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老人社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的质性研究

2020-08-21 08:52:38 中国现代医生 2020年18期

徐鋆娴 马小琴 任娄涯

[摘要] 目的 探讨城市社区老人对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的需求。 方法 2018年10月~2019年2月,采用目的抽样法,选取11例居家养老服务人员和13例居家老人作为受访者,采用质性研究中现象学的方法对其进行非结构性访谈,采用Colaizzi分析法对访谈资料进行整理和分析。 结果 本研究共提炼出4个主题:居家老人希望获得生活照料;获得医疗护理服务;获得心理支持和法律援助;居家养老服务融入“互联网+”手段。 结论 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日益多样化,但居家养老服务形式相对单一,应积极推进“互联网+居家养老服务”和时间银行居家互助养老模式。

[关键词] 社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质性研究

[中图分类号] R473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673-9701(2020)18-0159-05

Qualitative research on the demands of home-based care service in urban elderly communities

XU Junxian1   MA Xiaoqin2   REN Louya2

1.Medical College of Jiaxing University, Jiaxing   314033, China; 2.Zhejiang Universit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Hangzhou   310053,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demands of elderly people in urban communities for home-based care service. Methods 11 home-based care service workers and 13 home seniors from October 2018 to February 2019 were selected as the interviewees using the purpose sampling method. Unstructured interviews were conducted by using phenomenological methods in qualitative research. The interview data were organized and analyzed by using Colaizzi analysis method. Results In this study, a total of 4 themes were extracted including the elderly at home wishing to receive life care; access to medical care services, obtaining psychological support and legal assistance, and integrating home care services into the "Internet+" approach. Conclusion The demand for home-based care services is increasingly diversified, but the form of home-based care services is relatively simple. We should actively promote "Internet+home care services" and time bank home mutual pension model.

[Key words] Community; Home-based care services; Service demands; Qualitative research

随着社会老龄化程度的加剧,传统的家庭养老观念正逐渐被挑战。为积极应对此种趋势,我国积极推进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应运而生[1-2]。社区居家养老是以家庭为基础,社区为依托,国家政策为保障,综合运用新一代信息技术,家庭、个人、社区、国家、非营利性组织及市场共同参与的新型养老服务模式[3-5]。浙江省自1987年就已进入老龄化社会,截止2016年,全省60岁以上户籍人口约1030.62万(20.96%),其中,80岁以上的高龄老人约161.25万(15.64%),失能半失能老人约76.81万人(7.45%)[6]。杭州、嘉兴老龄化程度远高于全省平均水平[7],杭州老年人口数最多,嘉兴则位居全省老龄化程度第2位[6]。在既往研究中较多学者[8-10]采用量性研究,调查分析城市居家老人社区养老服务需求现状;本研究选取杭州、嘉兴两地,从居家养老服务人员、居家老人不同视角出发,通过访谈旨在了解社区老人对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的需求,较为全面地获取目前社区所提供的居家养老服务情况和所期望得到的服务内容,以期为提高居家养老服务水平、促进居家养老服务体系进一步完善提供参考。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2018年10月~2019年2月,采用目的性抽样法,以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下城区和嘉兴市南湖区的居家养老服务人员(包括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管理人员、参与居家养老的社区医生及护士)和居家老人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①从事居家养老服务1年以上的管理人员、医护人员;②本地户籍,接受居家养老服务1年以上的老人。研究对象均自愿参与本研究,并签署知情同意书。当没有新的信息出现时,资料达到饱和,访谈结束。本研究共对11例居家养老服务人员(编号A1-A11)及13例居家养老老人(编號B1-B13)进行访谈。居家养老服务人员中男2例,女9例,年龄32~55岁,平均(41.55±7.24)岁;工作年限10~29年,平均(20.09±8.88)年;中级职称6例,副高级职称5例;从事社区服务管理工作5例,临床工作者6例。居家养老老人中男5例,女8例,年龄60~84岁,平均年龄(71.54±7.02)岁,其中1人丧偶。

1.2 研究方法

运用质性研究中的现象学方法,采用半结构式深入访谈的形式收集资料[11]。访谈提纲由研究者在文献研究的基础上根据研究目的编制,并通过预访谈对提纲进行修改和调整。居家养老服务人员访谈提纲:①您为老年人提供的服务有哪些类型?②您通过哪些形式为老年人提供服务?③您为老年人提供的服务项目有哪些?④除现有服务外,您觉得老年人还需要哪些服务?居家老人访谈提纲:①您希望居家养老护理人员为您提供哪些服务?②您对目前所接受的服务有哪些建议?

