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儿童近视成因及防控进展

2020-08-21 08:52:38 中国现代医生 2020年18期

孙淑娟 丛林

[摘要] 众所周知,近视可由遗传、外界环境、不良用眼习惯等综合性因素导致,主要预防措施为定期进行视力筛查,并及时对症治疗,与此同时养成良好用眼习惯,保持充足睡眠,保证一定运动量及营养均衡。若判定为近视,可通过光学镜片、西药治疗及中医治疗等方式延缓度数增加,若以上方式均无效,还可通过手术方式进行矫正。目前,近视给青少年的健康及成长带来的重大影响已成为公论,故我国近视低龄化问题也越发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针对社会人群而言,了解近视成因,对精准预防与有效控制格外重要。本文对近年来文献报道进行总结,从近视形成原因、预防、筛查及控制措施等方面进行综述。

[关键词] 青少年儿童;近视;形成原因;防控措施

[中图分类号] R778.1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9701(2020)18-0189-04

Causes and progress in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myopia in adolescents and children

SUN Shujuan   CONG Lin

Department of Food and School Health,Anshan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in Liaoning Province,Anshan   114002,China

[Abstract] It is known that myopia can be caused by heredity,external environment,illhabit of eye-using and other comprehensive factors. The main preventive and control measures are regular visual screening and timely symptomatic treatment. Meanwhile, it is necessary to develop healthy eye-using habits, keep enough sleep, and ensure certain exercise and balanced nutrition. If it is judged as myopia,the increase of degree can be delayed by means of optical lens,western medicine treatment,and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reatment. If the above means are ineffective, it can also be corrected by surgical means. At present,the significant impact of myopia on the health and growth of adolescents has become a public issue, thus the youngerage trend of myopia in China has attracted more and more attention from all walks of life. For the social population,it is particularly important to understand the causes of myopia, and perform precise prevention and effective control. This paper summarizes the literature reports in recent years, and reviews the causes, prevention, screening and control measures of myopia.

[Key words] Adolescents and children; Myopia; Causes; Preventive and control measures

眼睛識别物象的能力称为视力,视力又可分为识别远方物象的远视力及识别近处物象的近视力。近视是指在正常放松状态下,来自5 m以外的平行光线经眼球屈光系统聚焦在视网膜之前导致视物模糊的病理状态,属于屈光不正的一种类型,表现为远视力下降[1-2]。研究报道,东亚及东南亚地区青少年患近视的比率为80%~90%,而我国学龄期近视患病率高于70%。近视的发生一般是不可逆的,即一般形成近视则很难完全恢复,若在青少年时期不加以有效防控,近视可能进一步加重,随着年龄的推移甚至会导致眼部的一些严重病变,诱发一系列如青光眼、白内障等并发症。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于2019年10月15日印发的国卫办疾控函﹝2019﹞780号文件《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适宜技术指南》旨在科学规范的推动落实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并对相关工作技术人员进行专业性指导[3-4]。文件明确指出中小学应建立良好的筛查制度,每年至少定期开展一次视力不良筛查,做到及时确诊及尽早矫正,并建立个人视力健康档案,跟随学籍,及时更新,做到对动态变化心中有数,并能及时制定相应措施;与此同时,应加强对青少年视力保护的宣传,使其自身意识到用眼健康的重要性,并坚持健康用眼[5]。鉴于社会的高度关注及近视的危害性,本文就近视形成因素、筛查手段及预防、控制措施对近年来文章进行综述。

1 近视发病率与发生机制

1.1 青少年儿童近视发病率

经统计学研究发现,全球的近视发病率约为28.3%,且呈现逐渐上升的趋势。6~12岁的青少年儿童近视患病率相对较高。而在我国近视的发病率相对其他国家更高,高中生的发病率最高(约为69.7%),初中生次之,小学生相对较低[6-7]。

1.2 近视发生机制

从近视发生机制来讲,青少年儿童的眼轴长度变化及角膜的屈光力变化是导致近视发生的主要因素。相对于角膜屈光力而言,眼轴长度的变化才是真正导致青少年儿童发生近视的主要原因。但是在部分近视青少年儿童中,我们也发现了角膜屈光力确实对其近视的发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8]。当人类出生后,大多都处于远视的状态,眼轴长度大约在16.0 mm。随着新生儿的生长发育,眼轴长度迅速增长,当其达到5~6岁时,眼球的大小已经与成人眼球大小较为接近。如果此时其眼球往正视化发展,其眼轴的变化往往较小,眼轴长度大约在23.5 mm或24.0 mm[9];但是,此时其向近视化发展,则其眼轴的增长速度往往较快。常规而言,青少年儿童的近视度数是眼轴长度增长的3倍。由此可见,眼轴长度在近视发生机制中起到了重要作用。近年来,关于近视发生的原因有各种学说或假设。大部分的研究者都认为,青少年儿童近视的发生主要与遗传、患者年龄、患者性别及环境等相关因素有关,但就近视发生的确切机制尚不明确[10]。

