背景下,将高职数学的纸质教材与二维码数字资源相结合的基本建设思路。

关键词 高职数学 纸质教材 二维码

中图分类号:G434文献标识码:A

1高职数学教材现状

教材是学生在学校系统的获取知识的重要来源,是学生探求科学原理和扩大知识领域的基础,也是教师进行教学的依据和顺利完成教学的基本条件。目前,高职数学教材的种类繁多,课程体系和结构普遍继承了普通高校教育的特点,虽然部分教材考虑到了高职特色,将内容模块化并增加了和专业或实际相关的案例,但忽略了高职学生使用教材的效用。由于数学学科固有的特点,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基本概念和基本理论,这对于多数基础较为薄弱的高职学生来说,无法在有限的课堂时间内理解,需要学生做好提前预习和课后复习,因此作为这一平台的教材就显得尤为重要。而现行的教材主要是由文字和符号组成,学生阅读起来晦涩难懂,学生需要更加形象生动、具体、立体化、全面化的内容,很显然,这是传统的纸质教材是无法做到的。

2二维码教材的优点

在“互联网+”的时代背景下,信息技术的运用已经广泛延伸到教育领域中来,教学内容的数字资源越来越丰富,比如电子教材、电子教案、电子课件、电子题库等。但即便在电子书大力冲击下的今天,纸质教材仍是支撑教育资源最普遍且最有力的载体。研究表明,青少年利用纸质图书学习比电子书的理解程度高,这与其成长阶段一直使用纸质材料学习的习惯有关。学习者对纸张的触觉有特殊情感,并保留对纸质材料进行笔记和勾画的习惯,纸质教材的视觉舒适度也远高于电子书。但纸质教材内容封闭、媒体单一,资源更新周期长,无法像电子书一样呈现多媒体资源,做到视听触的融合。基于以上问题,二维码教材应运而生。二维码是使用黑白矩形图案表示二进制数据的可读型条码,被设备扫描后可获取其中信,具有存储信息容量大、扫描响应速度快、容错能力强、制作简易且成本低等优点,二维码中可嵌入图片、视频、音频以及网址等。二维码教材是在传统纸质教材上印刷二维码,将各类数字学习资源以二维码作为中介进行记录,在移动网络下学习者利用智能移动设备扫描二维码,可以快速联结相关内容或指定网址,读者可以看到视频、动画等多媒体课件或是相关知识链接,获取更多相关资讯,实现和数字资源的融合。时间上,学习者扫描二维码可以实现一键式的资源获取,免去纷繁的检索。空间上,学习者利用移动设备实现纸质教材和数字资源间的流畅切换,无须再到计算机前查找和下载相关资源,利用智能移动设备直接获取资源,使学习沉浸感更强。

3高职数学二维码教材的建设思路

二维码应立足于教材内容,主要功能是拓展教材内容、解决知识难点,处于从属地位,因此加二维码的时候要谨慎,不能盲目地添加,需要根据教学内容合理设计。二维码应有相应的简约明了的提示内容,让学生可以根据学习需要确定是否需要扫码,进行个性化学习。

对于高职数学二维码教材来说,二维码所包含的内容有以下几个方面:

(1)背景知识介绍视频,如“牛顿、莱布尼兹发展微积分理论的过程、积分创立优先权的争论”。背景知识的学习可以激发学生学习兴趣,还能對学生进行科学精神的熏陶。

(2)讲解原理、概念的微课,如“导数的定义、定积分的定义、微积分基本公式”。在微课中包含了动画、案例等较为形象具体的内容,便于学生利用课下时间更加深入地理解知识。

(3)难题解答。习题是数学课程必不可少的,受版限制,传统的纸质教材往往只提过参考答案,缺少具体的解题过程,学生在遇到难题时缺少解决渠道,从而丧失学习数学的信心,通过二维码将具体的难题解答呈现出来,可以大大提高学生自主学习的动力。

(4)数学建模教学视频。数学建模是将实际中的问题转化为数学问题的过程,可以极大地提高学生学习数学理论的主动性,提高学生利用数学原理解决实际问题的意识和能力,但数学建模题目往往篇幅较大,通过传统的纸质教材呈现出来效果不佳,而数学建模教学视频中可以较为全面、详尽、形象的诠释数学建模的过程,使学生真正体会到数学建模的思想和乐趣。

(5)课程整体数字资源的链接。高职学生的层次参差不齐,对于基础较为薄弱的同学来说,即便是最基本的知识也很难掌握。通过二维码扫描进入整体课程的数字资源,可以获取完整的教学视频、教学课件、习题详解等内容,进行自主学习。

4结论

高职数学的二维码教材建设要围绕高职教育特色,利用二维码突破传统纸质教学的局限,使信息技术的运用在纸质教材中体现出来,使教材内容更加贴近专业和实际,使教材变得更加生动、立体化。高职数学二维码教材更加符合高职学生的特点,为学生的个性化学习搭建了桥梁。

参考文献

[1] 张仁华,黄友吉.浅谈高职数学教材的编写与编制方法[J].江西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6(04).

[2] 徐晶,李婉嘉.二维码教材设计与应用初探[J].中国教育技术装备,2015(24).

[3] 武君红.高职纸质教材与数字化资源一体化研发初探——以高等教育出版社为例[J].出版发行研究,201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