1.3 资料整理与分析

每次访谈时间控制在15~30 min。访谈结束后,及时将访谈记录和录音进行归档,采用Colaizzi现象学七步分析法及时整理:仔细阅读所有访谈记录,析出有重要意义的陈述,对反复出现的观点进行编码,将编码后的观点汇总,写出详细、无遗漏的描述,辨别相似的观点,提炼主题,最后返回受访者求证[12]。将受访者的访谈记录编序并建立各自独立的档案。

1.4 质量控制

访谈前,向受访者解释研究目的和方法,并承诺对其信息保密等。访谈中,营造安静的环境,鼓励受访者表达其内心的想法,并灵活运用解释、追问、澄清等访谈技巧,观察记录其肢体语言,直至无新问题出现。访谈后,由研究者及时对资料进行录入、编码及分析,并将访谈资料以编号命名。

2 结果

2.1 居家老人希望获得生活照料

2.1.1 对日常出行服务的需求  A2:“像生活照料的话,我们就是开展了日托照料啊,....,助餐助行啊,就是我们这边的话有个老年食堂,老人可以在我们这边订饭,那么如果行动不方便的话我们也可以帮忙送过去,或者就是按老人的要求去买好菜,然后上门给老人做饭烧菜。”A9:“生活照料比如订餐、帮忙做饭,居家养老的老人需求也非常大。但可能还是因为现在社区资源非常有限啊,还没有好好发展起来。”B2:“比如子女不在身边了,比如说,脑子也不大好使了,那就是生病了要去大医院了,能帮忙挂挂号啊,能陪陪看病啊,还有么就是买点吃的,还有就是生活中常用的东西买不动了,这种。”

2.1.2 对家政服务的需求  A7:“具体呢,我们在为老人服务上呢,做的是,我们有18家服务网点,为老人解决日常生活上的一些服务需求,像理发、洗衣服、维修啊这种,就类似于这样的一些服务。”A10:“社区每月都有为社区老人理发的服务,针对孤寡老人,还会定期组织志愿者上门服务。不过志愿者上门的服务次数也非常有限,还需要更多志愿者的加入啊。”B1:“行动不方便了,那就是希望能有人能上门洗个头,剪下头发什么的,或者就是可以出钱找社区里的安排的人你说让她帮我打扫一下卫生,窗帘挂一下啊、棉被套一下啊,衣服什么的洗一下。”B8:“现在年纪大了,卫生搞不动了,有时候会有社区的义工来打扫下家里的卫生蛮好的,但这种机会比较少,希望以后可以多一点义工上门。”

2.1.3 对日常救助服务的需求  A5:“我们小区会提供一些轮椅、还有拐杖这类的,社区里的老人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来我们这边借用,我们小区有个专门的老年人热线服务,如果有什么需要或者问题的话,可以打这个电话,那我们这边的工作人员可以接听,解决不了的那可以转接出去。”B3:“还有么就是带着我们去医院看病啊,我们看病啊也是蛮困难的。像我这样子脚走走还是可以的,但是想我們老头子有毛病,我要向社区借辆车子把他推过去,那我推不动了呢。那怎么办呢?最好是有这么一个服务项目,我们是需要,那我们出资,帮我们推推出去,这样子是最好的。”

2.2 居家老人希望获得医疗护理服务

2.2.1 对社区门诊医疗服务的需求  A1:“我们这边的话就是有按老年人的需求,开展平常的门诊治疗,给他们预约转诊,还有就是配药。我们之前呢也是建过家庭病床的,就是输液、测血糖都有过的,额...抽血啊这种也会去做,都还是算比较基础的,就一个礼拜能上门出诊2~3次。”A8:“上门医疗服务,一些有病的老年人还是非常有需求的,项目主要有术后拆线及换药、更换引流袋、导尿术、注射等。家庭病房也是日后发展的方向。”A11:“2018年10月开始,有一个新政策,居家养老医养结合服务组织补助办法,针对失能、失智、孤寡、独居、空巢、失独家庭等老年人等提供医疗和生活服务,医疗服务就包括测血压、血糖、建立健康档案、家庭医生签约,压疮、造瘘、吸痰等家庭护理,换药、物理降温、鼻饲、导尿,还包括一些康复理疗方面的,如穴位贴敷法、灸法、推拿等等,能够提供的服务还是非常广泛的,老人也非常需要这些专业的医疗护理服务。”