2 近视的形成原因

2.1 遗传性因素

研究表明,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形成很大一部分源于遗传。如果父母双方或其中一方为近视者,其子女患近视的概率远远高于父母双方视力均正常者的子女[11]。目前已发现近视的形成与30个基因位点相关,单纯性近视是多基因遗传病,而病理性近视是多基因和/或单基因遗传病,可能通过X连锁隐性遗传、常染色体显性遗传或隐性遗传等方式遗传[12]。另外,也有研究通过外显子组测序法证实CCDC111基因变异与近视有关[13]。

2.2 环境因素

除遗传因素外,外界环境也是影响近视发生的重要因素之一。例如,我国青少年因学业压力重,大部分时间都在室内作业,极少有时间进行户外活动及体育锻炼[14]。长时间高强度用眼会引起睫状肌痉挛,若长期如此,则可能导致视力下降,甚至近视的发生。有研究表明,若青少年每周增加1 h户外活动时间,则其发生近视的可能性将降低2%,但户外时间的增加对已形成近视的矫正无效。另外,随着手机、平板电脑等便携式产品的普及,极易导致青少年长时间沉迷于电子产品,导致眼睛疲劳[15]。噪音因素也是影响近视形成的原因,研究表明,当音量在90 dB以上时,眼底视网膜中间的视感相关细胞就会对光的亮度敏感性降低,对弱光源的识别时间就会增加。音量超过100 dB后,有接近一半的人会出现瞳孔散大的情况。因此,如果人体长期处于高音量的环境下,其患近视的可能性也会增加[16]。

2.3 用眼习惯

另一不可忽视的影响因素为用眼习惯。看书姿势不正确、用眼距离过近、看书时光线过强或过弱、爱用手揉眼睛等不良用眼习惯均可能引起眼睛不适,长期不纠正则可能发生近视。有研究显示,青少年儿童患近视与否与单次持续近距离用眼时长有关,但与总时间无关,因此,如果在进行近距离用眼的过程中,间隔使眼睛得到有效的休息,能够有效避免近视发生[17]。

2.4 其他因素

除以上因素以外,还可能与营养因素有关,如维生素A及维生素D。研究表明维生素D缺乏人群患近视概率远高于维生素D正常人群,而维生素A与视紫质合成有关。还有一些元素对视力也有一定影响,如锌能够影响机体抗氧化功能,进而影响视网膜或视神经;而血钙偏低也可能导致青少年患近视风险增加。还有报道表明,近视形成与性别有关,女性近视率高于男性。虹膜的颜色也可能与近视的形成有相关性,这可能与颜色不同,对光线的吸收或过滤存在有一定的差异,因此对眼球的生长发育影响也不一样[18]。该结论也从另一个方面暗示了进入眼球的光线差异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近视的形成。烟草也有可能是导致近视的原因之一,烟草里面含有较强毒性的氰化物,当其在人体内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就可能导致中毒性近视的发生。

3 筛查手段

常规检测青少年裸眼视力、配眼镜则测戴镜视力、非睫状肌麻痹下屈光检查等,若条件允许还可进行眼轴长度及角膜曲率测定,从而获得更精准诊断,对症治疗。根据散瞳后验光仪测定的等效球镜(SE)对度数进行判定可分为低、中、高三个等级。低度近视(50~300度):-3.00 D≤SE<-0.50 D;中度近视(300~600度):-6.00 D≤SE<-3.00 D;高度近视(600度以上):SE<-6.00 D。而根据近视发展趋势及病理变化又可划分为单纯性近视和病理性近视[19]。单纯性近视为眼球在发育期发展的近视,发育期结束,近视也趋于稳定,屈光度一般<-6.00 D,患者眼部无病变发生,用光学镜片即可对视力进行矫正;病理性近视指眼球发育结束后,近视仍在发展,并且在眼底出现病理变化,且屈光度>-6.00 D。

4 预防手段及控制措施

4.1 预防手段

除遗传因素等不可控因素,可以通过改变生活习惯、增加饮食合理性等预防近视发生。首先,保证每天一定量的户外活动时间,如课间操等,家长也应配合好形成良好习惯,如带孩子散步等;第二,保证合理的饮食习惯,不挑食,适量多吃优质蛋白质,如豆制品、鸡蛋、牛奶以及鱼肉,还要多吃胡萝卜、柑橘等富含维生素A的蔬果,可适当补充富含维生素B1的食物,如海带、虾皮等;第三,注意用眼卫生[20]。写字读书时应注意坐姿端正,眼睛应与书本保持适当距离;长时间学习期间,应间隔休息5~10 min,可以进行跳远、闭目休息或进行眼保健操以放松眼睛,减缓疲劳,尽量避免用手直接揉搓眼睛;避免在光线过强或过弱条件下阅读,避免走路或其他顛簸状态下阅读,避免躺卧状态下阅读;使用电子产品,如手机及平板时间不宜过长,应合理安排好休息时间,保证充足睡眠。

