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关怀活动干预方式在长期住院老年精神病患者护理中的应用效果

2020-08-31 11:32:23 中国当代医药 2020年20期

高梓仁 李小平 曾伟成 黎丽燕

[摘要]目的 探討人文关怀活动干预在长期住院老年精神病患者护理中的应用效果。方法 选取2018年10月~2019年1月广州市惠爱医院住院的31例老年精神病患者为研究对象,采用简单随机抽样法中的抽签法将其分成实验组(n=14)和对照组(n=17)。实验组在常规护理的基础上进行人文关怀活动干预,对照组仅接受常规护理。比较两组住院患者护士观察量表(NOSIE)评分及住院患者满意度评分。结果 实验组干预后NOSIE社会能力、社会兴趣、积极因子总分、NOSIE总分及住院满意度高于本组干预前,且高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激惹评分低于本组干预前,且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的个人整洁、精神病表现、迟缓、抑郁及总消极因子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人文关怀活动干预一定程度上提高患者社会能力及对生活的积极性,提升住院满意度。

[关键词]人文关怀;长期住院;老年精神病患者;住院患者护士观察量表;患者满意度

[中图分类号] R473.7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4721(2020)7(b)-0221-04

Applicatiom effect of humanistic care intervention on nursing of elderly mental patients in long-term hospitalization

GAO Zi-ren1   LI Xiao-ping1 ZENG Wei-cheng2   LI Li-yan3

1. Department of Nursing, Guangzhou Health Vocational and Technical College, Guangdong Province, Guangzhou   510450, China; 2. Geriatric Ward, Guangzhou Hui′ai Hospital, Guangdong Province, Guangzhou   510450, China; 3. Department of Chronic Diseases, Guangzhou Hui′ai Hospital, Guangdong Province, Guangzhou   510450,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application effect of humanistic care intervention in nursing of long-term hospitalized elderly psychiatric patients. Methods Thirty-one elderly psychiatric patients with long-term hospitalization in Guangzhou Hui′ai Hospital from October 2018 to January 2019 were selected as research subjects. They were divided into experimental group (n=14) and control group (n=17) by drawing lottery using simple random sampling. Patients in the experimental group were intervened with humanistic care on the basis of routine nursing, while patients in the control group received routine nursing alone. The nurses′ observation scale for inpatient evaluation (NOSIE) score and inpatient′s satisfaction score of the two groups were compared. Results The social ability, social interest, total positive factor scores, total NOSIE score, and hospitalization satisfaction in the experimental group after intervention were higher than those before intervention as well as those in the control group, with statistical differences (P<0.05). The irritability score was lower than that before the intervention in this group and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 the differences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There were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the scores of individual cleanliness, mental illness, retardation, depression, and total negative factors between the two groups (P>0.05). Conclusion Humanistic care intervention can improve patients′ social ability and enthusiasm for life to a certain extent, and increase hospitalization satisfaction.

[Key words] Humanistic care; Long-term hospitalization; Elderly psychiatric patients; Nurses′ observation scale for inpatient evaluation; Patient′s satisfaction

[基金项目]广东省广州市高校创新创业教育项目(201709P17);广州卫生职业技术学院学生科技创新项目(18003)

[作者简介]高梓仁(1996-),男,广东新兴人,研究方向:临床护理,老年护理

通讯作者:李小平(1978-),女,广东罗定人,本科,研究方向:内科护理及精神科护理教育

精神疾病多呈慢性病程,致残率高[1],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很多老年患者在年幼或年轻时发病,病情迁延不愈,多种主观客观因素导致长期或多次住院[2],部分患者住院数年、十数年,甚至数十年。老年精神病患者长期住院,期间回家次数甚少或无,与家人的关系逐渐疏离甚至被遗忘,社会上对他们的人文关怀也极少,消极情绪明显,生存状况较差[3]。陈瑞云等[4]指出人文关怀可改善老年病患者的心理健康、生活质量,但还需要丰富人文关怀实施形式及多途径培养和提升护生的人文关怀能力。本研究从广州市惠爱医院住院的精神病患者中抽取31例,由在校护生进行人文关怀活动干预,探讨对长期住院老年精神病患者进行人文关怀支持形式及效果,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2018年10月~2019年1月广州市惠爱医院住院的31例老年精神疾病患者作为研究对象。采用简单随机抽样法中的抽签法分为实验组(n=14)和对照组(n=17)。实验组中,年龄59~80岁,平均(66.86±6.70)岁;病程15~51年,平均(36.43±12.02)年;已婚3例,未婚11例;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11例,高中3例。对照组中,年龄57~73岁,平均(65.29±4.70)岁;病程15~43年,平均(32.47±9.42)年;已婚4例,未婚13例;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12例,高中5例。31例患者中除1例有疑似家族史,其余均无特殊。两组的年龄、病程、婚姻状况及文化程度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本研究经广州市惠爱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同意,且所有患者及监护人知情同意并签署知情同意书。纳入标准:①55岁≤年龄≤80岁;②符合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3版(CCMD-3)关于精神疾病的诊断标准[5];③病程≥10年;④住院时间≥1年且预期6个月内不会出院。排除标准:明显冲动、逃跑风险,合并严重躯体疾病,视力、听力、语言功能明显受损者。