2.2.2 对中医护理技术服务的需求  A3:“像我们这里的话,配有中医师,那么就有中医康复啊、中医辨体,还有比如说针灸啊、推拿啊、穴位敷贴他都可以啊。”B7:“还有就是现在的中风,我们院子里中风还几个咧,像中医的针灸推拿对肢体的康复效果还是不错的,那么我觉得像可不可以那个中医师或者康复治疗师能够定时每周或者是那么来个几次,教我们一些常用的穴位按摩,或者给我们做做推拿什么的。”B13:“现在国家不是提倡中医嘛,我就蛮相信中医的一些治疗的,像拔罐、艾灸,每年三伏天的时候我都要去社区贴三伏贴的,感觉我这个腿麻的症状这几年坚持做是好了很多。”

2.2.3 对疾病保健知识的需求  A4:“我们会一个月开展一次健康教育,那么针对高血压、糖尿病、骨质疏松这些都可以,主要是对老年人常见的一些疾病进行教育,我们也会对签约的一些患者,用手机的那些发送日常的医疗卫生保健知识。”A10:“社区定期会邀请医院专家进行眼科义诊,也会有心理学专家开展的心理疏导课程。”B4:“老年人嘛还是希望社区能够多组织一些关于老年常见的慢性病,毕竟自己这方面的东西也不懂,还是希望能多讲讲关于老年保健、中医养生方面的东西。”

2.3居家老人希望获得心理支持和法律援助

2.3.1对情感支持的需求  A6:“那我们这边的话因为老人多么,有些老人的话身体素质还好的,那有些的话身体素质可能就没那么好的,大家一起久了认识了么,也会互相照顾着,我们呢也是鼓励的,这也算是老人的一种自我实现嘛,像我们帮到别人了的话,心里也是会很开心的是吧。”B12:“我是挺喜欢有人跟我聊天的,但是儿子平时工作忙,怎么办呢……现在毛病多了,有时候天气不好也跑不出来,很寂寞的,如果社区有个长期熟悉的心理咨询师么也是蛮好的呀。”

2.3.2 对文娱活动的需求  A5:“开展老年大学,我们的课程内容也很多,像这学期的话是有八段锦、舞蹈班跳交谊舞啊、书法班、绘画班画国画啊、英语课啊,还有就是教怎么玩微信啊、唱歌班啊、膳食营养的啊很多很多。”A10:“独居老人,失独家庭,在居家养老中心通过聊天、打牌疏导心情。老年活动中心有茶艺班、唱歌班、舞蹈班、兵乓球班,还是很多的。”B6:“我们现在就是打打麻将、打打牌,喝喝茶,聊聊天。但是我们也没有茶室的。只有棋牌室。像这种老年人吃吃茶、谈谈天的,这种活动场所没有。像放这种科普性的视频啊、电影啊都是没有的,录像啊都是没有的。像我们年纪大的啊,不可能跑的很远去看的,最好还是能在自己社区里面。”B11:“现在社区里有时候还会组织放放露天电影,感觉大家一起看看也蛮好的。”

2.3.3 对司法维权的需求  A10:“法律知识,如果有需求,可以来找老娘舅,还有一个结对单位,会有法律知识的咨询、结对等。”B5:“法律方面的啊,我想是想过的,就是请个法律顾问或者是律师顾问的。但是从来没有看到过,我也是希望有个...就是家庭上有些事情可以跟他谈谈,有什么不懂可以跟他聊聊。”B10:“我有个小姐妹,上次就是被人家拉去听讲座,最后被骗了好多钱,我也是蛮怕的,怕以后岁数大上去,自己做不了主,等下稀里糊涂钱就被人家骗去了。”

2.4居家老人希望居家养老服务融入“互联网+”手段

B3:“听我儿子说,现在叫互联网+的时代,挂号、订餐都可以通过手机,很方便的,就是我们老年人不是人人都会用啊,但是这种模式很好,希望以后发展的更加方便一点,看病、配药都可以不出家门就好了。”B9:“现在乌镇不是有一家互联网医院嘛,看新闻说是我们老百姓无论身在何处,都可以通过互联网享受全国的医疗资源,足不出户,在网上完成问诊、处方、付费、开药等一系列程序。”