4.2 控制措施

若已被确诊为近视可以通过光学镜片矫正、西药治疗、中医治疗及手术等方式进行控制[21]。

4.2.1 光学镜片矫正  框架眼镜是最为常见的光学镜片矫正方式。框架眼镜可分为单焦点框架眼镜、双光框架眼镜及多焦渐进框架镜三种。近视发生后,若不进行及时矫正则可能引发视网膜产生远视性离焦,进而加速近视病程。配戴单焦点框架眼镜能够有效矫正屈光不正,但对控制度数增加效果有限,因此只为基础措施,还需配合药物等进行综合性治疗[22]。双光镜的特点有近视及远视两个光学区,较单焦点镜具有更好调节转换作用,因此,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延缓近视的进程。多焦渐进框架镜是近年来研究对近视防控最为有效的矫正方式之一,其发挥功效的原理在于以屈光度渐进的方式将远视及近视光学区结合在一起。除框架眼镜外,还有角膜接触镜。角膜接触镜可分为软性角膜接触镜(Soft contact lens,SCL)、硬性透氧性角膜接触镜(Rigid gas permeable,RGP)以及角膜塑形镜(Orthokeratology,OK)[23]。角膜接触镜较框架眼镜优势在于视网膜成像倍率更小、视野更宽广且无盲区及相差少。SCL能够通过有效减少周边视网膜离焦而延缓眼轴的增长,从而达到控制近视进程的目的。但使用SCL常会引起如乳头性结膜炎等并发症发生。而RGP相对于SCL,透氧性更高,因此能够有效减少因缺氧而引起的角膜上皮损害。OK镜是在RGP基础上进行改善设计,更加安全、有效的控制近视进程。

4.2.2 西药治疗  主要为抗胆碱类药物如阿托品等。作为一种非选择性的M受体拮抗剂,阿托品被认为可以用于麻痹青少年儿童的睫状肌来减少近视形成过程中的眼部调节。以往的研究表明0.01%的阿托品可以作为安全且有效防控近视的临床用药。研究发现其主要通过作用于巩膜组织上M1、M3、M4受体而改善屈光不正及诱导多巴胺的释放从而调控视网膜信号传导,延缓眼轴增长两种机制发挥功效[24]。

4.2.3 中医治疗  中医是我国精髓,在近似治疗中一般采用针灸及按摩的方法。针灸可选取睛明、攒竹、四白、合谷、太阳等穴位进行联合针刺。研究表明针灸对近视近期疗效较为明显,远期作用不大。除此之外,还可对眼睛周围穴位进行按摩,如刮眼眶、揉太阳、按睛明等。

4.2.4 手术  若用药物及其他辅助治疗效果不理想者,可以采用手术疗法。后巩膜加固术(Posterior sclera reinforce-ment surgery,PSR)能够通过人为植入条带对眼球后部巩膜进行加固,延缓眼轴增长。PSR除近期治疗近视外,远期治疗还可对黄斑出血等高度近视病变的发生进行有效控制[25]。

目前青少年儿童近视是遗传、社会环境等综合因素下导致的常见病症。近视对于青少年的生活及健康造成影响极大,因此了解成因并有效防控刻不容缓。近视常见于遗传因素及后天不良用眼习惯、营养缺乏等综合因素,因此,应注意对用眼健康的宣传,培养青少年良好的用眼习惯及生活习惯。与此同时,在学校内应定期组织权威的检查,对青少年视力状况进行实时跟踪,发现问题,及时解决问题,做到有效防控。若出现近视,可根据近视程度选择不同治疗途径,轻微的可以选择光学镜片矫正配合药物、中医治疗,以上方法治疗无效的严重者可通过手术方法矫正。

[参考文献]

[1] 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眼视光学组,中国医师协会眼科医师分会眼视光学专业委员会. 儿童青少年近视普查工作流程专家共识(2019)[J]. 中华眼视光学与视觉科学杂志,2019,21(1):1-4.

[2] 王佳颖,杨晨皓,沈李,等. Toric设计角膜塑形镜治疗青少年近视伴较高散光1年临床疗效的观察[J]. 中国实用眼科杂志,2017,35(8):803-807.

[3] 国家卫生标准委员会学校卫生标准专业委员会秘书处,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 强制性国家标准《儿童青少年学习用品近视防控卫生要求》制定工作研讨会在北京顺利召开[J]. 中国学校卫生,2019,21(5):7-10.