1.2方法

收集并整理两组的一般资料,包括性别、年龄、文化程度、婚姻状况、病程等。实验组在医院常规日常治疗、护理基础上,由项目组成员该组患者集体进行人文关怀活动,每周2次,每次活动时间2 h,持续12周。①活动初期:项目组成员与实验组接触,交流谈心,相互认识、了解,取得共同信任,建立良好关系。为期2周时间。②在与患者建立良好关系后,对每个患者不同情况给予不同干预活动,包括画画、毛笔书法、折纸、音乐、捏橡皮泥、拼图、记忆棋、象棋、手工制作、曼陀罗彩绘、按摩、唱歌表演、互动游戏及衣饰包训练14个活动内容。中期关怀活动为期8周。③在患者熟悉活动内容后,鼓励患者自行选择自己喜欢活动进行玩乐与训练,并每次活动自行创作一项自己作品。此阶段为期2周。对照组进行常规日常治疗、护理,晨晚间护理、病区大厅活动(看电视、做康复操等)等,不参与人文关怀活动。

1.3觀察指标及评价标准

1.3.1住院患者护士观察量表(NOSIE)评定  国内普遍采用NOSIE有30条目,由每个项目为0~4分的5级评分法,分社会能力、社会兴趣、个人整洁、精神症状、抑郁、激惹及迟缓7个因子,前3类属于积极因子,评分越高情况越好;后4类属于消极因子,评分越高病情越严重;NOSIE总分=128+积极因子总分-消极因子总分,NOSIE总分越高病情越轻。该量表通过与患者观察和交谈,根据患者症状存在与否、存在频率和强度进行评定。一般由两名护士进行评定,由一人评定时得分乘2以便于比较[6]。NOSIE由项目组成员(护理专业专科二年级在校生)及病房护士于干预前、干预后1周各评定1次,每个患者由一名学生及一名病房护士同时评定,得分为两者之和,所有患者均由相同的学生及护士完成评定。干预前,对项目组成员进行为期1周学习和培训,并对测量工具进行一致性训练,所有量表均由两名测评者填写。

1.3.2住院患者满意度调查  采用医院统一住院患者满意度调查表,该表包含10个项目,体现医护人员对患者日常生活、诊疗护理及服务态度方面,主要包括一般性介绍、回应及巡视、日常照护、膳食、护理操作、环境卫生、检查与治疗告知、健康宣教、隐私保护及服务态度内容,每个项目依次评定为不满意(0~4分)、一般满意(5~6分)、比较满意(7~8分)、非常满意(9~10分),总分0~100分,评分越高,患者满意度越高。调查表在人文关怀活动干预前后各评定1次,由患者自行填写,当场回收,发放调查表31份,回收31份,回收率100%。

1.4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9.0统计学软件完成统计描述和相关分析。对符合正态分布或近似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数据以均数±标准差(x±s)表示,不符合正态分布以中位数及四分位间距[M(P25,P75)]表示。同组干预前后及两组间的比较符合正态分布采用t检验,不符合正态分布则采用非参数检验;计数资料采用Fisher确切概率法,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干预前后各消极因子评分的比较

两组激惹、精神病表现、迟缓及抑郁4个消极因子评分在人文关怀活动干预前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实验组在人文关怀活动干预后激惹评分低于干预前,并且低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干预后精神病表现、迟缓、抑郁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表1)。

2.2两组干预前后各积极因子评分、积极因子总分、消极因子总分及NOSIE总分的比较

两组NOSIE社会能力、社会兴趣、个人整洁、积极因子总分、消极因子总分及NOSIE总分在人文关怀活动干预前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实验组在人文关怀活动干预后社会能力、社会兴趣、积极因子总分及NOSIE总分高于干预前,并且高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对照组干预前后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表2)。

2.3两组满意度评分的比较

实验组在人文关怀活动干预后满意度总分高于干预前,并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干预前及对照组干预前后满意度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表3)。

3讨论

老龄化是中国现今不可回避的现实,关注老年群体的晚年生活是中华民族美德乃至人类社会文明的重要体现。而老年精神病患者则是其中非常特殊的不可忽略的部分。

研究中发现两组激惹、精神症状和抑郁表现不十分明显,这些维度评分较低,但从与患者接触可发现,这些老年精神病患者有较明显被动、懒散等精神衰退表现。有研究指出精神衰退与患者年龄大、病程长及社会能力低有关[7]。社会支持在患者发病、治疗及康复中有重要意义。两组大部分持续住院5年以上,有的甚至40余年,患者得到社会支持非常少,加速其社会功能受损,生活现状欠佳[3,8]。