3 讨论

3.1 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日益多样化,但居家养老服务形式相对单一

本研究显示,居家老人对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的需求已不仅局限于基础的生活照料、家政服务,其对医疗保健服务、精神慰藉、司法维权、“互联网+”手段的介入等需求也非常迫切。随着老年人生活水平的提高及慢性病患病率的增高,老年人促进健康和防治疾病的愿望迫切,为老年人提供病情监测、健康指导十分必要[13]。虽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能提供免费的血压测量、健康讲座,但因服务次数、时间、覆盖面均有限,仍不能满足老人的需求,尤其是行动不便的失能老人,这与国内学者[4,14]的研究结果相一致。本研究同时提示,居家老人对中医护理技术的关注度日益增高。《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15]指出: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建立中医综合服务区,推广适宜技术,使其在常见病、多发病和慢性病防治中发挥独特作用。且中医护理技术具有简便、效益高、成本低等优点,在老年病治疗中有独特优势,可明显提高其健康水平,降低再次入院率[16-17]。此外,居家老人期待获得更多的精神慰藉,这可能与退休后的居家老人因社会角色的改变拥有更多闲暇时光,希望能夠实现自我价值有关。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居家养老服务形式则侧重于门诊服务,较少存在日托服务等。国内学者[18]认为,社区可为选择居家养老的老人设立日、夜间托付照料中心,提供短时间的医疗护理、就餐、情感支持等服务。日托服务发展的越好,就说明社会越来越重视老人晚年生活的质量[19]。杭州某社区就在2017年首次尝试开展医养结合日托型和居家型服务模式,但由于尚存在宣传不到位、医疗资源欠缺、专业人员不足等原因,难以高效满足养老人员服务需求[20]。由此可见,多形式的居家养老服务的顺利开展仍需要政府、医疗机构及相关部门的多方联动,才能实现真正惠民。

3.2应积极推进“互联网+居家养老服务”和时间银行居家互助养老模式

2015年《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依托现有互联网资源和社会力量,以社区为基础,搭建养老信息服务网络平台,提供居家养老服务[21]。同时,居家老人服务需求的日益多样化及医疗卫生资源的不足,也给“互联网+居家养老服务”的发展提供了机遇。该模式借助物联网、移动通讯等信息技术,只要具备网络信号,便不受时间、空间限制,老人可享受到个性、及时、便捷的居家养老服务[22]。目前,杭州[23]、南京[24]等地已开展“智慧居家养老”服务模式的试点实践,但该模式的健康发展仍然受到我国养老服务社会化水平不足的制约,未来应进一步提高“智慧居家养老”服务平台的服务水平,提升社会养老服务资源配置和调度能力,并考虑到可能面临的法律问题、隐私问题等[25-26]。此外,时间银行居家互助养老模式也为缓解严峻的养老压力、提升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水平提供一条新的解决途径[27]。该模式是低龄老年人根据自己意愿为社区老年人提供医疗、法律、文化教育等专业服务及清洗、聊天、做饭等日常护理服务,同时吸收其他年龄段志愿者和社会组织,以社区为主要依托,并对服务时间进行记录,待自己需要时可兑换为同等时间的服务或其他实物,是一种为老年人今后养老提供时间积累的养老模式[28-30]。浙江省政府早在《浙江省老龄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中就已首次明确建立“时间银行”制度,进行志愿服务储蓄,以此促进助老志愿服务持续健康发展[31]。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明确“发展志愿服务”、“发展社区和居家养老”。近年来此种新型养老服务模式在上海、北京、广州、南京等地[31]不断兴起,但因缺少良好的制度保障、统一的信息平台等,仍存在一系列问题。因此,建议政府制定相应辅助“时间银行”互助养老组织的可行政策及制度,并统一评价指标,由此真正发挥该模式的优势,使其在一定程度上既节约社会成本和家庭压力,又提高了老年人居家养老的生活质量。

[参考文献]

[1] 何佳佳.社会工作介入空巢老人居家养老问题研究——以北京常营社区空巢老人居家养老项目为例[D].沈阳:辽宁大学,2014.