[4] 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眼视光学组,中国医师协会眼科医师分会眼视光学专业委员会. 儿童青少年近视普查信息化管理专家共识(2019)[J]. 中华眼视光学与视觉科学杂志,2019,21(1):9-13.

[5] 蔡春艳,覃银燕,戴鸿斌,等.儿童青少年近视正相对调节的临床分析[J].中国斜视与小儿眼科杂志,2019,27(2):9-12.

[6] 何梦梅,杜亚茹,刘晴雨,等. 角膜塑形镜治疗我国青少年低中度近视患者短期效果评价[J]. 国际眼科杂志,2016,2(2):237-241.

[7] 李静姣,吴娅莉,周华,等. 不同程度近视青少年儿童双眼视功能的差异[J]. 中华眼视光学与视觉科学杂志,2016,18(2):111-114.

[8] 史久美,姚璐,史伟,等.空军青少年航空学校学员近视防控方案实施的效果评价[J].军事医学,2018,42(3):216-219.

[9] 李仕明,任明旸,张三国,等. 眼轴长度用于近视预测模型对儿童和青少年近视筛查的效能研究[J]. 中华实验眼科杂志,2019,37(4):269-273.

[10] 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眼视光学组,中国医师协会眼科医师分会眼视光学专业委员会. 儿童青少年近视普查中检测设备和设置标准化专家共识(2019)[J]. 中华眼视光学与视觉科学杂志,2019,21(1):5-8.

[11] 朱江,黄振平. 配戴角膜塑形镜对青少年近视患者泪膜及视觉质量的影响[J]. 国际眼科杂志,2016,16(11):2099-2102.

[12] 郑杰,张钰,陈跃国,等. 基线近視屈光度对角膜塑形镜控制青少年儿童近视进展的影响[J]. 中华眼视光学与视觉科学杂志,2018,20(10):582-587.

[13] 丁雯芝,荆丽丽,杜显丽. 青少年近视眼患者配戴角膜塑形镜后角膜透明度的变化分析[J]. 中华眼科杂志,2019,55(6):435-441.

[14] 樊冬生,郭慧敏,陈子林. 眼轴和屈光度对儿童青少年视网膜神经纤维层厚度的影响[J]. 广东医学, 2016,37(6):862-864.

[15] 李巖,石晓庆,张璐,等. 短时间平板电脑游戏对青少年近视患者调节反应和调节微波动的影响[J]. 中华实验眼科杂志,2016,34(4):335-339.

[16] 艾欣,张学辉,叶璐. 角膜塑形镜控制青少年近视有效性及安全性的Meta分析[J]. 中华眼视光学与视觉科学杂志,2019,21(2):127-134.

[17] 刘晓晓,叶开友,高红梅,等. 儿童青少年伤害相关危险因素中文文献的meta分析[J]. 环境与职业医学,2016,33(1):34-38.

[18] 郭寅,刘立洲,彭丽,等. 角膜塑形镜去片裸眼视力低下的影响因素及近视控制效果[J]. 中华眼视光学与视觉科学杂志,2018,20(12):743-748.

[19] 褚仁远,赵家良. 儿童青少年屈光不正诊治应以睫状肌麻痹下验光结果为基准[J]. 中华眼科杂志,2019, 55(2):86-88.

[20] 常枫,沈政伟,陈云辉,等. 矢量分析法比较近视伴较高散光青少年配戴球面和环曲面角膜塑形镜后的临床疗效[J]. 中华眼视光学与视觉科学杂志,2016,18(2):88-92.

[21] 连燕,许雅利,邵雪丽,等. 可视化角膜生物力学分析仪测量青少年儿童中央角膜厚度的重复性及与扫频光源OCT的一致性分析[J]. 中华眼视光学与视觉科学杂志,2018,20(12):713-718.

[22] 郭翠玲,黄东勉,任韩,等. 耳穴压籽法联合局部穴位按摩对青少年轻、中度近视屈光不正的疗效分析[J]. 辽宁中医杂志,2018,21(9):1021-1023.

[23] 张博,唐伟,周文艳,等. 角膜塑形镜对青少年近视患者视力及角膜形态变化的影响[J]. 国际眼科杂志, 2016, 16(5):945-947.

[24] 周籽秀,徐珊珊,易省平,等. 角膜塑形镜矫治青少年近视散光的疗效及对角膜内皮细胞的影响[J]. 国际眼科杂志,2016,16(8):1525-1527.

[25] 郭寅,唐萍,吴敏,等. 青少年高度近视患眼眼底特征及其与屈光状态的相关性[J]. 中华眼底病杂志, 2016, 32(6):628-632.

(收稿日期:2019-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