近年来人文关怀护理逐步开始融入国内医院日常治疗、护理中。目前对人文关怀的理解多种多样,并无统一、权威界定,但均认同其共性特征是“互动关系的建立以及护患关系中情感的联结”[9]。这些年护理人文关怀多从改善病房环境、加强生活与心理照护,鼓励参与文娱活动和康复训练方面开展研究,取得良好效果[10-12]。开展本研究所在医院为知名三甲医院,日常治疗和护理规范,融入一些人文关怀元素,患者精神病性症状控制较好,个人卫生状况维持较佳,在个人整洁维度评分较高,干预前后均处于较稳定水平。但因空间、人力资源、资金及政策等问题人文关怀护理发展受到各种制约,尚需更多探索研究[13-15]。

有学者用活动记录仪记录分析长期住院精神病患者身体活动情况,发现活动的轻微增加可能就足够提高患者生活质量[14]。本研究设计的人文关怀活动项目多样,患者需要动手、动口、动脑,有时需要团体协作,在活动中项目组成员主动问候患者,询问起居饮食,关心患者心情和感受,陪着聊天。随着活动次数增加,患者由开始的呆滞、被动、懒散慢慢变得生动、主动、活跃。患者在活动中通过与这些院外人员接触、交流,获得一定的情感支持,有利于克服被动、自卑心理,增强人际社会交往信心,调节不良心态,有助于稳定情绪,研究结果显示,实验组的激惹评分在干预后有明显降低(P<0.05)。同时,这些活动直接使患者身体活动起来,有针对性地融入多种行为能力训练,既锻炼患者的身体机能,也丰富了枯燥漫长的住院生活,训练社交技能,增加情感体验,结果显示患者的社会能力、社会兴趣增加(P<0.05),患者身心状况改善,对住院生活满意度增加(P<0.05),与秦文婕等[17-18]研究结果类似。

由于精神疾病患者特殊性,为保证活动开展的安全,本活动纳入的研究例数较少,是本研究不足之一,今后应增加研究例数使研究结果更可靠。其次,所有人文关怀活动项目由项目组自行设计和组织,并主要由在校学生完成,存在一定的局限和不足,如部分活动项目难易度有时不十分合适,部分拼图较简单挑战性不够;有患者希望能有更多活动项目。同时,由于项目组成员为在校学生,对精神疾病认识不深刻,与精神病患者接触、沟通技巧尚不足,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本研究的开展及量表评定。人文关怀活动相较之药物起效缓慢,需要持续长期干预,今后可进一步延长关怀活动持续时间至半年或1年以上,招募更多学生参与以帮助更多患者,并对患者细分不同类型进行研究以增加说服力。

综上所述,长期住院老年精神病患者除接受日常治疗、护理外,增加一些活动为人文关怀的内容,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善患者生活状态和身心状况,提升住院满意度,这种做法值得研究及推广。

[参考文献]

[1]郝伟,陆林.精神病学[M].8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8.

[2]罗丽新,廖湘交,谢志妹,等.《精神卫生法》实施后精神病人长期住院原因调查[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4,22(12):1769-1771.

[3]洪二郎,赵延宇,王会娟.精神病长期住院患者社会支持情况、共情能力及孤獨感调查分析[J].泰山医学院学报,2016,37(12):1434-1435.

[4]陈瑞云,戴付敏.人文关怀在老年护理中的实施现状及存在问题分析[J].护理研究,2017,31(2):129-132.

[5]中华医学会精神科分会.CCMD-3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3版)[M].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2001.

[6]张明园,何燕玲.精神科评定量表手册[M].长沙:湖南科技出版社,2015.

[7]汪海珍,杨翔.128例长期住院精神分裂症病人护士观察量表分析[J].青岛医药卫生,2009,41(1):31

[8]郑婵燕,骆伟玲.老年精神病住院患者孤独感与社会支持的相关性分析[J].中国当代医药,2018,25(27):171-173.

[9]张小敏,章新琼,王芹,吴小婷.浅析护理人文关怀:从概念、理论到实践发展[J].医学与哲学,2019,40(1):54-56.

[10]谢婷婷.人文关怀在老年精神分裂症患者护理中的应用[J].实用临床护理学电子杂志,2019,4(2):130,133.

[11]李峰,郑婵燕,范书艳.人文关怀在老年精神分裂症患者护理中的应用[J].国际护理学杂志,2015,(11):1488-1490.

[12]曹梅.人文关怀对精神分裂症患者病情改善和护理服务的满意度[J].中国保健营养,2017,27(14):403-404.

[13]徐蓉,王玲,谢拉.临床护理人员人文关怀知信行现状调查及分析[J].护理学杂志,2019,34(11):57-59.

[14]李芝.浅论现代护理学中的人文关怀[J].当代医药论丛,2018,16(3):232-233.

[15]骆素华.人文关怀护理现状的调查与建议[J].中医药管理杂志,2017,25(9):12-14.

[16]Jeroen Deenik,Frank Kruisdijk,Diederik Tenback,et al.Physical activity and quality of life in longterm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severe mental illness: a cross-sectional study[J].BMC Psychiatry,2017,17(1):298

[17]秦文婕,邓泽英.志愿者参与住院精神病患者康复活动对患者社会功能的影响[J].当代护士(中旬刊),2018,25(10):104-105.

[18]何艳芳,张月,宋梅芹.人文关怀在精神科护理中的实践与探析[J].心理月刊,2019,14(19):77.

(收稿日期:2019-09-09)