[2] 冯歌.小组工作介入空巢老人居家养老服务研究[D].沈阳:辽宁大学,2017.

[3] 孙漫丽.合肥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问题研究[D].合肥:安徽大学,2017.

[4] 李涛明,游厚秀.城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类型及差异性分析[J].重庆经济,2020,(1):52-59.

[5] 王晨迪.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标准实施评价研究[D].南京:东南大学,2018.

[6] 浙江省老龄办. 浙江省老龄办发布2016年老年人口和老龄事业统计公报[EB/OL](2017-06-20). http://idb.anbound.com/Article.php?id=191065&keyword=%E8%80%81%E5%B9%B4%E4%BA%BA%E5%8F%A3&rn=61314839&f=201&from=60146.

[7] 魏艳秋.人口老龄化背景下浙江省养老服务产业发展研究[J].中国商论,2016,11:151-152.

[8] 郭莎莎,陈雪萍,李俊花.杭州某社区603名老年人居家养老及日间照料服务需求调查分析[J].护理学报,2015,(7):72-75.

[9] 曹梅娟,陈凌玉.城市独居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调查[J].护理研究,2012,26(16):1469-1471.

[10] 陈柳柳,邓仁丽,陈苏红,等.养老机构失能老人护理服务需求调查研究[J].护理与康复,2016,15(6):531-535.

[11] Hammarberg K,Kirkman M,Lacey SD. Qualitative research methods: when to use them and how to judge them[J]. Human Reproduction,2016,31 (3):498-501.

[12] 李峥. 护理研究中的质性研究(二)[J]. 中国护理管理,2007,7(5):318-319.

[13] 王洋,王西鸽,刘宇飞,等.社区居家养老模式下老年人生活质量及护理需求研究进展[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6,22(10):1353-1356.

[14] 黄晓燕,周帅.上海市某街道居家养老服务需求调查[J].中国卫生产业,2019,3:1-6.

[15] 中国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EB/OL](2016-10-25).http://www.gov.cn/xinwen/2016-10/25/content_5124174.htm.

[16] Haifeng W,Hailong Z,Jiansheng L,et al. Effectiveness and safet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on stable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Complementary Therapies in Medicine,2015,23(4):603-611.

[17] 刘书华,王红梅,王传凤,等.中医护理环节质量评价体系的构建与应用[J].护理学报,2014,21(6):18-20.

[18] 沈长月,时媛媛.国内外居家养老服务保障的理论、理念与发展研究[J].广西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1, 23(2):8-14.

[19] 何涛.居家养老社会化的小组工作介入——以海淀区B街道日托服务为例[D].北京:北京城市学院,2015.

[20] 范敏华,徐华萍,张姚玲.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日托型和居家型医养结合服务模式的实践探索[J].中华老年病研究电子杂志,2017,4(4):18-21.

[21] 国务院.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EB/OL].[2015-07-01](2016-03-06).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5-07/04/content_10002.htm.

[22] 纪洋平.“互聯网+居家养老服务”研究[D].长春:吉林财经大学,2018.

[23] 常敏,孙刚锋.整体性治理视角下智慧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研究——以杭州创新实践为样本[J].中共福建省委党校学报,2017,(3):85-91.

[24] 王茹.互联网+居家养老服务:养老服务模式的创新[D].吉林大学,2017.

[25] 林瑜胜.我国“智慧养老”模式的核心问题与发展方向[J].上海城市管理,2017,26(5):10-13.

[26] 殷欣,聂文博,从悦,等.远程护理在“互联网+”时代居家养老中的应用进展[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7,23(6):873-877.

[27] 夏辛萍.时间银行:城市社区养老服务的新模式[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4,34(10):2905-2907.

[28] 王亚婷.“时间银行”互助养老方式及低龄老年人参与意愿研究[D].杭州:杭州师范大学,2017.

[29] 王亚婷,曹梅娟.时间银行互助养老模式的概念及其关键要素[J].护理研究,2017,31(20):2453-2455.

[30] 董自龙.“时间储蓄”养老服务模式研究[J].河南商业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3,26(3):18-20.

[31] 夏辛萍.中国互助养老“时间银行”本土化发展历程及经验反思[J]. 中国老年学杂志,2017,37(27):5723-5725.

(收稿日期:2020-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